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假左派巩献田之流的理论弱智和自我定位的作假诈欺—叶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假左派巩献田之流的理论弱智现象和自我定位的作假诈欺
    

叶宁
    
    2013年7月29日,所谓当前左、右两派之头面人物巩献田、茅于轼在日本《读卖新闻》中国总局加藤隆则主持下,在北京进行了一场饶有趣味的辩论。在辩论中,读者大可激赏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列主义”,毛“左”法学理论权威的声色俱厉的话语霸权。但`这种`话语`霸权后面却处处暴露出话语施暴者的常识性`低级理论谬误,形式逻辑方面的自相矛盾的翔实记录,以及论述前言不搭后语,带有明显多重人格精神分裂倾向的满嘴`黄腔。以及一个典型原教旨斯大林主义者登台表演时的自我政治`定位`(“左派?”)的`作假和诈欺(“共产党人都是用特殊材料做成。”),活脱`出`一个品行不端正,说话不诚实的思想理论弱智原形。
    
    这场辩论的最大的问题是双方都回避和掩盖了问题的实质。当巩献田教授提出改革开放创造了新资产阶级,导致了中国工人农民成为弱势群体,造成了经济社会的不正义时,他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判断错误。这些都是早已摆明在桌面的问题:不足全国总人口0.3%的官僚权贵家族占有超过70%的国民财富。以广东省为例,2300个省市官员家庭亿万富豪家庭总数也达到2300个。占据全省房地产市场的70%,金融保险市场的60%.腐败覆盖面几乎达到100%.巩献田先生所提及的,所谴责的“那些老爷太太小姐少爷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予杀予夺”。哪一个不是来自极权主义官僚家族?哪一起不是在中共国家专政暴力的保护下所造成,所完成?当巩献田先生在那里侈谈极权制度下那些腐败不公正的表面现象时,他却故意掩盖了制造产生保护这种制度性邪恶的原因和源头。而且更有甚者,他把这种产生和保护这种罪恶的政治制度,政治文化,政治保卫体系—流氓无产阶级专政当成消除这种罪恶的神像圣物,灵丹妙药来伏地跪拜,痛哭流涕。一再重复他对现存极权政权的”信心“。甚至把这种奴才”信心“扩大到中共洗脑沙皇刘云山一级。舔痔溜须,无所不及,无微不至。因此巩献田“教授”对于他自诩为之仗义执言的亿万无日不深受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之苦的被压迫遭蹂躏的劳苦大众开出的药方却是“重回人民民主专政”;那么,巩献田“教授”对人民民主专政的理解和说辞都是什么样的陈词滥调呢?民主集中制:下级服从上级;拥护中共宪法第一条(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第24条(极权洗脑权)。
    
    当巩献田先生提出这些把自己定位为“左派”或者“毛左”的陈词滥调时,巩献田先生所提出的全部目的和作用,是为极权主义统治张目,为制造和保护,用刺刀,机关枪和坦克来血淋淋地保护权贵资本主义压迫统治被的压迫人民国家机器和正统统治秩序张目。用他本人一窍不通的带有原教旨主义色彩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特别是其中最反动,反人类内核: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发出遗世绝版的赞歌;现在,人民摆脱压迫和蹂躏的梦想和希望,经过巩献田先生的扭曲解释和理论误导,寄托到了这种压迫,奴役,蹂躏,镇压,屠杀的制造者身上。把压迫,奴役和蹂躏的制度性原因和终极根源,当成摆脱和消除压迫,奴役,蹂躏,镇压,屠杀的圣物来带领芸芸众生跟着他跪地膜拜,山呼万岁。把人民民主革命感天动地的正义行动,偷换成向极权主义暴政舔痔溜须这等下流无耻的伎俩。用被压迫人民对自由平等的渴望进行精心包装的“保皇派奴才”。
    
    巩献田“教授”自报家门为“毛左”,所谓中国“左派”“理论家”。但其表达的立场,感情,言行和做派,却完全是一个颠三倒四,语无伦次,思维行文均为白痴弱智的极端反动,极端反人类的顽固派,保皇派,溜须舔痔派。
    
    巩献田们是左派吗?为了正本清源,我们有必要从巩献田之类假“左派”所发出的政治叫嚣中反映出的政治立场和“阶级感情”来分析一下这些所谓中国特色“左派”,其家谱,其底蕴,其政治色谱的归属和他们的自我标榜,自报家门,到底有无共同之处:,在古中国,居住在街巷左侧,或传统中称为“闾左”者,往往是下层贫苦人民的称谓。无独有偶,在西方,左派,根据大英百科全书,又称左翼,在政治中是指支持改变传统社会秩序,创造更为平等的财富和基本权利分配。“左派”这名词是来自法国大革命时期,在议会中坐在左侧,支持共和制、群众社会运动和世俗化的人。左右派区分说明:国际上通行的说法是,左派代表激进,超前;右派代表保守,守旧。用此标尺来衡量假毛左头面人物巩献田,可以看出他们一伙根本和“左”字风马牛不相及。
    
