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曾节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3日 来稿)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最近目睹华人异议人士中众多全盘否定中医者,不仅深感痛心,因为那么多同胞不仅愚蠢到连常识都不顾的地步,而且其自轻自贱的作风,在世界各种族中十分的罕见:这些人简直比美国的西药制造商,还要仇视自己祖宗流传下来的医术,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世界其他各族人,几乎无不视自己的祖传为珍宝;与那些全盘否定中医者相反的是,韩国社会和日本社会都很尊重中医(韩国称之为“韩医”;日本称之为“汉方医”),韩国还将中医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难道那么多韩国人和日本人是傻瓜?
     
    古人云:绝则错。全盘否定中医者,都犯了这一认识的大忌。他们睁眼无视中医的疗效,仅因为中医的局限性、和中医医死人的例子、或中医的庸医、骗子……就全盘地否定中医的价值,污蔑中医是糟粕、叫嚷取消中医、消灭中医;其实按照他们的脑残逻辑,也可以全盘否定西医,也足以鼓吹消灭西医、取消西医,因为西医也有局限性、西医也治不了晚期癌症……西医也有医死人的例子、西医也有庸医、骗子。
      
    全盘否定中医者喜欢用以攻击中医的人物例子之一,就是无证行医导致多人死亡的胡万林,但是胡万林并非中医出身,而只是练过武术和气功,思维正常的人都懂得:胡万林根本不能代表中医,胡万林等骗子医术的虚假,根本不能证明中医的虚假;全盘否定中医者喜欢以中医庸医误人的例子,来全盘否定中医的价值,这是选择性的失明,按照他们的脑残逻辑,他们装作看不见的扁鹊、孙思邈、华佗、李时珍医死扶伤的例子,也能证明中医完美无瑕、神圣无比。
      
    全盘否定中医者,喜欢以古代中国人平均寿命短来说事。的确,拥有中医的古代中国平均寿命比现在短得多(笔者并不否定中医的局限性),但没有中医的同期欧洲的人均寿命比中国人更短:十二世纪的中国(北宋),平均寿命据估算只有三十五岁;而同一时期的英国,人均寿命只有二十五岁;英法“百年战争”期间,因为“黑死病”的爆发,英国的人均寿命下降到十七岁,三分之一的新生儿不能存活(闵家胤《中医废存之争的文化哲学解析》)。直到十九世纪末之前,西医对诸多疾病比中医还要束手无措,无奈之下对病人一律采取放血疗法和灌肠,反而每每加速了患者的死亡——音乐天才莫扎特和贝多芬,病亡前都接受了弊端重重的放血疗法。
      
    可见,在科学发展相当的情况下,有中医比没有中医要好。
      
    全盘否定中医者,最振振有词的理论根据就是:中医不科学!
      
    这是无的放矢。中医——中国的传统医术,本来就不是科学,而是在神秘理论基础上,一套经验主义的汇总;那么,攻击中医不科学,能够说明什么呢?能够说明中医没有价值?但是中医的疗效摆在那里,事实胜于雄辩。不科学的东西就没有价值?如果那样的话,中餐、瑜伽、日本料理、意大利烹调、泰式按摩、茶道、美国人喝咖啡的习惯……都不是科学,统统没有价值,都应该废除!如果那样的话,中国传统农家肥耕作、经验主义种养法不是科学,也毫无价值,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如果没有不是科学的传统农业,中国人早从地球上灭绝了。
      
    由于科学对改善人类的物质生活作用巨大,许多人事实上成了“科学教”的信奉者,以为科学无所不能,以科学为价值判断标准……这种人是当下最时兴的“科学”牌脑残。
      
    在人类社会中,本来,判断一个事物价值,应该看其对人类福祉和可持续发展的力避,而不是看什么科学不科学,因为科学本身是一个中性工具,它自身的价值都是很不确定的:它既可以造福也可以造孽。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科学在造福人类的同时,也在给人类带来难以估量的危害:
      
    核武器就是科学的成果,现存的核武数量,足以毁灭人类几十次!
      
    化肥、农药和生长激素也是科学的成果,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性世所皆知;
      
    转基因农产品是最新的科学成果,法国科学家已经证实:转基因食品诱发多种癌症,且会破坏人类的免疫和生殖系统,而生殖系统的破坏意味着绝种——转基因食品的危害,甚于化肥、农药、激素、地沟油!
      
    因此,科学的不一定是有价值的;不科学的,不一定就没有价值。中医,因为其救死扶伤的疗效性,它对人类的价值就不容否定;迄今为止,在医治一些疾病、尤其是慢性疾病方面,中医仍据有对西医的独特优势,中医的特殊价值就不容否定。
      
    中医对一些慢性病和疑难杂症的治疗,迄今据有对西医的独到优势。
       
    笔者的亲身经历了两次病患,均在西医治疗无果的情况下,依靠中医治好:
      
    2001年九月初,我因为帮助本单位法轮功信徒上网下载“讲真相”资料,遭该法轮功信徒出卖,被桂林市国保(时称“桂林市侦查支队”)抓捕刑拘,在看守所患重感冒得不到治疗和好的休息,出狱后落下了慢性咽喉炎病,一连数月咳得一塌糊涂,形骸消瘦面无血色犹如行将就木的痨病鬼,看西医打吊针吃药花费上千,毫无用处;只好改求医于桂林市中医医院,结果只抓了两个星期的中药,就基本痊愈了;
      
