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孟泳新: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很长时间了,笔者一直在网上查找台湾方面有关张君劢先生的研究和发现,但收获甚微。今可见到了,来自宝岛的权威人物的大作,《黄克武 科玄论战中的张君劢》。
    
     2013年6月29日至30日,“张君劢与现代中国”研讨会于北京大学高等研究院举办。“作为台湾中生代中国思想研究的代表人物,”还来头不小呢,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所长黄克武在会上以20世纪20年代的科玄论战为背景,介绍了张君劢等人对于近代中国思想发展的探索。黄克武说,“最后谁胜谁败?对于胡适这样的科学派的人来说,他觉得张君劢是逃不出如来佛掌心的孙行者。胡适跟他所代表的五四启蒙论述,受到相当于多人的赞赏。我引翁贺凯兄书中的一句话,有人认为:科玄论战是以科学派及其后加入的唯物史观派的大获全胜而收场,张君劢本人毕生就蒙上了玄学鬼的污名。但 是,相对来说,批判五四运动的新儒家,像唐君毅先生对这个论战就有完全不同的评估。他在1976年说:“今天就算是一个十分崇拜科学的人,也不会承认人生 的问题完全可以用科学来解决,……君劢先生当年的主张,可说完全胜利。”由上述不同的论述可以看出,科学派中有人认为是自己大获全胜,新儒家则认为玄学派完 全胜利。论战一直持续到今天,似乎从当时到今天双方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甚至可以说科玄论战仍无定论。”

    
    读后,不禁叫人大失所望。令人遗憾的有三。
    
    其一 五四运动和梁启超张君劢等的新儒家之间的关系
    
    黄克武在文章中特别地用了“胡适跟他所代表的五四启蒙论述、胡适为代表的科学派”和“批判五四运动的新儒家”这样的二个词,来代表二派的称谓,即在以梁启超张君劢等新儒家人之前加冠上“批判五四运动”的字样以示其特征。笔者认为,这似乎有点不太公平,并且有违于历史客观事实的。我们需要梳理一下,梁启超张君劢和胡适陈独秀在五四运动爆发之前各自的作为,以及它们与五四运动爆发的关系。
    
    1913年初张君劢赴德国留学。1914年7月,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张君劢放弃了他的学业,留下来观察战争的发 展。于是,他买来很多书和地图,天天阅读报纸,并亲自跑到比利时前线去收集第一手资料。张君劢己经预见了德国必败的结局。1915年护国运动爆发,梁启超一纸电召,张君劢匆匆踏上了回国参加“讨袁”的路。1916年3月他回到中国。1915年梁启超就警告中国外 交当局:战后必有大会议,此大会议中,中国问题为重要议题之一,此稍有识者所同料及也。中日 关系后来的演变,证实了梁启超的预见。1917年梁启超在听取了张君劢的分析后,力主对德宣战。梁启超希望通过加入协约国一方对德宣战,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在战 后和会上取得国际团体成员的资格,以利于一系列外交悬案的解决,营造一种举国一致对外的气氛,一举解决国内政治问题。“需要指出的是,在参战问题上,当时舆论主流是持反对意见的。”〔郝涛,《研究系与五四运动》〕尽管梁启超的主张获得国内许多政治 家、评论家的支持,包括原国民党方面的汪精卫、蔡元培等人的支持,但仍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家包括孙中山〔可参见袁伟时的文章〕、黎元洪、康有为在内不予支持。1917年8月14日,在梁启超的游说和推动下,北京政府终于向德國宣戰,中国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參戰國”。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巴黎和会即将召开。中国亦为战胜国之一。協約國集團為締結和約,准备于1919年1月召開巴黎和會,中國政府派陸宗祥等出席。1918年12月29日,梁启超便與张君劢等人乘船离开上海。1919年2月18日抵達巴黎。3月6日,梁啟超致電北京政府總統外交委員會委員長汪大燮、事務長林長民,報告他從和會上獲知的段祺瑞與日本借款,订立密约,承认日本为合法继承山東主權。4月24日,梁啟超致電國民外交協會,發佈歸還青島通電。4月 29日、30日,英美法欲将原来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全 部让给日本。
    
