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宗教的苦难是对现实中苦难的表现,同时也是对现实中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的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当中的有情,正如它是没有精神的景况中的精神一样。它是人民大众的鸦片。废除作为人们幻想当中幸福的宗教,就是实现他们真正的幸福。要扬弃与这处境相关的幻想,就是要扬弃产生这种幻想的处境。”(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
    
     中共在论述其宗教政策时,引用最多、最喜欢引用的马克思的话是“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显然,中共不喜欢马克思这段论宗教陈述中反映其思想深度的、最重要的前一部分;中共是在断章取义,选择性的使用对其有利部分。

    
    一段时期以来,中共出动大批御用学者、文人纷纷在电视、报章,以及在中共在国外的喉舌、法西斯党徒胡锡进的《环球时报》上,极力鼓噪维吾尔人正在走向极端伊斯兰,维吾尔人正在背离温和伊斯兰、背离维吾尔优秀文化、背离维吾尔传统等等的话题。
    
    当然,大家都很清楚,中共殖民政权的目的是转移中国及文明世界关心维吾尔问题民众的视线,以达到掩盖其因实施不平等的民族压迫政策而导致的东突厥斯坦存在的、严重民族问题!同时,中共以极端伊斯兰为指斥口实,达到合理化其对维吾尔人的残酷血腥屠杀。
    
    站在前台跳得高、叫得欢的有几条维吾尔小哈巴狗,如:阿布都热扎克•沙依木(Aburazaq Sayim 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编审);吐尔文江(自治区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爱来提∙萨利耶夫(Gheyret Saliyif)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穆合塔尔•买合苏提(自治区文化厅厅长);阿扎提•苏里坦(维吾尔自治区文联党组副书记、主席)等。
    
    当然,《环球时报》《凤凰周刊》等港、澳、台亲共媒体也不会坐视这样一个向共产党献媚邀宠,替中共涂脂抹粉,丑化、妖魔化弱势维吾尔人的机会的。
    
    然而,这些维、汉哈巴狗们却故意视而不见共产党的祖师爷马克思论宗教中最重要的这段话“宗教的苦难是对现实中苦难的表现,同时也是对现实中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的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当中的有情,正如它是没有精神的景况中的精神一样”
    
    是的,维吾尔人在回归伊斯兰,但不是今天开始的;是的,维吾尔人在回归传统、保守伊斯兰,但维吾尔人的回归伊斯兰教,不是因为国际伊斯兰的极端主义的影响;而是对中共独裁暴政的反动,是民族危亡中的自救!
    
    是出于中共高压下、几近窒息维吾尔人对中共政权制造苦难现实的抗议!是维吾尔人在中共无情压迫、残酷镇压下的无奈叹息!维吾尔人在伊斯兰-维吾尔文化中宽容、包容、善良好客等优良传统影响下,对中共政权、汉人政治移民的妥协让步换来的是中共政权及其政治移民咄咄逼人的排斥驱赶、歧视侮辱、屠杀掠夺!
    
    维吾尔人的土地被占领、政权被剥夺、文化被摧残、历史被篡改、信仰被亵渎、尊严被践踏;现如今,儿女被抢、房屋被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依无靠的维吾尔人不转向精神世界的拯救者——真主,还能求助于谁呢?!
    
    现如今的维吾尔人已经是成为了真正的“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如果维吾尔人再不回归伊斯兰,依靠信仰拯救民族,维吾尔人恐怕最后会连这精神堡垒——伊斯兰信仰也会失去?
    
    维吾尔人的儿女不仅不能在学校学到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化、信仰;就算学异族语言初高中、大学毕业了,也还是无法在自己的家乡找到工作;无法在自己家乡养家糊口、生存!而且,现在中共政权正在逐步蚕食维吾尔人在自己家里教授儿女学习自己语言、文化、信仰、传统的权力;维吾尔父母没有权力带自己儿女去清真寺做礼拜;维吾尔师生没有权力在课堂里用自己的母语和学生进行交流;维吾尔人还有退路吗?
    维吾尔人已经没有退路了;逆来顺受、步步退让换来的是今天民族的整体窒息、挣扎!反抗又不行,力量不对称;民族的出路在哪儿?应该怎么办?维吾尔人处于历史上最黑暗、最无助的空前生存危机中!
    
    维吾尔民族能指望什么人的拯救吗?指望大小维吾尔官员的拯救吗?绝大多数失去了伊斯兰信仰的维吾尔官员不说拯救民族于危亡,他们自己都拯救不了!这些维吾尔官员早已堕落不堪、在邪恶与罪恶的汪洋中醉生梦死、随波逐流,何言拯救民族;他们和中共殖民政权贪官污吏狼狈为奸、沆瀣一气鱼肉人民,早已失信维吾尔人民,成为了中共的丧家恶犬!
    
