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升与日落:中日冲突的局和限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8日 转载)
    
    来源:明镜博客
    

    中国与日本,亚洲的两个古老文明国家,其复杂的关系,无论是地缘还是语言文化,甚至人种民族区分和亲缘,都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比如说中文和日文,虽然有着同源同体的汉字,甚至连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这些基本数字的读音都相近,但是语言学家却发现日语汉语完全不属于同一语系。日文借用汉字,不过就像越南人后来使用法文字母拼写一样,实际上越南语同法语在语言学分类上几乎风马牛不相及。
    
    说地缘,人们总爱说中日一衣带水。据考古地质学家说中日原来是亚洲一个板块。可那是上万年前的景况。据研究,第四纪更新世时期,日本群岛与亚洲大陆连在一起,直到1万多年前,由于地壳变动,海面上升,日本列岛才逐渐与大陆隔海相望。这一海之隔,在古代就如同喜马拉雅山把印度与中国隔开,此后,日本进入绳纹时代,与大陆鲜有来往。因此中国日本基本上是各自独立发展着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文明。世界的专家学者对此都有着许多评述。万维网友山哥曾经对中日文化文明的差异有过很好的评论。他也认为,“在我看来中日两国尽管‘同文同种,一衣带水’,其实民族文化心理相去甚远。中国作为一个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大陆国家,农业文明悠久,民族文化心理上比较浪漫主义,大刀阔斧,也有些粗枝大叶,眼高手低。日本人作为一个岛国国民,人口密度极大,资源贫乏,灾害频繁,工业文明历史较长,因此普遍具有现实主义,精雕细刻,免不了斤斤计较,瞻前顾后。”
    
    在俺看来,中日之间,除了后来的文化经贸往来,以及中国儒家文化与中央集权政治社会制度对日本的影响,实际上由于海洋的阻隔,彼此之间其实就避开了经常性的互相厮杀兼并分合,不象中原和日本岛国之间内部一样厮杀打斗不停。看看中国和日本自己内部几千年的战争与王朝更替历史,中日如果陆地相连,肯定东京北京或者南京汴京京都长安只有一个京城,天皇地王只有一个王。京都东京北京南京几个京都并存,只不过是暂时的“分裂”状态,而并非大汉或者大和民族认定的“一统江山”那样的常态。中日之间大的战争,首先还是蒙古人征服中国之后要征服日本,马背上的蒙古人用中国沿海的渔民组建舰队去攻打日本,结果日本人被“神风”相助,让蒙元铩羽而归。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海洋的阻隔就不像喜马拉雅山那样成为好邻居的好篱笆那样的天然屏障,中日之间随着交往的便利,互相厮杀侵略臣服也就变得便利一些了。明朝期间开始就你来我往互相打杀讲和了一阵子。到了大清,日本也到了江户幕府时期,大清皇帝与江户幕府都自认为平定了海内一统了江山,都乐滋滋地闭关锁国做自己的大皇帝过美日子,互相显然都瞧不上对方。而这个瞧不上,倒成了两国民众福星高照,不要为了天皇与大清皇帝牵挂着还有外族蛮夷没有归顺而去互相讨伐征战。
    
    如果用这样的妞眼看中日历史,就会发现,中日之间的“亲善”,其实远比华夏秦楚汉唐南越女真契丹满汉全席“中华民族”内部,和日本各个岛国之间的兼并杀戮统合纷争要和平友好得多。而清末开始的中日大战恶斗,其实不过是由于现代化的进程把海峡之隔真正变成“一衣带水”,中日的互相交流就水到渠成到了极为“热烈友好”,非要把对方变成自己一家人不可的程度而已。对于中原,按照中日甚至世界古代历史轨迹,日本人其实不过就是稍微边远一点的满人而已。既然满人可以坐镇北京统领整个华夏江山,大和人为何就不可以呢。至于汉人为什么没有生出念头要派出州牧都督管理九州北国,这可能是因为华夏的统治者不是坐轿子的就是骑马的,除了隋炀帝,几乎没有一个喜欢坐船,而且都有过晕船的经历或者毛病吧。郑和那位太监,海上漂流据说就只不过是被放逐的高干待遇而已。谁好好的日子不过,要跑到海上去颠簸呀。不信去问问薄熙来,是呆在秦城监狱好,还是让习近平用航天飞机把他送去管理月球舒服?
    
