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薄熙来曾经的目标是党内“曾庆红第二”/高新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16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笔者不久前发表在此的题为《刘志军被封口,曾成杰被灭口》的专栏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同为民营企业家的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王石得知曾成杰居然被秘密处死的消息后再也不愿意沉默下去了,公开在微博上发文说:“检讨重庆事件:在唱红打黑期间,一大批重庆工商业者被强制关进牢房、没收财产,生命尊严也失去了法律保护,甚至为被告辩护律师亦被冤屈判刑入狱。我采取了不吭气的态度。反思:是懦弱的错误行为。”王石最近又说:“政府官员犯罪很少有死刑立即执行的,达到一定级别后,‘刑不上大夫’,这个阶层是有人文关怀的,但企业家没有。例如重庆打黑,企业家配合的,就可以不死,判个15年;不配合的,本来10年的可能就死刑立即执行了。”
    
    此番议论一出,令王石不但在中国大陆的自由派人士中声名大噪而且令自己的公众形象狠狠地正面了一把,一些在当局严苛的新闻审查制度之下仍然不断地设法用“打擦边球”的办法针贬时弊、伸张正义的新闻媒体也竞相把王石当成邀访对象。薄熙来被公诉的消息被当局宣布之后,王石再次对新闻媒体谈及自己对薄熙来的认识和反思,称企业家应该反思薄熙来案,认识到当前环境下企业家已经不能避免引火烧身,沉默是躲不过去的。该说的时候,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王石透露说,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曾邀请他前去见面,并开记者发佈会。自己因不愿为「唱红打黑」背书,便选择了拒绝。后来反思这一过程,觉得并不明智。如果薄熙来没有倒,恐怕自己也躲不过去一劫。王石认为,薄熙来出事有一定的偶然性,是因为薄谷开来杀了外国人,以及后来的王立军出走美国大使馆。如果薄不出事儿,进了中央,甚至只是回商务部做部长,「我躲得了他吗?」毕竟万科在海外也有很多项目。所以,自己应该和他见面,告诉薄熙来存在不同的声音。该说的话一定要说,只要让自己的声音成为时代洪流的一部分,才能安全。
    
    在王石的这番议论发表之前,笔者也曾经在本专栏的文章里作出过薄熙来的倒台完全是事出偶然的判断,认为如果不是因为那位英国商人海伍德贪得无厌,他会继续还是薄瓜瓜的洋干爹(教父?)、瓜他娘的洋情人,而瓜他娘的身份则自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以后就已经从二品夫人升至一品夫人,王立军已经是公安部长(至少也是享受正部长级待遇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徐明则很可能已经在今年三月被安排为中国致公党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常委……
    
    至于薄熙来本人“如果不出事”的话,当然会是王石所说的“进了中央”,当然不会是“回商务部作部长”,毫无疑问会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政治局常委会的成员之一。把薄熙来的倒台之后在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正式亮相的以习近平为首的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的人员的政坛资历逐个进行一下分析对比就不难发现,在十八大上没有因为年龄原因退休——比如回良玉,但如果在十八大上不被安排官升一级,因为年龄原因到十九大时就不可能再有机会的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除女性刘延东而外,全都进入了习近平手下的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而未能升任十八届政治局常委的李源潮和汪洋都是所谓的“五十后”,到十九大召开时仍然还可以是新任政治局常委的“适龄”人选。由此可见,无论外界所谓党内权力斗争的“传闻”有几成是真,“斗争”之后的结果仍然还和过去江泽民主持的十五大、十六大的换届形式殊无二至,排排座,吃果果,人人有份,皆大欢喜。至于刘延东则是和当年的吴仪一样,完全是因为中共政权的政治局常委会内从来没有安排过女性的“惯例”。
    
    在我们目前看到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成员里,张德江、俞正声和刘云山三人此前已经在十六大和十七大上连任了两届政治局委员,只在十七大和十八大之间担任过一届政治局委员者分别是王歧山和张高丽。无论外界关于此二人的党内派系归属分析是否成立,他们二人能够在与汪洋和李源潮的“比选”过程中胜出的唯一原因就是按照中央领导人任职年龄的内部规定十七大已经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而均比他们二人年轻五岁以上的汪洋和李源潮到十九大召开时还能有一次机会。仅从这个角度分析,假如没有洋商海伍德贪得无厌招致杀身之祸的意外发生,与王歧山和张高丽一样也属“四十后”年龄档的薄熙来百分之百会在十八大上如愿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如果说在薄熙来倒台之前的十七届中央领导核心层成员以及他们背后的政治元老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对就薄熙来的政治未来有过“不同意见”的话,争斗的内容也不是薄熙来是否可以成为十入届政治局常委这样一个“低级”问题,而是具体要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让薄熙来扮演一个什么样角色的所谓“党内分工”问题。
    
