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精神成本理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0日 来稿)
    
    第一章
    

    三十层的楼房因太高,上面会晃动,人很难站稳,一度是共产党用来攻击资本主义制度的说辞,对此,我一直深信不疑。长大后,我登上了深圳地王大厦,——八十多层也没觉得有丝毫的晃动,这时我才明白,政府是会说谎的。美国的资本家对工人的压榨诚可谓砸骨吸髓,美国人民一个个象白毛女样连糠都没得吃,几年前被共产党宣传得家喻户晓,是共产党的口头禅,也是共产党的立国之本,中国的百姓包括我在内同样也深信不疑。现在想来,共产党似乎曾一度以制造谎言为生。唐山地震压死了十万人,可中国政府却不要外国援助,就是只怕外国救援队带来牛奶牛肉之类的东西让正吃着糠菜的中国人流涎,从而把这个谎言之本揭穿。我为党编造了这么多的谎言而仍不动声色,装得和真的一样感到惊呀。为了蒙蔽中国人民,共产党一直都在编造谎言:资本主义社会的人已饿得东倒西歪了,咱们不忍心让他们来救咱们;可悲的是,中国人民对此也深信不疑。中国人用怀疑任何人的目光看待周围的任何人,可就是不怀疑自己的政府,不怀疑共产党。难怪我们的祖先用“朋党”这个贬义词来称呼结党的人。在我们的祖先眼里,结党的人都是小人。英语里称“党”为“party",派对、一伙人、派系、朋党等共用这个单词。这说明党在国外也是有贬义的成份的。党,古今中外都带有贬义,可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党是很高大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我只好说共产党是邪教。别的高才也许能解释这一现象,可我解释不了,因此只好称它为邪教。毛泽东时期的共产党不准百姓看京剧、不准百姓看古书,并把看过古书的知识分子关进牛棚,我想应该就是想摧毁中华文化,模糊人们对是非的认识。不但如此,共产党还不准百姓涉足新闻出版,不准百姓收听外国电台,还在网络上建立围墙,不准百姓接触真实的世界。他们这样做我想就是怕百姓认清共产党的真面目,从而创造出新的文化。当然,把“党'的这个错误认识移植进中国人的头脑里,我想也应是他们的目的。面对已有四千万饿死的10亿饥肠辘辘的中国人和唐山十几万压在废虚底下的人们,为了国家的安危,或者是毛泽东个人的安危,竟会不要援助。可百姓对共产党却没有任何反意;——这是究竟是什么魔力?再来看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是怎样宣传的:站在两栋五层楼的中间,向上望去,密麻麻都是窗口阳台,任何东西扔出来都有可能砸死人,——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民就象生活在地狱;—— 一天只吃两顿的廋骨嶙峋的朝鲜人民竟会对此也深信不疑。金日成是1931年入的中国共产党,共产党如不是邪教是不会有这么大的魔力的。中国、朝鲜、苏联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有这样的魔力,并以这些谎言为基础,建立了计划经济体系。列宁在革命尚未成功时曾说,革命成功后可以用黄金打造个厕所;可事实上,苏联是因为没饭吃才灭亡的。
                                      
    第二章
       
    中国的税种之多,税赋之重在世界上是有名的,共产党建国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是要交中央税,还要交地方税的,这在世界上是少有的。共产党曽用苛捐杂税来攻击资本主义社会和封建社会,可共产党的苛捐杂税比资本主义社会和封建社会多得多也重得多,其中企业税就33%。共产党收这么高的税原本是为了共产主义社会按需分配的。什么是按需分配呢?按需分配其实就是读书医病吃饭不要钱。共产党常说的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其实就是为不要钱奋斗终身。当年的黄继光就是为不要钱去堵枪眼的,当年的丘少云活活烧死也不动也是为不要钱,为不要钱献身的人那是举不胜举。中华民族可以说是个不要钱的民族。在烈士们的拼杀下,不要钱的人们公社、不要钱的国有企业终于建立起来了,可悲的是,许多烈士的父母兄弟都在不要钱的人们公社或国有企业里,饿得半死不活甚至饿死。中国烈士的父母兄弟似乎是陷在烈士挖的陷阱里饿死的。当年欧洲派间谍列宁把马克思主义带到俄罗斯,就是要陷害俄罗斯民族。中世纪也就是封建社会的百姓,需养省、市、县、乡等各级行政首长,共产党污其为苛捐杂税。不要钱原本是为了救苦救难的,可到头来,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百姓,除养各级行政长官外还要养各级书记,为了不要钱共产党成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凶残的党,税也因此降不下来了。不但如此,共产党还强迫已经很穷的百姓养上百万镇压百姓的武警和陆军。萨达姆的12万共和国卫队一个美国兵都美打死过,武警怎么可能打得到外国兵。美国的陆军很少,陆军和武警是专为镇压百姓设置的,保家卫国是没有用的。跳楼上吊都是比较廉价的死法,养那么多的武警用来杀自己,中国百姓岂不更水深火热了吗?
    
    中国的高税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税死老板,因为他们要剥削工人。可老板死光了,百姓到哪打工呢?所以,计划经济是依据马克思的理论建立起来的,其目的就是要养象马克思毛泽东等样的,没有钱又不愿劳动的人,因此,计划经济是由马克思样的懒汉创立,为懒汉服务的一种经济。共产党实行五大集权,不实行全民选举,就是怕没人养官员们。中国的高税收起原于计划经济,而计划经济又起源于懒汉思想,这是见不得人的,荒谬的。因为荒谬,所以需要保护;需要保护,就必须要养武警或军队;养武警也是荒谬的,因此需要更强有力的保护;为得到更强有力的保护,把土地、新闻传播、粮食市场、烟草经营权、百姓的选举权等都集中到共产党的手里------,——邪教就是这样炼成的。
    