    中国人有着“夜郎自大”的典故。而日本人居然把太阳作为自己民族的专利。太阳虽然不是他们制造的,却是从他们那里冒升出来的,他们认定那几个岛屿,是日升之本国。公元607年,日本使者小野遣使国书拜访隋朝,就送出「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的国书,让隋炀帝几乎怒发冲冠。如果不是隋炀帝有过在大运河巡游晕船呕吐的经历,他说不定一气之下就亲率赤脚大军无敌舰队扫平了鬼日的日升之本呢。后来隋朝变成大唐,日本人才发现这日落国太阳月亮起落无间,而且宫殿辉煌锦衣玉食,于是觉得应该礼赞学习一哈。630年,日本舒明天皇派遣最早的遣唐使。645年,孝德天皇即位,推行大化革新,废除大豪族垄断政权的体制,向唐朝的官僚体制学习,建立中央集权国家。而这中央集权,亏得是海峡阻隔,否则,大日本与大中华的中央集权迎头相撞,东京南京北京西京,有这么多京存在的必要吗?
    
    胡扯了这么多,言归正传:中日冲突,日升日落,总有一个局,有局要破局,有局就有限,这就叫局限。
    
    中日大冲突的第一局,是蒙元伐日。元太祖从马背看到了海上,他虽然不知道地球是个球,但是知道,成吉思汗马队可到之处都是可汗之国。他要突破成吉思汗的局限,马队到不了的也要是可汗之国,于是渡海攻日本。可是遇上“神风”,神灵不但保佑了日本,也告诉了蒙元,帝国有疆界,鞭长莫及马腹。海上神威,蒙古人命中无此好运,后来让给突厥后裔奥斯曼算了。这个时代世界大局,让大清与幕府都安于守成,互相锁国,不管你日落日出,相安无事。
    
    中日冲突的第二局,就是世界近代史开端了。美国人佩里和英国人分别用铁甲船舰队让日本人和中国人开了眼界。日本人原来只知道一个大唐了不得,惹不起,这时候发现这长得确实不一样的西洋鬼子厉害,于是拿出当年给日落国朝廷磕头的谦虚劲头,跟长相古怪的西洋鬼子猛学。学了三下五除二,马上就对靠近旁边的俄罗斯洋毛子动手。日俄大战,日本人俄罗斯人都没有吃很大的亏,因为借用的战场是满洲人的地方。这个棋局就打开了。
    
    世界两次大战,出现了一个新局面。日本人吃了弹弹,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如此尝鲜的民族与国家。但是日本民族是吃河豚出名的,不会因为村子里有人吃河豚死了就不再吃,而是研究掌握吃法,生命不息,吃之不止。挨打认输,拜强者为师,青出于蓝胜于蓝,是日本人的历史,也是日本道之精气神。以中华为师,以中华为食,以佩里这位美国人为师,先找长得一样的俄毛子练手,再打他珍珠港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日本人有着切腹自杀集体跳崖的豪气,但是整个民族并不是以自杀为奋斗目标的。日本历史上就没有一个自杀的天皇或者整个部落。(中国倒是有上吊的皇帝)。在冷战格局下,日本安守美日安保体系,成为美国为首的西方政治经济体系的亚洲首席,到冷战破局,日本的“国家正常化”就自然要大张旗鼓鸣锣开道了。
    
