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和习博士谈谈许博士的“扰公秩罪”兼论官民如何互动推动改革进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1日 来稿)
    作者:说不是罪
    
     时间:2013-12-10 11:07:40

    
    昨天,我的博客转载了北京市公安局关于许博士的起诉意见书,令人意外的是,这样一份来自官方的权威文件竟然也会在短暂的公开之后被和谐掉,难道官方觉得官方自家的文件也有碍和谐或者是不好意思示众?那为什么又开放了一会儿呢?噢,是不是害怕我扰乱互联网公共空间,引起围观和引起抗议呢?
    
    昨天此公文下面确实收到了两个抗议的跟帖,抗议官方非法关押许博士,认为许博士无罪,只是两个网上的跟帖,而且你们可以很容易查到抗议者的ID和家庭住址,如果他们的抗议有罪,你们可以将之逮捕并冠以你们能够想到的罪名;如果抗议无罪,你们又为何要因为他们的抗议关闭官方的公文,难道官方的公文有罪吗?如果官方的公文有罪,那么许博士肯定无罪,那么为什么还不赶快发表声明并立即释放许博士?本来你们可以只是删除他们的跟帖,以示他们的抗议出格,但是你们竟然会连同官方公文一并删除,此举实在匪夷所思。
    
    可笑的是今天的网易头条就是习博士在河北听取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情况汇报,在汇报会上,习博士表扬了河北的一连串惊艳的群众路线活动数据,“1.7万辆O牌车全部取消,清理超标办公用房91.2万平方米,查出“吃空饷”1.85万人,清理楼堂馆所项目237个,压缩省直部门简报42%,省直单位减少公务接待费用24%,活动中累计处理违纪干部2750多人。”在我看来,这些数据纯粹子虚乌有,因为没有经过公证,没有河北全体公民的授权公信,这些群众路线活动数据完全可能是空穴来风,是造谣,不相信的话,很快就会有河北省新冒出来的贪官来证明我的论断的正确性。既然贪官是打不完的,你们的所有的群众路线数据就都是存疑的、虚假的、不可相信的。
    
    习博士,在大数据的今天,我们全体国民接收到的所有的真实的网上数据都指向“民主”,你也在河北省党委会上强调“要更加注重发挥群众积极性,坚持开门搞活动,确保全过程都发动群众参与、置于群众监督之下。”,由此引发一个疑问,许博士做为群众,他做的事情正是你要求河北省党委——我相信不只是河北省党委也包括北京市党委——发动他去做的,他参与、他监督,他不但自己参与自己监督,而且还引导其他群众参与、监督,按照你的说法,他应该收获表扬,为什么他收获的不是表扬而是牢狱之灾?
    
    我之所以不用写信的方式同习博士交流,是因为我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戏谑、歹毒、不尊重的想法,我的想法是,最近有科学家大胆提出最新科学假设,人是猪猪和猩猩杂交的产物,我觉得此说法甚为可信,第一,杂交的后代比纯种更智慧,第二,人确实既有猪猪的懒惰贪婪又有猩猩的淫荡,比如历史上所有的专制皇帝即要山珍海味又要七十二妃,其实剥光了衣服,习博士许博士都是一样的,我们即不相信许博士是圣人,能够公正无私的表达他对公共事物的意见,也不相信习博士是圣人,能够确保他和他领导下的各级党委能够公正无私的处理公共事物,所以我们才要求民主、习博士也才要强调群众路线,所谓民主所谓群众路线,意思都是一样的,就是大家都不是圣人,事关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事关公共利益,必须每个人都可以表态、可以抗议、可以监督。习博士是这样提倡的,许博士是这样去做的,言者无罪,行者何辜?
    
    现在就回到北京市公安的起诉意见书上来,起诉意见书认为许博士犯了扰公秩罪,我的想法是,如果许博士一个人去抗议,是不是扰公秩罪?如果其他人自己一个人去抗议,是不是扰公秩罪?根据我的生活经验,我是经常可以看到有傻汉子傻女人一个人在市政府门口静坐的,知情人会告诉我“她”(他)天天来,根本没人理“她”(他),所以可以断定一个人的抗议不构成扰公秩罪,我现在想问的是,如果一群人凑巧一起做为个人来到政府门口抗议为什么就是扰公秩罪了呢?更进一步,如果无意识的凑巧的一群人可以一起上访,那么为什么经过“沟联”互助一起的上访抗议就成为扰公秩罪了呢?
    
