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历史不容封杀,真相不容掩盖/袁宗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历史不容封杀,真相不容掩盖,谎言终将揭穿,问题终将解决!
    
     维权上访十几年, 自2011年赴京上访也二年半了,可事情仍未解决,何以至此呢?

    
    今年三月全国两会期间,国家信访局接待窗口称“上海正在处理”,五月底称“正在处理”,七月底还是称“正在处理,等待结果”。这种“拖”是上海市委宣传部、世纪出版集团对待上访的一贯手段。
    
    八月中旬一份给中央有关部门、上海市委、有关部门的《保护习总书记,为中央反腐斗争助力 ! 改组上海市委,还上海人民一个公道 !》上网之后,8月27日世纪集团来找我了,除了警告我“改组上海市委”是一句口号,并且还是以“民盟盟员”的身份,影响不好。我回答:民盟盟员是我的政治身份,此文上网是我的个人行为,与民盟组织无关。如果“改组上海市委”是一句口号的话,那么“保护习总书记”也是一句口号。有什么错?整篇文章没有谣言,只是一些看法而已,没有问题的。这篇文章的上网终于把你们请出来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胡国强等人与我接触,我当然欢迎。除了上述对我的警告外,还特地告诉我,他们找过我原始上访材料里提过的,2001年9月5日与我谈过“三点共识”的,原出版局办公室副主任陆龙根同志。胡国强说,老陆表示“当时没有、也不可能说过‘三点共识’之类的话”。胡国强似乎很得意,好像世纪集团捞到了救命稻草,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任何过错,再加上警告我的文章上网,看来他们似乎有点儿洋洋得意喽。不过我倒觉得三年了他还说这个话,真有点儿可悲和可怜!
    
    我的确也很高兴,能把陆龙根同志请出来。从2002年写给陈良宇市长、2003年给陈良宇书记、2004年写给吴邦国委员长、中组部贺国强,及期间写给上海罗世谦等等的材料里都明确说明过2001年陆龙根副主任找我谈过的“三点共识”的来龙去脉,是出版局前书记钟修身同志委托陆副主任与当时译文出版社党委书记叶路同志协调如何处理袁宗平落实政策解决1998年分房后遗症问题,陆副主任将译文同意的几点意见,2001年9月5日上午在他的办公室向我明确转达的。难道我一个小小的资料室工作人员造谣不成?会捏造一个出版局党委书记,他叫钟修身,捏造一个出版局办公室陆龙根,而且还是副的。再者,平白无故,我会去出版局陆龙根同志办公室去谈话,而且还记得他办公室外走廊尽头窗外是一所小学。现在有一点弄明白了,那就是,陆龙根同志还记得我袁宗平这个人,这个事!可见,我上访材料里所写不虚,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对此,我已经很高兴了!至于陆龙根同志所言,“当时没有、也不可能说过‘三点共识’之类的话”,我觉得,他一位局办副主任,管的事一定很多,还是卢湾区人大代表,何况,现在大概也有70岁了吧,要他回忆12年前他转达译文社的处理我个人的落实政策房子分配的几点意见的具体内容,也确实难为他了。那么,世纪集团为什么不让他写下此语,有个书面结论呢?那么,你怎么才能向上级领导交代,并让上级组织相信“此话当真”呢?并让我相信他真的说过此话呢?
    
    我在2012年11月30日给中央和上海各位领导的《将我的维权案例提到国家信访局层面审理解决申请书(附:在上海市委宣传部系统开展整风工作的建议)》一文中,就把陆龙根、钟修身、叶路(原译文党委书记)、赵月瑟(译文原党委副书记、副总编辑)等当事人(作为证人)提供给中央和上海的有关部门。请市委组织部、市纪委甚至中组部、统战部参与和干预。世纪集团为什么过了整整8个月才去调查,心虚什么呢?
    
