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 夜話孔子談到周予同和孫大雨再說蔣百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8日 来稿)
     朱兄好:
    
    

     咱《两地書》,北京時間今晨,博訊主頁、滾動新聞、大衆觀㸃等首發了,全文如下面的,一字不差。
    
    
     但當兄弟送出後,發覺漏掉八月二日下午您來的短信,才有當夜我《再談》的正文,馬上補入追加,為時已晚,來不及了。好在我覆信中已引用了,那也無妨。您原先說,在發表《两地書》中,不要提《軍魂文宗蔣百里》,那咋樣呢。有比較才有鑑别。若不為著預告我們的蔣劇,以正視聽,余哪有心思和辰光,何必㸃評南大話劇《蔣公的面子》,如此公開得罪了人,岂不多此一舉!
    
     我在日常生活中,待人接物真誠,熱情奔放,温温爾雅,素有「好好先生」之稱;但凡一旦論戰,本著對真理執着,對事實真相尊重,也决不虚偽,窮追猛打,歷來强悍。早有人說,張某只配做學問,可做好的政治學家,但不宜搞政治,「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不會做政客,也就當不了政治家。是耶,非耶?今次心血來潮,文藝批評也是這樣,打了頭陣,先做「惡人」!
    
     至于《大紀元》、《看中國》,尚未見發,且不管它。反正《博訊》發表了,自會有海内外多家網站轉載的。反而今天見《大紀元》上,有《國民黨是怎樣失去大陸的》,紀錄片五集,我還冇空看。給人感覺,抗戰、内戰題材的作品,開始多起來了,且不論水準如何,有了量就會有質的提高,是好現象。
    
    
     昨夜匆發家祺轉來的《孔子臨終遺言》,雖有說明「不知是否真假偽劣」的附言,而我明知這與孔子一生思想言行不符,乍看古文,以為「人至將死,其言亦善」,可能幡然醒悟,竟然「初步判斷真的」,說錯了!發出上床還在想:孔子所有著作,秘藏在特造的祖屋圍牆夹心空間,這才免于意外得以流芳百世,怎麼會在别的地方「發現」呢?果真這樣,怎麽未見中外媒體廣泛報道呢?假如真的,孔子岂不自廢學說和一生清名?再說,語言也不是仿先秦的,似有假托孔夫子之名,「古為今用」的杜撰!聯想到1976天安門四五運動之前,流行編造的《總理遺囑》,借周恩來「臨終遺言」,來反紅都皇后江青。吾兄今天來信指出,「《孔子遺囑》早就在網上流傳,肯定是假的,遺囑和孔子的言論、思想不符」;方才封從德兄弟也惠函指明:此「發現」已炒作經年,一望便知系僞作,其中諸多問題,諸多詞語、思想、語氣皆非先秦所有。原來早已「炒作經年」,老哥孤聞陋見,誤會新東西,視假似真。两位硏究古文尤其孔子,頗有心得。其實,我是不大尊孔的。孰真,孰假,「疑義相與析」,謝謝「一字之師」!
    
    
     昨夜信中,由孔子引起,聊到雪年探望畢生硏究孔子的經學大師周予同先生的回憶片斷,今又扯及孔老夫子,不妨再說個有關的小故事。吾兄創作名劇《莎士比亞》,當然知道中國硏究莎翁的鼻祖孫大雨教授。孫先生有個怪癖,就是一面看書讀報,一面隨手寫字㸃評,例如見英文版《毛主席詩詞》,把老毛說的「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翻譯不敢說此夫子乃孔子也,譯成「岸上有位老先生說」,大雨批注:荒唐,不敢講真話,胡說八道!岸上的老先生多的是,而孔子只有一位,「逝者如斯夫」,明明是孔子說的。對報上蓋天劈地的毛詩「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漫步重頭越」,孫先生常批:放屁,放屁,狗屁不通!城關是磚瓦建築的,廢銅爛鐵也是鐵,怎麽能說是「雄關」呢?!在我印象中,孫大雨對老毛每首詩詞,都會評頭品足,批駁得一無是處。我開玩笑說,人家是「偉大詩人」。他道,「偉大」個屁,做渺小詩人還不夠格!當年陳毅市長介紹他認識毛澤東,說「這就是詩人孫大雨教授」,毛當面尊稱其是「詩翁」。我說,但閣下是毛皇帝首個欽㸃的大右派,「不許放屁」!他反問「為甚麽不許放屁」?我講這話不是在下說的,「不許放屁」也是「最高最新指示」。他說人不放屁不是要憋死嗎?不許人家放屁,只準他獨自放屁,這種「最高指示」本身,就是屁話!哈哈大笑。
    