    而在经济社会利益层面站在广大被压迫贫苦人民对立面,代表权贵集团垄断特权,既得利益的社会集团及其政治上的代言人,即在政治生活层面强调统治秩序万世一系,反对变革,顽固守旧的政治势力,秩序党人,其政治色谱为右派或极右派。已故中国思想家杨小凯认为:以文化革命昙花一现的“造反时期”为例:大体而言,以造反队为主体的造反派为“左派”;而打着“赤卫队”旗号的“保皇派”,“老保们”是货真价实的右派或极右派。巩献田一伙的真实面目是政治上的极右派。半点左味都没有。和经典右派唯一不同之处是:他们不是自成一体的极右派,而只是依附在极权主义权贵资本身上,靠对后者的拍马谄媚,溜须舔痔来获得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护佑,作为回报以美化帮助后者来忽悠遭到后者压迫蹂躏镇压屠杀的被压迫人民来体现自己生存繁殖的价值。
    
    由此可见,巩献田之流的“左派”自我标榜是在价值取向,政治身世和政治定位上欺骗误导舆论的公然造假和身份诈欺行为。
    
    不知道长期以来被公认为中国高等学府之翘楚的北京大学, 最近犯了什么邪,得了什么报应,以至于生生地在其长期享誉海内外的国学殿堂平白冒出了一位满嘴狗牙,粗俗不文的孔“教授”*;而在法学教育领域出现了一位如此不堪的半文盲水准的博导巩“教授”。呜呼!堂堂北大,有此巩,孔两物盘踞不去,恣意祸害我莘莘学子,恐怕终非我学界之福。误人子弟事小,带坏了全国的学风,滋事体大也!
    
    在2013年7月29日和茅于轼先生的辩论中,北大法学博导巩“教授”在那里照本宣科了他长期以来大肆贩卖的极权主义,斯大林主义,以及山寨版马列原教旨主义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totalitarian Kleptocracy/thugocracy under dictatorship of [lumpen]prolitariat)假“左”派私货。下面摘引的,是巩“教授”在2013年7月29日和茅于轼先生的辩论中被记录在案的低级理论错误,我们暂且借用巩“教授”立下的判卷标准,来看一看这位北大博导教授的不懂,不通和不文的白丁水平:
    “。。。既然是专家在基本常识上应该是过硬的”。(辩论记录第六页)
    让我们一起欣赏巩“教授”在法学,政治学,甚至仅仅在他凭以当饭吃,当乞食袋挥舞的马列主义法学政治学理论方面,其表达的“基本常识”是何等地“过硬”:
    “宪政在国际上通用的法学辞典,大英百科全书,没有这个概念,只有 ‘立宪政府’或 ‘立宪政体’。。。” “完全是西方的,不要党的领导,不要社会主义的‘宪政’,那当然是与我国宪法相违背的。你要提倡宪政,先要遵守现行宪法,。。。”(第7页)“。。。宪法规定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人民民主专政,人民就没有包括剥削阶级吧。宪法和党章是那样规定的。” (第7页)
    
    上面这段短短的引文里,北大法学博导巩“教授”至少犯了不少于半打的语病和理论,文法,和思想语言形式逻辑方面的低级错误,那种让人吃惊的语无伦次的弱智现象,只能从多重人格的精神分裂病态中得到解释:
    
    1.把宪法和一个极权主义政党的帮规党章混为一谈。虽然两者都浸润着极权主义,斯大林主义的政治文化的反人类毒素;但在法理学领域,两者在内涵,外延,目的,渊源,规范范围,适用对象,法源的界位,都不能混为一谈。把两个理论主题如此杂乱无章地等量齐观,混为一谈,只能充分暴露论者由于长期浸润在极权主义党国不分的理论毒素语境中形成的不可救药的精神病态和近乎白痴的潜意识;说轻了也是泄露党国机密:☭即国家。
    
