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熙来案庭审观察之二: 没有“伟大判决”,只有“一地鸡毛”/晨曦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笔者曾在8月26日发表“薄熙来案庭审观察之一: 期待8月22日是中国司法史上值得记住的日子”一文,笔者当时认为庭审头三天的情况表明,中国司法是在实实在在的进步了,尽管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也很有限,但这悄悄的进步却不能忽视。因为三天的庭审体现出公开和公平的法律精神,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对政治高官审判的最好的一次,不仅仅是“形似”,更多了一些“神似”。但笔者也说,这次庭审能不能成为中国司法改革的一个里程碑,还要看法官最后做出什么样的判决,如何定罪量刑是判断此案能否完全体现司法公正的最重要的试金石。
    

    9月22日上午10点,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薄熙来案。法院判决认定,公诉机关指控薄熙来的受贿人民币2044万,贪污500万元及滥用职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认定薄熙来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关于薄熙来及其辩护人的自辩和辩护意见,法庭只对其中的134万受贿款不予认定,其他全部采信公诉人的证据。法官宣判后,一直面带微笑聆听宣判的薄熙来紧握双拳,显得情绪有点激动,被法警带上手铐,带出法庭。
    
    这个判决结果并不出很多人的意料,但让那些期望薄案成为中国司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案例“的人们失望了,因为这个判决依然没有走出过去政治判决的巢臼,体现的不是法律精神,而是执政党的政治意志。那些在审判前就预言这次审判不过是又一次“表演”的人高兴了。事实再次证明前面那些庭审体现的公开和公平不过是一场政治秀,最后的判决才是“图穷匕首见”。
    
    现在回过头来看,对薄的审判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思路:一是按过往的惯例,进行政治审判,从庭审到判决体现的是政治意志,即执政党最高层的意志,庭审不过就是一场木偶的表演,最后的决定权仍掌握在党国最高领导的手里。二是体现法律精神,按照案子所呈现的证据的是非曲折说话,以证据定罪,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如果是按照法律精神来审判,薄案中检控方对薄的指控至少存在以下的漏洞:
    1 某些重要的物证的缺失和人证的瑕疵以及某些证词的主观性。例如,在法国别墅的问题上,检控方在薄熙来和别墅的关系上,仅仅是薄数年前回家碰到薄谷开来和徐明在放关于别墅的幻灯片并观看这个情节和薄谷开来推定他知道的模棱两可的证言就确定和薄的关系。在贪污500万的问题上,很多证言只有当事人和薄熙来两人的对话,没有任何可靠的第三方的证据来证明这些对话的真实性。在为薄熙来儿子报销出国学习的费用上,也拿不出客观的证据证明薄熙来授意和主使徐明这样做。这是外界普通人听了庭审之后最直观的感觉。
    2 薄谷开来证词的合法性和可靠性存在明显瑕疵。薄谷开来作为犯罪嫌疑人的妻子,又深陷囹圄。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正常的法制国家是不应该让她出来为指控丈夫的罪行作证的,而且薄谷开来也有权拒绝作证。但在中国,刑法一般规定也是不提倡妻子为指控丈夫作证,除非是特别重大的案件。而薄案,妻子做证指认丈夫犯罪确是一大特点,可以说在很多场合下,如果没有薄谷开来的证词,简直就无法为薄熙来定罪。这让人们想起文革中的很多泯灭人伦的政治斗争的做法。这是中国现代司法判例中的一个悲剧。
    3 法庭在证据链存在着若干明显缺陷的情况下全部采信公诉方的指控和证据有违法官中立的现代司法制度的基本原则。成熟法制国家的法官一定要秉持客观中立,超脱控辩双方的立场,审视相关的法律事实和证据,甄别控辩双方在事实和证据上是不是做到确凿和有效,以证明被告人是否有罪。在薄案中,不是说法官不可以全部采信检控方的所有指控的证据和事实,但在局外人都能听出来检控方的某些证据链存在明显的缺陷的情况下,法官却在最后判决中除了130多万的报销款之外,基本照单全收,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如果不是法官的智商有问题,就是说明法官是木偶,被幕后操纵人牵着线,使审判再次陷入了“表演”的尴尬境地。
    