    7月10日,市信访办高卫国、世纪集团陆迅同志来我家,流露过:“出版局是政府机关,钟修身他们是不可能干预集团和译文出版社的企业行为的。”一句话泄露了天机。我明确向他俩表示。世纪集团完全可以不同意、不执行、甚至反对出版局的协调、指示或决定(何况还是译文社同意了的),但你们不能无视客观存在的事实,这是二个层面上的事情。问题很清楚,世纪集团是竭力掩盖真相,拖延问题的调查进程和合理妥善解决。
    
    也许现在到了可以对三年来世纪集团对我的维权上访案例的处理思路进行初步分析的时候了。
    
    2009年12月,市委组织部将我给沈红光部长的信转至市委宣传部后,宣传部有8个月的“调查研究”时间,在与世纪出版集团充分、密切配合下,2010年9月8日。罗际明副书记、韩成青处长与我见面。说:你的房子51平米,98年给过你房子,你没有要……。我明确表示,按2001年9月出版局与译文社达成的三点共识落实即可。罗际明在走的时候说,“我们回去以后再研究研究,再来找你时,会提出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案。”一听便知,他们的“调查研究”是虚假的,起码是不深入的。因为我的房子是52.25平米,译文的分房是有档案的,我们都填过调查表的。我不否定译文社给过我房子,但我付不起钱。世纪集团也隐瞒了,1998年7月1日我给译文党政工团职代会的那封信(7月2日公开)事件,7月2日下午被二位党委委员训斥“妨碍稳定、挑拨关系”。由此可以判断,宣传部在没有深入调查,没有得到充分的档案资料(包括多年来我写给他们和各级领导的信函)信息,仅仅听取世纪集团的信息碎片的虚假汇报,得出了结论,并于11月1日让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作为“最后的解决方案”通知了我。
    
    袁宗平同志:
    
    你多次去信市委宣传部反映你的住房问题,部领导十分重视,已指导有关部门作了认真细致的调查。今年9月,部干部处领导与集团党委副书记罗际明同志受部领导委托,登门当面听取你的陈述与意见。
    
    市委宣传部调查后认为,集团和译文社在处理你的住房分配问题是认真负责的,并无违反政策的情况。现按照信访工作的规定和上级要求将此意见书面告知你,望你谅解。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 2010年11月1日
    
    这纸结论的意思很清楚:唬住你,到此为止,这是“终审”,甭想解决! 甭想翻案!2011年1月20日,宣传部干部处韩处长、世纪出版集团党政办主任韩卫东主任再次来我家,还绝口否认三点共识,称“谁能证明”。
    
    基于我对上海市委宣传部对世纪出版集团采取“保护主义”(包庇主义),世纪集团在处理我的知识分子政策不落实、违背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欺下瞒上、诚信缺失的认定,于2011年4月6日我到市信访办提交材料,4月7日向中央巡视组提交材料,4月29日进京向国家信访局提交材料。走上了赴京上访路。
    
    2011年8月26日,被上海拘留五天。10月31日得到国家信访局503接待员接待,他认真地对我说,你回去后,二个月内,上海方面会有人找你的,三个月内不必来京。三个月后的2012年正月初九、两会期间,国家信访局都称:上海没有回音!4月9日说,上海信访办的反馈:“你在无理取闹!”4月27日我带着责问上海市委宣传部“我哪里无理取闹”的材料,再次进京申诉,请国家信访局转达上海方面。5月1日只是从天安门广场边经过,却被上海驻京办抓回上海,拘留十天!宣传部、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已经黔驴技穷,简直是丧失理智,动用专政工具,把我推进苦难的深渊。这可是我的“二进宫”,深深的打击了我的尊严。
    
    把我的上访材料与上海世纪集团向宣传部、向上海信访办、向中央信访局打的报告“关于袁宗平同志1998年分房的情况报告”对照、比较,便十分清楚事实的真相,谁在说谎?谁隐瞒事实经过?谁在欺骗?谁避重就轻?谁诚信缺失?谁推卸责任?一目了然!让任何一级领导机关任何单位的同志们看,都会有基本的看法,那就是本来一个小问题被拖成了“大”问题、复杂的问题,成了历史遗留问题,这就是官僚主义的恶果降临在我的头上。另外人们还感到,宣传部世纪集团的统战工作是怎么做的?怎么对人家老同志怎么刻薄?这个问题怎么就形成现在这样“僵持”的局面?
    
