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霹雳人矢/说不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1日 来稿)
    
    作者:说不是罪
    

    好多天没写文了,一直在忙着网上开店,可惜折腾了这么多天,还是连个头也起不来,万事开头难啊。特别是在网站通知我上传的资料不清楚,必须修改,而我又找不到地方修改时,一连折腾几天,那种愤怒的心情是恨不得一拳把自己的脑门加上电脑的脑门全砸烂。
    
    我今天才发现,我的脑子不是一般的笨,那是超级笨啊,今天一早起来,我又依照惯例打开电脑,发现鼠标垫第一次被翻过来了,而且鼠标变得异常灵活,原来鼠标垫是翻过来用的啊,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是把鼠标垫画面向上用的,鼠标总是不灵活,我一年不知要摔坏多少鼠标啊,老天爷,最奇怪的是我固然从来不出家门,但是我孩子我老公一直在外面混啊,难道他们都没有发现别人的鼠标垫是翻过来用的?真的太奇葩了,原来鼠标垫是黑色的丑面朝上的啊,我每天把鼠标在身上滚啊滚,我老公总是笑话我问他没有球往哪里滚,其实我是在腋下滚,在他看来就是在胸前滚。
    
    我发现我的笨还同我昨天的一个发现有关,昨天我收到一只雷达女表,起先我以为是真的,但是这只表是和另一只很丑的假的男表一起来的,我觉得假表和真表在一起不太可能,就上网搜索怎样区别真假雷达女表,结果发现这只女表果真也是假的,这就对了,猛然联想起我的超级笨蛋的老公,和笨蛋老公在一起,我又怎么可能聪明呢?就像假表和假表在一起,笨蛋当然和笨蛋在一起,认识到这一点未尝不是一个重大的收获啊,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很聪明啊。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自己是笨蛋的第二天早上,老公就通过鼠标垫证明了他至少比我聪明早一点。
    
    本来不想提李天一的,可是就是李天一让我有讲话的冲动,我为他感到悲伤,他要被他的娘坑死了,是,人家薄熙来可以通过老婆证明自己有罪,你李天一当然可以通过老娘证明自己无罪,既然女人证言那么有说服力,我坚决支持通过梦鸽证言证明李天一无罪。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为天一感到悲伤,因为他的一生不管有罪无罪,他的一生都被梦鸽毁了,他再也搞不清是非善恶的分别,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再也不敢直面自己是人不是非人的事实,是人,就有可怕的弱点,就不可能在天大的事情关头,特别是最能刺激我们做为动物的人类的本能的关头,或者睡着了,或者恰好出去聊天了,也许他是真的出去聊天了,但是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严正声明自己是出去聊天了呢?还有那么多的人,我最想知道一个人逃脱惩罚会不会良心不安?我只是自此明白,人的残忍是无极限的,人是不值得信任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有铁一样的制度,监督任何人主要是官员不要在刺激本能时候一边犯错误一边狡辩自己是圣人,不可能做动物的本能的事情,比如那种不允许监督,死活要坚持一党独裁的人,你党不是神,你自己管自己终究不靠谱,有一天我突然间想到,比如两个人,你硬要说你比我伟大,你得领导我,还不让我监督你,你就纯粹是放屁,你又不是神,你硬要假充神,怎么可能呢?
    
    我知道像李天一一样被家长毁掉的孩子还有很多,别人家的孩子我管不了,我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也不能管,亲戚家的孩子啊,这也是我常常感到无奈的深深的悲哀的地方,人啊,多么可怜渺小的动物,坚持错误,只是为了心理上的舒服,却从来不能推人及已,从别人身上看见自己可怕的局限性。
    
    三中全会开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我们担心人家不改革,人家就一气头来了几十个改革,当然千改万改,一定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所以我就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我不能肯定信誓旦旦的政策究竟能持续多久,在我看来,制度才是铁的,是人就都靠不住,比如说前一阵说要改变机关作风,可是我怎么还是在网上看见一个小伙为了节省回家办证的时间,从飞驰的火车上跳下来了?又比如说,我恍惚看见说有关部门要追究当年潘石屹(?,存疑,记忆不确)办理户口迁移困难的相关部门人员的责任,那我也吐槽了,我当年为了办孩子的户口迁移折腾两年而无果呢,怎么没人替我追究相关部门人员责任啊?
    
