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能在形态上“亮剑”的意识必是特殊的/孙维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3日 来稿)
    
能在形态上“亮剑”的意识必是特殊的/孙维邦

    
    图片;孙维邦近照
    
    能在形态上“亮剑”的意识必是特殊的,不见容于常态的……
    
    
    能在形态上“亮剑”的意识必是特殊的,不见容于常态意识即不见客于常理。因为凡意识就是用来理喻的,不是常理就必是特殊之理。如果是常理的就必相容,又哪来的“剑”?又何须“亮”?因它是特殊的和不见容于常理的,才需要用攻击和迫害来屈服常理。因为不使用“攻击和迫害”,在正当理性面前它就无以存身。因而意识形态领域的“亮剑”便自证:那“剑”才是特殊于人性本己性的异端邪说,即人类公敌。
    
    

共产主义是一种攻击并迫害人类正当理性的主张或制度!共产党是人类公敌!
    
    “剑”不就是攻击用的武器吗?亮剑不就是用攻击、迫害的手段来达到意识在形态上的一致吗?
    
    意识形态领域若能亮剑,必须以“意识在形态上已经不同”为条件。如果意识是一致的或相容的,就无形态上的区别,就无“剑”可亮。如一盆清水,谁能区别内部的不同?所以只要有“剑”可“亮”,就必是在形态上特殊于常态。凡特殊于常态的意识必是攻击性的,因为只要是常态的就必是相容的,凡能相容的就必是无矛盾的,若无矛盾又哪来的“剑”?只有“是剑”,才能“亮剑”!
    
    
    所谓“意识”即人的能力,人用“意识能力”来知识世界和自身,也用意识能力来知识意识。因为做为能力的意识构成的是主体性,主体是有限制的。但被意识主体所面对的对象世界却是无限制的,所以做为意识成果的意识也被意识所面对,也是被知识的对象。所以意识的形态性只成立于意识对意识的意识。此说有点绕口,解释一下:第一个意识说的是在人脑或心理内,指出形态的存在范围;第二个意识说的是人的主体能力是用来知识的;第三个意识是说这里的被知识对象也是意识。可理解为只在意识解释意识所造成的成果的差异性里才涉及到形态的不同。因为如果被知识对象是客观世界中的,对象本身就不同,认识结果的不同不是因为被意识,而是对象本身。这种不同就不是形态上的而是对象的。若被认识的对象是人身,其不同在人身的部位或机能,也不是意识在形态上的不同。只有因主体采用的是不同的立场,即从不同的原则出发,所获断案的不同才是形态上的。因为意识本来就只存在于人脑而非空间中,本就只可意会而不能面对,本就无形无状,可又确实不同。要表达这样的不同,便只能假借空间形态性,把对同一事态的认识结果的不同说成形态上的不同。意识对意识的意识无法达到科学知识那种公言性。这里的不同不是由被认识对象所引起,而是因立场的不同才形成,所以只是形态上的。形态这个概念要区别的就是不是因对象,而是因主观立场。即对同一认识对象的认识所得出的结论的不同。
    
    
    因而,“意识形态之剑”这个概念所揭示的就不只是区别,还揭示这种区别是因立场的特殊所造成。如果放弃了这一特殊立场,只使用常态立场,形态上的区别就无从发生。可见“意识形态”领域所以有不同或对抗,责任不在常态立场而在特殊立场。这就须澄清“什么是常态立场”。因为人类在本性上是无差别的,所以常态立场就是从无差别的人类本性为出发的立场。这一论点的无庸质疑的根据是:任何事物都只能“是其所是”而不可能是“其所不是”----山只能是“山”,而不能是“非山”;水只能是“水”,而不能是“非水”;人只能是“人”而不能是“非人”。事物既已“是其所是”就只能有其“本己”性质,不能有“非本己”的性质。同一本己性只能有同一的表现,或有同一种可能性。有意识能力的是所有成员,而凡人类成员所可能有的本已性也只是人性,从人性本已性出发的认识不可能有差别。即使是在对心灵事态的认识上表现出相对差别性,这种差别也只能是人性以内的,必可还原回无差别的人性。
    
    
    所以,只有在采用了不同于常理的特殊认识立场,即不是从人性本己性出发的立场所发生的解释,才能促成一种特殊于常理的,因而就是特殊于人性本己性的特别形态。因而不同的意识形态指的只是因立场的不同所造成的知识结果的不同。
    
