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胡习三代同堂,北戴河议定薄逆(二)/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9日 来稿)
    
    摘自《习总日记》(2013,8,7-8)
    

    接<江胡习三代同堂,北戴河议定薄逆>
    
    我正要发作,刘云山及时举手,要求发言。
    
    刘云山意有所指,他说:“根据我的观察,新老同志们都主张以大局为重,只是在重判还是轻判上,相互之间,意见稍有出入。老同志认为轻判,对党的伤害小一些, 新同志认为重判,对党的反贪工作帮助多一些。我是新一届的常委,的确也认为对薄熙来应该重判。我的理由是,薄案,已经对党造成了很多伤害。从这点来说,重 判轻判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就要澄清两个问题,第一问题,为何说薄案已经造成伤害,不会因为对薄熙来的判决轻重而造成进一步的伤害,或者换句话说,判决轻重是一样的。另一个问题是,轻判会引发另一种伤害,就是认为党史姑息养奸,认为党与薄熙来同流合污的伤害。
    
    先谈第一问题。要证明‘对薄熙来重判轻判对党的伤害是一样的’这个判断,首先要搞清楚,薄熙来案对党伤害在哪些方面?当然我们知道,无论伤害在哪些方面,都 对党的声誉产生影响,都没有好处只有坏处。我个人认为,薄熙来案件对党的伤害,主要表现在党的用人识人的方面。薄熙来出事之后,党内外,包括国外媒体,包 括中国的老百姓,都说了很多。他们有说薄熙来怎么怎么不好,也有说薄熙来怎么怎么好,但共同的是,外人认为,党怎么才发现薄熙来过去的错误?起诉书所指控 的罪行,都是发生在薄熙来在大连当市长的时候,大约15年之前。薄熙来从大连到辽宁,从商务部到重庆市,前前后后总共20年,党在干什么?还有没有如薄熙 来之类的人没有爆发出来?我看,这些问题,才是最伤害党的。在党的历史上,比较类似的案例,是林彪叛逃事件。林彪事件发生后,大家共同的一个疑问是,你们 一直宣传毛主席如何如何伟大,党如何如何英明,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发现林彪是个混进党内的野心家呢?毛主席称呼林彪为亲密战友,党把林彪接班人纳入党章, 这些事实证明毛主席不怎么伟大,党也不怎么英明。一个林彪就可以把你们骗得团团转,如何几个林彪联合起来,你们怎么办?你们就可能输了,党就可能完蛋了。 从而得出结论,党是平庸的,伟大英明是瞎编的,是欺骗老百姓的。
    
    所以,我认为,薄熙来叛逆事件对党的伤害在于党失明失聪失误失察和失职。既然如此,如果大家同意我以上分析的话,那么,大家也可以了解,对薄熙来判刑的轻重,不会影响党在任用薄熙来问题上的失察与否,也就无关党的伤害是否会加深了。
    
    第 二个问题,因为资讯交流已经发展到互联网微信微博,薄熙来的犯罪行为和证据,外面知道的不比我们少多少。据我所知,外界知道薄熙来与大连的人体塑化工厂有 关联。这事牵涉到我们党取缔法轮功,处理法轮功学员的内情。民间怀疑薄熙来,认为他有非法杀害法轮功学员的嫌疑。所以,如果对薄熙来轻判,民众的对党的不 满会更加强烈。如果重判,民众会认为党对党内犯罪的成员,即便是高级成员,是革命的后代,也是痛恨谴责的,是敢于拍苍蝇,也敢打老虎的。”
    
    吴 邦国显然对刘云山的发言很欣赏。他没有举手就直接接过了话题:“刘云山同志对薄熙来叛逆事件的分析,细致冷静,理由充分。我们也时常说薄熙来伤害了党,但 就是没有认真分析,薄熙来伤害了党的哪一部分,是头啊,还是屁股?经过刘云山同志的分析,我们知道了,是伤害了党的声誉,这声誉是因为党在用人方面的失察和失职。所以,希望习近平等同志,要坚持党的组织原则,对领导干部的任用,要谨慎,要查他过去有没有贪污受贿,有没有渎职滥权的问题。”
    
