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舆论场:被迫终结的“大字报时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4日 转载)
    来源:多维新闻
    
     说来也巧,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的当天,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鲁炜在第五届中英互联网圆桌会议上发表主旨演讲,畅谈网络空间的自由与秩序。

    
    “自由”和“秩序”本是一对对立统一概念,正如“两高”发布《解释》本是为了维护网络秩序,从而优化网络环境。如同鲁炜所说的,“自由意味着秩序。自由和秩序紧密相连、不可分割,自由是秩序的目的,秩序是自由的保障,离开了秩序的自由是不存在的。哪有没有秩序,那里一定没有自由。我们越追求自由,就越需要秩序。秩序的要义正是‘为了每一个人’。”但往往回到实际生活当中,不论在理解上还是在行为上,“自由”和“秩序”这一对概念被自然异化为二元对立,这就导致了《解释》一经出台,便引发舆论极大反弹。
    
    最高检、最高法联合新闻发布会现场
    
    还是先看看“两高”新出台的《解释》。其实算得上是及时雨,因为前些时日打击网络谣言闹得沸沸扬扬,如何量刑、认定标准为何,不仅网民云里来雾里去,就连执法部门都像是丈二的和尚。比如有人问了句车祸现场死亡人数被扣上了造谣的帽子,有人抱着好玩的心态说了句“我因造谣被拘15日”一语成谶。至于那些顶风作案直接解构中共弘扬主旋律的标兵,如狼牙山五壮士、雷锋、董存瑞等谣言,比照而言还算是好鉴定。毕竟,此类正面人物关乎当下之社稷,关于过往之历史,“圣人”岂可卸妆?
    
    按常理,《解释》的出台应该是顺乎民意、理清乱局的及时举措,没想到在民意漩涡中却一再沦为笑柄和公众挞伐的对象。《解释》全文共十条,目前尤以第二条和第三条被广为讨论。其中第二条规定的情形之一即被量化,“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第三条则罗列出了“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七种情形——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引发公共秩序混乱的;引发民族、宗教冲突的;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造成恶劣国际影响的;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际利益的情形。
    
    因为被量化,诽谤信息被浏览五千、被转发五百条就可认定为情节严重,且上升到了刑事犯罪,所以对那些一条微博动辄被转发上万次的博主们来说,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被规制的对象。专栏作家何三畏在“求转发”,目的是要超过五百条以身试法。北大教授贺卫方则央求“不要转发”、“留条活路”,目的是表达对当局试图修改教师节日期的不满。看上去都在挑衅最高法,其实更像是借“求转发”、“求不要转发”进行抗议、表达无奈。因为前者说的是“世上有了掌握了语咒的真理”,后者是观点的表达,思想市场还是自由的。都不归属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之列。
    
    何三畏和贺卫方的以身试法,招来了财经评论员刘戈的点名批评,“最高院有关转发500条的司法解释说的是诽谤,不是造谣。
     各位大V故意曲解,各种调侃。人家说公共场合随地大便罚款,你非要在大街上脱裤子放屁进行挑衅。有意思吗?”刘戈虽然出言不逊,用词不雅,还是得到了凤凰网评论员彭晓芸的首肯,而且后者还划分人群进一步阐述,“我认为这个量化标准更保护名人,默认水军的合法地位,对普通人维护名誉权不利,普通人被诽谤,转不了那么多,但伤害可能也很严重。”
    
    这也怪不得网民们浮想联翩。当不义写进了法律,反抗就成了义务。主流舆论场试图弥合这种认识误区,证明绝非因噎废食。首先由新华微评来正视听,“司法解释量化网络造谣和诽谤刑责标准,为执法提供明确依据。打击谣言,不等于限制发言。畅所欲言,不等于任意放言。当水军变成商业模式,当造谣成为公关手段,当诽谤可以无本万利,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是受害者呢?”《人民日报》的短评《统一司法标准打击网络犯罪》,人民网评《两高司法解释 利剑高悬只为保护公民权益》,也是应时应景,被门户网站转发时提取的显示标题变更为《两高司法解释保障公民表达权监督权》。是刻意的新闻操作手段,还是以此来稀释民间钳制言论自由的杂音,抑或是表达无声的对抗情绪,只能留待后人说。
    
    比起门户网站的欲说还休,《经济观察报》在官方微博中的一句名言警句力透纸背——“言论自由是一切权利之母。”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醉翁之意昭然若揭,却也让对方抓不住任何把柄。《新京报》也在走钢丝。一篇《打击网络谣言当体现法律“宽严相济”》,导语部分已经道明了情绪,“将刑事打击谣言的范围,严格限制在恶意造谣、传谣者,同时给予公民必要的‘说错话’的宽容空间,保障公民的网络监督权。”目的是,让守法者畅所欲言,让违法者寸步难行。
    