    再说几个一直埋藏在心里的小故事吧,也许说记忆更确切,先说习近平,公道的说,在我看来,习近平是有改革基因的,因为当年他插队延安的时候,他就在那儿折腾过改革,他那时搞沼气,沼气是比较适合人畜粪的,记得我十几岁回老家农村读过一阵子书,那时我们每天都要经过一片很长很长的人屎遍布的路段,几乎就是整条上学的路段吧,我那时搞不懂为什么人们要把粪便拉的到处都是,只是大家总是情不自禁的要背诵老毛的诗篇“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说实在的,一直到三中全会,一直到我又想起习近平当年插队搞沼气的故事,我才突然明白,人之所以要到处拉屎,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方便施肥,你想啊,与其把粪便干净的集中在茅坑里,然后臭气熏天的一挑一挑地搬到田里去,何不一步到位的随便拉在自家的田里呢?所以然当我们从两旁布满农田的路上走过时,满眼全是“霹雳人矢”啊,人就是动物,人的丑陋是与生俱来的,是人的本性,所以人是靠不住的,说自己最伟大,是造神、是愚民,是别有用心,是无耻,是罪恶滔天。而这个罪恶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贪婪的丑恶的人性罢了。如果共产党真的要讲公平,就不应该口口声声的坚持万千改革,无论如何不改坚持党的领导。毕竟,这句话就像李天一他妈一样的固执可悲。话还说回来,从习近平当年搞沼气就可以看出来,习近平是有改革基因的,可惜他的搞沼气如果可行的话,我们小学生还用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念念有辞的叨叨“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吗?就像当年搞沼气没有考虑到人性的本质是贪图懒惰方便一样,今天的五花八门的政策又何尝考虑到人性的丑陋了呢?
    
    另外一个故事是关于温家宝总理的,正如我看到习近平插队搞沼气的故事是在很久以前一样,我看见温家宝夫人的故事是在温家宝做总理以前很久的事情,大概是我怀上我孩子也就是94年的事情吧,为什么记得那么清呢?因为那年我发现别人把我写的东西署自己的名发表了,还是讲温家宝的夫人吧,那篇文章是讲温家宝的夫人是个黄金珠宝协会会长的,说句实在话,我本不关心政治,但是,当时我不知怎么就记住了这个故事,而且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舒服,特别是后来温家宝当了总理以后,我的脑子里总是回想起这个片段,就总是莫名其妙的不舒服,另外一件事也许能说明我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情。前几天有一个平安的推销保险的打电话给我,先上来先不说自己是具体是推销贷款还是保险的,绕一大圈子也没承认自己是卖保险的,但是我听来就是卖保险的,她介绍的保险其实不错,要是另外一家我也许就会考虑,可是她家是平安,我一想起她家老总年薪六千多万,我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答应买她家的保险,你叫我怎么放心买你一个国企老总年薪六千多万的公司的保险?你当我脑子进水了?何况我当年同你家有过官司,你们犯错,却向我求情,让我原谅你们,承担你们一半的罚款,你们和我比,我就是乞丐,你们就是帝王,结果却是乞丐心一软,替帝王买了单!今天还来忽悠我,请问小姐,你家老总年薪回归正常了没有?
    
    其实关于温家宝还有一个故事,是我在博联社看到的,说每天傍晚从天安门到哪里的一条路都要戒严,原来是温家宝要回去陪他的老娘吃晚饭,这篇故事的本意是要赞美温家宝的孝顺,可是在我看来却是那么的讽刺,你固然尽孝落了美名,可是那些深受道路戒严之苦的人的痛苦你想到了吗?
    