    自夫人杀人、手下出逃导致本人下台并入狱之后,薄熙来就被背上了“阴谋篡位夺权”的恶名,其实不然。仅仅从逻辑角度分析即可断定,早在二零零七年秋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习近平和李克强双双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分别成为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薄熙来本人以时任国务院商务部长身份被安排成为政治局委员的那一天起,薄熙来就根本没有设计过成为胡锦涛党总接班人的可能性。道理就在于除了基于上任之后即要持续任就任两个满届,也就是十年任期的接班年龄的规定接班人选应该比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年轻十岁或者更多的原因之外,他薄熙来无论是与当时的习近平和李克强相比,还是与当时的李源潮和王岐山等人相比,最欠缺的政坛经历就是省委一把手,至于他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重庆市委一把手的经历,已经是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已经被安排为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之后的事情。
    
    至于十七大至十八大之间的薄熙来,也就是主导重庆“打黑唱红”期间的薄熙来为自己设计的政治未来,既不是取习近平而代之,也不是进入十八届政治局常委接替周永康的中央政法委书记职位,而是扮演中共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的五年时间里曾庆红扮演的角色。
    
    还记得因为王立军寻求美国的政治庇护未果而罪行大白于天下的薄熙来被宣布下台之初,海内海外当时较为一致的看法是当时的胡锦涛下决心抓捕薄熙来是为了给习近平的顺利接班扫清道路,之所以有这样较为一致的看法是因为在薄熙来下台之前一直有着薄熙来看不起习近平,欲取而代之其王储地位的传闻。但自十八大的人事安排出台习近平被确立为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同时,全国政协主席的位置和中纪委书记的职务亦分别由太子党里的重量级人物俞正声和王歧山出任,太子党的圈子内人士已经越来越倾向于认为胡锦涛在温家宝的鼎力支持下坚持要赶在十八大召开之前立刻解决薄熙来的问题,其出发点不但不是为习近平接班扫清障碍,而是基于对问题一旦拖到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可能会对薄熙来网开一面的担心。
    
    薄熙来当年“唱红打黑”的持续高潮阶段里习近平对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和时任总理温家宝的不支持、不表态的表现视而不见、祥装不知,亲自前往重庆助威表态,力挺薄熙来的目的无疑是要换取薄熙来对他习近平接任总书记职务的支持和辅佐,再往后的分析内容,笔者会在下周的专栏文章里继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919001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别拿奴才不当人——薄熙来事件启示录/流星雨TC
·薄熙来案的另类思考/晨曦
·曾经最痛恨”文革”薄熙来为何又热衷于复制“文革”?/高新
·习近平诉薄熙来的真实目的:要震慑封疆大吏
·《薄熙来,我的自首书》(二)/何岸泉
·习近平玩残薄熙来又如何?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姜维平
·《薄熙来,我的自首书》/何岸泉
·薄熙来不会死的/伊利夏提
·公诉薄熙来:震慑封疆大吏,确保『令出一门』/彭涛
· 审判薄熙来激烈动荡 垂死党内更分化/盖戈
·胡温整薄熙来死 毛左习近平瞪书记 /吉歌
·陈维健:从薄熙来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薄熙来案被公诉的看点何在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二)/何岸泉
·薄熙来案的路线斗争/ 关山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 /何岸泉
·薄熙来以政治犯罪罪状/ 吉歌
·独家揭密:薄熙来被扳倒的经过/何岸泉
·奥运劳教老人向社会呼吁 组团围观公审薄熙来 (图)
·谷开来行事诡异 秘密替换薄熙来身边警卫员
·朱镕基提刑不上大夫 实则影射薄熙来
·痴迷权力和女人 薄熙来临近最后表演 (图)
·开审在即 孙政才为薄熙来忙翻了
·薄熙来下周开审,9月1日前会宣判
·薄熙来案推迟至下周,确因谷开来出庭引发
·涉薄熙来案女主持 传姜丰两周前已回北京 (图)
·媒体叹息:现在的习近平比薄熙来还要保守 (图)
·薄熙来地方债遗产 孙政才拿着烫手
·薄熙来下台起被削权 周永康心腹纷落马 (图)
·审判薄熙来/魏京生
·关于审判薄熙来 (图)
·姜丰还有更多房产,和薄熙来、徐明关系紧密 (图)
·BBC:神秘“剑桥妈妈”与薄熙来的瓜葛 (图)
·薄熙来案与葛兰素案给台商什么启示?
·西诺新唱:济南公审《薄熙来》瘟神寿终难正寝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奥运劳教老人组团去济南围观薄熙来被审判 (图)
·揭露薄熙来罪恶滔天,彭洪回忆血泪劳教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