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两院”网络诽谤释法是非法之法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共在大肆抓捕许志永等大批异见人士之后,又开始对网络异见“大V”上下其手,从“薛蛮子”到“鉴表花总”逐个进了囚笼。薛蛮子还了个嫖娼聚众淫乱的罪,这位鉴定出官员300多块名表的网络名人,又不知要按上什么罪名来了。这些网络大V,一经被抓,立即囚衣加身,手铐侍候,污秽人格,让其无地自容,以这样一种刑事加示众的手段,震摄民间舆论,实为多年罕见,恍如“文革”再来。
     公安,媒体这样的作法,已是违法乱纪,可“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 ”人称两院的中国最高司法机构,却偏偏为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释法”,称“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即构成侮辱罪或诽谤罪”。这样一种解释,按常识,稍稍推理便是漏洞百出,荒诞之极。本来涉及到公众人物、政府官员与国家事务就不存在诽谤之说,这乃是受到宪法保护的公民言论自由与批评政府的权利。将这些言论以转发多寡来定罪更是拿法律当儿戏。“两院”释法后,律师就公开表态嗤之以鼻,维权律师杨金柱发表免责声明,质疑两院“释法”的合法性,将其自相矛盾之处一一点破。“两院”弄出这样一种狗屁法律来,实是自污自渎。要拍当政者的马屁,也要拿出含金量高一点的,经得起推敲的东西才好。

    “两院”释法一出,警方立马抓人,湖南网民劝告习近平写了打油诗:“子骑父作马,父愿子成龙,梦想实现。君欲国维稳,国盼君宪政,倒退学贼”。写这样一首民谣式的对联,居然也被警方拘留收审。民谣是民间的口头文学,反映的是民间心声,历朝历代都有,“诗经”有“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将逝去汝,适彼乐土”。商朝夏王桀无道民间便有“时日将曷,予及汝皆亡”。清未民不潦生,更有民谣“不用掐,不用算,宣统不过二年半”。今日网民民谣还仅仅是几句规劝而已,远不及历朝的民谣来得直白。以前民谣是在地头田间,街头巷尾传播,现在是在网络微博传播,道理是一个样,不同的是昔日民谣是民谣,今日是民谣当谣言,可见当政者之凶悍,为历朝所无。
     中共政权名为“人民政府”,实为封建皇朝,且为最暴虐的一朝。建政以来均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反右”之时,以大呜 大放为诱饵,引蛇出动,将言论者杀得个片甲不留,五十万右派都作了劳改犯,从此人人惊若寒蝉,960万平方公里万马齐暗。文革时十亿人一种声音,犯上者割喉处死,张志新仅公开自己对林彪、四人帮的观点,即判以死刑。临刑前,为防其呐喊,竟然割断喉管。大凡统治者以严厉残酷的手段不让民间说话,必然隐藏着诸多不能言及的罪恶,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东西要藏要掖,但是靠防民之口来维持统治是绝不会长久的,特别在一个信息化的时代,只会加速灭亡。史载“召公谏厉王止谤”已把这个道理说透,但对愚不可及的统治来说,道理又有何用,有史也不为鉴,他们迷信权力、武力,但是“失民心者失天下”这个道理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习近平一心要与民意作对,视人民为寇仇,将“维稳”进行到底。老百姓也没有办法,虎头衙门的“两院”立法抓人,大家就不说话好了,我们拿眼睛,你看看,我瞧瞧,看着他,瞧着他还能猖狂几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806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若诽谤转发500次有罪,那么删帖500次应该同罪
·巴克:看中共诽谤信息转发500次可判刑
·请看高级五毛诽谤民运人士的“杰作”/秦永敏
·文痞政协委员何新是如何造谣诽谤诺贝尔的? /屈陆民
·方舟子涉薄案,并非诽谤习近平!
·“方舟子造谣诽谤习近平事件”再调查 (图)
·证据确凿:方舟子造谣诽谤习近平 (图)
·胡果威:浅谈“诽谤法”
·支持云南某领导以诽谤罪起诉云南电视台李瀛!/王建军
·“李瀛诽谤省领导”案要用法律说话/舒圣祥
·武汉常务副市长回应被实名举报:“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
·首例诽谤治罪举报人沉冤者 呼吁全国人大剔除诽谤罪/林国奋
·有关诽谤罪的立法规定急需完善
·举报信成诽谤证据,荒谬!
·五中全会:不能随意以诽谤治罪,那先前制造诽谤冤案呢?
·提高诽谤罪公诉门槛治标难治本
·“诽谤罪”这条权力恶犬,非痛打不可治
·“批捕权上移”能遏制滥用诽谤罪?
·乔子鲲:诽谤罪不是官员的私器
·为惩治网络诽谤等犯罪提供法律标尺
·网络文字狱?诽谤信息中国被转500次可判刑
·两高:诽谤信息被转发达500次可判刑
·梦鸽或面临诽谤罪 李方律师斥酒吧帮忙说 (图)
·华润回应高层遭实名举报:系恶意诽谤
·华润集团回应高层被举报 称为“恶意诽谤之辞” (图)
·中藏网:马伯庸怀不可告人目的诽谤冀宝斋博物馆
·中国央视东拼西凑诽谤达赖喇嘛/王宁
·深圳3人诽谤报业集团领导被拘留 1人为员工
·中石化牛郎门女处长怒了 起诉“诽谤人”
·湖南东安县公安局长起诉网民诽谤 重审时撤诉
·周力起訴人民日报诽谤 法院不受理
·江西一县委书记因诽谤上级被查出受贿千万 获无期
·县委书记诽谤市委书记后被查出受贿
·女子称上访遭警察强奸 被认定诽谤罪获刑
·章子怡告港媒诽谤报道 对方暂无回应
·章子怡向香港法院递诉状 强调被禁出境纯属诽谤
·亲属举报海关科长骗3亿退税款 一审被判诽谤罪 (图)
·新疆五维人涉网络煽动被捕 虚构造谣诽谤等报官处置
·举报苏州人论坛侮辱诽谤共产党和共产党国家的主人我
·津武警医院删帖,诽谤举报人,掩命案真相 (图)
·河南农民骗子程军锋疯狂诽谤他人的又一杰作
·坚决反腐败、却遭到诬陷诽谤及非法拘留
·国字一号诽谤案沉冤18年,最高检批示竟成神马浮云/林国奋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