    第三章
    
    在计划经济时代象短裤衣服之类的也要毛主席派科学家来研制,百姓只现成地穿。研制出来一种是一种,研制出来两种是两种,百姓无权也不敢穿别的格式的衣服,因为怕被指有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因此,全国只有一两种格式的服装,十分的单调。毛泽东时代,百姓的服装很一致,百姓不想着做生意,也不想着办厂,只想着看着学着共产党,就像猪只盼着饲养员一样,人民的思绪也因此枯竭了,义乌人连小商品都造不好被称为垃圾市场就是这个原因。人们只盼着共产党或政府,所以,计划经济或毛泽东的共产党及它所领导的中国百姓有强烈的步调一致性和不丰富多彩性。一切都要听毛主席的,毛主席穿啥我也穿啥,毛主席老了,小姑娘也要穿老头穿的中山装——毛泽东时的中国人的服装就是这么的单一。一切都要靠毛主席,毛主席送来的饭就吃,任何人的饭都不吃;如自己挖块地种点菜,离开了毛主席,那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那时,中国的人也很单一,不是工人就是农民。毛泽东时,少林寺只剩一个海灯法师。海灯法师终生是坐着睡觉的。他右手食指特别粗壮,能用一个手指头倒立。但海灯法师是自己一个人在少林寺种地的,也就是说,海灯是个农民——中国人就是这样的单一。不难看出,在毛泽东时代,少林武术曾一度失去和尚。少林武术失去和尚,就像人失去肉体,只剩了灵魂 。曾几何时,中华民族就是只靠灵魂和共产党斗的,你说可怜不可怜。现在的少林和尚是要包二奶,没人会终生坐着睡觉。我提少林寺,是想告诉人们,当时的中国人是多么的单一。现在的少林武术连个泰拳都不如,是共产党用来搪塞人民的假少林武术。
    
    一个老太,把自己家母鸡下的一个蛋,换成一毛钱,那也要像地下党一样,——走漏了风声可能会被斗死打死。1949年左右,中国的老板不是枪毙就是劳改,很少少有例外的,而枪毙劳改他们的原因就是买卖东西,投机倒把。所以,大约1950年至1982年间,中国是没有老板的。共产党不但把和尚给搞绝种了,把老板也杀绝种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人不但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说的“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样步调非常一致,连人也一致得只剩两三种了。中国人把毛泽东比做太阳,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却认为毛泽东是恶魔。共产党把铁矿石卖光,把石油采光卖光,掠夺性地疯狂采挖中国的煤炭,并把换来的钱无偿借给美国等国,就是想赎买恶魔的罪恶。共产党举办规模宏大的奥运会,也是为了赎罪。上海世博会,美国等国不肯来,共产党就用全免费的方法把美国硬请来。为了赎罪,中国人民为此付出了十死五癌的代价,中国人民付出了长江及沿海的鱼几乎死绝的代价,中国人民付出了石油和铁矿石采绝的代价,——煤炭我想也会很快枯竭,可百姓对此没有丝毫的反应。
    
    衢 州烂柯山的寺庙是共产党砸的,义乌林山寺也是共产党砸的。义乌江湾一剧团的行头被共产党点着时,剧团老板跳进去同归于尽,比我稍长的人曾告诉过我老板的名字,现在我想不起来了。如谁知道他的名字,请打电话告诉我,我把他写进书里去。如在天有灵,把他的名字写进书里,无论如何总算是一种尉籍。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是和尚的口头禅,剧团也常演好人有好报,土匪坏人没好报的戏,土匪出身的共产党自然是生气了,——万恶的共产党曾一度砸掉了几乎所有剧团和寺庙。戏剧、京剧没了演员和剧团,就像人没了肉体,只剩下灵魂;曾几何时,中华民族就是只靠灵魂和共产党斗的。不但如此,共产党还怂恿因愚蠢或懒惰落贫的贫下中农到老板家任意烧杀抢掠。中华大地之上,朗朗乾坤之下,一时间土匪成了英雄;神州大地,到处都是老板的哀嚎声,大江南北,几乎每一条河都被老板的血染红。说真话的要枪毙,拍马屁的可升官;到末了,四千万饿死硬生生地说成是吃得太饱撑死。美、英、法等国的官员大多是老板,他们不忍心看着中国的老板被杀光;他们支持国民党失败后,又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只无奈,被不要钱安需分配和共产党迷惑了的中华民族,不见有丝毫清醒的迹象——中华民族宁愿割让外蒙古、库页岛、琉球群岛等也要吃饭不要钱,黄继光甚至为了吃饭不要钱用自己的胸膛去堵机枪眼。你说可笑不可笑。这是两千来,中华民族最可笑最黑暗的一页,那可真是“鸾凤伏窜兮,鸱枭翱翔。闒茸尊显兮,谗谀得志。贤圣逆曳兮,方正倒植”。
    
    谎言最怕的是揭穿;要揭穿就必须要思考,而阻止思考的最好办法就是精神控制。香港的书刊和电台内地人是不准听看的,不但如此,共产党还在网络里筑起一道围墙,不准百姓接触到真实的世界。共产党想尽办法控制人们的精神,而其目的就是防止人民思考。“百姓不思考就是政府的福气”(希特勒)。同样是中国人,为什么香港人可看内地人就不能看呢?有个官员说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如不是劣等民族怎么会听共产党的骗把国民党赶到台湾去呢?如不是劣等民族对自己十死五癌怎么会没有反应呢?可我觉得,如让中国人接触到真实世界,中国人可能会不劣等起来。因自己做贼后心虚,就不准听看香港的书刊和电台,用网络围墙把中国人围起来养,是错误的。在毛泽东时期,工人下班了要开会,就是怕他们 下班后思考——共产党做贼后是多么的心虚。武打片和流行歌曲是看不得也听不得的;——因为看到别人打架,百姓一定会想,我为什么饿得连路都走不动呢?所以不能看。人民只能看毛主席的书,听外国台或做生意是要枪毙的;戴戒指、挂项链、穿花裙、穿花衣服、看《水浒》等(只能看节选)是要坐牢的。共产党就是这样来控制人们的精神的。精神控制是毛主席的步调一致以外的另一大特点,是集权控制登峰造极的标致。中国人在共产党的精神控制下,已和猪差不多了:毛泽东说生十个可见毛主席,全国人民就一起生;毛泽东说人太多了,就发起结扎输精管或输卵管的计划生育。毛泽东时的小姑娘大多是穿中山装的,思想也非常单一,人也非常单一,步调也令人恐惧地一致,毛主席的独裁和集权控制,使世界不再丰富多彩。中国人没创新能力就是毛主席这种精神控制的后遗症。因共产党的精神控制,中国百姓根本就不知道武打片和流行歌曲为何物,以至于《射雕英雄传》上演时出现了万人空巷的现象,——那场面就象是外星人来了,40来岁的人都体验过这样的《射雕英雄传》。
    
    希特勒有句名言,“百姓不思考就是政府的福气”;希特勒还有一句名言,那就是“我们只能反复宣传那些对我们有利的东西”。独裁的政府总是希望百姓的智商低,独裁的政府总是千方百计地阻止百姓获取知识,总是千方百计的阻止百姓学集权开放理论,毛泽东时期甚至出现了谁智商高就把谁关进牛棚的怪现象。——邓小平、朱镕基和广大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智商太高被关进了牛棚。所以,开放,全面选举,是每个中国人都该去努力争取的福祉。
    