    面对这种情形,北京政府派出的中国出席和会首席代表陆征祥竟然也考虑要签字了。在这紧急关头,梁启超致电汪大燮、熊希龄、林长民,建议警醒国 民和政府,拒绝在和约上签字。林、熊、汪等人都是梁启超的长期政治伙伴,当时与梁同为国 民外交协会理事,林长民还是梁启超的儿女亲家。林长民4月30日接到梁启超电报,5月1日写成《外交警报敬告国人》一文,于晚间送到研究系的《晨报》报馆,由总编辑陈博生接收,刊载在 5月2日的《晨报》上。林长民的短文指出“胶州亡矣!山东亡矣!国不国矣!此恶耗前两日仆即闻之,今得梁任公电乃证实矣!”“ 願合四萬萬眾誓死圖之。”5月2日,北京政府密電中國代表可以簽約。
    
    5月2日,蔡元培从汪大燮处得知有关巴黎和会的最新消息,立即返校告诉了北京大学的学生领袖傅斯年、罗家伦、段锡朋等人。5月3日下午,以林長民為首的北京國民外交協會召開會議,決定阻止政府簽約。國民外交協會協會理事、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將外交失敗轉報罗家伦、傅斯年等学生代表。當晚北大學生在北河沿北大法科禮堂召開學生大會,並約請北京13所中等以上學校代表參加,大會決定於4日(星期天)天安門舉行示威遊行。
    
    陈子明在《梁启超与五四运动》一文中说:“但是,如果一定要举出一个人,没有这个人,五四运动或许就不会发生,那么这个人不是陈独秀、胡适、蔡元培、李大钊或鲁迅,而只 能是梁启超。” “梁启超亲自点燃了五四运动的导火索,是十分确切的,丝毫没有夸大他的作用;但是,更值得探讨的是梁启超与五四运动的思想渊源与精神联系。 ” 郝涛 于《研究系与五四运动》一文中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所提倡的白话文、学习西方的文化价值取向、革新传统思想道德、改造国民性等主张在他〔梁启超〕的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小说界革命、戏曲改良以及新民学说中都可以找到滥觞。从一定意义上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是 梁启超十余年前工作的继续和深化,后来的新文化运动所做的工作是对先前‘新民说’的继承和超越 。”
    
    至于此时胡适、陈独秀等人又在干什么呢?自不必我多说了吧!中共史家却认为,赞成俄国革命的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陈独秀是五四运动的领袖;国民党史家则宣称,国民党的一些成员如蔡元培、吴稚 晖、罗家伦、段锡明等以及胡适实际领导和影响了五四运动。这些观点都是片面的,不是实事求是的。请参见笔者以陈智淙为名发表的《“以人为本”还是“以人的尊严为本” 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其二,从作为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所长的黄克武的表态可对台湾的近代史研究的进展与成果、水平与人才窥知一二了。由于近代史的研究成果直接关系到台湾的未来的政治前途、特别是未来两岸国共之间的政治谈判等等,如此的愚昧与无知,难怪香港报刊称马英九为怯共,其实媚共、亲共、怯共…的根子在于国民党的意识形态的落伍,这就与台湾的社会科学发展的水平有关了。这不禁令人伤感和忧虑。
    
