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邓小平当年为什么提出“不争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3日 来稿)
    
    作者:冼岩
    

    写完上一篇文章(见拙文《为什么说中国现在的执政党不能再宣称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后,更能体会当年邓小平启动改革时的艰难、以及他坚持推动改革的巨大勇气和毅力,同时完全明白了,他为什么提出“不争论”。
    
    中国坚持以正统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执政党的指导思想,在这种情境下,如果讨论改革开放问题,其结果只能是对改革开放道路的彻底否定。由于在正统马克思主义原理和改革开放方向之间,完全没有调和的余地,一旦争论展开,执政党只能面临两种抉择:要么为了理论(马克思主义)而放弃实践(改革开放),要么为了实践而放弃理论。这两种选择中无论哪一种,都是当时的中国所无法承受的。所以,极富于勇气的邓小平,也选择了暂时回避问题。他以“不争论”暂时压制了争论,用政治权力息止了意识形态纷争。但他这样做的同时,也等于暂时放弃了以某种意识形态作为政权合法性的支撑,而是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为依据,转求寻求另一种合法性,即“事实合法性”或“政绩合法性”。
    
    历史走到今天,中国面临的局势已与邓小平当年大不相同。一方面,改革在利益上不再普惠,在改革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利益受损者,从而涌现出不少不是从意识形态出发,而是从利益出发的反对声音,这种声音是很难压制的;另一方面,官方本身也不再恪守“不争论”立场,而是越来越积极地介入意识形态争论。从近期发生的普世价值之争到宪政之争,都显露出这种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执政党指导思想与实践道路的矛盾,自然而然会被再度提出。而且这一回,争论似乎已难回避——当经济增长下滑时,政绩合法性将面临挑战,执政党最终将不得不把视线拉回到意识形态上,直面意识形态的争论,通过总结、提炼前、后30年各自的道路、经验、教训和成果,重新构筑出一套可以自圆其说、而且具有现实解释力的合法性理论。广义而言,这种理论仍然可以称之为马克思主义的,但必须交代清楚它与传统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异同,解释为什么要作出改变。尤其必须明确指出的是,新理论不仅仅是结合了对中国具体国情和新时代、新情况、新变化的考量,而且包含了对经典理论某些重大结论的“扬弃”。不阐明这一点,就不足以自圆其说,不足以解释现实,不足以服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191920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为什么说现在中国的执政党不能再宣称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
·环球时报《“左右论”只是当下舆论场的一时嘈杂》错在哪?/冼岩
·驳胡德平“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冼岩
·冼岩:《南方周末》又出丑了
·驳人民日报“神功大师误国论”/冼岩
·冼岩:公知批王林,意在黑马云
·揭开舆论背后的隐秘/冼岩
·冼岩:司马南又犯浑了
·冼岩:中国经济的出路
·朱镕基懂经济是真的,李克强懂经济是假的/冼岩
·冼岩:胡德华“斥习”讲话,具象征性
·站在中间的习近平/冼岩
·冼岩:站在中间的习近平
·冼岩:民主社会政治的核心是民权,权威社会政治的核心是吏治
·冼岩:奇怪的郭蓬蓬,奇妙的世界
·冼岩:朝核危机?什么事也没有
·冼岩:重建公平的最优选择——清算所得税
·冼岩:对所谓“收入分配改革”的困惑
·任志强果然出逃/冼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