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批驳司马南的《重温毛泽东宪政观》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9日 转载)
    司马南这篇《重温毛泽东宪政观》,标题就很好笑,老毛的宪政观?老毛有宪政观吗?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一文中说:“宪政是什么呢?宪政就是民主政治。”,这个观念显然是错误的,民主制度自希腊时期就有,而宪政体制通常认为初创于十七世纪的英国,第一个宪法性文件是英国的《自由大宪章》。其实不只是老毛不清楚宪政和民主的区别,现在的很多国人都不大清楚这两者的区别。我这里有一个王怡先生关于宪政概念的解释,所谓宪政,主流的看法大致来说:宪政是一种以法治为形式、司法为屏障、以民主为基础、分权制衡为手段,以保障个人自由为终极目标的政法体制。多数宪政国家都有一部成文的宪法,但也有没有的,比如英国、以色列,但是不是宪政制度的国家不在于有没有一部宪法法典,比如我国有宪法,但我国政府自己都不承认我国是宪政制度的国家。
      
     从王怡先生给出的这个概念来看,宪政不是一个单个的制度,而是一套政治和法律制度配套组成的制度体系。从政治形态上来看,宪政是法治的,不是人治的,是法律在统治而不是人在统治,宪政制度的基础是民主的,也就是说是人民主权的,不是君权的、不是独裁的、不是寡头政治的、总之不是专制的,而是有广泛的民意基础的,在手段上是分权制衡的,也就是三权分立的,所谓三权分立把国家权力是一分为三为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分别由三个独立的机构执掌,立法权归国会、司法权归法院、行政权归政府,同时这三个权力机构还互相制衡,意思是国会、法院、政府这三个机构你有管着我的地方,我有控制你的地方,彼此互相制约平衡,比如政府行政必须按照立法机构制定的法律来办,政府花钱必须向国会提出申请和预算方案,要得到批准才行,政府用钱的时候,国会还会不停地审计你、监督你的使用,以避免政府乱花钱或是把钱花到夜总会包小姐去。而国会立法也不能随便立,国会立法不能侵犯公民自由,也就是个人权利,一旦国会的立法侵犯了公民权利,会被法院判为违宪,也就是违反宪法,违宪的法律就成了无效的东西,这个叫做违宪审查制度,也是宪政政法体系的一部分。所以立法机构国会受到最高法院的制约,而法院的大法官则是由总统提名,但总统提名需要国会同意才行的,所以最高法院也受到国会和法院的制约。简言之,三权分立,就是让三个权力机构互相牵制、权力平衡,以避免国家公权力被某一个人或几个人、一个机构或组织大权独揽。因为一旦有人大权独揽,就必然成为专制政体。所以宪政下的公权力是有限权力,也就是有限政府,宪政为公共权力的行使范围划定了有限的不可逾越的界限。

      
    而所有这一切的制度设计都是为了确保达到一个目的,那就是保障个人自由,这个“个人自由”就是天赋人权,或叫做自然权利。但尽管宪法规定了这些权利,但人权却绝不是宪法和法律给的,而是老天爷给的。宪法只是把这些天赋人权明确地列举出来并宣称宪法列举的公民自由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在用律法划定一块国家公权力不可进入、不可侵犯的神圣禁地,公权力只能在公共领域行使,而不得进入公民的私人领域,这个私人领域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里的国王就是指国家公权力。如此地高举和严格保障个人自由是宪政制度首要任务和终极目的,所以,为什么要以法治为形式、司法为屏障、以民主为基础、以分权制衡为手段?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能最大限度地、有效地达到保障个人自由这一终极目的。宪政限制的是统治者的绝对意志,无论这个统治者是一个人、几个人还是多数人民。所以宪政主义的首要价值或者说是核心价值,不是民主,而是自由,自由的价值高于民主,宪政下每一个人都不再是统治者意志下的奴隶或臣民,而是具有独立、自由意志的国家公民。
      
    民主只是宪政体系的基础部分,同样是用来遏制专制以确保人民自由的,这个民主基础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呢?那就是用民主投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做出决策,民主的决策方式确保每个机构做出的决策都能具有广泛的民意基础来支撑的,能最大限度地得到最广泛的支持。比如总统是人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比如国会确认某一法案能不能通过时,要以投票的方式来决定,比如各个地方议会的议员是选举出来的,比如最高法院的法官做判决也是要用投票的方式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决定怎么判等等,但真正的民主必须是你自己绝对能决定自己的票投给谁、并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做决策。无论投票是决定谁当总统,还是议会里投票通过法案、还是大法官们投票作出判决。只要是用自主投票的方式做出决定,这种方式就叫民主方式。如果是一言堂,某个人说了算那就不叫民主方式,比如我国官员都是由上级官员任命的,没有民意基础的支撑,哪怕下面怨声载道,他也只会对掌握着他政治前途的上司负责,而不会对人民负责。我国各个政府机构里的一把手基本上就能左右整个领导班子的意见,或者虽有选票,但你无法自主决定把票投给谁,那么那就不是民意在自主地做决定,而是长官意志在做决定。
      
