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矢志殉葬极权帝国的“男儿”们--从亚纳耶夫到习家三少爷(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叶宁
    
对于国际共运一哥苏共顷刻之间烟飞灰灭,网上盛传中共党魁习近平的不平与感慨: 苏共党内“竟无一人是男儿”!在迄今依然奉行流氓无产阶级专政极权主义中共面对“我党”生死存亡的局面,高举男人的阳具来说事,对于一个竖阉成群的中共奴才宦官群体,倒是颇有新意。但是,习近平的说辞,与历史事实大相径庭。

1.力图挽救苏共于未倒的苏共“男儿”群像
    
谁说前苏联红色帝国崩溃时苏共党内“竟无一人是男儿”?苏共党内有名有姓站出来力挽狂澜,挽救苏共这个极权红色帝国于未倒的“男儿”们,至少有以下几位,立此存照:
    
根纳季·伊万诺维奇·亚纳耶夫(Геннадий Иванович Янаев,1937-2010),短命“总统”。前苏联副总统,八一九“救亡”政变后担任“代总统”,任期三天。
    
阿纳托利·伊万诺维奇·卢基扬诺夫,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议长,苏共顽固派的精神领袖和军师,八一九政变的主要策划者
    瓦连京·巴甫洛夫,前苏联总理
    德米特里·亚佐夫、前苏联国防部长
    弗拉基米尔·克留奇科夫,前苏联克格勃局长
    鲍里斯·普戈、前苏联内政部长
    奥列格·巴克兰诺夫(Оле́г Дми́триевич Бакла́нов)前苏联国防理事会副主席
    瓦列里·波尔丁(Болдин, Валерий Иванович),戈尔巴乔夫的秘书处长
    日音,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总局副局长
    叶戈罗夫,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助理
    波尔金、总统办公厅主任
    瓦林尼科夫,国防部副部长
    阿恰洛夫,国防部副部长
    格鲁什科: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格
    卢基扬诺夫,前苏联议长
    瓦连尼科夫,前苏联陆军司令
    申宁,前苏联共产党中央书记局委员
    斯塔罗杜勃采夫,全苏农民协会主席
    基里亚科夫、苏联国家企业家协会主席, 等等。
    
凡列名于上面这张“优秀”共产党员“光荣”榜上群星灿烂般诸多“男儿”,涵盖了从总统府到立法,行政,武装力量,司法,内务,情治,特务系统几乎所有居于最高权势地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胡说什么苏共彻底倒台前苏共党内“竟无一人是男儿”前来存亡绝续,延续共产党香火,显然是一个胸无点墨,对当代人类历史一窍不通的弱智。这就像谎称满清统治倒台时,中国举国上下“竟无一人是男儿”前来勤王保皇,救“万世一系”于既倒一样属于无知史盲。此种说辞,至少是对故张大帅张殉(勋)和他麾下的辫子营诸多或殉“国”,或已故的官兵,构成极大的冒犯与大不敬。或者简直就是诽谤。可以比照两高释法的党规帮法加以惩处的。
    
历史是不能逆推假设,做事后诸葛亮的。但如果我们破例来逆推假设一下,设若苏共彻底倒台前苏共党内果真像习家三少爷所说:“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如此“男儿”跳出来搞“紧急救亡委员会”,挑出来准备血腥镇压的30万份逮捕表格,25万付追加制造的手铐,前苏联历史的发展轨迹会是什么样子?结论:苏共至少还不至于灭亡得那么快,那么彻底,那么凄惨。原因是那么多的苏共“忠诚男儿”占据着如此众多的国家最高权力的要害部门,如果他们自己不错误估计形势,跳出来找死,按部就班把他们清理出局非常困难。把这个道理引申到中共当前情况,如果中共极权权贵资本统治集团不推出中国版亚纳耶夫那样的弱智“男儿”来大开历史倒车,从而把国内左,中,右各种政治色谱的反对力量推到,挤压到同一个方向去,中共的暴死过程,也不至于被如此无端加速。
    
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说地好:重温历史给人睿智。我们现在来看看前苏联亡党亡国前夜,苏共内部的真正的“男儿”们是如何登高一呼,救亡图存苏共于未倒,又是如何反过来加速了苏共的灭亡的:
    