    
    因而意识在形态上的区别,就同步地揭示自身:不同的形态是对着“常理”而言的,因而就是一种特别之理。常态之理即是从本己性里发生出来的知识,特别之理就特别在不是从人性本已性里发生出来的。因而常态之理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任何事物都不能没有本已性。特别之理是可以避免的,因为特别就特别在它是主观选择的。它既能在人性本己性之外做选择,也必能照人性本己性做选择。不可避免的本己性永远不存在错误,因它不可抗拒。错误只能发生在选择性里,因为选择是自由的,但自由的选择必须以“应该”为义务。
    
    可见,凡强调意识形态特殊性的意识,必是不以“应该”为义务的,有颠覆“应该”企图的选择。
    
    
    凡特殊的立场都必是对人性本已性立场的歪曲或敌视,必成为对人性本已性的攻击。毫无疑问,中共的“意识形态领域亮剑”这个表述的自揭露便是:共产主义就是对人的常态之理的歪曲与敌视,是对人类本性的攻击,是反人类的异端邪说。共产党就是以攻击为理念的人力集团。
    
    
    (1)意识的形态性存在在哪里?
    
    凡形态,其所说只能是空间性,可视可区别。可意识只是人的能力,只可意会而不能被视。身外对象都可视,科学的对象就全是客观世界中的,可触摸,其形态在对象。所以在科学的领地内永远不发生这种争辩。只有在以意识为对象的情况下,意识才也具有形态性,这个形态性不是空间的和可视的,它表示的只是无形的意识也有不同。就把这种不同定义在形式上。如:日常的说法,学术的说法,理论的说法,各学说有各自的专门的说法,这就是形态。但这类形态是由意识的活动领域的不同所引起:日常的交流多发生在实际生活限度内,其不严密不准确的表达被实际物象所纠正。但理论表述必须严密准确,二者在形态上便显出不同。但意识形态间的冲突涉及的不是这类问题,它只是因主观立场的不同所造成。比如:从正常的人类理性角度上讲:万物都是进化的,人也是进化的产物并处在不间断的进化中,但从信仰的角度讲,耶教有《创世纪》持“上帝创世,上帝神造人”说,而伊斯兰教则是“真主创造”说。这两大宗教所讨论的问题是同一个,所得的结论却绝对对立,这种对立不来自科学的经验研究,而是来自先验的教导。不受理性证明法则的支持。二者间的对立是因不同的先验教导所造成的立场对立。虽然二者是尖锐对立的,但在同是对超验力量(神)的相信上却是一致的,它们的不同只是所寄托的具体的神的不同。因而它们都是特殊于人类理性的特别立场。
    
    
    《共产主义宣言》也是一种教导,不同的只是宗教是对超验力量的相信,而《共产主义宣言》是对超验理念的相信。在相信的对象上二者有不同,但在同是超验相信上二者却是一致的,在同是对人类正常理性的歪曲与背离上也是一致的。人类的正常理性就是常理,一切宗教的教导与共产主义的教导都是特殊于人类常理的特别之理。都是对人类常理的歪曲或异化,因而在实践上就是对人性自然性的攻击和迫害。试问哪一个共产党政权逃避在对人的攻击与迫害之外?没有!所以共产主义是一种迫害学说,共产党是迫害力量。
    
    
    
    (2)能意识的只有人类,因而人类意识是同一源泉并按照同一秩序与原理发生的。
    
    
    这第(2)标题是我们缕清所以有“不同的意识形态”?相对着什么才能发生“不同意识形态”的关键。因为人类的意识是按照同一个秩序与原理发生的,所以“按照同一个秩序与原理发生的意识”必是一致的与相容的,即没有形态上的区别性,我们把这样的意识称之为“常理”。“常理”不同于“日常”,“日常”说的是经验的或直接的,没有学术性的。但“常理”不一定没有学术性,只表示是从纯粹自然人的立场,未经了特别立场的限制(如宗教的、或宗教外的其他特别教义的如“共产主义”)或染指,从自然的立场出发能得出的是“进化论”,从宗教的立场出发所得出的却是“创世论”,从共产教义出发所得出的则是“阶级斗争论”。这些不同的解释都是道理,只是是不同的道理,用来看待世界的理的不同,便决定形态的不同。因而说----
    
    
    意识形态的不同是冲着“常理”成立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即在形态上不同于常理的意识。无论放弃宗教教义还是共产主义教义,照着人类常理获得的都是人类常理,即人伦。共产党坚持的是党伦,即以阶级为名义的攻击和迫害的理论。即便实际上有阶级有斗争,也是理性在阶段上受到的限制的表现,是可以用理性证明的方法,通过寻求妥胁来解决,为什么可以不杀人的事非要坚持杀人呢?为什么要鼓励仇恨鼓励攻击鼓励迫害呢?无道理!
    