    指望维吾尔知识分子的拯救?维吾尔知识分子中除了极少数外,大多数没有了信仰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和中国御用文人一样,早已腐化堕落为一群自私自利、追求虚荣,追求荣华富贵的文痞、流氓!他们自己的灵魂早已肮脏腐烂,他们的演讲、作品散发出的是令民族窒息的腐臭!这样的一群知识分子队伍是根本不能承担民族拯救之重任的!维吾尔民族不信任他们,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这种史无前例的前无出路,后无退路的危亡困境中,维吾尔民族只能寻求在精神引导下自救,而自救的精神引导只能是维吾尔人最传统的信仰——伊斯兰!而且,伊斯兰教,自十世纪喀喇汗王朝国王苏图克∙伯格拉汗(Sutuq Bughrahan)接受伊斯兰信仰那天起,就是维吾尔人的最后信仰,是维吾尔人在民族存亡危机时刻战胜强敌的精神法宝!
    
    伊斯兰自那时起,就成为了维吾尔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维吾尔人精神力量的源泉;维吾尔文化、历史、传统和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自此融为了一体。所以,在困境中的维吾尔民族转向更为传统伊斯兰信仰,伟大的真主及其降示的《古兰经》——伊斯兰教,去寻求民族的拯救之路,不仅是维吾尔民族伊斯兰信仰的返璞归真,而且更是现阶段维吾尔民族生死存亡时刻自我拯救的必然选择!
    
    生死存亡危机中的维吾尔民族回归伊斯兰信仰的精神世界,寻找精神武器;以伊斯兰精神武器反抗中共殖民政权,反抗强大的物质邪恶,反抗异族文化的侵蚀;这是再自然不过的、顺理成章的民族生存竞争结果!这也是维吾尔人回归伊斯兰的根本原因。
    纵观东突厥斯坦历史,每次维吾尔人回归传统伊斯兰时期;都是维吾尔民族正处于异族统治、遭受民族压迫,民族处于生死存亡危机关头时起。回归传统伊斯兰后的维吾尔民族,每次得以平安渡过危亡时刻,就是靠了坚定的精神信仰——伊斯兰!
    
    但这并不意味着保守伊斯兰会成为维吾尔社会的主流,不!如果我们检视近代两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短暂历史;尽管第一个共和国的名称包括有伊斯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但由其《宪法》、实施政策法规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建国者们更多倡导的是现代教育、科学技术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等等;即便是和实施保守伊斯兰法的现代阿拉伯国家比较,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者们还是非常有现代文明思想的一群精英!
    
    至于第一共和国的奠基者、国父萨比特∙大毛拉∙巴克阿吉(Sabit Damola Baqi Hajim),他不仅是当时最著名的维吾尔伊斯兰宗教学者、《古兰经》翻译者,他更是一个游历过世界,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思想非常开阔的维吾尔知识精英!
    
    重建于1944年的第二共和国——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尽管国名中去掉了伊斯兰三个字,但同样,第二共和国的奠基者、第一任总统埃力汗∙图热(Elihan Torem),就是当时的东突厥斯坦另一位著名的伊斯兰学者;尽管总统是伊斯兰学者,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却是世俗的共和国,没有实施保守伊斯兰;这可以由共和国实施政策法规查到;如有人怀疑,可以前去问共和国第二任总统阿赫买提∙江卡斯木的妻子玛依努尔∙哈斯木女士。
    
    以上历史事实证实,每次,当维吾尔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维吾尔人是依靠伊斯兰信仰的力量战胜民族的敌人、摆脱民族压迫、求得自由,得以重建其失去家园的!
    
    没有信仰、信仰软弱的民族是一盘散沙、更时待屠杀的羔羊!没有信仰的人更是一个不如猪狗的行尸走肉。信仰破产了的中共,当然不是一群待屠杀的羔羊,反之,他们是一群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魔!
    
    要战胜这共产党恶魔,维吾尔人非得靠信仰的力量,只有回归伊斯兰、回归真主之道、强化信仰,维吾尔人才能战胜强大的敌人,才能以坚定的伊斯兰信仰筑起防御中共侵略渗透、保护维吾尔民族文化历史传统的铜墙铁壁堡垒!
    
    尽管共产党豢养的维汉哈巴狗、小丑们纷纷在维吾尔自治区报纸、电台,及《环球时报》、《凤凰周刊》等媒体上长篇大论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维吾尔文化、维吾尔传统;却都闭口不谈正在濒临灭亡的维吾尔语言问题、维吾尔服饰问题、维吾尔手工艺术问题;不谈正因为遭受中共党文化侵蚀、面临消失维吾尔历史文化问题,不谈正在消失维吾尔优良传统问题,不谈正在消失维吾尔特色城镇问题。当然,作为共产党的哈巴狗,他们是没有勇气谈维吾尔人为何走向所谓‘极端’的根本问题!
    