2.苏共男儿们的1991年8月19日度短命政变
    
1991年8月19日至8月21日,前苏联发生了一件大事,史称“八月政变”,又称“八一九事件”。当时,苏联党和政府内部一些大大小小的“何不食肉糜”的“习近平们”,即完全脱离生活现实的高级党官们,对于其时苏联全党全军全民对于苏共极权统治的厌恶和唾弃毛麻木不仁,错误估计形势。企图通过发动军事政变来废除并监禁苏联“乱局”的罪魁祸首: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兼苏联总统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并以此取得对苏联的控制,恢复并强化苏共极权统治,恢复受到各加盟共和国独立困扰肢解的苏联极权帝国的一场流产政变。
    
政变领导人包括苏联的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克格勃局长、苏联国防理事会副主席,以及站在他们后面的前苏联议长等,均为苏联共产党内的强硬派成员。他们一致认为戈尔巴乔夫的右倾改革计划太过激进,并认为他正商议签订的新联盟条约将中央权力过大地分散给与了众共和国政府。策动政变的前苏共最高领导显然对于前苏联党政军民从上到下对极权主义制度的厌恶和唾弃的政治态度缺乏清醒认识。此次政变因为被调来进行镇压的苏联红军抗命而流产,在短短三天内便告瓦解。总统戈尔巴乔夫其后恢复权力。此事件本为挽救苏联的离心运动,但最终效果则是粉碎了戈尔巴乔夫对苏联可在松散体制下维持一体的希望,并实际上加速了红色帝国苏联的解体。
    
前苏共总书记契尔年科逝世后,具有改革派心结的前苏联克格勃头目安德罗波夫继承大统,并且选择了他所信赖的副手戈尔巴乔夫为其接班人。自1985年执掌大位,戈尔巴乔夫便雄心勃勃地着手开始了改革计划,主要体现在他的经济改革(开放)和政治开放(透明)政策这两方面。这些作为导致共产制度内的强硬成员对其抵制和不信任,也造成了一些戈尔巴乔夫始料未及的势力和运动,即苏联内非俄罗斯族的少数民族民族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表现为各加盟共和国相继争取分离与独立,因此出现对部份或全部的加盟共和国可能会脱离苏联的忧虑。首先是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格鲁吉亚已宣布自苏联独立。俄罗斯在1990年6月12日宣布主权独立并此后限制了苏联法律,特别是关于财政和经济的法律,在俄罗斯领土的适用,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通过了与苏联法律冲突的法律。
    
同时,在1991年,苏联没有那么走运,得到西方列强的偏爱和经济技术硬通货的输血,因此处于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中,几乎所有商品都出现短缺,人们甚至必须大排长龙才能买到必须品。
    
3.戈尔巴乔夫通过新联盟条约缔造新“苏联”的努力
    
在戈尔巴乔夫的努力下,苏联于1991年3月17日一次跨苏联的公投,波罗的海三国抵制拒投,其余共和国内的多数居民表达了希望保留革新后的苏联的意愿。经过戈尔巴乔夫团队的努力活动,经过协商,九个参与公投共和国中的八个(除了乌克兰)有条件同意了新联盟条约,此条约将使苏联成为一个共有一个总统和相同的外交和军事政策的众独立共和国组成联邦,俄罗斯联邦、哈萨克和乌兹别克原预定在1991年8月20日在莫斯科签订此条约。
    
4.“男儿们”的疯狂:苏共政变集团的为民主派准备了250,000副手铐300,000份逮捕表格,
    
在1990年12月11日,克格勃局长弗拉基米尔·克留奇科夫下令对位于莫斯科的中央电视台进行整肃。同日,他要求两位克格勃官员准备若苏联进入紧急状态时的应对计划。其后他与苏联国防部长德米特里·亚佐夫、苏联内政部长鲍里斯·普戈、苏联总理瓦连京·巴甫洛夫、苏联副总统根纳季·亚纳耶夫、苏联国防理事会副主席奥列格·巴克兰诺夫(Оле́г Дми́триевич Бакла́нов)、戈尔巴乔夫的秘书处长瓦列里·波尔丁(Болдин, Валерий Иванович)和苏联共产党中央书记局委员申宁共同参与此政变。为了预先计划替政变善后,苏共政变集团的“男儿们”从普斯科夫的工厂定了250,000对手铐和300,000份逮捕表格,克留奇科夫将所有克格勃成员薪水加倍、从休假叫回并置于警戒,列福尔特监狱(Лефортовская тюрьма)被事先净空预备接收囚犯。[
    