    2.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宪法总纲第一条政体规定里面的人民民主专政,虽然按照其序言的宪法性解释,“即(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但究其中国特色的出处,源自于毛泽东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其主体的规定和它的原教旨主义词源出处:“(流氓)无产阶级专政”(卡尔-亨利希-马克思:“致魏特曼”,“论巴枯宁”)以及罗马共和国宪法/人口统计法中规定并隐含的“无产阶级”主体定义:除了生养孩子以外对国家毫无生产贡献的寄生虫街头混混--的异同既一无所知,又大异其趣;在故中共党魁毛泽东的论述中,人民民主专政的主体包括所谓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毛泽东,刘少奇,以及奸相周恩来从来没有说过民族资产阶级不剥削,也没有说过极权中国的法学/政治学概念“人民”必须按照北大法学博导巩“教授”的口含天宪对作为剥削者的民族资产阶级予以排除出局。以毛左理论泰斗来欺世盗名的北大法学博导巩“教授”,竟然无知到了不仅恐怕根本就没有读过他这次没忘了挂在嘴边的洋共著作“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恐怕连土共毛泽东的“论人民民主专政”都没有读过。在北大校园里,在全国各种舆论平台,仅仅凭着其背熟的少数几个书名在那里鬼混。无怪乎此物如此钟情偏爱马克思原教旨主义中最为邪恶反动的极权主义国家学说流氓无产阶级专政论述。其近因恐怕是按照罗马共和国宪法和人口统计法标准,此君似乎也可以归类到罗马寄生虫阶级:街头混混生孩一族中去的。巩教授如此孝顺流氓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大概是基于物伤其类的情感动力。
    
    3.西方不存在“宪政”概念(?!):西方, 按照“国际上通用的法学辞典,大英百科全书,没有这个概念,只有 ‘立宪政府’或 ‘立宪政体’”这种似是而非的宪政虚无主义全称否定会不会是巩大教授在前南联盟攻读维辛斯基法理学时,由他那个久久不让他毕业的南共教授给灌输的吗?因为恐怕只有南联盟这样的“西方国家”,才符合巩教授所称的没有“宪政概念”存在的独家理论发现。宪政,在西方法学语词里面,称为:Constitutionalism, 或Constitutional institution 或institutionalized constitutionality. 它的引申提法称为:Rule of Law under Constitutional democracy)。这里巩“教授”不仅暴露了对宪法学的惊人的无知,而且显示了此君讲话颠三倒
    
    4.语言逻辑混乱的理论二百五的嘴脸。你既然声称西方“没有宪政这个概念”,这么一个全称否定的概念,又何以和同一个巩献田所说的所谓“宪政” “完全是西方的”的论断不自相矛盾。
    
    5.“宪政在国际上通用的法学辞典,大英百科全书,没有这个概念,只有 ‘立宪政府’或 ‘立宪政体’。。。” “完全是西方的,,
    
    6.“完全是西方的,不要党的领导,不要社会主义的‘宪政’,那当然是与我国宪法相违背的。你要提倡宪政,先要遵守现行宪法,。。。”(第7页)
    现代宪政理论以民主制度为基础,但它最核心价值并不是民主,而是体现在一部反映被统治者和被前者有限授权进行统治的统治者之间达成的社会契约规定--宪法来行使有限统治管理的政法制度。其核心是保护“法律之下的自由 ”(freedom under the law)。为了保障属于个人、并在政治学的逻辑上先于国家而存在的那些自由,宪政制度不仅用了各种方法来限制政府的权力,而且还用各种方法去限制“人民”的权力,把得到宪法确立的“宪法权利”,排除在民意(政治中的多数)的选择范围之外。并通过一个独立的、不受选举制约的司法系统来充当公民宪法权利的保护神。宪政和民主是分不开的,现代的宪政主义是一种自由主义的制度模式,其实质是民主主义、共和主义和法治主义这三者的汇合。主流法学界对于宪政与民主关系的解释是“自由为体、民主为用”。
    
    不承认希特勒纳粹帝国法西斯专政的反法西斯人士绝不因为不承认法西斯法制的合法性,甚至声讨其反人类的非法本质而丧失合宪性或缺乏宪政主义者的立场和色彩。他们的宪政主义根据可以来自魏玛共和国宪法体系,也可以根据自由人类普遍宪政规范来确立。就有如前苏联的宪政主义学派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废除斯大林宪法而疉显,而非丧失,其宪政主义者的定位一样。把是否支持拥戴残民以逞的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中共“宪法”总纲第一条,作为甄别是否有资格获得宪政倡导者的门槛条件理论忽悠,实在是一种低能的诡辩。否则,按照巩献田的歪理,在极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暴政下,只有暴君本人和他们的溜须舔痔的马屁精们如巩献田辈,才够得上“宪政倡导者”资格!
    
    遗憾的是,在这场“左”“右”两派头面理论家出场的世纪性辩论中,茅于轼先生未能抓住假左派巩献田教授之流不堪一击的理论误区穷追猛打,揭穿其反人民的集权主义帮凶嘴脸。而论辩的方向被一个明显的理论弱智误导到许多细枝末节的胡搅蛮缠上面:例如三年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走资派是否还在走?毛泽东到底是否荒淫无度?人民民主专政到底是否可以允许剥削阶级入党?
    
