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查建国:当今中国已难“共识”“共行”(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4)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环球时报9月6日发社评,题目是“‘共识’应当扩大,‘共行’必须保障”。我反其道与其争鸣﹕当今中国已难“共识”“共行”。
    以前我有专论,当今中国社会已发生重大裂痕。政治势力可大约分为三派:一派为“毛派”(也为左派),一派为“特色派”(既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派,也为邓派,当权派,主流派),一派为“普世派”(也称民主改革派,政治反对派,右派。这派中又有救党派与反党派之分)。这三大派难共识与共行。其分歧大略讲有三点:
     第一点是前进的方向(目标、道路)不同。毛派是回归毛泽东时代,既所谓走“旧路”;特色派走邓小平总设计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所谓“正路”(既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发展经济为中心,改革开放与四个坚持为基本点);普世派走当今世界多数国家走上的宪政民主之路,中国执政党谓之的改旗易帜的“斜路”。在这点上三派能取得共识吗?

    第二点是指导思想不同。毛派以马列毛主义(思想)为指导。马克思主义核心是:以错误的剥削论(剩余价值论)为基石,人为扩大激化阶级矛盾,进行无偿剥夺资本家财产的暴力革命,再通过无产阶级专政走向空想的“共产主义”。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极端派﹑原教旨派(恩格斯是修正主义,其继承人走上了保存私有制的民主社会主义。)。毛泽东思想与马列主义一脉相承,其核心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加反走资派的不断革命论,或曰“马克思加秦始皇”。特色派如环报9月6日社评讲“国家的指导思想不能多元化。”紧接着社评讲指导思想是马毛邓主义(思想)。比毛派多一个邓小平理论。普世派是思想多元并存,一条底线为指导。一条底线既两个“普世”。一为自由民主、公平正义、博爱的“普世价值观”;二为多党竞选、权力制衡、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人权至上的民主政体的“普世标准”。在这点上三派能取得共识吗?
    第三点是对中国历史与现状的认识不同。毛派怀念毛时代对内平均主义与对外的强硬,激烈批评时弊,认为现中央为修正主义的“走资派”;普世派同样激烈批评时弊,认为现中国大陆为权贵结合的一党制的“后极权时代”;特色派则基本肯定中共的三个“三十年”,认为现时全世界处处经济危机或政局动乱,唯我这边风景独好。自信地要“接好接力棒中我们这一棒”“保证红色江山不变色”。以维稳为国策,力保其核心利益——具有神圣性﹑垄断性﹑全能性﹑不可变更性﹑残酷性的一党制。再如,今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毛派憋足劲要大肆庆祝,做足文章;特色派则对毛氏“三七开”,投鼠忌器,反对“船长”个人独裁,但不能因此而“翻船”;普世派则视批毛反人类罪为重大历史使命和现时任务。在这点上三派能取得共识吗?
    这里想特别指出,在普世派中存在一股“救党派”人群,这群人的思维方式﹑政治倾向在体制内或知识分子精英中尤甚。他们想用特色派制定的“82宪法”为旗帜,为执政党建言献策,提出种种幻想执政党能采用的政改方案、突破口,常为执政党敲警钟:再不政改,党要被“大清算”,国要走向大流血大动乱大危机,真诚地希望与特色派能“扩大共识”(环报语),开展对话,良性互动,稳步地渐进地和平无暴力地共行,走向一个共同的目标。与这种政治幼稚病的博奕是普世派一大“内斗”战场。
    无共识怎么能共行?环报9月6日社评提出“共识的不足部分,必须用共行来弥补。共行需要有法律的强制力做保障,并逐渐成为全社会在转型时期不受挑战的行为准则。”“无论推动共识还是保障共行,中国有8000多万成员的执政党都扮演关键角色。党的责任也无其他力量可以取代。这是不是共识不在这里争论,但它应是中国的政治常识。”环报终于“亮剑”,霸气杀气地停止争论。特色派近期展开从抓人到整顿等一套组合拳。那好,我们走着瞧。
    北京查建国 9月12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007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唐世平:改革不可能有“共识” 需要的是知识储备和政治决心
·叶国强:普世价值人权大于主权;世界共识消灭专断暴政
·李伟东:习近平和红二代的共识是红色帝国之路
·查建国对《公民宪政共识》的批评
·建立朝野对话共识/蔡靖
·宪政的共识与可能/孙笑侠
·中国的出路:建立朝野对话共识/ 蔡靖
·反腐败需要达成的几个基本共识/燕继荣
·陈明明:中国的政治改革为何难以形成稳定的共识
·闫健:寻求新的改革共识
·胡星斗:《改革共识倡议书》研讨会上的发言
·李林:怎样以法治凝聚改革共识
·中国当前的最大危险是缺乏体制共识/张千帆
·吴敬琏:新改革共识可以形成
·彭涛:解读中共的“三个自信”和“北京共识”论
·解读中共的“三个自信”和“北京共识”论/彭涛
·京华时报:最危险的时刻 在改革的时机节奏力度上要有共识
·以自由讨论凝聚改革共识/姚中秋
·官民需要形成五大政改共识/王占阳
·专访章立凡(三):薄熙来翻供阻断北戴河共识 东山再起取决于三条曲线
·薄熙来翻供阻断高层共识 东山再起取决于3条线
·陈永苗:学界之外逆流:共同行动塑造共识
·周永康被立案 中共达共识 (图)
·减少政治冲击波,当局达成审理薄熙来共识
·分析:中共高层或为执政合法性就薄案达共识
·广东江门:核燃料项目未达成社会共识前绝不开工
·光明日报:理性交流谋共识
·网传北京高层已达成共识 广东或将成为中国第一个政改特区
·挺宪政----请签署《公民宪政共识》
·一中框架压制九二共识 大陆夺过话语权
·高干世袭分级 这是有共识的集体行动 (图)
·红会与社监会未就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达成共识
·沟通体制内外,让党校成改革共识平台 (图)
·凝聚改革共识要找最大公约数
·中青报:与媒体良性互动应是执政共识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时代周报》呼吁对话 重新凝聚改革共识
·炎黄春秋: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
·海内外华人联合签署《公民宪政共识》挺宪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