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连年几千亿的“维稳”经费开销在哪?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6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作者:廖祖笙

    
    ——说得严重些,天价“维稳”就是国家在长期买凶杀人、整人和抢人……
    
    设若这片贪欲横生、匪患猖獗的荒野还能算是一个国家的话,那么这国家便摇曳着一串巨大的问号:连年增长并高达几千亿元的“维稳”经费开销在哪?将“维稳”经费美其名为“公共安全支出”,公共安全何在?“维稳”经费连续几年高于国防开支,凭何可以不接受国人的全面监督?……
    
    财政部相关数据显示,2009年-2012年,“公共安全支出”分别为4744.09亿元、5517.70亿元、6293.32亿元、7017.63亿元。以2011年年为例,国防支出6011亿元,教育支出2964亿元,医疗卫生支出1728亿元,中央财政安排保障性安居工程支出1030亿元,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4414亿元。
    
    “维稳”到底是怎样的“头等大事”?它凭什么可以不但高高凌驾在国防事业之上,还能高高凌驾在医疗卫生、社会保障、教育文化、安居乐业等等直接关乎国民福祉的事业之上?哪个集团是“维稳事业”的终极受益者?这样的巨额支出,何以能既不征得国民的同意,也不向国民据实报账?
    
    把“维稳”经费美其名为“公共安全支出”,“维稳”经费的开销者们,是否回馈给了国人真正的公共安全?遑论山高皇帝远的僻壤了,就连“天子脚下”,都无真正的公共安全可言:天安门前发生爆炸、首都机场发生爆炸、不时有人当街自杀或持刀行凶、市民在雾霾中呼吸得日益艰难……
    
    在这片险象环生的荒野上,何处是净土?何处有真正的公共安全可言?“食有毒,穿有毒,住不实”不说,你的孩子走进了校门,要么可能是被校长或老师带去开房了,要么就瞬时刀口累累、血溅当场,再也无法走回家门;你出门坐趟公交车,也很可能就尸骨无存,就此和家人成为永别……
    
    连续几年高于国防开支,并每年高达几千亿元的“公共安全支出”,到底有百分之几确实用在了保障公共安全之上?盲人陈光诚在视频中揭露,仅在2011年,当地在他身上所花费的“维稳”经费就超过了6千万元人民币。丧尽天良,每天上百人次去监控一个盲人,这也能算是保障公共安全?
    
    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广东当地有时仅在明处监控我夫妇俩的便衣就有40多人次,我们只要一出门就遭到这些人前后左右全方位亦步亦趋的跟踪和布控,只要是去北京上访,就必定一次次在首都街头遭到政府和公安的当街绑架……以反向作为如此“招呼”着受害者,这也能算是保障公共安全?
    
    “维稳”经费高企,“维稳”者们像是打了鸡血般兴奋,甚而不惜以各种下作伎俩频频“开发经营”受害者。不少在京访民曾向我反映过,截访者们多通过虚报开支等手段进行贪腐。在这同时,各种权力和暴力也在“维稳”之中觅食和寻租。“维稳”已然成了一个市场,成了一种产业链……
    
    多少家庭在“维稳”的怪圈里欲哭无泪,家破人亡;多少冤魂在“维稳”的叫嚣中衔冤负屈,死不瞑目;多少访民在“维稳”的伤害中,于“首善之都”千呼万唤,却不见天日,肝肠寸断;多少百姓在“维稳”的绞肉机下,失去了祖传的家园,失去了自由和做人的尊严,甚至失去了生命……
    
    国家以“公共安全支出”或“维稳”经费的名义,养肥了一个庞大的兽群,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目不忍视的险象环生和乌烟瘴气局面,说得轻一些,是开支不当,是监管不力,是做事不经大脑……说得严重点,就是助纣为虐,是助长腐败,是国家在长期不负责任地买凶杀人、整人和抢人……
    
    “维稳”啊“维稳”,多少罪恶和贪腐假汝而行!连年几千亿的“维稳”经费开销在哪?开销在了雪上加霜;开销在了伤口上撒盐;开销在了掩盖真相;开销在了对法治精神进行百般悍然践踏;开销在了一个原本神圣的行业就这样彻底烂掉,只想到唯利是图,不再记得了职业操守和荣光……
    
    当头顶国徽的“执法”者在“维稳”经济的利益驱动下,能甘当官商勾结下的走狗和打手,汹汹作恶在血腥强拆的现场时,或是为利益计,为升官计,全然不顾显见的事实,公然和杀人犯同穿了一条连裆裤时,在这片荒野上,除了能看到无耻至极的腐败分子,还能到哪里去找真正的执法者?
    
    这种上下心照不宣、以行业圈钱为目的的群体性腐败,干净彻底毁掉的不只是一个原本神圣的行业,它干净彻底毁掉的也是执政党已然覆水难收的向心力;毁掉的是人心中对公权、司法等等曾有过的信任、敬畏和尊重;毁掉的是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毁掉的是中共的整体形象;毁掉的是……
    
    “维稳”至此,“腐败”至此,仅只抛出个“祸国殃民,荼毒天下”的“大老虎”,已远远无法凝聚和捂热人心。要遏制前所未有的群体性腐败,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建立健全有效监督机制。中国最大和最不得人心的腐败,莫过于“维稳”所滋生出的贪腐。此贪不除,反腐就必将沦为笑话!
    
    以“公共安全支出”的名义也好,以“维稳”的名目开销也罢,都只是给一笔巨款的去向冠以名称而已。名称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笔巨款的所有者本是纳税人,当这样一笔巨款的具体去向不明,且没换来相应的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局面时,就须替纳税人问责,就须全面公示款项的具体用途。
    
    原《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也认为该进行“维稳”经费使用的信息公示,他说“这首先是一个透明度的问题”,断言“绝大多数是拿不到台面上来的”。“拿不到台面上来”,就意味开销不当,意味隐含了贪腐。不肃清“维稳”衍生的各种腐败,当局的反腐就只能是一傅众咻、贻笑大方!
    
    
    写于2013年12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1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11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919221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维稳”经费用途宜全面公开
·廖祖笙:国民党用空口白话推动保障人权?
·廖祖笙:向堕落的国民党要人权是指雁为羹
·廖祖笙:有感于赵枫生自愿放弃国籍
·廖祖笙:国家政权怎么成了贼?
·廖祖笙:“莫以百姓可欺”但天天欺压百姓
·廖祖笙:强化党的领导毋宁放手百姓自治
·廖祖笙:吸血鬼自述
·廖祖笙:不能由犯罪集团主导改革和反腐
·廖祖笙:饮血茹毛的"反腐"和"改革"
·廖祖笙:犯罪集团吆喝“全面深化改革”
·廖祖笙:荒野安委会?荒庙安委会?
·廖祖笙:胜利者说
·廖祖笙:当务之急是严惩冤案制造者
·廖祖笙:全都挣扎在恐惧里
·廖祖笙:形形色色的"恐怖暴力袭击"
·廖祖笙:想贪的贪,想抢的抢,想演的演……
·廖祖笙:跨省抓记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廖祖笙:“敢于亮剑”不如组建“缝嘴队”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SOS!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求助!
·台湾总统府给廖祖笙的函复
·内地作家廖祖笙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廖祖笙被拘留第三天仍感有生命危险
·断网断信息阻发声无法生存 作家廖祖笙被逼卖房遭拘留 (图)
·自由作家廖祖笙遭当局断网后禁卖住房 (图)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