    通过这场辩论,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假左派理论“权威”活脱出一个完全脱离了现代思想和政治生活所有鲜活内容的政治僵尸的“理论”,如果还可以称为理论,的行尸走肉。一个理论修养欠缺,理论训练严重残缺不全的原教旨极权主义掉书袋子。而就是这么一个理论弱智,竟然能使当时中国人大意欲颁布的第一版内容较好物权法胎死腹中。真是咄咄怪事!现在到了揭穿他们真面目的时候了。
    附录:
    
    徐有渔论“左派”:
    
    “如果说坚持“左”的东西,或者坚持与旧体制相关的东西,就是搞社会主义的话,我觉得那只能是假社会主义,是以社会主义为名,而以特权和专制为实。我举一个例子,说明我们有些习以为常的东西,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东西,其实并不是社会主义。我们经常争论医疗卫生的改革,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经费,几年前,一个相关副部长说过一番话——大家很难看到,但是在一份不知名的报纸上部分登了出来——他说,中国的几亿农民,要让他们在“新农合”体系中得到补助的钱,实际上还不如北京某医院一个医院花在高干身上的保健经费。仅仅一个医院的高干医疗经费,就超过中国几亿农民的医疗卫生经费,这叫社会主义,还是叫特权?中国那些所谓坚持社会主义的人,他们显得理直气壮,好像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实际上我觉得他们是在坚持腐朽落后的东西,比如特权。”
    
    文化大革命能动发动得起来,能够让几亿人积极参与,用毛泽东的个人威望还不足以解释,用“四人帮”的阴谋诡计更不能解释,文革的发动者、领导者实际上看到了中国社会的问题,他们就是利用公正和平等的口号来打动人心。前几天宣布,要审判薄熙来。薄熙来的成功也在这里,薄熙来和文革派一样,实际上是制造或维护不平等制度的人,但是在政治斗争中,为了权力,他们高举平等的旗帜,高喊平等的口号,他们实际上是假戏真做,有时做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做出最平等的姿态,就能够欺骗人。在这个问题上,天则所的诸位同仁20年来不遗余力地在主张和争取真正的平等,即争取实现一种能够保障平等的制度,而不是肤浅地迎合“均贫富”的心理。但是不幸的是,他们在中国受到攻击,被说成是主张不平等,是站在富人的立场上,这方面,茅于轼教授受到了最大的攻击。这种情况下,我很想鼓励天则所,我们坚持的是真正的平等,与毛泽东文化大革命中那种平等,与薄熙来那种蛊惑人心所谓的平等,是完全针锋相对的东西,我们一定要把真正的平等坚持到底。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2286812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左派”向习近平亮出“底牌”/华颇
·对中国左派的质问书/青松
·薄熙来案将成为左派心目中的“六四” (图)
·李文采:中国左派何以成了黔之驴
·左派,新左派的过去 现在 未来
·如何区分左派右派?价值阶梯告诉你 (图)
·左派集体压过来 温家宝2010年起被完全孤立 (图)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陈维健
·封从德:孔庆东不是人格与思想独立的左派知识分子
·中共极左派為何瘋狂攻擊骆家辉?/林保华
·自由派的忧虑与极左派的密谋/李乾
·左派扬帆教授批判文革和极左张宏良
·从“乌有之乡”看左派力量/耿付生
·曹长青:你怎样定位自己是左派还是右派
·《零八宪章》月刊:就“茅于轼讨毛事件”致“左派”同胞的公开信
·曹长青:沃尔玛为何成了左派眼中钉
·曹长青:左派为何在澳洲失败
·在中国革命幻象中迷失的美国左派——写在寒春逝世之际/玛丽
·奥巴马及美左派向往中国式集权专制/陈凯
·刘云山领军宣传和左派搅局习近平的计划
·茅于轼海南演讲再受阻 毛左派称要揪幕后黑手 (图)
·左派疯狂攻击 要揪茅于轼海南行幕后黑手
·左派,基层群众,共党内部3股势力在挺薄
·网传著名左派网站四月网因劳资纠纷陷入瘫痪
·新左派遭重击 司马南:薄熙来会战斗到底
·势会上诉 左派追捧薄熙来
·铁流:毛左派不要张狂:毛泽东奸污玩弄妇女是鉄的事实!
·左派发起募捐 “一人100,温暖薄熙来”
·香港左派元老:薄熙来翻供是场“好戏”
·“温家宝搞的钱更多” 左派开始反击 (图)
·左派图谋翻案 温家宝罕见露面意在反击
·薄熙来脱剧本演出欲成就左派旗手地位
·左派到处煽风点火 北京军区忠诚度待检验
·惩薄熙来非路线之争 左派没办法挑事
·薄熙来公审左派数百语音频道被封杀
·胡耀邦家族连中枪 左派“趁火打劫”
·景山公园毛左派大唱红歌记实之一/视频 (图)
·习近平不只是想做左派领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