    以上的这些事对二三十岁的人来说,已是古人的事了;——可我们这些古人有必要把它写下来。任何邪教都有精神控制、步调一致、思想单一、精神领袖头发胡子长的特点。马克斯的头发胡子就很长。共产党赖以起家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第一条就是“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现在的年轻人不相信,可你们的父辈和祖父辈,确实被具备邪教所有特点的共产党控制了二十八年。邓小平开放后好了点,但《强国谏》还是不能出版,香港的许多报刊和电台中国人还是不能听看。香港的书刊电台,中国人不能乱看,就是邪教精神控制的一种手段。肯尼迪医改有人杀,共产党医改学改连反对的人都没有,就是因为中国人思想单一,而思想单一的原因就是精神控制。这也是共产党认定中华民族是劣等民族的原因之一。最近,共产党想用百姓的血汗钱买下地球上所有的媒体,就是想控制人类的精神,——当然,这是注定要失败的。
    
    第四章
    
    现在的政府提倡的高福利,我认为又是个谎言。共产、高福利、共产主义社会按需分配、平均主义、经济适用房、保障性住房、医改、学改、补贴、政府投入等等等等,都是政府编造出来用来欺骗百姓的词汇,其实只有三个字,那就是“不要钱”。只要不要钱官员们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因为所有不要钱的钱,都必须先放在他们的口袋里。这种把钱先放在政府和官员口袋里先的行为学术上称之为集权。有了不要钱,他们的妻儿就可以移民国外,就可花天酒地,就可三妻四妾。所以,开放,全面选举,是值得每个中国人抛头颅洒热血去争取的福祉。我耳朵被打穿,遭关押,就是为中华民族争取这个福祉。
    
    英国很强大,也很会夸张,他的国土大到太阳都不会下山的程度,这时众所周知的。可自从实行读书医病不要钱的政策后,国力就迅速衰弱下来了。美国独立、印度独立-----,香港回归那天,英国三分之二的军舰集中在南海,打不过没办法。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衰弱,而衰弱的原因就是不要钱。有钱以后就“长宜子孙”,这是人之长情。而“长宜子孙”的方法普遍都是不要钱。“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其实也是不要钱的代名词。巴金的《家》描写的就是家里人不要钱“长宜子孙”导致的堕落生活。不要钱或高福利后,人们会提不起精神来读书,曾报道英国有些大学生连书都没有。不仅如此,英国还出现了少年为打砸抢而打砸抢的怪现象。美国读书医病都要钱,就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英国从日不落帝国蜕化成这样的一个国家,英国人变成英国虫,就是因为读书医病不要钱等高福利让他们不思进取。美国夏天经常有人热死饿死,看起来很残忍,可美国却很强大。埃及、希腊、西班牙等医病读书买房都不要钱,工人的福利也高,看上去很仁义,可却出现了没饭吃的欧债危机。因此,看问题要看问题的本质,不能看表面现象。没饭吃了,人都饿死了,不要钱还有什么意义呢?美国很残忍,但那是英雄的残忍,是捡了西瓜丢了芝麻。埃及、希腊、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意大利等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是妇人之仁。葡萄牙曾随着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并租下澳门99年这说明他曾经很强大。欧洲有个人权宣言,根据这个宣言,人们一罢工,政府就加福利加工资,可近年来,人民怎么罢工罢免政府,福利也加不起来了;不但没福利加,连饭也没得吃了。叫罢工人自己去当总统,也照样没饭吃,因为银行里已没钱了,这就是最近无法收场的“欧债危机”。财富是劳动创造的,福利并不能创造财富,葡萄牙、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埃及、北爱尔兰等国想用福利解决吃饭问题是十分错误的。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认为民主社会主义可救中国,我很不赞同。因为民主社会主义很可能就是民主的不要钱。我认为只要不要钱对人类就会有打击。挪威、瑞典这两个民主社会主义之所以没有出现“欧债危机”是因为人烟稀少,如据此盲目跟随是错误的。葡萄牙、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埃及、北爱尔兰人口稍密,就出现了没饭吃的“欧债危机”,人口更加密集的中国如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很快就会像毛泽东人民公社时期一样没饭吃。再则,有个民主社会国家会造汽车的吗?我们见过美国、法国、德国、日本的汽车,可没人见过这六个国家的汽车,相反,我却听到了俄罗斯到法国买了一艘登陆舰的报道。像葡萄牙、希腊、葡萄牙、西班牙、埃及、北爱尔兰那种猪样的民族不应是中华民族追求的目标。毛泽东时期四千万饿死就是因为不要钱,如民主社会主义就是是民主的不要钱的话,那我就希望中国人不要去走这条路。在这个世界上,最不要钱的国家就是前苏联,其次是葡萄牙、西班牙、埃及、北爱尔兰,再其次是挪威、瑞典,再其次就是意大利、加拿大,再其次就是英、法、德,再其次就是美国。对这些国家进行军事和科技实力排序就会发现,越高福利越不要钱的国家越弱小。有人说前苏联是个例外,这是错误的。前苏联的军舰是用电子管的,俄罗斯的彩电爆炸媒体也曾经报道过。中国人之所以认为前苏联的科技很发达,是共产党精神控制,昧着良心误导造成的。另外,列宁作为间谍,表面文章一定要做好,譬如和平号空间站——表面不好的间谍是没有的。以上的这两种原因导致中国人认为前苏联很发达,其实,如前苏联继续坚持下去,会连条渔船都造不起来。俄罗斯卖给印度的航空母舰一再延迟交付,俄罗斯到法国买登陆舰证明俄罗斯科技并不先进。再来看美国: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可美国没发生罢工罢课。可金融危机却导致了法国的石油工人大罢工、法国的公交车罢工、英国学生罢课、英国航空公司工人罢工,北爱尔兰甚至连有钱人也到救济站领稀饭吃。希腊欧债危机现在还在延续,究其原因就是这些国家有太多的不要钱的政策。
    