    其三,黄先生声称,“科玄论战仍无定论”,因为“论战一直持续到今天,似乎从当时到今天双方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而香港主张,“科玄论战,张君劢完全胜利”。谁都知道,中共在大陆施行严格的新闻管制制度,或者说实行鸟笼式的学术自由和出版自由制度情况下,哪来什么“论战一直持续到今天”的神话了,哪来什么“到今天双方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的辩论程序了。正因为如此,一般情况下笔者对于来自大陆的消息,即使不合吾意〔如郑大华〕但只要看到他们能在走向真理的道路上取得一丁点的进展都会採取善意理解的态度,而黄先生可是来自实行学术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的台湾,故不得不多讲几句。 我们讨论的辩论是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辩论,我们再次讨论它的目的是再次探究、评判它的历史价值,来为未来和当今提出有意义的帮助。对于当今进行的辩论和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辩论从理论上讲,都适用于哈贝马斯的商谈理论。但今天我们不必扯得太远。一场辩论是否有定论,并不是取决于辩论双方参加的人数与辩论双方发表文章的多寡,比如说,辛亥革命前对民族主义有关驱除鞑虏的那场辩论,又是同一个黄克武,他说,“我觉得《民报》和《新民丛报》之间的辩论,其实是一个非常关键性的辩论。在那个辩论里,梁启超没有办法说服革命党:反满是一个狭隘的观念。”〔黄克武:《辛亥革命前的中国思想界》〕人早己西去,那道这场辩论还是没有定论吗?历史却有了定论,梁启超的中华民族论获得了全胜。
    
    问题的关键,是对于此辩论问题的本质的揭示,以及重大的历史事件的发生。
    
    我们认为,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己有定论了。“1955年《羅素-愛因斯坦宣言》的发表”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的发生宣告了科学主义的彻底的失败,宣告了科学无法解决人生观问题,宣告了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科学与人生观论战讨论中由梁启超张君劢为首的所谓的“玄学派”、质疑“科学万能论”的少数派嬴得了最终的彻底的胜利。
    
    下面就讲一讲科玄论战的本质:
    
    ⑴“科学主义” 与“科学社会主义”假冒成了“科学” 的错误 ,
    
    “何谓科学?简言之:科学就是以范畴、定理、定律等形式反映客观现象的本身和运动规律的知识体系。
    
    19世纪下半叶,日本明治维新的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首次把science译为科学,1893年康有为最早将科学一词引入汉语语汇并广为使用。
    
    “ 何为唯科学主义?简单地说,就是把科学的方法扩展到一切领域并认为它是 产生正确结论的唯一途径。唯科学主义也称科学主义,就是把自然科学的方法,原则提到哲学的高度予以提倡,并且用来解决社会人生问题。奥古斯特孔德、约翰穆勒、赫伯特斯宾塞等实 证主义者就是其代表。19世纪末,由于甲午战争的失败,中国先进知识分子开始认识到物质技术层面背后的科学精神,开始感到传统价值体系与科学存在着某种程度的不适,他们从追求科学到科学崇拜,极力倡导科学主义,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科学主义走向兴盛,其中,严复、陈独秀、丁文江、胡适、吴稚晖等人都是科学主义的代表。”〔引自于秦英君,《科学乎,人文乎》一书〕
    
    ⑵1923年的“科学与人生观”的论战
    
    自启蒙时代到十九世纪末,整个欧洲知识界都弥漫着这种“科学万能论”的态度,可以说,启蒙“祛魅”以后,“科学”已取代上帝成为伟大的、全能的而且是善的力量和象征,人们相信有了科学,人类就会在幸福的大道上向前奔驰。尽管 到了十九世纪末,西方思想界已开始质疑“科学”,但是对科学持乐观主义的科学主义却从西方向世界扩散。显然,民国初年,当《新青年》和《科学》在中国宣扬 科学时,中国人对科学是持乐观的科学主义态度,正如张君劢所说,当时国人对科学是“唯唯称是,莫敢有异言”。
      近代中国对科学较早产生质疑的是梁启超。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欧洲造成的物质灾难和精神失落使梁启超对“科学”产生了失望,1919年发表了他的《欧游心影录》,“当时讴歌科学万能的 人,满望着科学成功黄金世界便指日可现,但现在,我们人类不惟没有得着幸福,倒反带来许多灾难。好像沙漠中失路的旅人,远远望见个大黑影,拼命往前赶,以 为可以靠他向导,哪知赶上几程,影子却不见了,因此无限凄惶失望,影子是谁?就是这位“科学先生”。” 梁启超这种以诗人的直感表达出来的对科学的质疑在民国初年的中国如同古井微澜,难以引起较大反响。
    