政变发起者希望可说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恢复秩序”。
    
在1991年7月29日,戈尔巴乔夫、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和哈萨克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聚会商量开除强硬派如巴甫洛夫、亚佐夫、克留奇科夫和普戈并用更自由派的人物取而代之的可能,此次谈话被克格勃窃听,并让在几个月前就将戈尔巴乔夫设为目标110置于严密监视的克留奇科夫得知。
    
在1991年8月4日,戈尔巴乔夫前往他位于克里米亚福罗斯(俄语:Форос)的别墅度假,他计划在8月20日,联盟条约签署时,返回莫斯科。在8月17日,政变策划者在克格勃莫斯科一间宾馆内聚会并决定是时候行动了,在8月18日,礼拜日,巴克兰诺夫、瓦列里·博尔金(Болдин, Валерий Иванович)、奥列格·舍宁和苏联国防部副部长瓦连京·瓦连尼科夫将军飞往克里米亚与戈尔巴乔夫会议,同一时间,戈尔巴乔夫下榻的福罗斯别墅的所有对外通讯线(其由克格勃控制)被切断,栅门增设了得到命令禁止任何人离开的克格勃安全警卫,巴克兰诺夫、博尔金、舍宁和瓦连尼科夫要求戈尔巴乔夫在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辞职并任命副总统亚纳耶夫为代理总统以使政变者得以在这个国家“恢复秩序”两者择一。
    
戈尔巴乔夫一再宣称他拒绝接受在枪口下的任何恐吓,进行任何谈判。苏联国防部副部长瓦连尼科夫则坚持。他逼迫戈尔巴乔夫说:“做你认为该做的,该死的!”当时同在别墅的人的证词说巴克兰诺夫、博尔金、舍宁和瓦连尼科夫在戈尔巴乔夫会面后显然并不满意且紧张。
    
5.誓言要和“恐怖份子”斗争到底的苏共男儿们
    
巴克兰诺夫、博尔金、舍宁和瓦连尼科夫自克里米亚回来后政变者在克里姆林宫聚会,亚纳耶夫、巴甫洛夫和巴克兰诺夫签署了“苏联领袖宣言”,在其中他们宣布因为苏联国家因为一些未予说明原因和细节的恐怖份子作乱,因此国家因此进入紧急状态。并宣布民族救亡紧急委员会的成立是为了管理这个国家和使能在紧急状态下维持政权和秩序。紧急委员会的成员包含亚纳耶夫(代总统)、巴甫洛夫、克留奇科夫、亚佐夫、普戈、巴克兰诺夫和瓦西里·斯塔罗杜布采夫(英语:Vasily Starodubtsev)(苏联平民联盟主席)、亚历山大·蒂贾科夫(俄语:Тизяков, 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国营企业和工业、运输和通讯集团协会总裁)

亚纳耶夫以戈尔巴乔夫生病无法履行总统职责为借口,签署行政命令任命自己为苏联代理总统。国家紧急委员会封禁了莫斯科除了共产党控制下九间报社外的所有报社。和今上的感慨具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政变集团紧急委员会也发布了一份民粹宣言题为“苏联男人的荣誉和尊严必须回复”。保证新联盟条约将被每个人讨论,“城市街道不再有犯罪”,委员会将专注在解决食物短缺问题,同时委员会向市民保证这些有尊严的男儿们支持“真正的民主进程”和改革。

6.末日疯狂:以苏共反动暴力为后盾的男儿们的封“网”清“网”行动

“苏联领袖宣言”、亚纳耶夫的行政命令和国家紧急委员会的文宣在早上七点开始由国营俄罗斯电台和俄罗斯电视台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官方控制下播送,同时,唯一的独立政治电台莫斯科回音(俄语:Эхо Москвы)被断线。