    
     這並非僅在亭子間(他蝸居在城隍庙前一條弄堂内的後厢房亭子間)私下閒話罷了,老先生偏要在毎天黨報上㸃評,把諸如此類的話,隨意塗寫一通,等舊報紙積到二三斤重,賣給廢品回收站,換幾毛錢買肉吃。廢品回收站起初見到「反動話」連篇,嚇得慌忙上報,公安局一聽此人是「孫大雨」,指示「算了,趕快銷毁」,以後也就習以為常了。當時上海市民,每月4两購肉卷,他到菜市塲買肉,肉攤一見,高喊「毛主席親㸃的反共大右派孫大雨來了」,然後輕聲「孫先生保重」,其他營業員也這樣,每次總是售給他最好的二三斤肉。孫先生身材魁悟,一米九高,腦袋特大,胃口也大。在火紅的階級鬥爭發狅年代,孫大雨說,由此證明「羣衆的眼睛雪亮」,右派份子深得人心,有民意基礎的。
    
    
     當我把孫大雨情况,悄悄向譚其驤教授等通報,他們大吃一驚:孫先生還活著?上面傳達說,他死了!我說,共產黨謊話連篇,荒誕不經,上頭是傳達「孫大雨死了」,還出現活人閙塲的大笑話。
    
    
     一九七一年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教授秘密訪華,為接着基辛格秘密訪華打前站和尼克松總統公開訪華鋪路。費正清提出,尼克松總統訪華,要見中國文化界两個名人,北京的老舍和上海的孫大雨。大作家老舍不堪紅衛兵批鬥侮辱,學著屈原,1968年八月投太平湖殉節,就連當年諾貝爾獎評委内定他獲諾貝爾文學獎,後來證實老舍果然死了;但大詩人孫大雨還健在,謊稱他「也死了」,不讓尼克松見孫先生,這就是他「死」的由來。後來美國洛克菲勒副總統訪華,也以孫先生「已死」為由而不讓見。孫大雨留美的學名孫銘傳,在耶魯大學拿英美文學博士和當教授之前,先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碩士學位,而洛克菲勒副總統當年正是他在哥大的同班要好同學。孫先生感概地說,自己是真正的愛國者,因為抗戰才回國的,取名「大雨」,意在要下傾盆大雨,洗涤一切污泥濁水。如果見到尼克松總統、洛克菲勒副總統,不會講共產黨壞話,那叫「家醜不可外揚」,說不定做民間外交輔助,比官方外交效果更好。共產黨甚麽托詞都可找,偏要造謡孫大雨「死了」!
    
    
     1972 年初,城隍廟里委拉線廣播王洪文講話,說到周恩來總理將陪同尼克松總統訪問上海,全市務必做好安保工作,尼克松本來要在上海見孫大雨的,我們說「孫大雨死了」!孫大雨在家窗口聽到這話,氣乎乎地衝進會塲,雷雨般咆哮:王洪文造謡,我孫大雨還活着,活得好好的,只有造謠者才不得好死!孫先生還說:皇上(指毛澤東)御口說過,孫大雨活到一百歲,一句頂一萬句,我孫大雨還死不掉!王洪文有種,就和我當面對質,看我老孫「死了」,還是活着!
    
