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当局当理性,执政心态急待成熟!/说不是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4日 来稿)
    
    作者:说不是罪
    

    刚才听了一期凤凰的纵议院,是邱震海和胡锡进两人的对话,听见邱震海一个劲儿地呼吁民众要理性,不要用敏感的词汇刺激官方紧张的神经,比如说不要把“NGO”说成是“非政府组织”,而要说成是“民间组织”,因为“非政府”会被官方尤其是公安局警方误读成“反政府组织”,老天爷,这得要多么小的小心眼,才能做如此可怕的联想啊,我想纵使林黛玉再世,也不一定能这么小气这么多愁善感吧?这得该有多脆弱多娇嫩的小宝贝心眼啊。
    
    正好手边有本《死亡联盟》,信手翻翻,发现里面的共产党高层在解放初期,那种敏感的你争我夺的会议像极了乡下穷棒子们闹分家时的猜忌和小气,比如毛泽东到杭州去游玩,却让高岗们通知浙江省的省长、省委书记江山同志,当江山同志表示没有接到通知时,毛泽东大为不满,认为高岗是在反对自己,整个长篇活灵活现地描述各位赫赫有名的共产党高层的心理活动,写出来的却尽是鸡肠狗肚、低级趣味,我真的感到奇怪,因为我们是一个高度专制、信息封锁的国家,建国之初尤其信息封闭,作者说他参考了很多的资料,我真的想说,能发出来的资料又能有几分真实性?更别提那些当事人当时的心理状态,你一个被御用的半拉子文人,有什么真实性可言?最主要的是,就算你写的是真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未必是非就是你所认定的那样,就比如上文提到的毛泽东去杭州游玩一事,就算高岗没有通知地方,你主席亲自来了,让自己的随从自己打电话通知又有什么不可,至于因为远在东北的高岗没有通知你亲自到的南方就成了反对你的罪证了?何况,他难道不能反对你?
    
    其实问题的症结就正在于毛泽东是不可反对的,《死亡联盟》中说到,高岗认为刘少奇也不能代表党,但是毛泽东就可以代表党,看到这句话,真的让我感到太匪夷所思了,难道共产党竟然是如此神神叨叨的可笑?事实上至少从此书来看,共产党就是如此的神神叨叨的可笑,整本书都充斥着莫名其妙的争吵、斗争、高官们开会不是让人自我批评,就是让别人围攻一人,狠狠批斗,最神叨的就是毛泽东,他竟然会看出来,高岗反对薄一波的表面下面是反对刘少奇,而反对刘少奇的实质后面竟然会是反对他毛泽东本人,他甚至认为,他的党中央是阳火,另外有一个地下中央,是阴火……这这这这多么像那些乡下无知的村妇蠢妇们啊。
    
    就这种满脑门子官司斗争的妇人心态,后来发生文化大革命实在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是迟早发生命中注定的事情啊。至于他在1945年前后所许诺宣传的民主早就不知所踪了,别人反对他就是另立中央,其实别人究竟真的反对他还是假的反对他,我看都尚且存疑啊。我感觉不是别人反对他,恰恰相反,是他自己反对别人啊。
    
    可笑的不只是毛泽东们的唯我独尊,可笑的还有邱震海们的小心翼翼和察言观色,我感觉正是某些人的小心翼翼和察言观色助长了顶顶高层的娇嫩的小宝贝心眼儿,你说你毛泽东下江南,高岗没有通知,你自己言一声不就行了,就算高岗真的有反对你的心思,你让他大胆反对说出心结比比高下不就行了?至于要搞死别人来证明你的伟大吗?
    
    可笑还可笑在共产党经历了六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仍然没有能在执政的思维上有所成熟,反而越来越脆弱娇嫩敏感了,动辄说别人反对你,反对你怎么啦?你是中国第一强势集团,还怕几个弱势小民的反对?六十年前有人反对你们,你们就得让人家去死,今天依然如故,看看这两天网上的报导,五年竟然会有三十多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而且近半判死缓,应该说省部级高官是几乎与你们齐名的人物了,至少可以说他们的素质与你们是不相上下的,为什么要他们突然栽倒?为什么不让他们成为你们光明正大的反对面?判他们死缓就是判你们自己死缓,但是让他们充满尊严地反对你们,其实就是承认你们自己可以更新自己,可以更新自己,才能使自己进步,才能有尊严地执掌这个国家的政权,才不用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落马和死缓。
    