    第五章
    
    百姓是智慧的化身,有了百姓的参与,科技才会有基础。不准百姓生产武器的国家,不准百姓办厂的国家,因只用了个别人的智慧,科技总要稍微落后一点。中国一个工程师为航空母舰累死了,可航空母舰人类在八九十年前就会制造人,中国的航空母舰也没有美国轻轻松松造出来的航空母舰先进,就是因为共产党集权,怕发挥百姓的智慧。把读书医病买房的钱放在当官人的口袋里,百姓读书医病买房由官员统一指挥,这样,百姓的钱没有了,百姓在这些领域插足的机会也没有了,百姓把读书医病买房的钱用于其他领域的机会也没有了。与此同时,多报老师人数、多报学生人数、多报医生人数、多报病人人数,多报药厂人数、虚报药厂成本、抬高药品价格等等腐败就会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人权宣言是为人类服务的,可正是这个为人类服务的人权宣言,却剥夺了人类的权利,迟滞了人类的科技进步。在政治上,离开百姓也是不行的。百姓没有选举权后,百姓没有办电台和报社的权利后,政治就会变黑暗。共产党统治中国七十年,没出过一个文豪,就是因为百姓没有办电台报社的权利。在古代,老拍统治者(共产党)马屁,说统治者好的人,被称为奸佞;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这些奸佞被称为播音员或主持人,人们景仰着这些主持人或播音员,丝毫都没有觉得他们是奸佞。政治上离开百姓,还导致了12000名外逃贪官和上百万的裸官。卡扎菲、萨达姆的灭亡,就是因为政治的黑暗。自然,巴萨尔阿萨德家属、金正恩家属,死期也不会太远。有人总在说中国的武器如何如何先进,可共产党却在担心士兵们开着军舰投敌。美国的先进武器是用来镇压总统和官员的;美国从不担心航空母舰投到别国去,因为士兵们是国家的真正主人。共产党的先进武器是用来镇压百姓的,是用来保护不劳而获的权利的,是用来保护食品特供的权利的,所以就怕投敌了。像朝鲜的金正恩和中国共产党这样的货色拥有先进武器是人类的不幸,是中华民族的不幸。美国的各级行政长官是百姓选出来的,所以除总统以外,大多都没有工资,就算有也和百姓差不多。中国的各级行政长官是从奸佞中选出来的,只要相貌好点,吸血成性,拥护共产党就可当官,傻点不要紧。而百姓要养各级官员,还要高薪养各级书记,而且养的很可能还是个傻瓜。所以不管科技还是政治,一离开百姓就遭殃。共产党没收了百姓的土地,没收了百姓读书医病卖房的钱,由共产党来解决百姓的读书医病卖房的问题,百姓发挥智慧的资金和空间就没了,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不幸。医改、学改和房改后,虚报学生数量、增加医生和老师的数目、校车私用、到医院里买汽车等腐败就会应声而出。校车开入水库或坠落悬崖也发生过了。不先把钱集中到官员或政府的口袋里,是不可能不要钱的,因此,任何不要钱都是集权行为。离开百姓搞集权都不会有好下场。自然,共产党也深知这个道理,只是怕放权后,被百姓拉去枪毙,共产党自己当年也曾枪毙过和他们自己一样的官僚资本家。不难想象,医改、学改和房改后,周边各国会蜂拥似地来抢中国的国土。美国把企业甚至兵工企业也下放给百姓,政府可集中精力对付敌国——中国的数万亿外汇贬值,美国的十四万亿债务只要开一下印钞机就好了,堪称精彩绝伦。因怕军队造反,中国军队手里可能连子弹都没有,把武器交百姓生产就更不可能了。因政治上的黑暗,手捧八万亿美元和数万亿美国债券以及数万亿人民买房医病的钱,看着美元贬值挨宰,却束手无策的年薪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共产党官员和美国的年薪只有一美元的官员比就象是个大傻瓜。共产党要人民币全球通用,我觉得,一个集权的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的国家的货币一全球通用,经济就会和英国样崩溃,百姓会失业。美国的政府四年就要垮台一次,他们集中精力维护国家人民的利益,现政府的命运,自己的官运官员们是从不考虑的,所以美国航空母舰可在黄海演习一年。集权开放的差别就是这么大。在黄海演习就等于放权的人人可指挥枪的把刀架在了集权的少数党员指挥枪的人的脖子上。共产党把精力都集中在确保现政府的统治地位上,已没有能力对付敌国了。集权,国家和民族衰弱,开放对统治阶级不利,但国家和民族强盛,这个理论是人类数千年社会实践的结晶,没哪个民族能跳出这个规律。为了控制人民的精神,阻止人民说话,光网络警察就耗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这样的国家是不可能强大的。
    
    第六章
    
    30年前,售货员和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曾经被叫做“受气员”,他们最讨厌的是顾客来买东西或来坐车。医病不要钱后,医师也会成为受气师,他们最恨的必然也是百姓来看病。医生一恨,在手术时,手脚自然也会重些,患者把医师杀了,那也是自然的了。医生的工资是官员发的,官员是医生的衣食父母,医生见了官员就拜,官员叫把谁医死,谁就肯定死,这样官员的权利就大增,集权就是这个意思。再来看百姓,这个本来是医生衣食父母,是医生上帝的人,突然成了医生最讨厌的人;医生这个“受气师”讨厌百姓,就象“受气员”最讨厌顾客一样。百姓是医生上帝的时候,尚且截左脚错截了右脚,现百姓成了医生最讨厌的人,那还了得吗?中国的医生就是这样纷纷被患者杀害的。医生的工资是官员发的,那工资也会和吃大锅饭的国有企业一样,差别不会很大,这样庸医就会很得意,懒医就会很多。医生拼命地学,拼命地医是想得到点好处,现来个工资统一发,还有谁去学,又还有谁会去拼命地医。民间把不负责任,不学无术的医生称为“兽医”。“非典”发生在中国,命名它的却是外国人,这说明中国的医师已经是“兽医”了。刘翔的脚是小手术,却要不远万里到美国去医,据说中国有些老板得了个感冒也要到美国医,就怕成为兽医的病人。共产党的医改实行后,中国的医生就更是兽医了。如中国的医生成了“兽医”,病人自然是共产猪了。所以医病不要钱是自己找死。学改也是如此。学改后,老师可虚报学生数目,干部可把自己的亲戚塞进去开校车,官员和老师可私用校车------,——腐败的途径很多很多。如说共产党想创造腐败,那是错误的。共产党之所以要学改医改房改,其实是想做上帝。医改之前,百姓是医生的上帝;医改之后,因钱在共产党手里,共产党就会变成上帝,而百姓这个本该是上帝的却成了手术台上的“烂肉”。学改之前,百姓是老师的上帝;学改之后,因钱在官员手里,官员成了老师的上帝,而学生这个上帝成了老师可以虚报的赚钱的工具。依此类推,房改也是如此。为了得到国家的补贴,有些学校已开始虚报学生数量了和教师数目了。校车的刹车为何就不能拆下来当废铁卖呢?校车整车开进水库已经有了,掉落悬崖的也已经有了。学改后,老师就有铁饭碗了,“无权无势无钱的学生滚蛋”就是铁饭碗造成的。以前,百姓有钱就可读书,学改、房改、医改后,除钱外,还要有权和势,你说遭殃不遭殃。医改后,医生已被“烂肉”杀了很多了,可难道共产党就不该杀吗?正是共产党不听《强国谏》非要学改、医改和房改的。我写这些字,是想救中华民族,可有些百姓却说我卖国,更有甚者,因此不嫁我了,你说可笑不可笑。这真是个不可救药的民族,我也只能说是尽点人事了。为了自己能做上帝,把百姓置于水深火热之中,这就是学改、医改、房改的真面目。
    
