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文立:公民社会是宪政民主的基础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7日 来稿)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2013年9月29日在美国旧金山民主基金会27届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尊敬的方政會長:
    
    尊敬的理事們:
    
    尊敬的女士們和先生們:
    
    時光如梭,距上一次在貴會講話,已經整整十年了。我這個人也從六十歲變成了七十歲;好在現在有人說,七十剛剛開始,但願如此。上次,我在貴會頒獎會上說:“民主就是太陽”。我相信,服務於民主事業,會讓我們更年輕。
    
    今天,三位雖然非常遺憾沒有到場的中國大陸的艾曉明女士、譚作人先生、朱承志先生,都是近幾年國內公民維權運動的代表人物,他們榮獲《傑出民主人士》獎,名至實歸,令人敬佩。
    
    公民維權運動,是民權運動的核心,也是民主事業的核心內容之一。
    
    憲政民主社會的基石有二:
    
    一是在保護私人合法財產基礎上的、每一個人的合法權益神聖不可侵犯,並以法律的形式予以確認。公民的合法權益必須堅決維護。對任何一個人的合法權益的侵犯,就是對所有人合法權益的威脅。
    
    二是社會的高度自治。
    
    中國自古以來,並不缺乏社會底層(在西方稱為“社區”)的自治的傳統。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統天下,號令“廢封建,立郡縣”,開始了中國“皇權官僚中央集權專制”的時代。換言之,中國是在公元前221年開始,就結束了“分封建制”的“封建時代”。中國恰恰是在先秦“諸侯百國”的封建時代,才出現了孔孟老莊“諸子百家”,和西方幾乎在同一個時期,開創了思想、哲學、文化極為繁榮的時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封建”一詞,在中國居然成了落後的代名詞。
    
    中國即便到了“皇權官僚中央集權專制”的時代,直至民國時期,卽1949年之前,因為中國社會基本上是以“血緣關係為基礎的農牧生產方式為主的宗法社會”,在這個社會的底層依然保有“族長和鄉紳共同管理、既庇護人又束縛人”的自治體。也就是說,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個“自治體”的存在和基層“自我管理和自我完善”的傳統和機制。宋朝,中國的社會管理極為寬鬆,逐步從“宗法社會”“脫序”、“游離”出來的“游民”們形成了“游民社會”,人們看到生動的“清明上河圖”,中國社會分工的“五行八作”,就是在那個時期開始繁榮的。中國社會出現了能與居於主流地位的“儒、道、釋”分庭抗禮的“游民文化”的價值觀和思想體系,並以“說書、評彈、千萬種的地方戲劇”為傳承手段,儼然在中國傳統的“儒、道、釋” 三教之外,新成了“小說教”這一全新教派,以至“游民和游民知識份子”在歷次改朝換代的中國農民起義的歷史中,起到舉足輕重的決定性作用。中共其實也是“游民和游民知識份子”的一個變種。
    
    對於“游民、游民文化和它在中國歷史上的作用”,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王學泰先生有過深入的研究和論述。李慎之先生高度評價王學泰先生為中國和世界“發現了另一個中國”。
    
    當今中國大陸社會,能夠和“小說教”有一比的,就是早已存在、天天存在的千百萬人無形形成的“網民黨”和“同城圈子”,只要中共不敢也不能退出全球的“因特網世界”,這個 “網民黨”和“同城圈子”就是殺不淨、滅不了的反對黨。在這裡,我想請中國共產黨想開一點,形勢比人強,你們的“一黨專制”早已被打破,“一黨專制”現在頂多還剩半壁江山!因為不管你中共承不承認,大陸有至今存在十五年的、你們消滅不了的中國民主黨;又有了千百萬人無形形成的“網民黨”和“同城圈子”,實名制也阻擋不了這個大勢;臺灣有百年老黨“中國國民黨”,以及新興的“民主進步黨”;還有香港不受中共管轄的“民主黨派”。即便中共官方媒體內部的不同聲音,也早已此起彼伏了;即便中國共產黨自身,到了今日,也早已不是什麼“工人階級的政黨”、什麼“無產階級先鋒隊”了,至少它的上層早已是權貴資產階級的成員和代表了。一個“變了性”的黨,談何“紅色帝國千秋萬代”永不變色!那真是笑話!
    
    雖然,中國共產黨靠得是“唱紅打黑”起家,毛澤東是大張旗鼓地“唱紅打黑”,是和平時期平順年景餓死幾千萬人,最後以十年內亂、瀕臨破產、主動討好美國而告終;當今,薄熙來“唱紅打黑”來搏高位,現實卻讓他鋃鐺入獄;習近平只得隱性“唱紅打黑”,可是左右不討好。最終,共產黨恐怕也只有認可形勢比人強:市場經濟作為法治經濟,沒有憲政民主作為依託,斷然不會最後成功;今日在中國,要想走回頭路,只有毀滅。市場經濟,道路雖然千萬條,在政治上,最後只有憲政民主是終點。不然,為什麼中共從紅一代開始、紅二代又變本加厲地把他們家庭的重心和紅三代、紅四代悉數放在了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這就是形勢比人強,這就最明白不過的表明:中共的上層不管他們嘴上說什麼,什麼“自信”,什麼“掌握宇宙真理”,什麼“風景這邊獨好”,什麼準備向全世界推銷他們的“政治模式”,什麼“七不許、八不准”的,但是他們用他們最實際的私下行動,對於西方的憲政民主的政治制度作出了最真心的肯定和讚美。再請看,他們所有的所謂“皇儲”胡錦濤也好、習近平也好,首先要朝拜和取得認可的,也是他們所謂的“美帝國主義”——美利堅合眾國!連七十年代,鄧小平要對越南動武,也要首先取得美國的首肯。千萬不要輕信中共領導人那些“自信”的大話!
    