    另外,民主的民字在宪政国家里,意味着所有人、所有阶级,而不是一个阶级,所有的人在宪政体制的国家,其权利一律是平等的。比如尼克松总统侵犯了公民权利,该下台下台,克林顿对公众撒谎,该道歉道歉,总统也好、有钱人迈克杰克逊也好,都可能面临被检察机构的起诉,一旦你被起诉,无论你是谁都要把你传到法庭上去说清楚。而中国宪法总纲的第一条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就是说在中国,在理论上,无产阶级是统治阶级,高于其他阶级一等,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其次是农民阶级,可以作为工人阶级的盟友,但地位显然是不如无产阶级的,之后其他各个阶级,地位更次之,这是个以阶级来划分等级的等级社会,不是个平等的社会。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就是这样公然给人群划分等级,制造不平等的政治经济待遇。当然了,中国无产阶级的地位事实上只是在理论上被无限拨高,实际上始终都是最底层的屁民,这套理论完全是用来哄骗无产阶级的。同时民主和专政这两个词在一起很荒诞,因为民主指的是全体人民做主,那是谁的专权?
      
    但这却让很多毛左以为工人阶级真的是领导阶级,至少认为毛时代的工人是领导阶级。但六十年来哪一个高官是从工人阶级中选出来的?哪一个官员是工人阶级选上台的?哪一个高官是听工人阶级领导的?哪一个高官是因为饿死了农民、打死了工人被枪毙的?中国的矿难一个接一个,毛时代也有矿难,领导阶级工人死了无数,怎么着了?实际上毛时代所有倒台的高官都是因为被老毛不待见才玩完的,从刘少奇到林彪无一例外。在大跃进期间,四川饿死人是最多的,但当时主政四川的李井泉啥事没有。因为他是老毛的爱将,紧跟老毛,其他省都停止公共食堂,但他依然多搞了一年,结果四川是死人最多的省之一。毛时代,粮食极度短缺,都是凭票供应,没有粮票你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所以粮票是那时候人们的命根子,结果李井泉一句话,一夜之间让四川老百姓手里的积攒的那点从嘴里省下来的粮票全部作废,四川人恨得咬牙切齿,但人家该当官还当官,无产阶级能怎么着啊?只能受着,这叫屁的领导阶级啊?老毛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那些被夺走口粮的受压迫者们能反抗压迫,推翻暴政吗?你不能,绝对武力镇压你。很多毛左就是喜欢听好听的,谁说点好听的他就信、对毛皇帝的好听话那就更是感激涕零,足以让他们五体投地、叩头不已。有个毛左跟我争辩:毛泽东说为人民服务有错吗?毛泽东说实事求是有错吗?我告诉他毛说的没错,但是他为人民服务,怎么就把人民服务死了好几千万?他实事求是,怎么他实事求是到报纸上天天放卫星老是亩产过万斤啊?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那怎么领导阶级都站在地下跳脚向大官吏老毛喊万岁,而大官吏老毛则在天AN门城楼上面俯视着你呢?老毛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那怎么最聪明的卑贱者却得天天向最愚蠢的高贵者老毛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表忠心,到底是谁领导谁不是很清楚吗? 所以不要听他怎么说,得看他怎么做、看他做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司马南说南方都市报移花接木该骂,但他绝不会去骂满嘴谎言的老毛、绝不会去骂满嘴里跑舌头的CCAV,也不敢去骂天天放卫星的《人民日报》。
      
    所以,看一个国家是不是宪政制度的国家,不是看它有没有宪法,也不是看它有没有投票,甚至不用看它有没有国王。英国有女王,日本有天皇,但英国和日本都有个人自由,所以都是宪政政体,但那是虚君立宪,叫做君主立宪制,也就是说国王、天皇已经没有实权,基本上就是个摆设,其功能就是橡皮图章、其地位就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一个国家是不是宪政的,要看它是不是切实保障个人自由和权利。所谓个人自由,也叫自然权利,这个权利不是宪法给我们的,而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所以人权还叫天赋人权。西方人说神爱世人,我很同意这个说法,地球上有无数物种,唯独人被老天爷设计成万物之灵,让我们成为了地球上最强大的物种,老天爷给了人类一个巨大的脑容量让我们能够思想和学习,老天爷让我们具有劳动的能力,能够生存(生命权),老天爷给了我们情感能力,让我们既能对掠夺者愤怒和反抗,保卫我们的劳动果实(财产权)、对强制和侮辱愤怒和反抗,捍卫我们的自由和尊严(自由权),同时又给了我们爱的能力,让我们能结成社会相互合作、同舟共济。老天爷给了我们理性,让我们具有了辨别能力和悲悯之心去扶危济困、追求公义。
      