    现在基本清楚了:在我2012年4月9日得知上海方面说我“无理取闹”时,正是他们已经理缺词穷,又不想解决问题,千方百计置我于“死地”,其实他们也进入了“死胡同”,没有丝毫回旋余地,于是就挖空心思寻找我的“过错”情节,来证实其“无理取闹”的结论。我的看法是:即便他们认为98年我没有分到房的原因是给了袁他没要,“责任在袁”,那么请拿出当时党委的文字结论和处理决定!说穿了,即便6月底前,译文还想分给我房,那98年7月1日封信公开以后,就已经表明了,我分不到房了。试想一个“妨碍稳定、挑拨关系”的人会分得房子吗?这才是真正的原因!但我始终认为,当时我可能错过了分房机会,但我没有放弃我的权利!再有,我没有分到房子,没有损害、侵占国家、集体的利益,会有什么错!要受到迄今为止15年的打击报复呢?
    
    现在他们又搬出,“分房上半年”已经停止,又是弥天大谎。译文下半年继续进行分房,包括副总编叶路(进社才一年,根本没有分房资格)、副社长王有布,分到用公款近50万买的90余平米的商品房;11月底,12月初又以“拍卖”的名义分配多套二手房。还留下并空置多套房,其中有些还被现任社领导霸占着,直到现在!请问世纪集团,把这些过程隐瞒不报,掩盖真相,你不就是想说明,袁宗平从那时起就“无理取闹”么。还“啥人证明”陆龙根同志与译文达成的“三点共识”呢。现在老陆承认了处理过袁宗平这个事,很清楚,现在也很简单,完全应该由市委组织部、市纪委(如果他们不愿意,那么请中纪委、中组部)出面,继续问问陆龙根同志,他怎么也会“平白无故”地去找袁宗平,到出版局他的办公室谈话呢?为了何事?
    
    译文出版社在2001年7月1日江泽民总书记发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后,也意识到对我98年7月1日那封信处理有些过分,以及在我的分房问题上的失误和应负的责任,再加上2001年8月我家因暴雨进水、出版局钟修身书记的关心、协调,在9月才与陆龙根同志达成“三点共识”,这是顺理成章的好事。在以后几年我写给上海市长陈良宇、市委书记陈良宇、委员长吴邦国、中组部贺国强部长,都提到过这段史实。这些信都已转到世纪集团,为什么宣传部、世纪集团就不去调阅。世纪出版集团党委三年来“集体性失忆”,又不让组织部、市纪委、统战部、长宁区委干预、调查、调解,“垄断真相”,封杀历史事实,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对他的问题不能说问题,只能说“瑕疵”。这些都说明他们把“假大空”的思维、“敌对”思维发挥到了极致。在译文社造谣说我“到天安门唱国际歌!”党内传达:“袁宗平是内控对象”,直到今年8月27日,胡国强假惺惺找我谈话的同时,译文社某中层干部还恶狠狠的叫嚷:“把袁宗平捉起来!”可见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在过去二年里被拘留二次的基础上,他们还想动用专政机器的高压政策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在此我也郑重宣布:从今天起,我在上访过程中如遇任何不测,都是世纪出版集团所为,都必须由世纪出版集团负责。)所以“对峙”依旧,我们的根本分歧,不在“赔偿”的数额大小,因为迄今为止我没有提出过任何具体数额要求。我的底线是2011年4月6日原始上访材料里写的“我恳求落实政策!维护我的基本权益!我要求得到理应分配给我的房子!要求不高,即一个转业干部、一个副高职称应得的那一份。”可见,三年来,宣传部、世纪出版集团还根本没有承认问题的存在。
    
     2005年5月上旬,世纪集团党政办主任韩卫东,找我谈话时说过,我们不会因为你向上级领导写信,而多给你房子。这次胡国强还是这样的思维,说,“你上访不就是为了房子么,以后你写文章就写你有什么具体诉求,别的,什么法官嫖娼,什么整党学习,与你不搭界。”看看,他们作为局级干部,就在全党开展“学习实践密切联系群众”工作的当口,对送上门的批评意见竟然“不耐烦”到如此程度,就怕人民群众把解决上访问题与学习、整风、密切联系人民群众、解决“四风”问题联系起来。宣传部、世纪集团内心的空虚和恐惧可想而知。
    