    中共堅持的“一黨專制”必將完全終結,中國必將成為一個憲政民主的國家,是不可阻擋的大勢。對此,我2010年1月18日撰寫的《中國大勢》已有論述,在此不作贅述。
    
    憲政民主是文明、有序的民主,前提在於尊重每一人的合法權益。進一步的前提,又是獨立人格的公民意識的形成。中國“宗法社會”雖然有自治的好傳統,但是卻阻隔了“獨立人格的公民意識的形成”。自1978年開始的不完全意義上的市場經濟,是曾經在中國的二三十年代至1949年、就曾經一定程度奠定過的“公民應有的獨立人格”的基礎上,又因1978年開始的“民主牆”運動,1989年『八九六四』民主運動,以及持續不斷的民權運動,“公民應有的獨立人格”在擴大、在迅速張揚,所以對中國形勢的分析不必那麼悲觀!看看現實社會中的我們每一個人:今天的你,早已不是昨日的你了;今天的中國人,也早已不是昨日的中國人了。不然,包括異議人士在內的進步力量豈不是徒勞無功嗎?那你還繼續付出、繼續努力幹什麼!
    
    以我觀察,甚至還有矯枉過正的地方。
    
    人人生而平等,但是人人不完美,人人生而有差異。從結果而言,世界上永遠不會有絕對的平均。嚮往高福利的社會民主主義,那是難以為繼;歐洲社會民主主義的敗落,就是前車之鑒。人格獨立不是自以為是。人人自以為是,追求絕對平均,是不是矯枉過正?特別,許多人沒有了對上蒼的敬畏和感恩,是不是矯枉過正?
    
    當然,對於今日中國還遠遠不是矯枉過正的問題,而是公民有沒有真正的自由、民主的大問題。
    
    健全的自由和民主都是法治下的自由和民主,概括為憲政民主。
    
    所以,今天我在貴會、即民主教育基金會上要提到公民教育和教育的平衡之道。“治一經,損一經”,都是不可取的。焚書坑儒錯誤,獨尊儒術同樣錯誤。中國優秀的思想文化傳統和在西方生發的普世價值,同樣可貴。
    
    所以,在此請允許我鄭重向諸位和世人介紹:我們中華民族的曠世奇才——王康先生。
    
    
    
    2007年我提出:“王康是那种用高贵、纯粹的理想在引领着当今中国的中国大陆的学者。”(http://blog.boxun.com/hero/2006/xuwl/18_1.shtml)
    
    2011年10月26日我在致友人信中再次提到:“王康才是能引領中國走向高貴的百科全書式的大思想家。”
    
    當今,貴冑在野。正如王康所言:“中國希望,在禮失求諸野,吾人不忍放棄。”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中國在苦難中,已經磨礪出了王康這一位中國特有的來自民間的大思想家。王康卻又是那樣的謙卑、純淨和可愛。
    
    而且,令人鼓舞的是,類似王康先生的群體現在就存在在中國!
    
    因為苦難和長期的政治高壓反而可能出現思想奇葩和大思想家。戲台底下不會有思想。
    
    以我孤陋之見,我個人以為對於當下中國,王康先生最大的貢獻在於二點:
    
    1)他能夠把中華民族最優秀的文化及傳統和現代的普世價值融會貫通地服務於普羅大眾,逐步形成了中國的“新國學”;
    
    2)他和他的團隊以經過八年的千辛萬苦創作的世界藝術史上罕見的巨畫《浩氣長流》為起點,繼續在推動中華民族“不再有中國人打中國人的、沒有內亂、沒有流血、沒有分裂的和平的民主轉型”,和全體中國公民和各個中國政黨共同創造出能夠奉獻給世界的“萬世開太平的憲政中國”。
    
    功莫大焉!功勳至偉!
    
    一旦,王康先生夢想的“打撈沉船作方舟”得以實現,怎樣評價都不過分!
    
    當然,理想不等於現實。但是沒有理想的民族,是不會有光明前途的,一切需要我們共同努力。
    
    謝謝大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622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文立:中共意识形态只占据中国的半壁江山
·寻找政治及社会资源,自然第一重要。/徐文立
·习近平无术可施 又祭起群众路线这破旗/徐文立
·徐文立:秦永敏先生有关在中国大陆现行政治体制下成立宪法法院的提议太过偏离政治反对派的立场
·徐文立:对中国发生改变审慎乐观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徐永海 (图)
·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徐文立
·徐文立;我们是务实的民主派/巴黎动态(图)
·现在的中共太子党还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徐文立(图)
·徐文立:纪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巴黎动态(图)
·徐文立:中国大势
·吕洪来:看徐文立为《一众精英十年历史——我看中国民主党》一书做广告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徐文立
·徐文立:刘晓波道德勇气,千古留名;中共现已命如薄纸
·徐文立:2009年5月5日拜会达赖喇嘛尊者时的即席感言
·徐文立:戈扬老的美德在于真诚
·徐文立:中国《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徐文立:中国的民主形势并不那么悲观
·徐文立出席刘晓波获奖典礼的报告/巴黎动态(图)
·巴黎动态;掠影徐文立采辛亥火种走历史古迹(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