    这样,我们审视整个薄案从侦查检控到庭审和判决,就不难得出一个基本判断,即薄案依然没有摆脱过去对政治高官审判的老套,那就是政治先行,罪行预定,然后进行侦办和检控,寻找证据,编织证据链。所以,案件的犯罪主要事实和证据都不是检控机关能左右的,而是由中央纪律检查部门调查组织的,最后的判决实际上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出。以这种方式搞出来得案件做党纪处分可以,但有时却不足以支持按照司法规律和要件进行的刑事审判。这就是薄案的全部要害所在。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薄案在进入司法审判之前,检察机关仍有责任进行犯罪事实和证据的“升级”和“改造”以满足刑事审判的需要。但令人遗憾的是有关检察机关却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工作,致使薄在庭审阶段中反攻有力,检控方陷入被动。因此,具体办案的最高检应该深刻反省。
    
    现在我们再从第二个角度即政治审判的角度来看薄案。从政治角度来说,薄必须重判,因为:
    1 薄在位时,政治上另搞一套,践踏法制,唱红打黑,以黑打黑,严重地撕裂了社会和党的统一战略部署,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分裂了中央。不通过贪腐罪名重判他,不足以维护党的团结和政治路线稳定。更何况他和中央前任和现任领导人都过节甚深,野心过大,威胁了党的最高领导权的稳定和承袭。
    2 薄在庭审过程中,不但推翻了他在受调查期间所作的供述,而且全盘否定了检控方对他的所有指控,不按事先谈好的脚本配合庭审,再次打乱了党中央的部署和搅乱了民意,不从重判决不足以平息党愤。
    3 重判薄熙来也是给党全面深入开展反腐斗争祭刀。这次判决不但要薄在政治上永世不得翻身,还要用薄案警示党内高官,贪腐就会像薄一样被狠罚,绝不手软。
    在这样的政治思维下,薄被判无期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有些人可能会问:既然是政治先行的判决案子,为什么一开始庭审还要搞公开和审判程序的公正呢?这不是和后来的判决逻辑矛盾了吗?
    看起来的确有矛盾,问题产生在按原来的设计,薄应该配合庭审,承认全部指控,然后法官根据薄有坦白认罪的情节,可酌情减轻判决,如15年等。同时法庭也按公开和公平的程序处理庭审,把这次庭审做成依法办高官案件的典范,彰显我国在习李新班子依法治国的新形象。但是,薄在公开庭审后不按事先的约定出牌,突然全部翻供,并指责纪检委和检方在办案过程中软硬兼施逼薄就范的内幕,完全打乱了事先的部署。使有关领导不得不紧急研讨对策,应付突然的变故。那么结果自然就是庭审按既定的方式继续进行,让薄充分表演,最后在判决中从重处罚。
    
    薄案审判就这样落幕了,不管薄是否上诉,结果都不会变。但它让人们更坚信,它不是一个法治的“里程碑”,而是又一次政治审判的典型案例。中国离真正的法治目标还有相当漫长的道路要走。
    
    晨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801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网络舆论主导权争夺战第二季:还能回到舆论一律的局面吗?/晨曦
·中国网络舆论场主导权争夺战如火如荼,鹿死谁手? /晨曦
·埃及民主转型的失败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晨曦
·薄熙来案的另类思考/晨曦
·声明:毕研韬不是“晨曦歌者”“毕研滔”
·政府官员“捂盖子”/马晨曦
·政府如禽兽 万人同洗澡/马晨曦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陈泱潮視頻:顾为群、陈泱潮:中共会崩溃吗?新疆民族问题的出路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 谢选骏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滕彪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金光鸿香港独立,诸夏独立,中华分疆裂土而治势在必行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三对军方同性伴侣不堪压力退出三军联合婚礼
  • 时隔两年半 安倍内阁有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人获提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民主自由事关全球
  • 赵紫阳:台港成就源于自治 望中央放权地方
  • 岑子杰再遇袭 议员和学者忧为取消区议会选举铺路
  • 美要求中国官员通报在美接触对象 中使馆回应
  • 华为第三季收入重回高增长 5G合同多来自欧洲
  • 菲律宾外长呼吁民众抵制涉南海争议动画片《雪人奇缘》
  • 软禁中的赵紫阳谈中国政治改革
  • 无锡高架路坍塌官方消息姗姗来迟受批
  • 韩日立场悬殊 磋商无果而终
  • 岑子杰再遇袭送院后“情况稳定” 港警:系预谋犯案
  • 脱欧大限将近 默克尔:谈判进入冲刺阶段
  • 红通令中国人被法属新喀里多尼亚法庭裁决不遣返
  • 美在台协会主席:反对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
  • 港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街头遭铁锤袭击送医急救
  • 美国谴责中国当局干扰基督徒婚礼葬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