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奥秘是"独惠资本"/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冼岩: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奥秘是“独惠资本”
    
     对于中国这30多年所创造的经济奇迹,学界已有多种解释。其中有持肯定态度的,如“集中力量办大事”论、比较优势战略论等;持否定态度的,如“低人权”论、环境代价论等。各种解释听起来都有其道理,能够对应于经验世界中的部分现象与事实,但同时又总让人感觉没有把问题说透,没有捅破关键点,总像是隔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

    
    最近,读卢周来先生《“中国例外”还是“普适规律”》一文,文中谈到对资本的超强激励是中国经济“超常增长”的原因,才使人有豁然贯通之感:这才是能够将所有解释像珠子一样串起来的那根绳子——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维持30多年的高速增长,其中中国独有、其他国家皆无的的秘密武器,就是“对资本的超强激励”。即在各种生产要素中,压低其他要素的价格,独独抬高资本的价格,独惠资本。具体表现是:全国各地浪涛汹涌的招商引资热潮,投资者被政府奉为上宾;甚至有一段时期政府公开要求:“领导干部”应与资本(具体指民营、外资企业的投资者))“交朋友”,帮助他们解决各种问题。各地政府竞相创造条件让资本满意,结果造成中国对全球资本的超强吸引力,形成中国经济强劲的投资驱动。这种驱动与出口导向、比较优势战略一道,共同促成了中国经济的奇迹性增长。
    
    那么,为什么中国能够做到“独惠资本”,而其他国家却不能呢?原因在于中国有一个极其强大的政府。一方面,这个政府直接掌控大量资源,可以在基础建设、战略性行业等方面“集中力量办大事”;另一方面,这个政府对社会具有高度的控制力,能够压低其他要素的价格,包括劳动力、土地等,还能够放任经济高速发展造成的负外部性增长,例如环境污染。其他国家没有这样强大的政府,只能够望洋兴叹——这种解释,既囊括了前面各种解释的合理内核,又能够与国人对经济增长过程的现实感受相契合;既与左派“改革开放导致贫富分化”的判断相符,又与右派“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的观点吻合。所以,这才是“中国经济为什么能够高速增长”的正确答案。
    
    然而,中国的这种独特优势现在显然已走到尽头。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使出口受阻,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长期压抑其他要素价格、放任负外部性增长的做法,已经积累起巨大的反弹能量,时至今日,政府也已经不得不改弦易辙,逐步放开其他要素的价格、重视经济增长的负外部性。这内外两重因素的叠加,使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之路终于走到尽头,并且面临下行压力。
    
    在政府压低要素价格的能力客观上被削弱的情境下,中国经济的出路何在?如何才能继续推动经济增长?对此,十八届三中全会给出的答案是:既然政府的力量已经难以为继,那么就依靠市场,反过来压缩政府干预经济的能力。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一出,据说企业界一片欢腾。这种反应,与自由派长期主导的倾向性舆论有关:一说起政府干预,人们能够想到的就是项目审批、市场准入等限制资本的方面;对于更大的、有利于资本的那些干预,例如压低其他要素价格、企业不承担环境成本等,舆论往往置若罔闻。资本家、企业家(就利益而言,此二者对外实为一体,企业家代表投资者利益,或者本身就是资本家)自己更不会主动提起,他们或者视之为理所当然,或者闷声发大财。现在减少政府干预,放开一些国企赢利领域让民企进入,资本的处境或将有所改善;但比之政府出手“独惠资本”之时,必然远远不如。也即是说,按照三中全会的设计,从现在开始,中国经济已经卸下秘密武器,只能在市场的跑道上与那些体制成熟、游戏娴熟的国家进行常规性竞争。在这种非对称竞赛中,由优势条件转为弱势条件的中国,还能够跑赢吗?最大的可能是:从此跌跌撞撞、举步维艰,再难现昔日一路高歌、酣畅淋漓的景象。
    
    其实,中国的优势并没有完全失去。“独惠资本”的客观条件确实已经不再,但制造出“独惠资本”这一秘密武器的强大政府还在,它还可能找到或创造新的秘密武器及独特优势,关键是中国千万不可匆匆忙忙自废武功。要知道,政府才是中国的优势所在,市场只是中国的弱项。无论现在怎么改革、怎么开放,这都将是相当长时期内中国不得不面对的具体约束条件。经济竞争与其他竞争一样,只能够发挥自己的优势,以长击短,焉能反过来以短争长?只有认识、重视和利用这一点,中国经济才有可能走出活路,走得精彩;否则邯郸学步,取法乎上最多得其中,还可能淮橘成枳。
    
    虽然现在中国对资本的吸引力已经下降,投资方面必然受到影响,但今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无疑是需求而非投资。发挥强大政府的作用,不一定要干预微观经济活动。在进一步释放市场能量的同时,如果政府能够利用自身优势,为市场发现或创造新的足够的需求,那么中国政府的优势又可以转化为经济的优势,中国经济又将插上“隐形的翅膀”,再续奇迹与神话。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2231716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晓为周滨、蒋洁敏辩护?/冼岩
·冼岩: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各种社会力量的消长
·三中全会的历史地位取决于整党、反腐的成效/冼岩
·冼岩:对三中全会的三点看法
·冼岩:广电总局的那些官老爷们
·冼岩:习近平的治国之道
·冼岩:吁请澄清薄熙来案疑点
·冼岩:别人做不好的,习近平未必做不好
·冼岩:没想到王石原来这么无耻
·冼岩:邓小平当年为什么提出“不争论”?
·冼岩:为什么说现在中国的执政党不能再宣称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
·环球时报《“左右论”只是当下舆论场的一时嘈杂》错在哪?/冼岩
·驳胡德平“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冼岩
·冼岩:《南方周末》又出丑了
·驳人民日报“神功大师误国论”/冼岩
·冼岩:公知批王林,意在黑马云
·揭开舆论背后的隐秘/冼岩
·冼岩:司马南又犯浑了
·冼岩:中国经济的出路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