    老天爷是神,是宇宙的创造者和终极主宰,我们无法知道它存在的时间和空间,仅仅在十几万年前才有了人,有了人很久以后才有的国家,人类从起源到现在已经有十几万年了,而最早的国家的历史也不过几千年。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国家以及国家法律很久之前,人们在没有国家的状态下已经生活了十几万年。那时候的人们就具有老天爷给的、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遵循老天爷规定的天理(西方人叫自然法)而努力生存,这个天理、天条引领着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十几万年,让我们愈来愈强大,而只存在了几千年且在不断变换的人间法律如何能取代神的天条?历史的经验证明统治者制定的人间律法如果悖逆了天理,将会带来巨大的社会灾难,所以人间的律法必须谦卑因循天理天道,必须是替天行道的律法,也就是说人(统治者)制定的人间法律不得将人(统治者)的意志凌驾于老天爷的律法之上,不得僭越神的天条。所以人间法律——宪法上写着的个人权利,不过是把这种天赋人权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下来以便用法律来加以保护。所以不要说人权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人权是天赋人权,是老天爷给的,是神的天条,也就是西方人所说的自然法。
      
    所以,数千年来,面对暴政,尽管握有暴力强权的国家统治者不断地镇压,但人民却不断地反抗并推翻暴政。这种反抗压迫的意识、权力和能力,都是老天爷给的,正所谓天理昭昭。因为僭越天条的暴政就是伤天害理、天理难容,所以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大不过天理去,任何统治者都大不过老天爷去,都必须臣服在昭昭天理之下才能为人民所接受和遵守。所以如果国家、统治者以及国家法律践踏和侵犯人权,人间法律能容,但天理难容,人民势必反抗。就好比卡扎菲屠杀人民,利比亚法律能容,天理难容,所以全世界才会一起讨伐他,这就叫天怒人怨、人神共愤。所以,司马南想用专制者这种凡人制定的维护其专制统治的所谓“宪法”法条来迫使和哄骗人民臣服,就是因为他膜拜强权而悖逆天理,他迷信强人的律法而不信服神的天条,但公民不是奴仆,更不是受虐狂,所以宪政主义者有一句名言:“恶法非法,公民不服从!”。
      
    西方的自然法观念自古希腊起源远流长,西方法学家经常引用古希腊的著名悲剧《安提戈涅》的一段来说明自然法观念的源起,安提戈涅对底比斯国王说:“我并不认为你的命令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你,一个凡人,竟敢僭越诸神不成文的、且永恒不衰的法,天神制定的不成文的律条,不是今天,也非昨天,它们永远存在,没有人知道它们在时间上的起源。”,显然从古希腊时起,古希腊人就认定了神的天条律法永恒不衰,大于任何君王国家的律法,当国王违背天条时,希腊人会悖逆国王的律法,服从神的律法。中国的荀子也表达过同样的意思,荀子说“从道不从君”,意思是当国君悖逆天理时,要信从天道不顺从君主。而司马南口口声声要继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但他绝不会主张继承“从道不从君”的文化,也决口不提孟子的“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文化。所以他要求学生服从悖逆天理的强权律法,却绝不敢要求强权顺从天理,遵重宪法中确认的人民的天赋人权。对他的这副奴才嘴脸,我们引用罗马法学家西塞罗的名言来回答他:“为了自由,我们服从法律。”,意思是我们只服从保障我们自由的法律,对于那些践踏人民个人自由的恶法,公民不服从。
      