    第七章
    
    象马克思夫妇样的垃圾桶里捡菜吃的人们,好吃懒做的人们,都有强烈的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的要求,也就是共产的要求;他们不是想用劳动创造财富,而是想用共产的方法得到财富,社会主义国家都因要饿死人而灭亡就是这个原因。妻子难看就和别人共妻,医不起病就共医,买不起房就共房,那叫谁去劳动呢?不会有好下场的。某个机构曾对一百个家庭的孩子进行DNA鉴定,结果有三十位和父亲的DNA不附,很可能就和共产共妻有关。国营企业里,共产共妻就更加严重了,他们美其名曰“献身精神”。献过身的夫妇就可出工不出力,工种也会好些。像王华刚这样的终生不“献身革命”的,自然就是傻瓜了。浙江某国企的某商店,是专门为解决待岗女工组建的。上了岗的女工们,个个感恩戴德,纷纷献身。男经理忙不过来,只好按编号轮流宠幸。这件事在当地被传为佳话,说是什么共产主义思想终于放出了共妻的光华。在人口密集的中国,共产不共妻是不可能的。医改其实就是共医,就是要把医生和护士的工资集在官员手上,由官员发。医生护士的工资是官员发的,不献身要受同事和院长的迫害,只好献身。这样,女老师和女医师也将被共掉。昨天刚共过妻,今天来开刀,患者不死的可能不大。在毛泽东的率领下,地主家的米人们已经去共产白吃过了,资本家的衣人们已经去共产白穿过了,结果四千万穷人饿死。财富是劳动出来的,不是共出来的。孙中山临死前拼死立下遗嘱,要废除不平等条约,可库页岛、外蒙古、琉球群岛等还是被共产共掉了。减免,报销其实就是不要钱,或者就是共产,是一切腐败的温床,医改学改房改成功的都很弱小。
    
    第八章
    
    1918年左右,间谍列宁领导俄罗斯人民走上了读书医病不要钱的高福利的共产主义道路,并把俄罗斯改成苏联。 在苏联,医病是免费的,水电也是免费的,公交车也是免费的,说是基本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列宁定时定量地给苏联人民发放生活物品取得了苏联人民的信任,可苏联人民也就是现在的俄罗斯人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定时定量的方法是养猪场“产”猪肉的方法,这种产猪肉的方法是不能“产”科技的。当时的俄罗斯人,和现在处在医改、学改、房改春风中的中国人一样,个个信心满满,得意洋洋。苏联的共产官员,为了迷惑敌人,造了和平号空间站,还造了大量的航空母舰,共产主义一时“风光无限”。可好景不长,这个共产主义社会的物资很快就显得有些紧张。但伟大的列宁,不准俄罗斯人接触资本主义社会,控制了俄罗斯的宣传工具,对俄罗斯人进行精神控制,再用资本家要剥削工人的说教去欺骗人民。俄罗斯人在间谍列宁的欺骗下,在不要钱的诱惑下,果然深信不疑。就这样,俄罗斯人被列宁像猪一样地被圈养了起来。可骗终究是骗。80年后,饥寒交迫的苏联人再也不能打肿猪脸充人了,和平号坠毁、航空母舰卖掉、共产党解散、苏联灭亡。2000年左右,已有二千万俄罗斯人猪工业酒精兑酒喝喝死。有些城市死掉一半,也因此招徕了大量国外移民。有些爱国青年,担心国土被外来移民占领,自发成立了光头党,专门打杀外国人;这就是光头党的来历。警察和军队看在光头党爱国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些。80年不要钱后,俄罗斯人似乎丧失了原有的斗志,别说从莫斯科的一个小村,开拓成大国了,别说和德国开战了,让他坐公交车付两元钱都要罢工。他们整天像猪样乱拱,希望找到些不要钱或近似不要钱的东西。工业酒精自然是便宜得近似不要钱的了,结果,两千多万共产人猪喝工业酒精喝死。到了八十年后的1990左右,放眼望去,俄罗斯大地上,一群群长嘴巴大耳朵的俄罗斯共产猪已哼哧哼哧地十分逗人了——列宁圆满完成了他的间谍任务。想过去,俄罗斯从莫斯科的一个小村,拓成版图最大的国家,是多么的强捍威武,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都被俄罗斯打败。可短短几十年,俄罗斯就变成一个为一碗饭而苦苦煎熬的共产猪民族,——不要钱是多么的可怕。把人类的精英变成猪,德国深知自己的罪恶,抑或也是报应,欧洲错误地理解了人权宣言也实施了适当的不要钱政策;但无论如何,比人口都饿得死少掉的俄罗斯要好的多。80年后,随着间谍资料的公开,俄罗斯人知道中计,不得不解散共产党,可为时已晚——俄罗斯人已是连件衣服都做不起来,连酒都做不来的猪一样的人了。义乌向俄罗斯运皮夹克的车排得十几里路长,就是因为俄罗斯人已不会做衣服了。中国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的伤害也很大,义乌曾一度被称为垃圾市场,就是因为毛泽东三十年的集权不要钱,中国人已有点像猪了,不会生产小商品了。中国共产党造嫦娥空间站、全免硬请美国来参加上海世博会、奥运金牌很多也是为了迷惑中国敌人;——共产党现在还在间谍式的疯狂盗挖中国的煤炭,——中国人民总有一天会清醒过来的。
    
    第九章
    
    纵观人类的不要钱,不外呼两个的出处,一个是间谍行为,一个是人类对人权宣言的错误理解。人权宣言是个很好的宣言,可把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理解为人权后,人类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后果:几乎所有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的国家都由强盛走向衰败,埃及、葡萄牙等国甚至出现了没饭吃的现像;人权宣言变成了害人类的宣言。以俄罗斯、中国、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走上不要钱的路是出于间谍行为,而葡萄牙、西班牙、埃及、英国、意大利等国走上不要钱的路是出于对人权宣言的错误理解。埃及、北爱尔兰等国通过选举走上不要钱的路,并因不要钱导致欧债危机没饭吃,证明民主不是万能的,这也是我写《强国谏》的原因。德国一直很强,也和俄罗斯样很好战,只因和英、法、意比,德国多了一项住房不要钱,结果就打伊拉克没德国,打阿富汗没德国,打利比亚没德国。英国还有艘航空母舰,德国连艘航空母舰也没有。在三大不要钱的打击下,一向强大好战的德国,好象也突然变得象猪样只会吃了睡,睡了吃了。
    