    日本人是非常善于观局并破局的。当年基辛格秘密访华,最受惊吓的不是台北,而是东京。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他们没想到东京居然没有巴基斯坦的地位待遇,事先一点风都不知道。美国人心中的棋局算盘,小日本连风都摸不着。可见日本人心中是什么滋味。这可不是默克尔被奥巴马偷听手机学走德语骂人话那样窝火。于是乎,日本人走了大胆的两步棋:第一步,走在美国前面同北京关系正常化,甩掉老朋友中华民国(这还要在联合国首次开始投票不同美国一致)。第二部,把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亡灵请进靖国神社,使得美中苏都无暇也无力反对阻拦,恢复日本的立国神器。一时间,“中日友好”,中国支持日本抗苏收复北方领土的要求,支持日本收复包括钓鱼岛的冲绳美军基地主权行政权,日本一举甩掉“以德报怨”的中华民国包袱,大日本皇军协助中共上台执政的恩德,被中共以桃报李,斩获空前。北京与东京的国际地位,就这样互相提携,在国际政治格局中二日并升。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最实际实惠的最初支持来自日本。改革开放之初,除了香港的小商人,真正的巨额资金与先进技术以及市场,都是来自日本。胡耀邦时期的“中日亲善”,包括邀请成千上万日本青年访华,都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荒唐可笑的举动,而是真正走入美国西方世界体系的成套广播体操的预热。这跟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之前北京对加拿大墨西哥等大张旗鼓友好一样,是在美国的世界体系中打楔子擦边。这其实跟当年到如今的中国民间红顶商人如徐明一样,先找到薄熙来的身边好友亲朋到老婆做“朋友”甚至合股人,然后跟熙来哥称兄道弟,最后翻脸。
    
    苏联垮台,是世界一个大变局。美苏楚河汉界冷战对抗,到中苏美三角关系中在亚洲一个中苏日中美台小三角连环套,到美国独大,中国日本都要崛起。独大的美国首先面临整合的欧洲的挑战——东欧被整合,实际上就排斥了俄罗斯。而中国的境遇,实际上就是一个俄罗斯的翻版。如果中国坚持共产党的政治制度,就比俄罗斯还难以真正融入美国主导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无论在价值理念还是政治经济军事战略上都会构成对美国以及全球体系的挑战。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共产党集权制度,中国日本如同德国法国英国那样在民主政治经济自由体系中联盟并壮大,美国就会成为英国第二,这个新的自由世界体系就会出现美洲欧洲亚洲三大中心真正的多元。可是世界还有其他地方,非洲中东拉丁美洲,还有美国俄罗斯中国都头疼的穆斯林极端民族分离主义甚至恐怖主义。美国如果失去对欧洲亚洲的政治经济主导权,而要承担满世界维稳的警察角色,这样的义工,恐怕地球上找不到。而亚洲的洲长问题,中日就恐怕无法和平友好竞选竞争。
    
    日本也完全理解美国的处境与心机。如果中国完全放弃共产党制度,变成俄罗斯,日本也如同德国不会接受俄罗斯领导甚至完全平等的伙伴关系一样,日本要争取主导亚洲。而日本的真正出头机会,是趁着中国仍然是共产党国家,不会真正融入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而成为在亚洲同中国抗衡的强国,在美国为首的世界体系之内完成世界大国的正常化,同俄罗斯欧洲中国甚至美国在一个体系内竞争,至少达到甚至取代英法的地位。而中国作为非世界体系内崛起的强权,尤其是当中国顽强表现出类似前苏联的独乎世界体系之外的挑战型势力崛起,而美国力不从心的时候,就给了日本强化“国家正常化”要求和举动的口实和动力。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南海纷争和钓鱼岛主权争议甚至冲突,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不时地抛出如同《较量无声》这样的荒诞大片大肆鼓噪,以完全回归冷战的心态姿态同世界作对,都是日本大国化和“国家正常化”,也就是突破战后定局,发展实现日本全方位政治军事经济强国地位的极好契机。日本以面临民族存亡国土和国民基本安全“自卫”为理由,要求修宪,全方位发展军力,甚至将来搞核武化,都迫切需要这样的紧张局势与威胁做口实,所以俺简直怀疑共军军部制作的这部宣传片是安培甚至中情局资助的。这个片子的解说词以及激昂的解说腔调,俺听起来不是平壤官话也很象二战时期的日本军国话。而日本这种军国崛起的姿态,还有一个巨大的道义保护伞:日本支持并臣服于美国为首的全球体系,而不是挑战破坏这个体系。同时,日本在这个体系内的崛起竞争,如今不但同欧美甚至同中国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强劲经贸联系,只要有美国仍然作为盟主,而中国不公开宣称全面挑战甚至推翻现存全球体系,日本就不会翻盘。如果中国要破局,要以根本不同甚至全盘对抗的世界体系理念制度来同美国日本挑战,日本更加不会害怕翻盘。这只要稍微看看中日经贸关系的紧密和稳步发展就知道:
    