    
     毛皇帝說「孫大雨活到一百歲」,源自1957年六四,孫大雨在上海市人代會發言,首個提出毛澤東是當代「秦始皇」(當時我家訂閱《新聞日報》,記得頭版整整一版是孫大雨發言全文),毛澤東按捺不住了,當夜就寫了《這是為甚麽?》反擊,以「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在1957年6月7日《人民日報》上,吹響了中共反右運動號角。老毛說孫大雨今年五十歲,他活到一百歲,也是頑固不化,「帶着花崗岩頭腦見上帝的人」。這就是孫先生自嘲皇上御封「活到一百歲」的出典。他連毛澤東都敢公開駡,當然不在乎初出茅廬的王洪文。我後來把孫大雨當衆大駡王洪文造謡的話,分别轉述給譚其驤、周予同、蘇步青、淡家楨等復旦諸長老時,想不到反應的第一句話竟是異口同聲:孫先生還是老脾氣!孫大雨先生鮮為人知的故事一蘿筐,俟有空撰專文慢慢道來。
    
    
     回頭說一下,我們也要有大禹和大雨精神。汝說請台北國家圖書舘出版社,出版《軍魂文宗蔣百里》等劇選乙書,這是高見,我當然也早想到這節。年初請第三稿增加两個「小蔣」(復璁、緯國)人物,本來就存此意了。蔣百里公子蔣復璁先生,是中國圖博業奠基人、守護神,七十五年前畢竟是國圖(前身央圖)的創舘舘長,又是台灣的央圖復舘舘長,直至台北故宫博物院首任院長。國圖出版撰寫他們老舘長父子的書,義不容辭。
    
    
     我與現任國圖舘長顧敏先生,僅有數面之緣。二〇一〇年九月,我在台北,他與故宫博物院周功鑫院長,聯名邀請我在國圖參加紀念蔣復璁先生逝世二十週年座談會,當晚顧敏舘長宴請、第二天晚上周功鑫院長(具體安排的故宫博物院副院長馮明珠現已升任院長),均同一桌。但我因回家後,先後忙于組建歐洲民族歌舞團、中國民主黨中央赴台觀選團,期間室內裝修亂哄哄的,而回荷蘭後中風偏癱年餘,顧敏舘長等一應名片找不到了,失卻電郵信箱聯絡。尚有國圖幾個熟稔老人電話,但電話中三言两語說不清楚。先是忙于與兄商討定稿,接着百日興奮中心在北京出書方向,現轉回港台朋友出版社在聽回應。末了,就得轉向國圖方面,在我尋找失落名片同時,還得拜托蔣百里、蔣復璁後人學嗚兄,想方設法提供國圖方式!
    
    
     又及:等一會上樓就寢前,用枱式大電腦,把博訊今發的標題,拷貝附上。右旁有我以往署名發表博訊的20篇文稿。博訊設計,附20篇為限,但如打開其中一篇,又見另附20篇,以往我要找自己的東東,就借助博訊這塊園地矣。擬把今天夜話,因無隱私,談文說字,無碍大雅,雖涉掌故,尚有新意,等會也上網博訊,勝過羣發!
    
    
    
     張英
    
     04•08•2013 荷京夜話
    
    
    
    
     【附張英八月三日夜話周予同先生】
    
     看了「孔子」此文,想到其他。君不見昨夜余給朱樹兄信中,提及一流教授中有「周予同」大名乎!殊不知周公予同先生,正是當代中國最權威孔學大師。今天週末,且余中風,自然聯想到晚年中風的予同教授,不妨談㸃看望他老人家的鮮為人知掌故。
    
     周予同先生是中國科學院上海歷史硏究所所長,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全國孔子學會會長,中共文革伊始就被構陷上海八大「反動學術權威」之一。記得一九七二年春節,上海連續三天降下鵝毛大雪,路上行人稀少,正是我們「大右派」、「五 • 一六頭子」和「反動學術權威」革命大串聯的天賜良機。年初二我到凌仁教授家拜年,相約第二天中午在北站15路電車終㸃站會合,同去看望中風已久卧病在床的周予同先生,拜個新年。
    
     年初三中午還下大雪,路上空無一人,車上也是空蕩蕩的,僅有我俩乘客。到了淮海中路近岳陽路口下車,還是「前無古人(行者) ,後無來者」,我俩平安溜進靖江路3號樓下周予同家。開門的是周先生女兒,把我們請進周老癱瘓在床的卧室後即離,在當年政治氣氛下子女不便在塲,心照不宣。年已過稀的周老神智清楚,一下認出了我們,招呼坐下,握手時請他别硬撑坐起來。
    