    不要老是莫名其妙的开会,搞什么批评和自我批评了,如果每个人都能仅仅凭据批评和自我批评就可以改邪归正,那么这种法宝不应该只在官方流传,更应该让全民共享,毕竟小民们的素质比较先进代表的共产党人们更急需这种绝妙法宝的帮助来改邪归正。如果这种法宝真的管用,还可以适当的取消法院、公安、城管等,毕竟养活这么一支庞大的食税阶级需要我们中国人付出巨大的代价,比起楼堂馆所的铺张浪费,庞大的冗员、臃肿的官僚机构才是最急需解决的真正的问题。
    
    可惜的是,批评和自我批评既没有减少官员的落马的频率,还意外的增加了批评者们的入狱的机率和风险,近来不断的有大V、有记者进入到被逮捕模式,叫人不能不联想到我党解放初期的所谓开会、批评和自我批评其实都是噱头,只是作为整人杀人的借口而已,自我批评的会意外获罪,积极批评的下场也不会比自我批评的更好,谁也不能幸免,只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除外,这一两个人在文革时期是毛周,在今天,会是谁,还用说吗?
    
    心理学上说,一个人小时候学的东西是如同刻在石头上的,而老时所学则如同刻在沙滩上;民间也有说法,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另外,人们都不得不承认,人的能力是有大小之分的,有的人真的就是资质一般,这种人通常被称为“庸人”,同样一件事,能人和庸人分别来做,效果肯定是大不一样的,尤其在我们这种人治的国家,能干的皇帝还是昏庸的皇帝带给百姓的感受肯定是大不一样的,有人说改革必定会亡党亡国,不改的话说不定还能拖上好多年,想来想去这种话庸人最爱听了,因为庸人想的是世俗的利益、眼前的利益,至于正义的利益、千秋功罪,却不是平庸卑鄙的小心眼儿所能预见和喜见的,连两句逆耳的良言都不能承受,你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样的宽阔伟大的心胸呢?
    
    按照邱震海和胡锡进们的要求,我在发表我的非主流言论时是不是得先小心翼翼地往北京方向嗅嗅,如果风声太紧,就立马闭嘴,否则也得低眉顺眼地小声哼哼——我的伟大光荣永远正确的党啊,您睡醒了吗?天要下雨了,咱们赶紧的把雷公抓起来吧,都是他在煽动天公、颠覆大地让宇宙间风雨大作啊!他是犯了寻衅滋事罪、扰乱商业秩序罪、嫖娼罪、造谣罪啊。咱不说他的煽动颠覆罪了,因为他们又要笑话咱们的小心眼儿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191910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无土阶级泼了有土阶级一脸硫酸/说不是罪
·鸡蛋和石头都有错误的时候,你站在哪一边?/说不是罪
·恨不得杀了你/说不是罪
·秦火火和雷锋都是雷锋镇的好孩子 (说不是罪)
·我要把我的店名改成"说不是罪的博客书店”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毕汝谐(纽约作家)
  • 毛澤
  •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 毛澤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 胡志伟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李芳敏14400017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主仍顧念我。
  • 胡志伟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毕汝谐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一对一特殊关系夫妻关系
  • 曾节明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 胡志伟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 陈泱潮21.上帝賦予美國、川普及【追責、索賠、促變、止戰國際聯
  • 胡志伟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 台湾小小妮外星人
  • 胡志伟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 自由天空“煽仇”网台引公愤,市民狠批:与“ISIS”极端恐怖主义无
  • 胡志伟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谢选骏“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 牧草地謝松齡蒙受救恩的耶路撒冷(修訂)
    论坛最新文章:
  • 逆流高层赞扬之说?张文宏指中药疗效较难评估
  • 中国隆重哀悼病毒死者 或激发悼念404
  • 出口口罩擦鞋视频闹大 美司法部长传转发或调查
  • 微言微语:404公祭
  • 新冠病毒攻陷福克兰群岛
  • 澳洲发现治寄生虫药物48小时内杀死新冠病毒
  • 为防止病床罄尽 日本借用酒店作新冠病房
  • 武汉新增确诊涉封城后未外出者 查社区感染疑问
  • 清明连假台中南部景区塞爆 官方发警报吁暂勿前往
  • 德国卫生部长称各国为抢中国制口罩现大打出手
  • 新冠病毒 添腹泻新症状 台湾纳通报定义
  • 袁国勇:违「限聚令」者可被即时罚款2000元
  • 王全璋明出狱但隔离14天 人权团体促让与妻儿团聚落空
  • 中国恢复有信心称疫情影响尚未超08金融危机
  • 中国疫情今报武汉一例新增 境外再传入18例
  • 中港银行下调储备金率将「放水」纾缓疫情冲击
  • 时间丢不起了!法国医生联署急呼松绑氯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