    1923年2月国内知识界爆发了一场历时一年有余,几乎使当时所有学术界名流都卷入其中的论战,这就是所谓的“科学与人生观”的论战,又称“科、玄论战”。引发这场“科学与人生观”论战的是张君劢应吴文藻之邀向一群即将赴美的清华学子的一次关于“人生观”的演讲,演讲中张君劢质问:科学能解决人生观问题吗?由此,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中国学术思想界关于“科学与人生观”大论战由此拉开 帷幕。
    
    胡适于《〈科学与人生观〉胡序》中写道,“这三十年来,有一个名词,在国内几乎做到了无上尊严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那名词就是“科学”。这样几乎全国一致的崇信,究竟有无价值,那是另一个问题,我们至少可以说,自从中国讲变法维新以来没有一个自命新人物的人敢公然毁谤“科学”的,直到民国八九年间梁任公先生发表他的欧游心影录,科学方才在中国文字里正式受了‘破产’的宣告。” 〔引于《〈科学与人生观〉胡序》〕
    
    陈独秀说,“人生观和(社会)科学的关系是很显明的,…孔德分人类社会为三时代,我们还在宗教迷信时代,你看全国最大多数的人,还是迷信巫鬼符咒算命卜卦等超物质以上的神秘;次多数象张君劢这样相信玄学的人,旧的士的阶级全体,新的士的阶级一部分皆是;象丁在君这样相信科学的人,其数目几乎不能列入。…现在由迷信时代进步到科学时代,自然要经过玄学先生的狂吠,这种社会的实际现象,想无人能够否定。倘不能否认,便不能不承认,孔德的三时代说是社会科学上一种定理。这个定理便可以说明许多时代、许多社会、许多个人的人生观之所以不同。…我们相信只有客观的物质原因可以变动社会,可以解释历史,可以支配人生观,这便是“唯物的历史观”。我们现在要请问丁在君先生和胡适之先生相信“唯物的历史观”完全是真理呢?还是相信唯物以外张君劢等类人所主张的唯心观进能够超科学而存在?”〔引于《〈科学与人生观〉陈序》〕
    
    由此也可以看出,陈独秀只是个孔德的实证主义者而已。
    
    其实,高喊科学的人未必真心想搞科学,而质疑“科学万能论”的人却无心反对科学。毛泽东、共产党高喊科学那么多年,“结果是反智主义,关掉全部文科大学,理工科的大学招生减少到十分之一以下。”〔茅于轼:《五四运动的口号错了》〕出现中断正常的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十二年〔1966-1978〕,这在严重的抗日战争时期也没有发生过,无数的科学家、教授被迫害致死,造成严重的断层与代沟。中国自从四人帮垮台以来,几乎每个知识分子都追问,何以中国的“封建”和“专制”竟能屡经“革命”而不衰,五四所指出的理想,“民主”和“科学”却一直仍是个理想,不曾落实到人间。“张君劢虽因“科玄论战”而闻名,但他并未站在科学的对立面,而是一再强调见闻之知〔科学〕之重要,并曾专门写了《中国之将来-在科学研究》称:“现在国家之安全,人民之生存,无不靠科学,没有科学便不能立国,有了科学虽为穷国可变富国,虽为病国可变健康之国,虽为衰落之国可变强盛之国,…为个人计,为国家计,为全世界人类计,各方面的幸福就靠科学。” 张反对的是科学主义而非科学。”〔引自于黄海啸博士论文《张君劢人生哲学》〕
    
    ⑶1923年“科学与人生观”论战的现实意义
    
    近几年来国内重新评论起科学与人生观论战这一段历史的文字,似乎是汗牛充栋。但从观点上看,可归纳为有两个主要的观点:其一是极大多数将这场论战看成是一场混战,是无谓之战;其二是陈独秀以马克思主义解释人生观的问题引出的革命人生观或叫科学人生观,从而认为“历史上的科学与人生观论战,加剧了中国思想界三足鼎立格局的形成。”〔欧阳哲生语〕其实,这两种观点都是错误的、有害的。
    