政变集团明白,光靠政治和文宣的口水战不足以全速开动历史倒车。因此进行军事动员和配备:俄罗斯第2近卫塔曼斯卡亚摩托化步兵师和坎捷米尔第四近卫装甲师(4-я гвардейская танковая дивизия)的坦克、步兵战车和装甲运兵车陆续开进莫斯科,伞兵也参与了此作战,四名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大代表(基于某些原因他们被认为最“危险”)被KGB逮捕并拘留在莫斯科附近的陆军基地。

政变集团显然犯下致命错误.原定在8月17日趁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叶利钦自对哈萨克的访问回到他在莫斯科的别墅时拘捕他的计划曾被考量,但基于某些原因,未付诸实行。叶利钦抵达了莫斯科白宫,俄罗斯国会建筑,并且在8月19日早上九点,他和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理伊万·西拉耶夫以及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理主席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发布声明声称一次反动反宪法的政变发生了。号召军方不要参与此政变。声明呼吁发起总罢工,并要求解禁戈尔巴乔夫,使他能向人民致词。由于政变集团,特别是克格勃控制了传媒。此声明只能以传单的形式在莫斯科传播。

7.算盘打错:莫斯科街头的真正男儿:抗命的红军指战员,奋起反抗的市民

回应习近平先生“竟无一人是男儿”的感慨,以敢言犯颜著称的中共党内民主派标志性人士胡德华先生反唇相讥:当年“二百万不愿意向人民开枪的苏联红军个个都是好男儿。”和这些全副武装的好男儿站在一起的还有前苏共党内觉醒了的民主派领袖和不甘继续受斯大林主义奴役的广大苏联人民。

事实是:莫斯科市民紧急行动起来进行抵抗。反抗民众下午开始聚集在莫斯科白宫周围并在周边设立路障。其时,苏联的习近平同志,“代总统”亚纳耶夫在8月19日下午四点宣布莫斯科进入紧急状态。亚纳耶夫在同日下午五点的记者会宣布戈尔巴乔夫在休息,他说:“多年辛劳使他变得非常疲倦并须要时间休息以回复健康”,亚纳耶夫向苏联人民许诺说国家紧急委员会有心继续其语意不详的“改革”。当然肯定和如今习近平同志的改革不可同日而语:让贪赃党官通过照镜子,整衣冠,洗三温暖来提高党的“纯洁”性这样的改革!。

同一时间,塔曼摩托化步兵师坦克营受命防卫白宫的参谋长宣布他向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领袖(叶利钦)效忠。几乎与此同时,叶利钦爬上其中一辆坦克车并向群众致词。出乎意料,叶利钦的坦克讲演竟然在克格勃控制下的国营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里被播出了!。

8月20日下午加里宁将军被亚纳耶夫指派为莫斯科军事总指挥的莫斯科军管区指挥官。亚纳耶夫宣布莫斯科晚上十一点到早上五点宵禁,8月20日开始生效。这在当时被视为对由叶利钦和俄罗斯国会据守的白宫的进攻即将开始的征兆。

白宫的防守者进行准备,其中一些有武装但多数自愿者无武装,向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领袖宣布效忠的谢尔盖·叶夫多基莫夫少校指挥的坦克连在傍晚离开莫斯科白宫。,领导白宫临时防卫总部的人是康斯坦丁·科别茨(Кобец, Константин Иванович)将军,一位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人大代表,他可运用的人包括一些自愿参与防卫莫斯科白宫的现役或退役将军和高级军官。

8.苏共男儿们扑杀苏联民主的迭起高潮

8月20日下午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和普戈终于决定武装进攻民主派大本营莫斯科白宫。此决定得到国家紧急委员会其他成员的支持,克格勃的根尼·阿格耶夫(Агеев, Гений Евгеньевич)将军,克留奇科夫的代理人,和陆军将领阿恰洛夫,亚佐夫的代理人,计划发起“雷霆作战”,由克格勃特种部队阿尔法小组(代表俄语第一个西里尔字母А)和维姆佩尔组(Вымпел (спецподразделение))(代表俄语第二个西里尔字母В,音/v/,借用德文的“信号旗”)执行,伞兵、莫斯科俄罗斯特种警察部队(英语:OMON)、内务军捷尔任斯基师、三个坦克连和一个直升机中队支援。