    挪威和瑞典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不要钱的就更多了。可挪威和瑞典不会发射航天飞机,不会发射卫星,连好点的汽车都造不起来。挪威瑞典不饿死人是因为人烟稀少,而不是因为他的制度好。假如有颗大点的陨石撞向地球,假如大家都象挪威瑞典样实现共产主义社会,那人类只有灭绝;假如禽流感爆发,假如全球都象挪威瑞典样不要钱按需分配,人类也要灭绝,——因为它们像猪,没好点的药厂。诺贝尔奖只授予活着的人,就是希望奖励对获奖者的发明创造有所帮助。挪威和瑞典深知不要钱有损人类的创新能力,渴望用诺贝尔奖来赎买一点因不要钱给人类犯下的罪恶;——可这一切又有谁知道,又有谁会相信呢?如果英、法、意、德的国民只是半猪半人的话,那么,挪威、瑞典、葡萄牙、希腊等国的国民就是全猪全豸了。
    
    第十章
    
    欧洲是因为遵循人权宣言,爱得过头了,走上不要钱的路,而列宁、毛泽东、胡锦涛等是出于恨才走上不要钱的路的,两者的性质是不一样的。欧洲的错是因为无知,是可以原谅的。为达到独裁或集权的目的不要钱,那是不可饶恕的。像胡锦涛这种将我关进牢里再实行不要钱的行为,就更不可饶恕了。独裁者都喜欢不要钱,因为不要钱的钱都要先集中在他的口袋里,有了不要钱中国的官员就可不劳动。没人饿死病死就没人头悬梁锥刺股,没人头悬梁锥刺股民族就没有生机,这是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2007年左右,我把这一切用几十封信告诉给了胡锦涛等领袖,可胡锦涛还是把中华民族引进了这条不归路。读书医病不要钱是集权行为,对官员有利,对百姓和国力不利,可在他嘴里却成了为民而泣。胡锦涛对读书医病不要钱的偏爱,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以至于不惜签定春晓油气田卖国条约,黑瞎子岛卖国条约,做卖国贼。——对内欺骗百姓,对外屈膝投降,一副慈禧太后的嘴脸。两国交锋,较集权的割让国土,较开放的得到国土,人类从来都没有逃出过这个规律。乾隆集权,割让东北和西北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毛泽东集权,割让外蒙古、果敢,琉球群岛被占,还饿死了四千万饿死;邓小平保留土地、国企、新闻出版、一党专政和不准百姓自由买卖粮食五大集权,结果出现12000名外逃贪官。现在,胡锦涛在五大集权的基础上如再加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的集权,国家一定会更加弱小,腐败也会更严重。日本逼你签定春晓油气田卖国条约,美国在黄海演习一年,越南就在南沙打一千多口油井,世界人民从东海南海一路包抄过来,………,胡锦涛等人签署的中印框架协议可能也是卖国条约;所有的这一切都是集权造成的。为了不劳动,故意实行医改、学改、房改的人,终将为人民粉碎。当然,我写书的目的是想制止胡锦涛的卖国和集权行为,止住了是王华刚的功劳,止不住是胡锦涛的罪恶。以前国企里走过这条读书医病不要钱的路,以至于国企现在还是中华民族体内的一颗毒瘤,贪污腐化的一半在国企里面。
    
    第十一章
    
    朝鲜读书医病买房都不要钱,是世界上最不要钱的国家,可朝鲜人一天吃两顿,奥运会运动员连服装都没有。最近埃及、希腊等国的没饭吃的欧债危机,就是因为太不要钱。不要钱就是圈养和定时喂养的意思,这种圈养和定时喂养对饲养者,也就是统治者是有利的;金正日父子世袭皇位,并终生不劳动就是仰仗了这种喂养。胡锦涛竭力推行学改、医改、房改就是想圈养中国人民;用集权开放理论来解释,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就是要抓住医病读书买房的钱和权,也就是学术上说的集权控制。集权就是剥夺人民的权利的意思,当人民的权利剥夺得像毛泽东时的中国人样连《西游记》都无权看时,就和猪差不多了。胡锦涛不准内地人看香港的书就是权利剥夺。欧洲派间谍列宁进入俄罗斯,就是为了剥夺人民的权利。邓小平的开放就是把权利放掉的意思,和集权正好相反。中央能这样明目张胆地集权,是因为共产党一直不准集权开放理论在民间传播。世界上没有医病读书买房不要钱而又强大的国家。苏联坐公交车不要钱,普京下令收一元钱,结果全国游行示威。出现这样的事是因为不要钱导致了恶性循环:越不要钱越穷,越穷越不要钱。坐公交车要付一元的政策如不能实施,那俄罗斯就是一个病入膏荒不可救药的民族。二千多年来,俄罗斯从莫斯科的一个小村,打成世界最大的国家,是多么的威武强悍,——为了夺取彼德堡,那是屡战屡败啊;可人死光了就生,生出来再打;这样顽强的一个民族,列宁几个个不要钱,兵不血刃俄罗斯就土崩瓦解;不但心甘情愿地两千万人饿死,而且永远不能翻身——不要钱是多么的可怕。古人云,义立而王,信立霸,权谋立而亡。列宁所立的是愚人之义,小人之义,穷人之义,而不是蒸蒸日上的朝气蓬勃的民族主流的大义;这可能就是任何民族逢此必败的原因。俄罗斯人至今仍然怀念间谍列宁,他们怀念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可列宁的墓还是搬走了,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第十二章
    