    历史上的科学与人生观论战讨论的主题就是科学能解决人生观问题吗?科学无法解决人生观问题,这也就是说,不存在什么科学的人生观或反科学、非科学的人生观,陈独秀不是以马克思主义解释人生观,而是以科学主义来解释人生观,来曲解人生观。其实,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科学与人生观论战讨论那只是国际上从一战开始的哲学学术界争论的一个侧面而己。
    
    直到1954年3月1日, 美國在太平洋中部馬紹爾群島比基尼島上成功爆炸第一枚氫彈。羅素立即得出結論,核時代的戰爭根本修改了克勞塞維茨在其《戰爭論》中所宣稱的“戰爭是政治的繼續”那種陳舊理論。原子彈、氫彈的出現,根本改變了前此一切戰爭哲學和歷史理性,它只有一種結局:人類集體自殺,同歸於盡。1954年12月23日,羅素以82歲高齡在英國廣播公司以“人之禍” 為題發表演講,指出人類面臨核戰爭的浩劫危險,罗素在演讲中警告,在一场使用氢弹的世界战争中,朋友、敌人和中立者都将被消灭,并呼吁所有具有良知的人,牢记自己的人性,忘掉其他东西。“记住你们的人性,忘掉其他”,是人类永恒的格言!罗素的演讲引起世界範圍內(除蘇聯、東歐、中國、北韓等共產國家外)強烈震撼。德國物理學家玻恩和法國物理學家約裏奧 •居裏建議由諾貝爾獎獲得者簽署一封致有關國家的公開信,並召開一次有關核浩劫威脅的科學家國際會議,向各國公眾強調核戰爭的毀滅實質。 1955年4月5日,羅素把一份宣言寄給愛因斯坦。4月11日愛因斯坦在這封被後世稱為《羅素-愛因斯坦宣言》的文件上簽名,七天後即去世了。 受《羅素-愛因斯坦宣言》影響,1957年4月12日,聯邦德國十八位原子物理學家和11位諾貝爾物理、化學、生物、文學、和平獎獲得者聯名發表《哥根廷宣言》,反對他們的國家國防軍裝備戰術核武器。他們發誓,“無論如何,簽名者無人願以任何方式參與核武器的製造、試驗和使用”。 三個月後,1957年5月18日,32名 諾貝爾科學獎獲得者在德國康斯坦茨博登湖聯名發表《邁瑙宣言》。
    
    1955年《羅素-愛因斯坦宣言》的发表,至少有以下的几个世界性也包括了中国的历史意义:其一,宣告了科学主义的彻底的失败,宣告了科学无法解决人生观问题,宣告了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科学与人生观论战讨论中由梁启超张君劢为首的所谓的玄学派、质疑“科学万能论”的少数派嬴得了最终的彻底的胜利。其二,核時代的戰爭根本修改了克勞塞維茨在其《戰爭論》中所宣稱的“戰爭是政治的繼續”那種陳舊理論。也就是宣告了“戰爭是政治的繼續论”过时了,也宣告了毛泽东的“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结论是过时了。其三,宣告了国际政治上全面禁止、使用核武器和裁军的新阶段的开始。之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赫鲁晓夫的蘇共最终都赞成全面禁止与使用核武器。经过艰巨的谈判,最终于1968年美英苏签署了禁止核武器条约。而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却反对之,直到1992年才加入。
    