9.临阵倒向民主阵营的红军和克格勃好男儿们

阿尔法组指挥官维克托·卡尔普欣(Карпухин, Виктор Фёдорович)将军与其他同组高阶将领同行的还有伞兵部队副指挥官亚历山大·列别德(Лебедь, 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混入莫斯科白宫附近的人群评估执行类似作战的可能,在这之后卡尔普欣和维姆佩尔组指挥官别斯科夫上校试图说服阿格耶夫此作战不可能成功,因将导致流血冲突,列别德在伞兵部队指挥官帕维尔·格拉切夫同意下,回到莫斯科白宫并秘密告知防卫总部进攻开始时间为下午2时。
特种部队阿尔法组和维姆佩尔组并未如原定计划前往白宫,当亚佐夫得知此事件,他命令部队撤离莫斯科。部队在早上八时开始离开莫斯科,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在国防部聚会,并且决定派一代表团前往克里米亚与戈尔巴乔夫会面商议,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巴克拉诺夫、蒂贾科夫、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安纳托利·卢基扬诺夫(俄语:Лукьянов, Анатолий Иванович)和苏联共产党副总书记弗拉基米尔·伊瓦什科飞到克里米亚。在下午五时代表团到达福罗斯别墅,但戈尔巴乔夫拒绝与之会面,反而戈尔巴乔夫在别墅的通讯恢复后,宣布废除所有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决定并免除其成员的政府职位,苏联总检察署遂开始调查此政变尝试。

10.苏共党内反动派的“男儿们”以救党的动机出发,以加速亡党的结果告终

戈尔巴乔夫国家和紧急委员会代表团同时飞回莫斯科。当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和蒂贾科夫在8月22日清晨抵达莫斯科后在机场被逮捕。8月22日上午亚纳耶夫在他的办公室被捕。普戈和他的妻子在8月23日自杀。巴甫洛夫和斯塔罗杜布采夫同日被捕。巴克兰诺夫、波尔丁和舍宁在8月24日被捕。

因一些地区行政委员会首脑支持国家紧急委员会,在8月21日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在1626-1号决议授权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指派地区行政首脑,虽然当时有效的俄罗斯宪法未提供总统此权力。

在8月22日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在1627/1-1号决议宣布订俄罗斯在历史上的白蓝红国旗为俄罗斯官方国旗,替代苏联红旗。

在8月23日-24日晚间,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契卡/克格勃的创始人,位于卢比扬卡国家安全委员会总部前的纪念碑被拆除。

8.19政变直接导致苏联共产党的终结

政变被粉碎后,戈尔巴乔夫于8月24日辞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职位。伊瓦什科成为代理总书记直至8月29日并同样辞职。

在8月24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他的第83号行政命令将苏联共产党档案转移给政府档案部门,在8月25日叶利钦在他的第90号行政命令将苏联共产党在俄罗斯的资产国有化(不但包括政党委员会总部还包括教育机构、旅馆等等)。在11月6日叶利钦在他的第169号行政命令终止苏联共产党在俄罗斯的活动。

11.为人民民主事业献出生命的苏联红军好男儿作为民族英雄受到前苏联人民永远的纪念

8月21日,在约凌晨一时,距白宫不远处塔曼斯卡亚摩托化步兵师的一个步兵战车纵队在一个隧道被由无轨电车和清路机构筑的路障所阻,红军战士德米特里·科马尔(Комарь, Дмитрий Алексеевич)爬上一辆步兵战车,并企图以帆布堵塞观测孔以阻止部队前进去屠杀莫斯科人民。但其后可能是从步兵战车摔死或被射死。然后是他的战友弗拉基米尔·乌索夫(Усов, Владими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尝试帮忙他,也被射死(可能是被非蓄意的跳弹击中),差不多在同一时间,第三个苏联红军战士,伊利亚·克里切夫斯基(Кричевский, Илья Маратович),也因不明原因被射死,另有多人在乱枪中受伤。这辆步兵战车后来被愤怒的莫斯科市民群众点火烧毁,但未有士兵死亡。