    15年来,我从来没有间断或放弃过我的维权诉求,为此我也付出沉重的代价,包括二次进过监狱,戴过手铐,但我不后悔,不后退!也无路可退。二年来,我写过多篇思想汇报:(这些文章都给各位首长寄过。)
    
    访民的苦难,就是中国人民的苦难、国家的苦难、历史的苦难
    
    寄语十八大:推进政治文明建设,回到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上来
    
    将我的维权案例提到国家信访局层面审理解决申请书
    
    (附:在上海市委宣传部系统开展整风工作的建议)
    
    寄语全国两会:加强反腐倡廉,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尊严
    
    党,的确该整顿了!访民的问题的确该解决了!
    
    坚持“维权就是维稳,维稳必先维权”,突破“僵持”瓶颈
    
    人有信则立,党无信则衰。还我公正!还我尊严!
    
    学习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的大无畏精神,解决访民问题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真正解决人民群众的维权上访问题
    
    人民群众才是促进社会发展的主体和正能量
    
    严格审查并深刻追究黄菊、龚学平、吴志明三人的政治责任
    
    保护习总书记,为中央反腐斗争助力 ! 改组上海市委,还上海人民一个公道 !
    
    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些观点和认识。基于目前我的问题一开始就陷入僵局,上海市委宣传部、世纪集团顽固坚持错误立场,根本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我再次提出建议和要求:把我的问题和世纪出版集团的有关该问题的档案资料一并移送国家信访局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或中纪委层面上处理,以期有个公平正义的结果,还我公道!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是由前市委副书记龚学平1999年主导组建的。龚学平何许人也?他以“流氓书记”闻名上海滩。骄横跋扈,好大喜功,官僚、假大空十足,与人谈话总是居高临下,永远一贯正确,老虎屁股摸不得。他们用人多半是“能人不用用庸人,用小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就是龚学平的风格。世纪集团不也是这种风格么!这就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世纪集团积习难改。我的问题的产生演变,就是这种风格的典型表现。现在如何解决,就要看宣传部系统这次学习、实践密切联系群众的活动进行得如何了,人民拭目以待。
    
    历史就是历史。不因为他不承认它就不存在,也不因为他封杀它就变成空白,更不因为权力的谎言而被永远扭曲。历史在延伸,在前进。我的认识也在前进和逐渐深刻。真相不容掩盖,越辩越明朗,为了维护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权威,随着学习、实践密切联系群众的活动的深入,中央反腐斗争的深入,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回归,社会公平、正义、尊严终究要实现。社会上维权上访问题终归要逐步解决的,我的历史遗留的落实知识分子政策问题也终究要解决的。
    
     民盟盟员、副研究员 袁宗平
    
     2013年9月2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912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保护习总书记,改组上海市委/袁宗平
·人民群众才是促进社会发展的主体和正能量/袁宗平
·党,的确该整顿了!访民的问题的确该解决了!/袁宗平
·学习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的大无畏精神,解决访民问题/袁宗平
·寄语全国两会:加强反腐倡廉/袁宗平
·盟盟员、副研究员袁宗平寄语十八大
·给国家信访局某接待员的一封信/民盟、副研究员袁宗平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陈泱潮視頻:顾为群、陈泱潮:中共会崩溃吗?新疆民族问题的出路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国务院宣布两名美国公民在中国东部被拘押
  • 库尔德被攻 IS囚犯或越狱 法外长访伊谈转移法籍囚犯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欧洲峰会:英国脱欧协议的悬而未决
  • 地图又惹祸! 迪奥紧急道歉
  • 香港立法会开局次日 林郑再遭泛民议员抗议 议程中断
  • 台湾三对军方同性伴侣不堪压力退出三军联合婚礼
  • 时隔两年半 安倍内阁有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人获提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民主自由事关全球
  • 赵紫阳:台港成就源于自治 望中央放权地方
  • 岑子杰再遇袭 议员和学者忧为取消区议会选举铺路
  • 美要求中国官员通报在美接触对象 中使馆回应
  • 华为第三季收入重回高增长 5G合同多来自欧洲
  • 菲律宾外长呼吁民众抵制涉南海争议动画片《雪人奇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