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为什么说现在中国的执政党不能再宣称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1日 来稿)
    
    作者:冼岩
    

    按照恩格斯的总结,马克思一生主要取得了两大思想成就,一是唯物史观,二是剩余价值理论,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内容。其中,唯物史观是一种看待人类社会活动的思想方式,剩余价值理论才代表了马克思的价值取向,是马克思主义的价值核心。
    
    如果执政党还宣称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当然就不能否认几乎代表了马克思思想成果二分之一的剩余价值理论。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用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观照今日中国的现状,必然得出以下结论:一,现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全部存在剥削(按照马克思的算法,资本的利润除去大约相对于银行利息的部分外,其他都属于剩余价值,是资本家对劳动者的剥削),而且大多数还剥削很严重;二,马克思主义者应坚决支持劳动者反对剥削的斗争;三,已经执政、并且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应该马上消灭剥削。
    
    拿以上三条结论对照今天中国的现实,结果是黑色幽默的:执政党不但没有致力于消灭剥削,反而一手制造了剥削(现在的民营企业全部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然后又保护剥削,限制劳动者反抗剥削的能力和行动。这种说法与做法的高度自相矛盾,执政党怎么解释?
    
    执政党现在采用的,是一种似通非通的解释方式,即初级阶段论。这是一种类似于当年列宁对“新经济政策”的解释。按照这种观点:中国现在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不够发达;在此阶段为了政权稳定,必须大力发展经济;为了发展经济,又必须调动和利用一切经济方面的积极因素,必须容忍剥削现象——殊不知,这样一解释的话,麻烦又来了:今天中国的经济水平虽说还不够发达,但也远比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国家发达多了。如果说剥削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还是必要的、正当的,那么对于当年的资本主义国家岂不更具有必要性和正当性?那么,当年的马克思又批判人家什么呢?今天的中国执政党,岂不是用自己的实践、用自己政权的必要性和现实性,证明了当年马克思的错误?这样子你难道还能坚持说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吗?
    
    当然,执政党也可以有另外一种看起来逻辑较顺畅、但立场更艰难的解释:我信奉马克思主义,但不再信奉其中的剩余价值理论。如果这样,那么执政党就应该公开、明确地表达清楚。马克思主义既然被奉为一个国家官方的指导思想,那么执政党就应该明确表明,自己在其中信奉什么、不信什么,不能让大家猜哑谜。即使这样,问题依然存在着:没有了剩余价值理论和阶级斗争学说的马克思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吗?恐怕最多只能称其为历史唯物主义吧?没有了价值取向,只剩下方法论、认识论,这样的主义能够被人信仰吗?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现在中国的执政党,说的和做的颇有矛盾,举的旗(马克思主义)与走的道(改革开放)指向不同。要坚持现在举的旗,就必须改道;要坚持现在走的道,就必须换旗——像现在这样,脑袋向左、脚步朝右,自己和自己打架,又何以立信于民、取信于天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919522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环球时报《“左右论”只是当下舆论场的一时嘈杂》错在哪?/冼岩
·驳胡德平“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冼岩
·冼岩:《南方周末》又出丑了
·驳人民日报“神功大师误国论”/冼岩
·冼岩:公知批王林,意在黑马云
·揭开舆论背后的隐秘/冼岩
·冼岩:司马南又犯浑了
·冼岩:中国经济的出路
·朱镕基懂经济是真的,李克强懂经济是假的/冼岩
·冼岩:胡德华“斥习”讲话,具象征性
·站在中间的习近平/冼岩
·冼岩:站在中间的习近平
·冼岩:民主社会政治的核心是民权,权威社会政治的核心是吏治
·冼岩:奇怪的郭蓬蓬,奇妙的世界
·冼岩:朝核危机?什么事也没有
·冼岩:重建公平的最优选择——清算所得税
·冼岩:对所谓“收入分配改革”的困惑
·任志强果然出逃/冼岩
·冼岩:“潘任美”昭示中国反腐为什么不能成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