    不同于《人民日报》、新华社的生硬,也迥异于《经济观察报》、《新京报》的旁敲侧击,胡锡进带领下的团队,已经一边为北京大学开除“反体制”教授夏业良的做法摇旗呐喊,一边以先知的口吻断言了互联网大字报时代的终结。在他看来,绝大多数互联网使用者不会因“两高”的《解释》而担心,顿觉“不自由”的人只是极少数。而且这些极少数更应该反躬自省,思考过去是否做过了头,需要调整思路,扭转情绪,跟上互联网更加有序发展的大趋势。因为,中国不可能“禁言”,也不会为正当的网络监督设置障碍。
    
    算起来,徐昕绝对算得上胡锡进口中的“极少数”。这位活跃于网络空间的意见领袖,没有局限于微博平台的字数限制,而是以长微博据理力争,形成抗衡之势。在《超越法律打击谣言,危害远甚于谣言》一文中直言,《解释》不仅对构成诽谤罪的“情节严重”要求极低,而且对可公诉的诽谤罪作了扩大解释。更令人忧虑的是,该《解释》规定了利用网络实施的寻衅滋事犯罪,对寻衅滋事罪进行了扩大解释。两项扩大解释明显超越了立法,属于越权解释。
    
    更犀利的点评在摆明现象之后。“谣言应该打击,但必须依法打击,不能扩大化,运动化。”“两高”未面向公众征求意见,迅速通过这一司法解释,明显与打击谣言的运动相关。从具体内容来看,《解释》对立法随意进行扩大解释,说是为了这场“运动化司法”进行背书,“突破法律的明文规定,对可公诉的诽谤罪作扩大解释,以寻衅滋事罪惩治网络谣言,是公权的肆意滥用,危害远甚于谣言。”
    
    说多了也无益,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与其如此,不如效仿北京大学出版社副编审王业龙酣梦一场,“夜里做梦,梦见我的微薄被转发了500多次,吓得要死。梦中惊坐起,看看窗外,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想,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吧?”至少醒来后发现华夏大地依旧是朗朗晴空,人民富足安康,足矣。还有不愿做梦的,如诗人潘婷借“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追问如今是进步还是退化。事实上,有此疑窦,答案已经不言自明。
    
    至于那些不忍心放过推广毛泽东语录契机的人,反诘“两高”《解释》最有力的武器莫过于以牙还牙。9月9日恰逢毛泽东逝世37周年纪念日,很多语录被重新翻出以飨大众。在诸多毛语录中,有一句放在纪念日之后的今天也同样意义非凡——“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只不过,这句常常被搬出来传颂的语录,能在多大程度上起到警示作用?实践,是唯一标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2286410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关于新疆暴动给中央政府贴一张大字报/余治国
·郑惠、邓力群、齐燕铭谈李春光大字报
·刘路:炮打刘晓波--我的一张大字报.
·对于《陪陈赓同志看大字报》的说明和补充/姚国祥
·深圳的法院不能这样来损害外来劳工的权益--外来劳工贴出的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第八张大字报/李原风
·论网上的大字报与网上的民主运动/武振荣
·陶君: 炮打党委书记-我的新年大字报
·刘自立:毛是文革最大异端 —反思李一哲大字报
·大字报与民主/武振荣
·新式文革?批王林搞黑大字报 王林反击习近平
·中国工商银行数名职工因被逼下岗挂大字报伸冤 (图)
·微博“大字报”揭丑运动 引发网络红卫兵忧惧
·传是赖昌星情妇,女星洪欣再被贴大字报追债 (图)
·山东女官员被贴作风不正大字报 维权6年无结果
·贺龙之女贺捷生否认写大字报批父亲
·贺龙之女为洗不白之冤要求网络禁绝文革大字报 (图)
·实拍:访民的喊冤“大字报” (图)
·清华校园又出现不和谐的标语 大字报 (图)
·批艾未未的大字报:挑动群众斗群众,文革作风翻版
·河北农大惊现大字报 对食堂饭菜涨价不满
·清华大学校园:大字报,被烧楼,招聘会/视频(图)
·视频: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百篇檄文大字报(图)
·清华校园出“反动”大字报(续):官媒如此说(图)
·清华校园出“反动”大字报,校外游客禁入(视频)(图)
·炮打司令部 我们的大字报
·清华实拍:大字报、航空定位实验和其它(视频)(图)
·维权人士张辉被软禁,北京街头现鸣冤大字报(图)
·清华大学门口“大字报”,批评校领导和国家政策(图)
论坛最新文章: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英欧终达成新脱欧协议 为何英首相约翰逊仍捏一把汗
  •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主席表示还将推动新独立公投
  • 美国国务院宣布两名美国公民在中国东部被拘押
  • 库尔德被攻 IS囚犯或越狱 法外长访伊谈转移法籍囚犯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欧洲峰会:英国脱欧协议的悬而未决
  • 地图又惹祸! 迪奥紧急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