    许博士习博士都是法学博士,我们知道从法理上讲,定性一件罪行,必须有几个缺一不可的要件,我认为主观动机应该是其中必须的,如果不是主观故意,顶多就是过失犯罪,而许博士的主观显然不是要扰乱公共秩序,而是想切实抗议官员财产不公开和教育不平权此二项严重侵犯我中国公民人权彰显专制社会黑暗政治的罪恶事实,此乃善事,善莫大焉,所以许博士首先没有主观犯罪的故意;第二,犯罪也是要看后果的,比如杀人致死和杀人未遂,肯定量刑定罪是不一样的,北公局说许博士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和互联网究竟秩序,公共场所秩序,那天我不在场,但是仍然猜想应该没有造成诸如交通堵塞之类的后果,充其量就是几个维持的警察比较辛苦,让政府官员的丑恶暴露的时间比较长;说到互联网空间秩序,我天天都在互联网上,互联网经常会让某些网站打不开,很多新闻看不到,难道这就是北公局所说的空间秩序的扰乱?那我就想不通了,许博士被抓很久了,为什么我现在每天上网还是有很多网站或者文章说关就关说删就删呢?这种严重被干扰被打搅的互联网空间秩序究竟是谁造成的?为什么还不赶快把人抓起来,还我们一个永不堵塞的互联网空间?如果抓了许博士,互联网仍然拥堵不堪,只能说明互联网管理者无能,如果让我们响应习博士的号召,参与监督管理,我的口号是“要么放开互联网,要么下台走人!!!”
    
    现在的问题是,许博士即没主观故意,又没造成真正的客观后果,而他的全部过程充其量就是在实践习博士的群众路线活动号召,他究竟何罪之有呢?
    
    最后,我就想谈谈如果抗议和宣传是被禁止的,那么我们做为公民群众究竟要怎样做才能参与和监督习博士以及他的团队的改革活动?我们可以看到,事实并不像习博士和他的团队向外宣传的那样,事实是三中全会提出的司法独立在刘霞案件的审理过程中被证明是骗人的,而禁止强拆在苏州的范木根案件中被证明是骗人的,至于其他令人眼花瞭乱天花乱坠的所谓改革不用说都是离奇的不靠谱的,根本就不可行的,既然官方不会主动的真正的改革,许博士又不可以温文尔雅的抗议,真不知习博士的群众路线究竟该如何去走?比如永城市的公仆罚款主人去死必将继续,许博士又不能抗议,怎么办?公仆肯定要继续乱罚,主人必定要继续痛不欲生,而那些习博士的省委班子必定要继续开会,公布一系列惊人的耀眼的改革大数据,所有的这些数据都证明习博士的英明伟大,而广大的屁民却感受着另外一种惊人的大数据,亲爱的公民们,我们该怎么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2286602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应当立即无条件释放丁家喜丶许志永丶王功权诸君子/鲍彤
·陈宗瑶声明:声援许志永
·美好政治:许志永和王功权的中国梦/笑蜀
·抓王功权、许志永、薛蛮子:一言国之梦/鲍彤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常委的公开信/尹卫和
·查建国:对刑拘郭飞雄、许志永等人的抗议(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1)
·行动着的刘晓波——许志永新公民运动及其争议/孟渊沛
·对许志永事件之公民社会呼吁书
·挪威森林李化平:点点滴滴许志永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高洪明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陈维健
·关于公民同城聚餐的思考/许志永
·许志永,“十君子”被拘谁之罪? /史宗伟
·许志永:关于月末公民同城聚餐和“小圈子”区别的说明
·许志永:新公民——我们的2012
·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许志永
·许志永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军队属于国家/许志永
·中国警方建议检察官审判民权倡导者许志永
·在京访民国家信访局门口为许志永捐款/视频 (图)
·北京警方延长拘留许志永声援者王功权 (图)
·自许志永、王功权之后,公盟前员工林峥被警察带走
·许志永好友 公民企业家王功权被捕 (图)
·中共打谣 许志永声援者王功权被捕 (图)
·欧盟敦促中国释放许志永等民权活动人士 (图)
·许志永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正式批捕
·公民许志永之:公民社会呼吁书联署第八榜
·王功权就许志永狱中视频发声明
·冒酷暑 上海访民在市政府前打横幅要求许志永 丁家喜等人/视频 (图)
·酷暑中,在京访民打横幅呼吁:要求释放许志永 (图)
·在京访民张雄明等人到邮电大学附近打横幅要求释放许志永 (图)
·维权人士许志永被羁押期间通过视频呼吁践行公民权利
·河北访民鲍润蒲因签名声援许志永遭国保“谈话”
·声援许志永 笑蜀被强行“送回”广州 (图)
·许志永事件之,公民社会呼吁书联署第六榜 (六榜共2303人)
· 呼吁释放许志永的联署已超过两千人
·这十年 The Last Ten Years (中、英文)/许志永
·为许志永和李化平等写给中央常委的一封公开信
·回忆照片 许志永、王永红被关押前的镜头 (图)
·公审许志永
·民众给许志永、宋泽寄明信片 (图)
·除了“死人复活”还有别的伸冤途径吗——就承德案给王胜俊院长的第三封信/许志永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