    80-90年代,日本对华援助主要以无息贷款方式。到了2000年起,日本改为风险投资,并瞄准中国市场。2004年日本对中投资4900亿日元,中国成为日本第三大对外投资目的地,和居第二位的美国仅相差100亿日元。在两国关系艰难的2005年,日本对中国投资达到新高,较2004年上涨了19.8%达到65.3亿美元,占日本对外投资总额的15%。日本对中国投资主要涉及电子、纤维、汽车制造及配套企业、食品加工和金融保险、物流、市场调查、咨询、广告流通、饮食、美容美发等服务业等领域。2005年下半年日资汽车在中国轿车市场份额已接近30%。至2005年末,在中国日本企业达3.5万家。
    
    2000年-2012年日本对中国投资金额
    
    投资年度 投资额(亿美元)
    
    2000 29.2
    
    2001 43.5
    
    2002 41.9
    
    2003 50.5
    
    2004 54.5
    
    2005 65.3
    
    2006 70.1
    
    2007 71
    
    2008 62.5
    
    2009 61.1
    
    2010 57.5
    
    2011 108.3
    
    2012 112.1
    
    中日在经贸关系突飞猛进的同时,政治关系却在江胡时期进入不断摩擦甚至冲突的低潮。这里还有一个中国的特殊因素——这就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而出现的托克维尔在研究法国大革命指出的,国家经济发展自由松动期专制政府面临的社会反叛高度危险期。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以发展经济来挽救弥补中共的合法性。而随着经济发展以及为了发展经济而不可避免的政治思想信息舆论控制的松动,中共的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和打土豪分田地的历史合法性遭遇全民质疑。同时随着台湾加入到大陆改革开放经济开发的进程,以及台湾海峡局势和缓的必然与必须,中共的历史合法性只有一个源泉可挖:抗日。以特定的要求与框架大挖抗日历史,有这么几个好处:第一在开放影视娱乐时,战斗片永远吸引娃娃观众。可是国共打斗不太符合统战要求。第二在马列毛意识形态灰黄难卖之时,民族主义是一个激素。那么“抗日片”当然可以大行其道,从新四军沙奶奶到台儿庄,到“手撕鬼子”,都是辉煌。第三,日本人确实也给中共帮忙,一会儿到靖国神社拜鬼,一会儿教科书“进入中国”,一会儿钓鱼岛,双方不停骂骂咧咧,同时不耽误日本高清彩电进入中国千万家庭播放这些愚乐鸽鹞。
    