    有人说温家宝不该得骂声,薄熙来不该被同情,这就牵扯到一个究竟能否批评好人、替坏人说话的问题,在我看来,既要批评好人,又要替坏人说话,因为好人也犯错误,坏人也有好的一面,不能说一个人被打倒了,就一无是处,难道薄熙来就一点也没有做对的地方?如果他全错,你们当初干嘛去了?何况他今天的对错究竟如何,在信息封锁、不许言论自由的情况下,都是必须大大存疑的。满天雾霾,伸手不见五指,你说你是白的,他是黑的,真是鬼才相信。
    
    说到不能相信的事情,还包括两起近期的耸人听闻的天安门撞车事件和山西爆炸事件,天安门撞车的荒唐可疑有人说了,我就不说了,说说山西的那个爆炸犯,他是报复社会,因为他以前偷东西判了九年,我替他一算,他判刑的时候正好十七岁,而且正好是89年,我还说什么呢?由于我们丑陋的人性,制定的荒唐的制度,我们有很多话是不可以说的,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就说一句,我那年被关起来的时候,我甚至认识有很多即将上高中即将上名牌大学而因为被抓而被开除的孩子,那些半大孩子!还有吃奶的孩子呢!
    
    最后我不得不承认,我没看懂三中全会的改革条例,反正我在文章开头已经给诸位坦白的承认过了——我终于发现我就是个笨蛋,是个霹雳人矢国度里的笨蛋,有着全世界普世皆有的人性的弱点,比如会在任何方便可能的情况下随时搞点霹雳人矢,才不稀罕你的沼气改革,怎么着,你看着办吧,是死是活,要杀要剐,全随便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1919020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当局当理性,执政心态急待成熟!/说不是罪
·无土阶级泼了有土阶级一脸硫酸/说不是罪
·鸡蛋和石头都有错误的时候,你站在哪一边?/说不是罪
·恨不得杀了你/说不是罪
·秦火火和雷锋都是雷锋镇的好孩子 (说不是罪)
·我要把我的店名改成"说不是罪的博客书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毕汝谐(纽约作家)
  • 毛澤
  •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 毛澤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 胡志伟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李芳敏144000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 胡志伟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毕汝谐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一对一特殊关系夫妻关系
  • 曾节明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 胡志伟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 陈泱潮21.上帝賦予美國、川普及【追責、索賠、促變、止戰國際聯
  • 胡志伟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 台湾小小妮外星人
  • 胡志伟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 自由天空“煽仇”网台引公愤,市民狠批:与“ISIS”极端恐怖主义无
  • 胡志伟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谢选骏“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 牧草地謝松齡蒙受救恩的耶路撒冷(修訂)
    论坛最新文章:
  • 逆流高层赞扬之说?张文宏指中药疗效较难评估
  • 中国隆重哀悼病毒死者 或激发悼念404
  • 出口口罩擦鞋视频闹大 美司法部长传转发或调查
  • 微言微语:404公祭
  • 新冠病毒攻陷福克兰群岛
  • 澳洲发现治寄生虫药物48小时内杀死新冠病毒
  • 为防止病床罄尽 日本借用酒店作新冠病房
  • 武汉新增确诊涉封城后未外出者 查社区感染疑问
  • 清明连假台中南部景区塞爆 官方发警报吁暂勿前往
  • 德国卫生部长称各国为抢中国制口罩现大打出手
  • 新冠病毒 添腹泻新症状 台湾纳通报定义
  • 袁国勇:违「限聚令」者可被即时罚款2000元
  • 王全璋明出狱但隔离14天 人权团体促让与妻儿团聚落空
  • 中国恢复有信心称疫情影响尚未超08金融危机
  • 中国疫情今报武汉一例新增 境外再传入18例
  • 中港银行下调储备金率将「放水」纾缓疫情冲击
  • 时间丢不起了!法国医生联署急呼松绑氯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