    凡是承认人权是先在于国家和人间法律的自然权利、承认人权天赋、凛然不可侵犯的国家政体,就是谦卑地臣服于老天爷天条律法的国家政体,这样的政权才可能会遵守宪法中规定的任何机构、组织以及任何人都不得侵犯宪法确认的公民的个人自由和权利。我国宪法也规定了一系列的公民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但我们真的有这些自由吗?我们没有,我们被强制信仰马克思主义,我们被删帖锁帖,被跨省追捕、甚至被自杀,司马南先生敢去要求政府遵守这些宪法法条吗?他不敢,像倪萍倪委员一样,司马南也很有眼力见,又懂事又乖巧,装孙子装的无比到位,他很知道该要求谁遵守宪法,更知道该遵守哪几条,可见是做奴才做久了,训练有素啊。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老毛的宪政观,他有宪政观吗?前面我们说了宪政的核心价值是自由,宪政的终极目的是保障个人自由和权利。但众所周知中国的宪法连国家主席、国防部长、军委主席的命都保不住,更不用说普通百姓草芥一般的生命了。毛时代有自由吗?有人权吗?当然没有,连人们被枪毙的时候都会被隔断喉管不许说话。在毛时代,是国家法律在统治,还是老毛在统治?当然是老毛在统治。那老毛建立的国家的统治形式是法治的,还是人治的?在毛时代一切都是老毛这个人说了算,法律只是一张废纸,当然是人治的。毛时代是以民主为基础的吗?不是,人大代表当了一辈子,从来不敢投反对票,人民代表大会从来只是橡皮图章,老毛负责拍板,人大负责盖章。毛时代的司法能否成为保障国民自由和人权的屏障?开玩笑,公检法都被砸烂了,红卫兵奉旨造反可以随便打死人、随意抄家,官员可以随意刑讯逼供夺走农民的口粮,人民被迫加班加点拿最低廉的工资,全都成了奴工,哪里会有人权。中国政体是三权分立的吗?不是,老毛大权独揽,独裁专制。那么老毛建立的是一个宪政制度的国家吗?当然不是,老毛有宪政观念吗?怎么可能?一个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怎么可能有宪政观。一个有宪政观念的人不可能建立一个等级秩序的官本位体制,又如何会成为一个残害亿万百姓的暴君?老毛建立的国家政权是顺应天理的吗?当然不是,老毛自己都自称“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他哪里会把老天爷放在眼里,他大搞个人崇拜,神化自己,其实是自命为神,让全国人民忘记昭昭天理、替天行道,以他为神、对他顶礼膜拜,彻彻底底地成为他最忠顺的奴仆。这也是历史上所有统治者拆庙焚经、灭绝宗教、钳制思想的一个根本原因,他们妄想以凡人之身僭越神的地位,其目的是要用暴政取代天理。
    http://zhengweigong.blog.sohu.com/196845004.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2286608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司马南:王林的情商高 洞晓官员怕被双规
·冼岩:司马南又犯浑了
·扔鞋痞子比学生更在行——司马南和鞋子/张鹤慈
·司马南先生向中共表白心迹/刘国凯
·去台湾的韩寒与去朝鲜的司马南/风青杨
·冼岩:从“造司马南的谣”到“司马南造谣”
·看山:司马南三问汪洋
·司马南,反美是工作,去美国是生活
·应否对吴法天、胡锡进、王文、阮次山、司马南进行清算?/樵夫
·新四大恶人: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吴法天
·人可以无知,不可以无耻!——给校友司马南的几句话
·冼岩:司马南们“神功”揭秘
·冼岩:论骗术,司马南比李一高明得多
·美国崇拜当止/司马南
·司马南就南方周末“独家访奥及开窗事件”答记者问
·阿富汗“被连任”的总统/司马南
·钱学森晚年研究特异功能/司马南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新左派遭重击 司马南:薄熙来会战斗到底
·薄熙来终身监禁 司马南:连续剧刚到一半
·司马南谈陈宝成事件:金沟子村的故事,胡舒立N号作/视频
·司马南:不是“大师”们多高明而是傻子太多
·王林微博紧急声明:我坚决拥护党 遭司马南讥讽 (图)
·司马南回应“气功大师”王林:唯独不怕特异功能
·司马南回应“气功大师”王林:来戳死我试试
·司马南戳穿王林“大师”骗局 (图)
·司马南微博悬赏1000万单挑马云和“气功大师”王林 (图)
·司马南:这是一局骗中骗,我躺着中枪
·司马南发视频否认被任命“动态调查委员会主任”被删除
·李广年包养18岁情妇免职 司马南接任 (图)
·副主编徐庆全讲述《炎黄春秋》遭遇,司马南带领左派闹场搅局/视频 (图)
·任志强否认与潘石屹非法交易 斥司马南傻X
·司马南变脸遭耻笑 大骂薄熙来大贪官
·司马南:癌晚折磨着我 来日无多
·王立军每天看司马南文章 曾力挺孔庆东 (图)
·火墙内外: 司马南热捧中共元老干政遭痛斥
·墙头草 司马南从力挺薄熙来改为大赞习近平 (图)
·于建嵘关心上访者,司马南说他溢美自己:良知何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