    会开到这里,双方打了个平手,对薄熙来的最终处理,也渐渐地清晰起来。折中主义嘛,或者说中庸之道,就是照顾到双方的利益,和双方的颜面。
    
    见朱镕基举手,我请他发言。
    
    朱 镕基说道:“我原本不准备来。听说没有开会,才来抱着见见同志们的想法来了北戴河。来了之后,你们希望我参加会议,要一起讨论薄熙来的问题。我不想来。习 近平同志的面子大,也就来了。作为老同志,我的原则是安度晚年,放心放手让新的同志去干去闯。现在不存在两条路线斗争,也不存在台湾独立问题,更没有像解 放战争那样你死我活的政权争夺战。我既然来了,当然就应该说点什么,习近平同志也是这个意思,让我来说点什么。那我就说点什么啊,呵呵。
    
    我说我们这个党啊,曾经把我打成右派。我当右派的时候,自以为对党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当了总理,因为忙,没有时间想党的事情,一门心思,只想把总理的工作做好,把经济搞好。退下来之后,远离政治中心,远离权力中心,才对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我说,这人啊,有了权力和没有权力,好像是两个人。不是两个人,那么起码是两幅脑子,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是两种不同的世界观。呵呵,我这样说,有点缺乏党性 啊。大家别怪我。在台上的时候,最让我回想起来,觉得脸红的,不是让大批工人下岗,而是对台湾总统选举的喊话。老实说,我不 敢再去看那段录像。我也想不起来,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动机,让我声嘶力竭地喊了那么一句。可能怕台湾独立吧。现在看起来,怕台湾独立的想法,是幼稚的,是 可笑的。大家看,现在台湾还有独立的要求吗?没有。首先美国就不同意。其次才是我们不同意。台湾在联合国没有席位,就证明国际社会认为台湾是属于中国 的。”
    
    见朱镕基扯远了,我干咳了两声。
    
    朱 镕基会意道:“哦,哦,对不起,扯远了啊。我说啊,年岁不饶人,我这个老同志,别人我管不着,我只能管好我自己。不谈工作,不谈政治,我在外面就是这样。 在这里可不行,习近平同志一定要我谈谈自己的观点。那我就勉为其难谈一谈。党对党员干部的约束力要用在地方,权力要制衡,否则,不是薄熙来,也会变成薄熙 来的。人是需要管的,不管就无法无天了。哦,哦,我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就会胡说乱说,对我对大家都不好。
    
    最后表个态,根据起诉书所给出的数额,给个10年15年,我看差不多了。既然已经开除党籍了,前途也没有了,几十年为党白干了,教训也够了。其中党也有责任,而且责任也不小。你们懂的。大家同志一场,好聚好散嘛。”
    
    年纪大的同志,就想着自己,不管我习近平的难处。判10年15年,以后的反贪工作怎么进行下去?李克强该上阵了吧。
    
    我给李克强发了个暗号。这是我们一伙事先敲定的。
    
    李克强会意,举手要求发言。
    
    “同志们好,接受总理职位以来,我切身感受是,很多党的领导干部,认真参加会议,却不好好落在实处。他们认真参加党中央的会议,或者国务院各部门会议,认真听 讲做笔记,回去后认真传达,具体落实。问题出在落实上。比如,整党整军反四风,他们在下面就走形式,搞弄虚作假,搞欺上瞒下,往数据掺水。因此,党中央国 务院好的政策方针,到了下面,就无法得到贯彻落实,于是,整风一阵风,吹过去后,一切照旧。中央巡视组下去抓贪官,抓了几个后走人,下面再生产新的贪官。
    
    我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呢?是为了请大家斟酌,薄熙来叛逆事件的处理,关系到习近平总书记整党整军反四风的成败,整党整军反四风的成败,关系到这一届政治局的成败。我就此打住,不再往深处说,大家都是老党员老同志了,都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贾庆林接着话茬说:“明白了。李克强同志的意思就是要我们这些已经退下去的老同志,支持习近平李克强他们这一届中央的工作,给他们当好后盾。”
    