    有句古话叫做“头悬梁,锥刺股”。因头悬在梁上的缘故,君子或伟人往往斗不过小人。因此,如果实行平均,吃亏的肯定是君子。任何不要钱都必须先把钱放在政府的口袋里,因此任何不要钱都是集权行为,而不要钱其实就是平均主义。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后,坏人可到药房里买食品,可把校车占为己有,可把校车的汽油偷来卖掉,可虚报学生数目,可虚报老师数目,-------方法多得是 。可好人、君子或老实人因不忍去偷去骗而缺钱;缺钱后就会讨不到老婆养不起孩子而绝种。国有企业和人民公社时期,就有许多好人或老实人,因没有把厂里的铁块偷来卖,把生产队的粮食偷来吃,导致讨不到老婆养不起孩子而绝种,饿死的也有。在生产队里,更有甚者,有的好人、君子或老实人因不会偷懒而活活累死。老实人或好人一般都埋头苦干,饭量也较大,一顿没吃就不行了;坏人偷奸耍滑,体力消耗也小,饿一顿还不至于死;所以,毛泽东时期饿死的那四千万人几乎百分百是好人。社会上有“干活三个人做不过他(我王华刚)一个”的说法,可事实上,他们讨三个老婆,我一个也讨不到,因为我饭量大吃掉的钱多。所以《强国谏》是我用血泪写成的。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就是不要钱按需分配,因此,马克思主义其实就是个存坏人灭好人的主义。现在的俄罗斯人没有了原来俄罗斯人从莫斯科的一个小村开拓成横跨欧亚的大国的斗志,就是因为仁义之人,有开拓精神的人都死得不多了。读书医病不要钱,归根到底就是一种平均主义大锅饭,与国有企业和人民公社是完全一样的,是手捧扑克麻将嘴里喊没钱的像马克思样的懒汉的要求和意志;这个愿望一满足,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好吃懒做下去,而好人会绝种,俄罗斯和英国就是这样搞垮的。头悬梁锥刺股的人永远没有懒汉可爱——天天扎屁股,吊头发,命都快没了,还可爱得起吗?头悬梁锥刺股的人被懒汉当作傻瓜,老婆被懒汉抢去,睡去,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英雄是手捧扑克麻将嘴里喊没钱的懒汉的笑料是必然的。俗话说:“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平均了的大锅饭里的好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比狗好,是要绝种的。大鱼和小鱼实行平均,一人一碗水,这是再公平不过的了。小鱼有一碗水已能苟延残喘,可大鱼却连个鱼头都浸不下;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大鱼死了,而小鱼活下来了。人和鱼也是一样的,小人十元也许就可睡到一个女人,君子没几万可能不行,君子和小人实行平均,绝种的肯定是君子。路边的老人人们普遍都不敢去扶,因怕赖在你身上;落水的人人们一般也不会去救,怕救起来的是坏人。中国人道德的缺失就是因为好人已死得不多了。
    
    大唐淮南节度使李德裕言于上曰:“致理之要,在于辩群臣之邪正。夫邪正二者,势不相容。正人指邪人为邪,邪人亦指正人为邪,人主辩之甚难。臣以为正人如松柏,特立不倚;邪人如藤萝,非附他物不能自起。故正人一心事君,而邪人竞为朋党。先帝深知朋党之患,然所用卒皆朋党之人,良由执心不定,故奸邪得乘间而入也。--------”(《资治通鉴》文宗元圣昭献孝皇帝下)。从以上的这段文字不难看出,我们的祖先称好搞人际关系的人为邪人,历朝历代对人际关系的评价也不外呼小人邪人,可共产主义社会的道德基础是集体主义,而集体主义思想的核心正是人际关系,马克思的父亲称自己的儿子是恶魔就是这个原因。现在的俄罗斯人已没有90年前的俄罗斯人那么强烈的危机意识了,斗志也没了,领土夸张势头也没了,创造能力也大不如前了,就是因为不要钱的平均,和共产党主义的以人际关系为核心的集体主义藤萝邪人思想,使君子、伟人或好人绝种的不多了。
    
    头悬梁锥刺股的伟人,和懒汉共医住同一个病房,这是不公平的,是对正义公平的亵渎和侮辱,违背了天理。苏联、越南、捷克斯洛巴克、阿尔巴尼亚等社会主义国家的相继败北,殴州衰弱,就因为违背了这个天理。“上海的万国旗,四川的麻将桌”,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为青丝暮成雪,君不见四川的麻将桌紧相连,茫茫入云天;胡锦涛没有正确引导这股扑克麻将势力,而是通过不要钱的集权求稳定,势必壮大这股势力,是非常错误的。
    
    舆论,就是车舆的议论的意思,如车舆里金钱美女多,舆论就是不好。政府车舆里的钱多,政府的权多,国家都很弱小。共产党已有五大集权了,现又把数万亿百姓读书医病养老的钱装进车舆,这样权利就更集中了。美国政府车舆内没银子,权也很少;美国有些当官连工资都没有,就算总统,嫖一次娼可能就会下台,可美国很强大。《毛泽东和女人们》这本绿皮书记录了毛泽东和大量女人交媾的经过,可被毛戴了绿帽的男人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原因就是权太大,钱太多。衢州享受医保和老保的人较多,可前几天,衢州人民政府的大门都让他们给砸了,听说徐州也发生过一次;这都是舆内钱多造成的。美国当官越当越穷,000越当越有钱,实践检验,车舆内装满金银的为人民服务,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吸人民的血。读书医病不要钱,归根结底是帮助了官员和手捧麻将扑克嘴里嚷着没钱的坏人懒汉,对君子和头悬梁锥刺股者对中华民族是永久的精神打击和物质打击。好人死绝了,民族的品质也就下降了。死了再生,生出来再打的俄罗斯人,变成宁愿俩千万喝死也做不来酒的俄罗斯人,就是因为民族品质变了。原来的俄罗斯人是人类的骄傲,现在的俄罗斯人是人类的垃圾。美国夏天经常有人热死饿死,但死的大多是坏人;而不要钱的国家饿死或绝种的大多都是好人。巴金家里很有钱,他的祖先挂了块匾,叫“长宜子孙”,结果子孙个个吃喝嫖赌,没一个好的,巴金写家,就是为了揭露这个规律。读书医病不要钱和长宜子孙的道理是一样的。好像有这样的一个故事,说100个猴子不拉车,养猴人养不起,杀掉一个后,剩下99个把车拉的飞快;其实人也是一样的,一个穷人病死了,剩下99个把车拉的飞快;——这话实在是太不仁慈了,可人类却不得不去面对它,西班牙等国已经开始没饭吃了。共产党想用医改、学改、房改等把个穷人救起来,可好人却因此绝种了,还给民族带来了99个累赘。在这个问题上,好心不一定能做好事。不但如此,集权或高福利还会现另一种可怕的现象,那就是为打砸抢而打砸抢等轻世肆志。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后,结果通常是,百姓还是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政府车舆内的几万亿钱而轻世肆志。这样的轻世肆志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出现过,那就是小胡子打砸抢。2011年左右,英国也出现了少年为打砸抢而打砸抢的现象。其实,西班牙、埃及、北爱尔兰等国这次的欧债危机也应是轻世肆志造成的,西班牙、埃及、北爱尔兰等国这次的欧债危机是轻世肆志的的另一种形式。此前人类好像还没有面对过这个问题,可能也还不能解释这种现象。我以为这是集权导致精神成本太高造成的。大概,该饿死的就让他饿死,该病死的也应该让他病死,才是真理。我以为懒汉、坏人不饿死,就像杀人犯不枪毙劳改一样,势必大大提高人类的精神成本。这种精神成本高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包括打砸抢在内的轻世肆志。我的观点很难听,和仁义道德似乎也大相径庭,可人类确实出现了这个问题。因为难听就一味地回避总是不对的。咱们应该去面对他;这要去面对,咱们很快就会得出这个精神成本理论
    