    2008年十月笔者举家流亡泰国,由于生存压力空前、晚上写文章用脑过度、休息不好,外加上对曼谷苦热气候极不适应,而于2009年元旦罹患面瘫,上曼谷医院求治,西医医师为难地说:只能做手术,而且做手术也不能保证治好。做手术价格不菲且有毁容风险,笔者一时间无可奈何,准备认命,幸得偶然间碰到一位同情中国民运的中医医师,邀我至其诊所,以拔火罐和足底按摩的方式进行治疗,仅两星期,面瘫霍然而愈。
      
    笔者有一个教计算机的教师朋友,九十年代罹患慢性肠炎,看西医一直未治好;2001年此兄赴美国佛州大学读研,病情恶化,美国医生明告之:此病没有好的治疗办法。这位朋友被迫于2008年回国,求治中医,现今也治愈了疾患。
      
    中医有丰富的食疗保健养生之道,西医则根本没有此概念。我亲眼所见,没有坐月子习惯的泰国妇女和美国妇女,身上都落下了“月子病”的后遗症,而且她们还不知所以然。而我妻子因为遵循中式保养,后遗症就很少。
      
    以中医治疗更有疗效的病症还有:风湿病、关节炎、劳损、痛风、贫血、体虚、失眠和一些产后的妇科病等等。
      
    当然,中医的局限性也是很明显的:中医是建立在神秘的先验理论——与《易经》有关的阴阳五行经络理论基础上的医术——也许上古的人类曾有高度的文明能够验证这套理论,但迄今为止不在科学的实证范围之内,不能科学实证就难以量化。
      
    在阴阳五行经络理论的基础上,中医积累了丰富的草药处方经验,和一些诊疗的手段,如流传下来的“望闻问切”、针灸、火罐、按摩、刮痧;中医曾一度手术治疗术和其他秘术,如扁鹊、华佗的高超医术,但这些都失传了。中医理论的神秘性、实践的经验主义属性和难以量化的特点,使得它相当难于掌握,优秀的中医医师不仅需要有庞杂的知识、丰富的实践,还需要有特殊的天赋,因为中医的诊治,一定程度上得靠医者的直觉。
      
    中医的先验性、经验性和模糊性,使得它难以在全社会普及;也让骗子冒名中医行骗有了可钻的空子。由于中国传统的社会,是轻视技术的官本位社会,古代技术的不断失传、以及技术发展的滞后,令中医不能象西医那样利用技术持续进步,所以中医发展不出西医那种完备医疗仪器和免疫疫苗,缺乏检测手段,是中医的很大缺陷。中医需要借助西医的检测手段。
      
    由于中医没有打点滴的技术、也缺乏动手术的艺术手段,因此中医的抢救急病患者和伤者的能力,远逊于西医,确实是事实。现代西医普及之前,中国人平均寿命之所以很短,乃是因为婴幼儿死亡率很高,婴幼儿死亡率为什么高?中医没有免疫接种的技术,和输液的技术都是重要原因。婴幼儿要远比成人容易罹患肠胃细菌感染,患病后常上吐下泻,如尽快不有效制止吐泻,婴幼儿将很快脱水死亡;但中医的治疗依靠服食汤药,汤药服食后不是吐掉,就是泻掉,效果很差,所以现代西医普及前,中国的婴幼儿死亡率很高;而西医以输液的方式,直接往患者静脉输入青霉素消炎,并输入葡萄糖、生理盐水,就可以很快治愈细菌感染的婴幼儿。
      
    综上所述,现代西医对大众健康贡献更大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中医在某些方面仍据有对西医的优势,中医独特的经络理论,更是西医或缺的;中医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有着存在的独特价值。因此,除非中国政府在偏瘫蠢人的主导下自轻自贱、自暴自弃,否则中医决不会灭亡。今后的中国医疗界,是中、西医并存互补的前景。
      
    全盘否定中医的人,没有一个中医的内行,多是一些偏激无知的人,他们因为中国在共产党统治下专制黑暗的现实,就把与中国恶劣现状并无因果关系的一切方面统统否定掉;这些人应该借鉴一下韩国人:韩国人近代以来同样受尽了屈辱,但是人家却没有自轻自贱地否定传统(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传统),韩国人在完整保存了传统的情况下实现了宪政民主;反观中国,“五四”以来一次次地砸祖宗、反传统,结果越反越专制、越反民族越垃圾……
      
    全盘否定中医的,还有西医医院和西药制造商的代理,因为中医的成本比西医低得多,中医的存在,对西医及西药构成了很大的挑战,他们要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全盘否定中医,也有象方舟子这样的中共网评、五毛,他们出于维护中共“拜科学教”意识形态、防范气功组织、转移视线的需要,不遗余力地挥舞“科学”的大棒,妄图把一切罪错归到中国人祖宗的头上。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于2013年十一月一日凌晨 于暮秋纽约州

_(博讯记者:陳釗)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3/11/0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20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节明:法轮功与义和拳的惊人相似性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曾节明
·习近平在做普京梦,与左右无关/曾节明
·胡锦涛等连古代皇帝都不如/曾节明
·曾节明:中共的确有可能在今年垮台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曾节明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曾节明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曾节明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曾节明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曾节明
·乱世治国需奸雄,话说薄熙来/曾节明
· 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曾节明
·八九海南民运程凯先生功不可没/曾节明 (图)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曾节明
·当代西方福利制度批判/曾节明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曾节明
·曾节明: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曾节明(图)
·郭国汀介绍博讯专栏作家曾节明政治避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