    
    中国传统文化的各有势力学派,儒、道、名、法、墨……都是建立在常理上的,儒家尤其合于常理,因它持了积极入世的态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都活动在主体以内,既无神无鬼也无超越经验的教导。整个儒学学说是围绕着“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至善),以及“如何达到这样的(至善)人”而展开,它与自然的意图完全相一致。自意的意图即进化,进化指向完滿。这个思想的表达即“万物都是向善的(善即完滿;而完滿即符合规律)”。儒家的至善即人性的完滿。其他各家有的避世,有的强调强力的法治……都可能有错误,但即便错误也只是认识方法失当所致,是人性本性内的,各家学说都没有为鼓励仇恨、鼓励对抚、鼓励迫害的主观故意。而耶教以“上帝”构成了它的特殊形态性,在耶教将犹太教的特选子民推广为普世人之后,它也就在逐渐地向普遍性原则靠拢的进程中回归到自然人的“常理”,就是说凡基于人类常理的理讲的都是如何向善,如何至善,是从建设出发。而共产主义讲的是仇恨,是六亲不认,是用屠杀来完成抢劫,造成恐怖,是破坏性的。
    
    
    所以说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在创立上就是对着人类“常理”而取的攻击与破怀,只有破坏了常理,它才能登堂入室,才能取得超越地位,才能成为观念。所以说共产主义这一意识的形态性就是进攻和侵略。共产主义是一种破坏性文化,共产主义是一种迫害性制度。
    
    意识形态领域的“亮剑”所亮又是什么?
    
    答曰:所亮的就是攻击与迫害。就是坚持用恐怖的方法来达到社会控制。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707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政权的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这政权就该瓦解!/孙维邦
·薄希来唱的“红”到底是什么?/孙维邦 (图)
·薄熙来也是“被”腐败,而非腐败!/孙维邦
·打虎反不了腐败!因为……!/孙维邦 (图)
·“如何看待习的改革”,须先弄清“中共是什么”/孙维邦
·对胡德平的《改革放言录》评论/孙维邦
·为什么说腐败是共产主义文化固有的成分?/孙维邦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八——孙维邦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博客最新文章:
  • 少不丁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 苏明张健评论此次肺炎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习蠢货
  • 谢选骏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 毕汝谐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三)社会的文明结构(3)
  • 谢选骏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 金光鸿武汉人,再来个首义如何
  • 曾节明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8《『学部』文革初期景象》Oxford大学出
  • 谢选骏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 毕汝谐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毕汝谐(作家纽约)
  • 李芳敏144000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 少不丁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谢选骏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 少不丁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 谢选骏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论坛最新文章:
  • 《柳叶刀》文疑武汉肺炎病毒有多个源头
  • 奥斯维辛75周年祭 法强调与反犹斗争任重道远
  • 武汉肺炎外逃500万人 行踪引疑
  • 解放军染武汉肺炎 孝感200空降兵隔离
  • 武汉肺炎或希望曙光 美研发疫苗3月后可试临床
  • 武汉肺炎:地方官员“无能”口罩戴反 网民谴责
  • “星星画会”四十周年聚首蓬皮杜艺术中心
  • 澳门跟风香港 禁湖北武汉人入境
  • 非洲或沦陷? 首例武汉肺炎疑似病例曝出
  • 武汉肺炎爆发威胁已放缓的中国经济发展
  • 阿富汗惊传一架飞机反政府武装控制地区坠毁
  • 武汉市长:因春节和疫情、500万人离开武汉
  • 马来西亚肺炎疫情陷落 谣言四飞禁中国人
  • 疫情:蒙古关闭与陆公路边界 港禁湖北人入境
  • 武汉肺炎疫情月余 市长说话了
  • 武汉通讯: 疫情下的人告知
  • 疫情前景? 港专家称年中减退 英专家认为相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