    当然这些闹剧都在可控的局势和国际大局之内。中日关于日落日升的民族心理纠结与现实矛盾利益冲突,都在这样一个变动的定局中躁动。
    
    而中国在这个局面的定局与变局上,实际上远远比日本被动:因为中国不敢,实际上也没法为自己甚至世界大局定局:到底中国是要挑战甚至推翻整个世界体系来达成中国崛起之梦呢,还是象美国当年取代英国甚至如今日本利用并挑战美国一样,在一个现成体系内崛起?中国无法这样直接应对日本的挑战,更无法直接应对美国,最关键的问题是,当日本美国俄罗斯考虑世界战略的时候,他们确实是真正整个一个民族与国家的世界战略考量,而不是一届或者两届政府一个两个最高领导人的政权甚至个人安全的考量。而中共在考量世界战略的时候,第一位的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自己的生死存亡,甚至中南海几个领导人自己家人家族的生死存亡。比如说具体到钓鱼岛:日本无论是放弃还是丢掉钓鱼岛,或者为了钓鱼岛不惜同中国开战,无非是一个首相一个政府换马,并非国家政权垮台,更不是一个国族的真正生死存亡。无论岛屿得失还是政府换马,日本民族国家的意志仍将顽强不断地体现表现。简言之,日本将沿着要求完全国家正常化,也就是从根本上破除二战之后为日本所设之局方向发展。而对于中国共产党,对于中国,则完全是不同的决策选项。因为中南海一切内政外交政策选择的基点,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死存亡作为第一要务。在这种选项背景下,如果中共觉得钓鱼岛关系中共政权的生死存亡,他可以说打就打,也可以说不要就不要。而美国日本如果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就会发现这种争斗的赌注不对称性,因此也就不可以轻易破局。
    
    这就是当今世界大局之下中日冲突之象限——日本是在真正寻求破局,打破战后对其国家设立的象限。而中共则是在寻求自身政权的稳固,打破共产专制政权寿命的极限。中共本身的这种政权求生需求,就给了日本破局的机会台阶,而日本这种破局欲望和举动,不但对中共政权带来威胁,也为美国带来挑战和机遇——亚洲特别是东亚,需要美国。美国稳定维系着世界与亚洲的大局,中国日本都想破局,但是都被美国局限着。
    
    可是,美国有能力甚至有决心和意志,一直这样维系世界体系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191972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春秋戈:中日之间,要靠脑袋,不能靠屁股思维
·查建国:去除“恐日症”,解开中日死结(与环球时报争鸣之69
·邱震海:中日冲突本质是两国国力博弈的筹码 (图)
·罗援:中国需做好中日钓鱼岛争端失控的准备
·中日俄隐藏实力比拼 日本正秘密高速崛起
·中国现状、未来与中日关系/袁伟时
·谢选骏:中日统一的基础——中国礼仪在春秋战国已经传到日本
·俄专家:中日冲突 雷达渐成外交工具
·谢选骏:第三中国诞生于第三次中日战争
·钓鱼岛战争未发 中日先发货币战争
·谢选骏:中日战争的苗头2006年已经出现
·闲话中日两国的“钓鱼台争夺战”/淳于雁
·中日关系前瞻:安倍晋三时代的开启/唐加文 (图)
·中日戰爭邊緣/林保華
·专家:中日若生军事冲突,美国肯定介入
·谈钓鱼岛事件引发中日关系恶化/余英时
·钓鱼岛与中日之前途(上)/一平
·日外相称修复中日关系“需要时间” 冀继续对话
·为中日关系的转折奠基/赵京
·北京中日论坛谈钓鱼岛争议引发语言冲突 (图)
·北京表示美澳不应介入中日领土主权争议 (图)
·美中日钓鱼岛心结 美国女大使也难解
·钓鱼岛紧张一幕:中日船只一对一较量 (图)
·悲哀!中日民众敌视程度已达顶点 (图)
·外交部:当前中日关系面临严重困难 应妥善处理问题
·巩磊:山东曹县韩国商人的噩梦折射出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景 (图)
·中方官员否认将举行中日峰会 称日本捏造消息
·李必丰作品:我的故事 (中日对照)
·海关总署:前4个月中日双边贸易总值下降8.5%
· 外交部:安倍若以侵略为荣 中日将没有未来
·商务部:中日贸易量下降日方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李源潮:中日关系前所未有的混乱 会两败俱伤
·李源潮指中日关系前所未有的混乱
·李源潮:中日不正常状态可谓两败
·刘源:中日较劲很大程度是因为面子问题
·吕新华就中日双方是否会开战答记者问
·吕新华谈中日关系:中国不会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
·吕新华:中日若擦枪走火日方承担后果
·中日民众为何互不友好
·中日关系:放弃6000亿战争赔款得到343亿经济援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