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詹万承:文革个体忏悔难起警戒之效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9日 转载)
    
     8月7日,《新京报》以《一名红卫兵忏悔:永不饶恕自己“弑母”》为题,再次展现了一段红卫兵的忏悔故事。1970年,母亲在家称要为刘少奇翻案,被16岁的张红兵举报为反革命,两月后母亲被枪决,当地教育革命展览中出现《大义灭亲的中学生张红兵和反革命母亲坚决斗争的英勇事迹》展板。十年后该案平反。
    

     媒体对张红兵忏悔历程的报道,更早可追溯到今年3月初《新世纪》周刊的报道,标题更为直接了当:《文革“狼孩”的忏悔诉讼》,讲述了张红兵希望官方将母亲方忠谋的坟墓认定为文物未果,而引发了一场旷日长久的诉讼。尤其令人心酸的一幕出现在张红兵今年3月连线《凤凰卫视》,在谈到举报母亲至其最终被枪决时,张红兵不禁哀嚎痛哭起来。
    
     近年来,渐有红卫兵的忏悔自责之词见诸报端,早在今年6月,就有文革红卫兵于《炎黄春秋》登广告道歉,称“虽有文革大环境裹挟之因,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来自民间的文革忏悔,是值得称赞而令人鼓舞的现象,一方面说明不少文革亲历者,正在反思历史,并鼓足勇气说出错误;另一方面也表示,沉默的文革集体记忆,在经过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前期的否定热潮之后,又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允准个体叙事的公开出现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个体出现,交织汇集的记忆与悔恨,也必将更进一步还原真实的历史。据此而言,个人的文革忏悔既是一场自我救赎,同时也是对文革的集体救赎,在卸下自身沉重的内疚负担之际,也为公众打探过往提供了一个切口。个案的经历虽不足以说清道明文革的全部,但可贵在于它的可感知,比官方庞杂刻板的说教之词,有了更多被理解被吸纳的可能。
    
     但也必须指出,“个体作恶之责”毕竟是属于个人的经验叙事,在忏悔的发出个体看来,这应足以达到引起多数人警戒之效,但效果或许并不能如此乐观看待。对于不少年轻一代而言,文革的浪漫观感并不见得少于恐怖之处,对待文革亲历者的忏悔,他们很容易得出那是道德败坏、胡作非为的结论,却很难明了“大环境裹挟”的真切含义,从而使得个体的忏悔意义发散不开,而且叠加重复的类似案例,怕是迟早会给人疲惫麻木之感。
    
     正因如此,由何种力量来及时承接个人的文革忏悔,就显得极为重要而迫切。不消说长远,随着文革亲历者一代的逐渐老去逝去,鲜活的个人记忆也就可能将随之湮灭,说要抢救怕也不为过。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个体的道德自责也该有时代为其做注,从而上升到更可供引以为鉴的高度,为拂去尘封历史的蛛丝添一份制度之力。
    
     1986年,巴金先生就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构思,但遗憾的是,据其女儿陈述,这却成了先生“惟一未了的心愿”。2005年元旦,位于汕头的文革博物馆正式建成开放,这是中国第一个由民间兴建的文革博物馆,但承办的艰辛与难处也可想而知,类似“过去的事情还提干嘛”的思维藩篱,在不少人脑海中短时间内难以拆除。相较于教科书对“文革”闪烁其词的官方表达,民间“文革”博物馆更像是作为示丑的伤疤存在,但是,妄图以此来打通文革记忆的关键节点无异于缘木求鱼。
    
     追根溯源弄清分析文革产生的机制,努力做到如此浩劫永不再上演,这并非出于学术性的矫情自恃,专业的心理学术调查表明,集体创伤不仅只是作用于亲历者,而同样通过种种方式在进行着代际传递。就像是一个表面愈合的鲜艳伤口,其实内部还在持续化脓,一代人的苦难要折磨好几代人。对文革的反思停留在划定的区域,对个案的归责、个体的狂热盲动过分强调,是目前看待文革的现实与无奈。也就是说,方忠谋死去43之后再来分析凶手之际,发现答案仍是若隐若现模模糊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122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红卫兵登报道歉是人性良知的回归!
·解龙将军:不要把毛泽东的强奸推给红卫兵
·我对大学生“红卫兵照”的一点思考/大漠鱼
·老红卫兵为什么没有忏悔?/仲维光
·钱理群:对老红卫兵当政的担忧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刘自立
·重庆那片红卫兵墓……/毛牧青(图)
·凭什么要红卫兵先道歉?/西风独自凉
·没有范跑跑,就有红卫兵/西风独自凉
·假如我是红卫兵/西风独自凉
·“红卫兵”为什么奉行暴力/王铮
·亲历毛泽东西郊机场接见红卫兵/梅桑榆
·为什么红卫兵从不忏悔/金汕(图)
·文革ABC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
·红卫兵墓地里发给薄书记的红色短信/吴祚来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如果红卫兵砸烂了圆明园兽首,爱国贼向谁哭诉?
·红卫兵运动兴起亲历记/刘晋
·红卫兵诗人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
·红卫兵忏悔:举报母亲反革命致其被枪决 (图)
·红卫兵为文革劣行登报道歉 宋永毅肯定刘伯勤良知未泯
·红卫兵登广告悔文革恶行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图)
·文革红卫兵报纸登道歉启事 “沉痛反思”
·重庆红卫兵墓园清明节开放 埋葬数百武斗遇难者 (图)
·莫言自称有罪:当过红卫兵 为前途让妻子流产
·微博“大字报”揭丑运动 引发网络红卫兵忧惧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宋永毅
·薄熙来案即红卫兵内斗 抢班夺权不成终倒台
·宋永毅评薄案即红卫兵内斗 抢班夺权不成终倒台 (图)
·王容芬:研究红卫兵让我们看清恐怖与暴力的根源
·北京红歌会:“毛泽东”、红卫兵现身 (图)
·四十四年后,终于有红卫兵公开道歉了/南方周末(图)
·历史上的今天:红卫兵大串连(图)
·孔子墓蒙难记:红卫兵小将捣毁中华文化命脉
·“红卫兵大使”改做“人大发言人”:李肇星狂语录
·蒯大富:一个“红卫兵领袖”向普通人序列回归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