     周予同家早已「門前冷落車馬稀」,特别感慨我們冒險踏雪上門拜年。他的不幸中風,起因于1968年8月山東萬人批孔大會。中共文革始終要打倒「孔家店」,周予同是全國孔子學會會長,首當其衝,勢在必然。山東方面,先到上海把周予同揪到孔子家鄉曲阜遊鬥,接着在泰山脚下召開批孔萬人大會,把周老先生押上台。不顧周先生年事已高,事先與陪同的復旦師生達成「要文鬥丶不要武鬥」協議,郤對周老戴大高帽子,脖子上掛厚重的牌子,在烈日高温42度下,被迫低頭彎腰90度批鬥,有時還慘遭拳打脚踢。這樣被折磨七個多小時後,周予同先生終於不支暈倒,中風癱瘓,半身不遂,送回上海醫院搶救,得以活命,且能恢復講話,乃不幸中大幸。我當塲感受到予同先生頑强意志的生命力,堪稱楷模。
    
     予同先生對批孔子,摧殘中國文化傳統,深感不解,對「文化大革命」,大革文化命,尤其義忿。當年上海史學界和高教界,對周予同與周谷城先生,稱譽「两周」,後來京劇大師周信芳也被定為八大「反動學術權威」之一而打倒,時稱「三周」。但予同先生為谷城先生慶幸,因為周谷城教授住在淮海西路公寓,那裡住有外賓,門口守衛,學生不敢輕意上門騷擾,爾况有毛澤東罩着保護,而他慘了。因為周予同家在馬路旁,一到下雨天,放學的中小學生,一批又一批的,帶着紅衛兵、紅小兵袖章,上門尋找雨傘、雨衣和雨鞋,先是裝模作樣批鬥他一番。周老苦笑着說,這些娃娃也怪可憐的。
    
     年初四,我去復旦九邨,向授業導師、著名史地學大師、復旦歷史系主任譚其驤教授拜年,以及後來對著名數學大師蘇歩青校長,說及周予同先生近況,譚老和蘇老皆不勝惆悵,感嘆萬千!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508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孔子论君子与小人的区别:君子喻于义 小人喻于利
·王澄:把孔子学院赶出美国/视频
·中南海要用孔子引領「和谐世界」/牟传衍
· 感谢美国政府撕下了孔子学院的画皮
·王澄:谁博大精深,孔子还是柏拉图?/视频
·美国为啥叫孔子学院滚蛋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陈维健
·孔子学院”神速发展后的尴尬
·中国网络观察:孔子、数字与P民 (图)
·人民币上印孔子名言,什么玩意儿?/夏余才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5/5)/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4/5)/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3/5)/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2/5)/王澄
·黑格尔对孔子、易经、老子的负面评论(1/5)/王澄
·普京为何不来中国领“孔子和平奖”?/蔡慎坤
·评普京获“孔子和平奖” /余英时
·为什么中国的“孔子和平奖”能死灰复燃 /刘青
·“孔子和平奖”闹剧收场 /余英时
·春晚让孔子学院演唱文革样板戏引抗议
·国家汉办:开办孔子学院这笔钱该出
·孔子后人与意大利画家喜结跨国连理 福州举行家祭礼仪 (图)
·中国山寨和平奖两度颁奖遭冷遇 孔子和平奖锲而不舍梅开三度
·袁隆平班禅喇嘛入围第3届孔子和平奖
·骆家辉:美中正积极协商孔子学院教师签证问题
·中驻美参赞:“孔子学院风波”是技术性乌龙事件
·美国重发公告称孔子学院合法
·中国民主人士支持美国驱逐中共的孔子学院
·中国媒体批评美国有关孔子学院的决定
·孔子学院曾被质疑是中国文化间谍机关
·孔子出生地开建“尼山圣境” (图)
·孔子学院及影响 - 专访中国思想史学家余英时(上) (图)
·陈光标称将向两会建议在人民币上印孔子名言
·清华大学教授:庄子和孔子文化阻碍中国科研
·初中生大考前拜孔子和诺贝尔 向雕像"上供"
·媒体嘲讽:普京得和平奖 孔子有何感想?
·普京获孔子和平奖成笑话 在农家院落颁奖 俄美女代领 (图)
·中国2011年孔子和平奖授予俄罗斯总理普京
·孔子像前是否还缺个巨型生殖器/乔志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