    “ 毛〔泽东〕在五七年莫斯科世界共產黨大會上的發言。就是那段著名的談核戰爭的狂言。…毛〔泽东〕說「原子戰爭死掉一半人類,可以換來全 球社會主義」。…毛〔泽东〕這段話的意思是,有人要打核戰爭,我們不必怕, 人不會死絕,全球二十七億人,死一半吧,或一半多,把帝國主義打掉了,只剩社會主義,不要多少年,又會生出二十七億,或更多……言外之意,死那麼多人無所 謂。
     據說當天會場上聽眾一片寂靜,會後則是各國的強烈憤怒。毛〔泽东〕如此犯忌是因為,那時全球尤其是從二戰過來的歐洲,反戰情緒極濃,他們絕對不能接受一個領導人這 樣輕鬆地談論人類的死亡,而核恐怖也正當其道,蘇共中央特地請物理學卡皮察證實,美蘇核戰足以毀掉整個地球。〔也许是毛泽东根本不知道1955年《羅素-愛因斯坦宣言》的发表有何历史意义?因为中国国内的人很晚了,也许至今才知道国际上的这一段历史――笔者注〕因此,毛〔泽东〕的狂言不僅顯示專制帝王般以百姓為芻 狗的殘忍心態,而且暴露了中國人的無知和粗鄙。而毛〔泽东〕這種心態是和他按比例殺人,餓殍數千萬無動於衷相連貫的,並非偶然失言。遺憾的是,毛〔泽东〕的這些醜聞,迄今 在大陸沒有人敢於批判。而在沈志華著國史三卷中,對此,也只是解讀一番,說是「外國人不理解毛〔泽东〕那種哲人的思維和詩人的語言」,蘇共以此指責中國好戰、挑動核戰 「無疑是有意歪曲了」。…
     而毛〔泽东〕本人,回到北京之後,不以為恥,反而一狂到底,說蘇共和平共處的總路線忽視了世界革命和戰爭問題。還在會議上高談「真打原子戰,不見得是壞事,是壞事 也是好事。因為二十七億,死剩九億,也好辦事。」以中蘇關係的角度而言,我們批毛是基於一個簡單的邏輯﹕毛〔泽东〕明知蘇共的前車之鑒,卻變本加厲地推行斯大林主 義達到極致,死不罷休。而這種暴君性格的形成早就有跡可尋。”〔引自于金鐘:《沈志華筆下的赫魯曉夫與毛澤東》〕
    六十年代毛澤東與赫魯曉夫之间的中苏两党大辨论,中共发表了著名的九评而扬扬得意,我们从移民到此〔德国〕的几位原苏联知识分子口中知道,从当年苏联的宣传看,中苏分岐是,中国要搞原子弹,而苏联不能帮助毛澤東搞原子弹,挑動核戰。
     而几十年过去了,“ 还有一个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名叫朱成虎的少将,据说是“老八路”将军朱德总司令的外孙。在北京安排会见一群香港记者时,曾信口开河扬言:如果美国人用他们的导弹或制导武器袭击中国领土内目 标区,我认为我们将必须以核武反击。如果美国人决心干预,我们就决心反击。因为以常规武器进行的战争,中国没有胜利的可能,…...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 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的城市的准备。”〔谁会成为中国未来的“山本五十六”/淳于雁2012年9月1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现代自然科学和技术的发展还蕴含着“科学主义” 的兴起和蔓延。科学主义把仅仅适合于数学和自然科学范围内的观念和方法简单地搬运到人文社会科学和日常生活中。…用工科中的“工程”概念来称呼日常生活中的一切活动,如“希望工程”、“形象工程”、“紧缺人才培训工程”等等;用“螺丝钉”、 “工程师”这样的提法来比喻普通人和教师。其实,每个有生命的人都不是一颗被动的、被拧在某个地方的“螺丝钉”;教师也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是 “人类灵魂的导师”,因为工程师面对的是同样的零件,而导师面对的则是具有不同个性的学生。”〔俞吾金语〕
    
    更严重的是,到处都滥用“科学”两字,到处都挂贴上“科学”两字,唯恐有谜信、落后之嫌。故有了“科学”人生观、“科学”发展观。由此可见,“极大多数将这场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科学与人生观论战看成是一场混战,是无谓之战,”这种观点是极其错误的,不仅如此,对于中国最好是再来一场科学与人生观论战也不为过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723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孟泳新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孟泳新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