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看山:没想到薄熙来这么清廉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7日 来稿)
    在薄熙来还如日东升之时,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说过(大意):不相信薄熙来像他表面展现的这么“红”、这么清廉,当然,我相信他在重庆是清廉的,但以前在大连、在沈阳时期呢?身处市场化大潮滚滚的时代,官场风气如此,自己又背景雄厚、敢作敢为,薄熙来有可能在经济上不湿鞋吗?我那时觉得,他当年在大连应该也和其他官员差不多,甚至可能胆子更大。
    
     但这几天的济南审判,颠覆了我上述判断。通过庭审时各种细节的披露、以及控辩双方激烈交锋,相信任何一个还存留起码理性的人都能看出,如果官方还能找到薄熙来在经济方面的其他把柄,决不可能是现在这种表现,绝不会让自己陷入目前这种狼狈窘境;薄熙来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理直气壮。庭审进行到今天,即使起诉书所列举的薄熙来罪状桩桩属实,他也大大颠覆了我心目中对这个等级官员的印象——在我的认知中,很少有官员拥有薄熙来这么大的权力,贪欲却如此不“旺盛”。

    
    何况,即使仅依据目前公开披露的庭审记录,也已经可以作出推断:检控方所列举的贪腐事实,基本上都只是谷开来瞒着薄熙来独自进行的。在昨日最后的法庭辩护阶段,薄熙来发出了自此次庭审以来最雄辩有力的声音(就庭审记录的公开部分而言):“之后十年谷开来一直在瞒着我,她费尽心机、屡遭挫败,甚至怒气冲天,最后铤而走险。这十年有任何一个环节谷开来向我说过什么吗?和我商量过什么吗?请我帮过什么吗?所有的情节一概没有!这合理吗?真有什么困难她应该和我商量商量,她干嘛不跟我商量商量?我是她丈夫啊,我是知情人啊?有无数情节和机会。谷开来费这么大劲,为什么不找我商量?直至尼尔·伍德和德某某出现,她宁肯找王立军和徐明说,但就是对我守口如瓶,案卷中没有任何一点显示我知道这些事情。这不让人奇怪吗?我总应该比谷开来权力大一点吧?能力、办法多一点吧?如果我知情,她跟我商量商量我再改上几笔,再跟郭某某以某种方式通个信息,把握不是更大吗?但这个事没办成,多可惜啊?”——这一系列反问,以一种无可辩驳的逻辑力,一下击穿了我心中最后残存的困惑,就像八百多年前那次著名的审讯中,当狱卒剥下岳飞的上衣,突然袒露出他背上“精忠报国”的四个大字一样。确实,如果谷开来将困难、将瓜瓜受到的威胁告诉薄熙来,绝不可能发生后来系列事件。至少无论如何,也用不着谷开来一个弱女子自己动手去操刀杀人!如果薄熙来早就知情,谷开来干嘛每当遇到麻烦总是瞒着他,以致于麻烦越来越大,直至最后不可收拾?正因为谷开来从一开始就是瞒着薄熙来的,她遇到困难才不敢找薄,只能和她一直没瞒的王立军商量,从而被王立军带入圈套之中。此前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在薄熙来这样的人身上,会发生妻子杀人这么荒诞的事?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薄熙来夫妻之间的真实状况,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谷开来瞒着薄熙来进行的,不相信薄熙来会被谷开来蒙在鼓里。通过庭审,还原了真实的薄熙来,还原了他身上的背负之重、委屈之深,还原了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不顾家庭、不图金钱的清正形象。
    
    想通这一切后,我的心情无法平静。我承认自己被震撼了。我没有想到,从金县到大连到沈阳到北京再到重庆,这个人竟然就真的一直这么干干净净着,当今中国还真的可以有这样的人存在!公诉人指责他“狡辩”顽抗到底,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负隅顽抗的“贪官”,居然没有被指控“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身为贪官,他不是应该到处都有房产,银行大笔存款,家里很多外汇、黄金和珠宝吗?这一切东西都在哪里?没有,检控方拿不出任何这方面的证据,除了那一栋明显与薄熙来本人无关的法国别墅。就在昨天的文章中(见拙文《论薄熙来倒下的必然性》),我还称薄熙来为“非人”;但在了解了如此多的震撼性信息后,我不能不尊他为“圣人”。再联想薄熙来到重庆后,不到三年即大治,获万民拥戴,民间“挺薄”之声至今不绝,这样的人,不是圣贤是什么?虽然在历史上,我们这个民族从来就不缺少这种人;但在每个时代,这种人实在太少了!
    