    贾庆林性子急,“有没有谁还要发言的,如果没有,我们就举手表态吧。”
    
    会场上很安静,我等了一分钟。看来大家都想好了,那就举手表决吧。
    
    “同意无期或有期徒刑的,请举手。”
    
    胡锦涛、温家宝、吴邦国、贺国强、周永康、曾庆红、吴官正、李长春、罗干、朱镕基、尉健行、和李岚清,共12位举手。
    
    “谢谢,请放下。同意无期或有期徒刑的,共12位。同意死刑缓期执行的,请举手。”
    
    贾庆林,李克强、张德江、刘云山、王岐山、和张高丽,共6位举手。
    
    “谢谢,请放下。同意死刑缓期执行的,共6位举手。”我宣布道。还没完,我又提了一个选项:“不反对对薄熙来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请举手。”
    
    贾庆林,李克强、张德江、刘云山、王岐山、和张高丽六人再次举手。
    
    我见其他人没有一人举手,心里的火,瞬间燃起。好,那就刺刀见红,拼了。我用眼神暗示我们一伙,按照事先预演的,不放手,一直举着。贾庆林原把手放下了,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再举起手来。
    
    会场气氛顿时凝结。别说他们年长的,我也开始冒冷汗。
    
    我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双目直勾勾地凝视前方,一动不动,宛如一座雕像,一座随时会爆发从里面蹦出史前恶魔的雕像。
    
    这样的闹剧,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演。去年十八大之前,胡锦涛想要仿效邓小平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我据理力争无效之后,就上演跌跤生病记,失约希拉里,引起国际舆论关注,躺在医院病床上耍赖两周,对方坚持不住,最后胡锦涛只好同意裸退。
    
    回到现场。双方顶牛,僵持着。高举着的六条胳膊在晃动。是啊,蛮累的。
    
    五分钟了,见对方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看来,耍泼的方法用一次可以,再用第二次就不灵了。我抬手示意六位放下举得酸疼的胳膊。
    
    曾庆红及时端了个小板凳,给我当作台阶下,“习近平总书记啊,我 看这江泽民同志不是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嘛,我们老同志退下之后,无聊得很,有个机会就喜欢谈谈自己的想法。至于到底如何处置薄熙来,我们都会尊重习近平总书 记李克强总理等新一届政治局决定的。你希望我表态支持你们的决定,我决无二话。死刑缓期执行,我觉得这是薄熙来罪有应得。若是按照他所犯下的那些罪行,立 即执行都不为过。是吧。我看,薄熙来的事就到此为止,全由党中央决定。我本人在这里表态,坚决拥护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任何决议和决定。”
    
    老奸巨猾的曾庆红。原想让他们为薄案背书,这样,处理薄熙来所造成的后果就用不着我一个人承担。我尽力了,这一仗打输了,处理薄熙来万一引发不测,只好我自己承担了。
    
    输归输,话还是要讲的。
    
    我开始演讲,表明我的立场和态度,不仅限于薄熙来案。
    
    (未完待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1919101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胡习三代同堂,北戴河议定薄逆/何岸泉
·《薄熙来,我的自首书》(二)/何岸泉
·《薄熙来,我的自首书》/何岸泉
·习近平聚众斗胡温/何岸泉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二)/何岸泉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 /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18-19-21)/何岸泉
·独家揭密:薄熙来被扳倒的经过/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5-16-1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0-11-13)/何岸泉
·共产党总书记的命运/何岸泉
·邓小平赵紫阳的“赶考”已经结束,要给个评分 /何岸泉
·习近平全面接班第二天奇遇 /何岸泉
·关于《习总日记》的说明/何岸泉
·刘志军倒台真相解密:只因坏了习总春梦/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 6-7-8)/何岸泉
·习近平谈为何判刘志军死缓/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3-4-5)/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30,7-1-2)/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