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RFA独家:屠刀•谣言•舆论/鲍彤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2日 转载)
    
    放下屠刀,自然立地成佛。制造并且高举屠刀,可见屠夫的杀心已起。我辈属于羊群,不可太天真了。
    

    从七个不讲,演绎到两高最新释法,都是指向网络,不,应该是指向社会舆论的屠刀。这继承了毛的一个小传统:思想阵地,无产阶级必须占领。当然也继承了他的大事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事业。一张大字报,揭得开文化革命的序幕;两高释法,难道就揭不开网络革命的序幕?
    
    文化革命,和《毛选》第一卷第一篇第一句一脉相承:我就是无产阶级,我就是大救星。敵我红黑由我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文化如此,网络安得例外?
    
    何必去问大地谁主沉浮?答案是现成的:当然是“我”主沉浮。说得委婉点儿,含蓄点儿,文雅点儿,便成了人民主沉浮,无产阶级主沉浮,党主沉浮,天才领袖主沉浮等等。眼下时兴法律语言,就必須道貌岸然,披一披“司法解释”之类的外衣。
    
    谣与非谣,谁说得清楚?前天载入党章的“接班人”,昨天定为“反党叛国”的主帅,今天不知道怎么说,明天又该怎么办?哪个是“谣言”,哪个不是?哪个是“恶意攻击”,哪个不是?哪个造成了“危害”,哪个没有?党有病,天晓得。反正一切教导和一切谣言,共同来自红头文件!同一个党,翻云覆雨,自我造谣,自我辟谣,一贯自己打自己嘴巴,时至今日,居然毛遂自荐,荣任鉴别谣言的专家,承担惩罚谣言的打手——真有點太难为他了!
    
    或曰:历史的真相是需要时间来澄清的。所以,历史的谣言是必须保护的。那么,眼前的真伪应该“立等可取”了吧。然则,对刚刚就“2020夏奥会主办权”造了大谣的兩位主犯,应该如何绳之以法?请新华社社长和央视台长一百个放心,公安部决不会抓你们,检察院决不会起诉你们。所以,现实的谣言,同样也是必须保护的。武装夺来的政权,必须用武装来保卫自己制造和传播的谣言,这是臭老九们永远无法理解的天经地义。
    
    所以,不杀官谣,专杀民谣,乃是高举屠刀的宗旨。至于什么是民谣,审判权当然仍然永远属于主旋律。说你黑,你就黑,不黑也黑。因此,普世价值黑,民主宪政黑,公民权利黑……反正“七个”都黑。“七个”黑,就是“七个”大谣,我就“依法”剥夺你“七个” 大谣的独立思考权和自由话语权。
    
    有人说,这毕竟比文革宽松。说得也是,文化革命割喉管,网络革命刮脑髓,相形之下,显得温文深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204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杨恒均
·打击谣言:执政党的又一场维稳战争/胡赛萌
·警惕以追查谣言为名行打压网络言论自由之实
·南方周末的谣言是PX事件的推手/杜建国
·关于王勇制造“蒋洁敏被双规”谣言的说明/周家平
·德官员称中国处死政治犯摘取器官系谣言
·谣言一一得到验证:正反薄熙来让民众无语
·章子怡发声明斥谣言底气何来 (图)
·中国公务部门最需牢记的“‘谣言预防’五定律”
·北京募捐失败的原因,网络谣言是幕后推手/壬辰指津
·北京观察:天津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图)
·牛刀:现在的楼市是谣言的市场
·互传“谣言”,愚弄百姓/彭涛博士
·呼吁新闻媒体追究法拉利谣言
·谣言是民众的精神食粮/吴学灿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何清涟
·近日为什么会谣言四起?(文/卜移山)
·宋石男:谣言——历史巨变的导火线(删缩)
·谣言和黑话为什么流行?/丁咚 (图)
·习近平严打网络谣言 敲响中国法治的丧钟
·“打击网络谣言”台前幕后作者
·中石化“非洲牛郎门”谣言受害人索赔10万
·广东5人编造“武警救人收费”等谣言被拘
·河南“汤阴挖肾团伙猖獗”系谣言 16人被处罚
·河南“汤阴挖肾团伙猖獗”系谣言 16名人被处罚
·又一网络红人 涉嫌散播谣言被行政拘留
·中国式政治:谣言终于落实成预言
·广州公安发微博吁严防谣言打击扩大化 已被删除 (图)
·广州警方:打击谣言必须依法 要严防扩大化
·造谣传谣年获利百万 武汉“谣言公司”利益链曝光
·成都男子编造“双流黑帮火拼”谣言被刑拘
·江西查处网上制造散播谣言案件22起
·新京报:网络谣言受害者也应“挺身而出”
·全国严打微博作者以及网络”谣言“是保守派的反扑 (图)
·河北邯郸警方连续破获两起网络谣言案件
·湖南湘潭一网民散布家禽感染炭疽杆菌谣言被拘
·广东5人编造武警倒卖救灾物资等谣言被拘
·网友为“杨澜老公幽会沈星”谣言致歉:深感不安
·治“谣言”为何不反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