    第十三章
    
    有部电影叫<热带丛林历险记>,保险公司为减轻负担成立杀手队,专杀参保人。为了保险公司的利润,共产党为何就不能在米里下毒呢?如没下毒为何要把家人转移到国外,自己和家人为何要加入外国国籍呢?面粉里加漂白粉,也可以调节人的寿命,进而调节保险公司的利润——据说中国的面粉里一直就有漂白粉。据李洪智说,三氯氰胺是共产党指使加进去的,我是非常相信的;如不是共产党加进去的,为何要把奶制品的质量标准降到全球最低呢?不出事是共产党的颜面,出了事找个替罪羊就了事。医到一定程度,医院里就好象有点不情愿,这在国企里已不是什么秘密。全民享受养老金和医疗保险,共产党将成为上帝,百姓将成为手术台上的烂肉,受害的最终是中华民族。如此一来,中国人就又回到毛泽东时代,绵绵常以结引弛外为务:能拉关系走后门的被称为能人,埋头苦干者成了傻瓜——苏联就是这么灭亡的,苏联共产党就是这样解散的,中国的国企就是这样臭名远扬的。读书、买房、医病、养老不要钱是间谍列宁用来削弱俄罗斯的间谍政策。
    
    把读书医病买房不要钱的钱,加在工资里,把土地拿回来,这样我们的妻女就不用去做婊子了,就不用给官僚资本家和有钱人做床上宠物了。所以,要回土地,取消学改、医改、房改非常重要。取消学改、医改、房改还可以取消经济适用房被倒卖、廉租房被转租、凶残之徒用医保卡买汽车的土壤,美国强大了好几百年就是这么做的。人人有退休工资,只个政策是很好的,百姓也很拥护,可这个政策到末了,会出现政府或共产党灭亡了百姓就会因没退休工资发而活活饿死的现象。埃及、希腊、西班牙等国的福利很好,人人都有退休工资,可到了2007年左右,这些国家的政府已无能力给百姓发退休工资了。叫欧盟来援助,欧盟的要求也很明确,那就是这些国家必须降低福利,否则就不援助。埃及、希腊、西班牙等国的没饭吃的事实,证明人还是要靠劳动,靠不要钱是没用的。共产党强迫百姓去买保险,而因垄断的原因,保险公司总裁的年薪高达1000万;如把钱还给百姓,保险公司就不那么容易骗钱;所以,任何不要钱或垄断对百姓都是不利的。2008年巨化股票交易所普通职员奖金100万,就是因为垄断。与之比较,巨化一个16年工龄的工人每月只有1200,稍有挥霍就不得温饱,更谈不上养老婆孩子了。把交易税印花税等乱七八糟的苛捐杂税降下来就不会出这种事。共产党的垄断是为了人民,可末了,垄断刮下来的民脂民膏都进了少数人的腰包。把工资加上去,把土地还给人民,把粮食市场放开,把新闻出版交给人民,把权还给百姓,才是百姓真正的福祉。
    
    集权,民族衰弱,国家弱小;开放,民族昌盛,国家强大:这就是集权开放理论。不集中民脂民膏是不可能按需分配的,因此,马克思倡导的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其实就是个高度集权的社会。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相继灭亡就是因为集权。也许是因为马克思没学过集权开放理论,也许是故意,《科学社会主义》里只字不提集权开放理论,也因此,《科学社会主义》没有受过集权开放理论的针砭,以至于让《科学社会主义》有相当的蒙蔽性,再加上普通百姓都有渴望不要钱的劣根,《科学社会主义》的蒙蔽性就更强了;欧洲派间谍列宁潜回俄罗斯,并能去得成功就和这种蒙蔽性有关。胡锦涛的医改、学改和房改也必须要先把民脂民膏集中起来,否则是不能进行医改、学改和房改的,所以也是一种集权行为。一个快五十也谈不上恋爱,看到女人口水三尺长的人都知道,共产党不可能不知道,因此,共产党推行医改、学改和房改是故意陷害中华民族。集权开放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克星,也是共产党的克星,也因此,共产党不准传播集权开放理论,更不准百姓讨论集权开放的利害关系。我的精神成本理论是集权开放理论的延续和发展,更是共产党的克星;共产党把我抓去,且抄了我的家就是这个原因。
    
    吃饭不要钱是氰化钾,这是妇孺皆知的事情,有个瘟官竟然让我对此进行论述,真是太可笑了。吃饭不要钱是氰化钾,医病不要钱是乐果,读书不要钱是砒霜;不管氰化钾还是乐果,性质都是一样的,只是毒性强弱而已;不管哪种不要钱,其性质也都是一样的,只是对社会危害大点小点而已。中国人吃了乐果以后,实力一定大降。是中国人自己愿意吃的,还是有人偷偷下毒,我不得而知。肯尼迪搞医改,美国的智者力挽狂澜,一举将他击毙,才换来了美国的强大;可奥巴马却通过了医改方案,——这样想来似乎象引诱下毒。可不管怎样,毒药慢慢地淌进中国人的嘴里是千真万确的; 可悲的是,有些中国人还在为此欢呼雀跃。读书医病不要钱将使中国成为二流国家,而不可能超过美国。一个40岁没谈过恋爱,受社会迫害、歧视、抛弃的老鳏棍,能把这一切告诉社会,算是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了;那些吃进去的是人民的血汗,挤出来的是砒霜和乐果的人,那些违背天理的人,将遗臭万年。望中央不要走读书不要钱医病不要钱的道路,因为他必定会让中国成为二流国家。把世界第一拱手让给美国,人民会恨共产党,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人们才会爱戴共产党。外蒙古、黑瞎子岛是共产党手里割出去的,共产党已经是卖国贼了。等读书医病不要钱把国力耗尽,等现成的读书医病不要钱把中国人养得象动物园的老虎,连兔子都咬不死的时候,象外蒙古,春晓油气田那样的卖国条约会象雪片样飞来。
    
    手机:13157058367 。浙江衢州巨化望柯5-605。义乌上崇山,王华刚,2009年7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91912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