    然而,公众最关注的,显然不是薄熙来发言中的雄辩性,而是他披露的桃色新闻。对于谷开来与王立军的私情,我一点也不感意外。以前在网上看到一个事:某人请某官员朋友吃晚饭,吃完饭后朋友就一定要回家,说因为晚上忙于应酬,连市长都被戴绿帽了,现在他们这些人晚上都不敢不回家——这是中国一些为官者的悲哀。像薄熙来这样一个工作机器,做他的妻子更不容易。谷开来感觉空虚寂寞、想寻找其他的感情寄托,这都可以理解。但这个人确实太胆大妄为,薄熙来对她的容忍也确实太多了。
    
    听完薄熙来自辩,我陷入这样一种纠结中:理智上,我并不希望薄熙来翻案,只希望他获得轻判,很快出狱。习近平上任半年多来的一系列举措,已经相当程度上赢得了我的认同。我希望中国就沿现在这个方向走下去,如此才可能有希望走出一条活路。我不希望看到,本来就力量单薄的良性健康力量,还发生激烈内斗。但情感上,当我看到这个我原来绝没有想到能够在今天中国官场出现的英雄人物,这个既是绝世天纵之才,又是难得清正之士的人,却要被他所倾心效力的国家投入监牢时,我实在难以抑制心中悲伤。
    
    这一次济南庭审,虽然缺陷、限制不少,但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公开、透明,让控、辩双方相对平等地博弈争锋,于中国而言确实已颇不容易。但是,现在下结论也为时过早,因为判决还没有出来。此案的判决,必然影响人们对司法程序的最终评价——如果官方随便找几个人作个证,就能判定另一人有罪,这样的国家谁也无法自证无罪,每个人都是不安全的;掌握权力的人想定谁的罪,就可以定谁的罪。
    
    值得一提的是,在庭审最后,公诉人特别指出:薄熙来没有检举他人等“立功”情节——此前,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曾困惑:薄熙来已经被整得这样了,为什么他还不把手中掌握的其他人黑材料抛出来?现在结论应该出来了,答案就是没有,薄熙来手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东西。他是一个直道而行的英雄,怎么会玩这个?他似乎认定了,只要一心一意干好工作,他就能最终赢得党心、民心的认可。现在看来,民心他拥有了,党心却天高难问。像他这样的英雄,在今日中国注定孤独,注定悲剧,注定倒下。
    
    我现在已将薄熙来视为仅次于邓小平的当代政治人物。邓小平是伟人,却不是英雄;薄熙来是英雄,却不是伟人。众所周知,宣传材料上的英雄未必是真的英雄;但法庭审讯出来的英雄,却必定是真正的英雄。对于这样的英雄,如果他注定要被判决有罪,我愿意替他坐牢,把牢坐穿。
    
    去年三月,薄案之初,有感而作了一首小诗。现录于此,以表达我此时心情:
    
    京城三月雪,西南一处寒
    
    天意从此远,庶元何时安
    
    剑摧昆仑柱,手分白玉栏
    
    万里瑶山静,斯人独徘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2286110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审判薄熙来:一出不得演的欺世惑众戏
·陈维健: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薄熙来千古奇冤/周家平
·看山:论薄熙来倒下的必然性
·看山:薄熙来确实是栽在女人身上,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正式开庭,公审薄熙来案彰显中国法制自信
·薄熙来死缓及其后续发展/大宗师
·薄熙来案件的可能结果,历史意义和深远影响/叶宁
·巴克:薄熙来不被摘掉不理喻中国历史民主进程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姜维平
·公开审判薄熙来的真正目的 /老张
·薄熙来是共产党的缩影/曹长青
·受审的应该是胡锦涛,而不是薄熙来
·薄熙来案庭审观察之1:期待8月22日是中国司法史上值得记住的日子
·史正平:薄熙来为什么要“强势翻供”?!
·薄熙来与政法委的君子协定穿帮了?
·薄熙来不仅是个好演员
·张朴:审判薄熙来的过程就是文革的重演
·看山:套向薄熙来的两大绳索,都是对手设计
·薄熙来案的另类花边解读 网友们真是太有才了! (图)
·新华社揭秘:薄熙来案侦查阶段共调查97人
·曹长青: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
·薄熙来倒下是必然的,不死就算他命大
·公诉人:薄熙来没有自首、坦白、检举揭发的情节
·薄熙来没倒 依然对最高权力机构有影响力
·遭薄熙来背叛 谷开来对中外四男生情 (图)
·薄熙来当庭翻供罪加一等 可能被判死刑
·风流史数不清 传薄熙来与逾百女性有染
·薄熙来的小三 疑是红极一时女星马晓晴(图/视频) (图)
·薄熙来一件夹克穿20几年 网友和温家宝对比 (图)
·薄熙来讲述被押时遭威胁折磨,庭审记录被删
·无国界记者;薄熙来试验期间,记者举报贪污被捕
·源自大连制造 薄熙来到底穿的啥西服 (图)
·薄熙来受审中的表情 都说明了什么 (图)
·检方太依赖口供无物证 若在台湾很难定薄熙来罪
·薄熙来下台后大儿子丢工作 薄瓜瓜早计划攻读法学
·薄熙来的小三 疑是红极一时女星马晓晴 (图)
·薄熙来已被押赴回京 料囚于秦城监狱
·“清官”薄熙来财产公示后 (图)
·揭露薄熙来罪恶滔天,彭洪回忆血泪劳教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