    这些小丑尽管侃侃而谈、东拉西扯,然而,看起来,却没有一个是真懂维吾尔文化、维吾尔传统的,更谈不上懂伊斯兰;这些中共豢养的维吾尔小丑只是在主子的授意下以现代文明、文化的名义,诬蔑维吾尔人、诬蔑维吾尔文化历史、诬蔑维吾尔传统,更是在诬蔑维吾尔人的信仰——神圣伊斯兰!
    
    这几条哈巴狗的吠叫基本上大同小异,没有本质区别。以下我摘录当中几位文章要点加以分析。
    
    阿布都热扎克在其《包容正是维吾尔人的传统美德》文章中这样说道:“一个优秀的民族应该学会尊重他人,以增强文明的兼容性和包容性。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之间,理应友好交往,和平共处,这是各民族共同发展和中华民族持久昌盛的基础。”这话拿来教育中共,还能让人理解;但拿这话教育维吾尔人,这哈巴狗是狗脸不要、恬不知耻!
    
    正是维吾尔人的包容、宽容美德给维吾尔人带来了今天的灾难!
    
    记得小时候,我生长的曲鲁海乡来的第一位汉人是个要饭的汉人;全乡维吾尔人没有人嫌弃他,没有人打骂他;全乡的人给他吃给他穿,最后他在我们乡安营扎寨,成为了我们乡第一个汉人。就此,这位汉人开始扩大据点、招兵买马,他首先招来了七大姑八大姨、然后是乡邻亲戚;现在的曲鲁海,已经有近万汉人!而且,这位要饭汉人的亲戚后代,现在早已经是乡、县里的书记官员了,早已经开始给曲鲁海维吾尔人当官老爷、指手画脚!
    
    共产党49年进来的时候也说是来帮助我们土著民族的,半个世纪过去了,谁在帮助谁!?如果当时的维吾尔人不宽容、不包容的话,那会有今天维吾尔人无尽的苦难,那会有维吾尔儿童妇女流落中国的、维吾尔男人的耻辱?!那会有手无寸铁维吾尔年轻人横尸街头的血腥惨景?!别忘了,当时我们还有手持现代武器、经历过战争血与火洗礼的五万人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民族军啊!什么不能干呢?
    
    现在东突厥斯坦的每一个县乡都居住着成千上万的汉人,他们当中有极大一部分是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流浪讨饭来的汉人,就因为维吾尔等土著民族的宽容、包容,他们现在占据了东突厥斯坦大大小小的水源,最好的操场、土地,占据了东突厥斯坦的山川自然资源;正如维吾尔人歌里唱的:
    
    你占领了的我的家园,
    我不得已搬到了山川,
    你又来到了山川,
    我又移到了戈壁、沙滩;
    。。。 。。。
    
    维吾尔人的好客、宽容、包容、善良最后的结果是引狼入室,将自己变成了自己家园的流浪者、讨饭者,被侮辱与被迫害者!
    
    另一条哈巴狗,穆合塔尔•买合苏提在其《重回家乡的喜与忧》的文章中描述回到家乡后的所见所闻,他写道:“在婚宴上表演一系列优美情歌、婀娜多姿的舞蹈和麦西热甫是维吾尔族的优良传统,但近些年来,喜事没有了喜庆,根本看不到热闹情景。好像有一种势力在暗地里操纵管控。这是进步还是倒退?我们的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该是心旷神怡的时候了,我们的激情喜悦为什么被无情的限制?”穆合塔尔•买合苏提认为这是由“宗教极端势力”造成的。
    
    首先,谁的温饱问题解决了?!维吾尔人的还是汉人政治移民的?当然,作为共产党的哈巴狗,穆合塔尔厅长及其七大姑八大姨的温饱问题应该是解决了的?!但绝大多数和田维吾尔人还在贫困线上挣扎应该是事实,穆合塔尔厅长应该看看自治区贫困人口统计及其分布!?
    
    其次,维吾尔人是个有着悠久文化的、有信仰的民族;维吾尔人注重唱歌跳舞时的精神境界和环境状况!不可能像穆合塔尔厅长和他主子那样吃饱了就随风起舞、‘心旷神怡’!人区别于动物是因为其有思想、信仰!吃饱了就‘心旷神怡’唱歌跳舞的是介于人和动物之间,没有思想、没有信仰的‘共产党人’;只有动物吃饱要么睡、要么上串下跳,如猪、狗、猴!显然,厅长大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次,和田是遭受中共殖民政权最残酷镇压地区之一,那里的维吾尔人每一村、每一户都有亲戚儿女被共产党军警所屠杀的深仇大恨,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本血泪史;尤其是近几年,抓捕、失踪、枪杀每天都在发生;这位穆合塔尔厅长却‘饱汉不知饿汉饥’还昧着良心指责那些失去父母、儿女的维吾尔家庭没有在婚礼上唱歌跳舞?!你还有点维吾尔人的人味吗,穆合塔尔厅长?你有资格指责他们吗?
    