1991年8月24日,粉碎了苏共男儿们的武装政变后,莫斯科人民,前苏联人民,为他们的优秀儿子,为保护人民而抗命牺牲的红军战士科马尔、乌索尔、克里切夫斯基举行了盛大隆重的国葬,几十万庄严肃穆的前苏联人民自发走上街头为他们送葬。叶利钦等俄罗斯领导人和很多社会活动家都在追悼大会上讲了话,戈尔巴乔夫没有参加这个活动,但他颁布命令,授予三个死难者苏联英雄称号。在整个苏联历史上,这是最后一次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10/2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286811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个共和国公民的困惑——致习近平总书记的万言书
·陈泱潮致习近平主席紧急建言书
·习近平保江山三部曲/杨子
·纪念毛左习近平爸习仲勋 温家宝露面正常/吉歌 (图)
·观察上台一年的习近平:统一毛邓,改革开放,但没有“颠覆性”作为 /晨曦
·习近平在为平反法轮功做准备/庄丰
·习近平假反腐必遭万世唾骂
·“左派”向习近平亮出“底牌”/华颇
·民族大学赵士林教授给习近平的万言书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陈破空
·民众为什么应该支持习近平/庄丰
·陈维健: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习近平日记:周永康大谈党性,称绝不学薄熙来喊冤!
·习近平国庆观察:右派获得决定性胜利/ 吉歌
·习近平已犯下颠覆性错误 /吉歌
·三中全会前习近平为文革涂脂抹粉失败 周小川须下台 /吉歌 (图)
·习近平借毛泽东的手法推进改革和民主化/庄丰
·习近平的《毛邓论》/何岸泉
·习近平三探薄熙来/何岸泉 (图)
·习近平亲信黄坤明任中宣部副部长 给刘云山安钉子
·吴敬琏:习近平本人也提出了毛泽东式的口号和运动思想
·习近平:三中全会将对深化改革作总体部署
·习近平同中华全国总工会新一届领导班子集体谈话 (图)
·习近平:中俄要持之以恒相互支持 (图)
·英媒:习近平调查周永康欲一箭多雕
·欧美同学会成立百年 习近平发表讲话
·点评中国:习近平的政治色彩日渐鲜明 (图)
·习近平更保守 比江泽民胡锦涛更像毛泽东 (图)
·习近平离开中央军委 是因吵架离婚? (图)
·习近平为中国高官贪腐算账 算得痛心疾首 (图)
·习近平成立特别工作组查周案
·周永康尚未安全过关 习近平设小组大追杀
·下月三中全会 传习近平大动作改革 (图)
·薄熙来暗示要复仇 习近平敲打江泽民 (图)
·为三中全会后深化改革 习近平指示放松舆论控制
·中国大变革(9):习近平中国梦的外交寓意
·习近平铁拳反腐,十只老虎祭改革
·习近平一毕业就到中央军委当秘书“很重要” (图)
·习近平高调改进作风,公安部接待员蛮劣依旧!/马亚莲
·习近平的“中国宪政梦”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被无情的践踏!! (图)
·呈给中共中央习近平主席的信/上海冤民孙宏萍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长春陈大山
·致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6):
·刘凤麟:致中共中央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
·习近平可以拯救中国冤假错案吗? (图)
·请求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严查胆比法大集体渎职行为
·习近平眼瞎了 (图)
· 请习近平在CCTV代表中共向我下跪
·北京市海淀区军转干部致习近平主席一封信
·向习近平王岐山举报海南省社科联
·七七,上海严燕文等上街举牌反腐,响应习近平 (图)
·龚华丽:给习近平主席一封信 (图)
·习近平访美,艾福荣陈黛莉将拦车告御状 (图)
·军转干部孙自卿起诉习近平李克强刑事罪 (图)
·北京:西城区7市民致信习近平诉求公平
·给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李金霞
·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封公开信/刘占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