    村里有人被屠杀、家里有人失踪、被抓捕,维吾尔街坊邻里如同世界上大多数文明民族一样,是要悲伤哀悼、同甘苦共患难的!
    
    再看文联猪席阿扎提•苏里坦在其文章《坚持以现代文化为引领弘扬维吾尔优秀传统文化》中的这段话:“发展我们民族文化与葬送我们民族文化前途的殊死斗争中,热爱自己民族、有责任感的、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决不能坐视不管。”
    
    阿扎提猪席,作为自治区文联主席,你热爱你的民族吗?你有正义感吗?你有责任感吗?你是个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吗?谁在葬送我们的文化,主席大人?是维吾尔人吗?如果你还未变成‘猪席’,你应该知道答案的。
    
    显然,你一无所有,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条哈巴狗!有良知的正义之士是不会闭着眼睛说瞎话!维吾尔文化经历几千年的发展、积累、沉淀,本已成为人类灿烂文明的一部分,但现在却在自己的发源地濒临灭亡;这是谁造成的,猪席大人?
    
    作为维吾尔文化载体的维吾语言正在作垂死挣扎、正在逐渐被迫退出维吾尔文化领域;作为传承维吾尔文化的维吾尔历史也已被汉人御用学者搞成了面目全非的‘民族团结’史?!作为维吾尔文化最重要组成部分的维吾尔信仰——伊斯兰教也已被共产党搞得支离破碎,成为了控制维吾尔人的工具;作为作家出身的自治区文联主席,这一切,你不应该不知道吧!?
    
    阿扎提,把手放到你胸口上,问问你自己,照此发展下去,再过50年,你还能找到几个能读懂《突厥语大辞典》、《福乐智慧》、《真理之门》的维吾尔人年轻人?《塔里木》、《喀什噶尔文学》、《天尔塔格》等维吾尔语杂志,自治区文联还能继续办几年?
    
    看看正在日渐走向衰落、衰亡,采编工作人员数目正在急剧减少的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语电视台、电台,维吾尔语文报章、杂志,以及维吾尔语出版社、出版业、书店,阿扎提主席,知道是谁在让维吾尔文化走向毁灭应该不难吧?
    
    狗还是狗,即便是披上一张人皮,也无法拥有人的思维;这些哈巴狗的谬论,是打向自己的嘴巴,是在在不打自招,承认自己是讨共产党残羹剩饭的丧家犬、民族败类!这些人根本没有资格谈维吾尔民族问题,根本没有资格谈维吾尔文化、历史、传统,更没有资格谈维吾尔人的神圣信仰——伊斯兰教!
    
    他们不过是共产党在焦头烂额之中推到前台的几条哈巴狗;偶尔在主人授意下狗仗人势狂吠几下而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286006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姗姗来迟‘东突伊斯兰党’,遥遥相呼暴政中共/伊利夏提
·易中天:伊斯兰成为世界性文明的原因
·解龙将军:第一次大鼠疫产生伊斯兰教
·谢选骏:伊斯兰主义正在瓦解
·谢选骏:伊斯兰教不如自然神教
·钱跃君:天方夜谭一一漫谈伊斯兰教 (图)
·钱跃君:伊斯兰“圣战”述评 (图)
·从新加坡浅析东方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及国际反恐战略转折点----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李原风
·伊斯兰“民主”革命:源于其社会的全面溃败,年轻一代需要新的“毒品”/陆士绅
·巴拉迪民主化诉求或致埃及伊斯兰化/张家栋
·伊斯兰复兴运动与当代埃及社会历史发展/刘中民
·曹长青:伊斯兰世界的暴怒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伊斯兰与西方文明:冲突还是和解?
·曹长青:三位女性挑战伊斯兰教
·Joel Mowbray:漂白伊斯兰人士
·于时语:扎卡维之死和国际伊斯兰激进主义
·建言:伊斯兰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赵枫生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圣战声明是在表演双簧或骗金钱?
·伊斯兰激进组织:天安门袭击是圣战行动 (图)
·突厥斯坦伊斯兰党:表示对天安门袭击事件承责
·习近平会见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
·伊斯兰宗教节清真寺成维稳重点 莎车抓捕百人再有五维人被打死 (图)
·土耳其国会议员呼吁突厥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倾听维吾尔人的声音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谴责新疆暴力袭击案件
·土耳其媒体:“4•23”事件突厥、伊斯兰世界保持沉默
·中国更倾向于联合国派兵马里打击伊斯兰武装
·新疆将修复现存最大一座古伊斯兰风格建筑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