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克强政府的经济政策错在那里?/黎亚彬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8日 来稿)
    
    作者:黎亚彬
      

    首先,所谓政府经济政策的错误并非指其政策没有一点效果,也不是具体那项政策的错误,而是指在宏观整体上没有出台真正有效,可以从根本上挽救中国经济、避免更严重经济危机的爆发 、避免爆发苏东剧变式社会动荡的经济政策。
      
    不知政府以后的经济政策会怎样。笔者认为,迄今为止,习李新政出台的所有经济政策都存在一种重大的方向性问题,都趋向于一种资本主义经济与制度的完善与发展,却并未依据中国的真 实情况,开拓出一种独立自主的,可以科学、有效、合理地解决中国根本问题的的经济政策来。我想这根源于政府对一种正确经济理论的认识不足,同时又被另一种存在人为缺陷的经济理论 所误导的结果。
      
    从习李新政以来的一系列经济政策上来看,政府完全是按照现代西方经济理论思想来制定各项经济政策,应对和解决各种问题的。政府解决问题的决心和深化改革的魄力很大,但似乎并未认 真对待西方经济理论思想中存在的严重缺陷和问题。完全按照这种有缺陷的理论思想来制定经济政策,中国最终将步入一种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局面,不但问题解决不了,反而会为中国带来一 种万劫不复、甚至亡党亡国的后果。
      
    其实很简单,看看现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现状,就知道西方经济理论思想存在什么样的不足和缺陷了。这种危机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和结果,是西方经济学所不能解决也不愿去解 决的问题。如果这种问题发生在中国,那意味着什么相信大家都会心里明白的。中国有13亿人口,中国社会不可能以西方的那种方式发展到西方的那种富裕水平,简单的一个原因就是地球资 源承受不起。基于资本主义本身的特点和要求,资本主义的中国必然是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巨大、贫穷与失业现象严重的。现在西方发达国家可以承受几百万人的大规模游行示威,而在中 国这是不堪设想的、灾难性的。长期而言,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只能让中国变为一个贫穷动荡的落后国家。我想,政府以及主流经济学家对此应有清醒认识,中共党的十八大确定中国不能走邪 路的政策宣示是正确的。
      
    但从当前中国的这些经济政策上来看,似乎政府仍在继续这种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方式和道路。别无选择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但无疑是以中国的未来和前途,老百姓的日趋贫穷痛苦为代价的 。在这种发展道路上,无论政府怎样竭力避免中国经济的一种悲剧性结局,而经济规律却都是要以人的意志所无法转移的方式来发挥其影响和作用的,至少定期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巨大的 贫富差距和庞大的贫穷与失业是无法避免的。显然,我们不能让权贵和资本家们为了自身的私利而葬送了整个中国和所有人民的前途和未来。我们必须揭露真相,向人民和社会展示另一种真 正客观和公正的经济理论科学。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早就向我们展示出另一种社会发展的方式和道路:“在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先是单个国家实行)的基础上组织生产”(恩格斯《致奥托?伯尼克》)。我们只需在历史实践 的基础上,总结经验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客观经济的基本原则要求结合起来,就可以成功开拓出一条崭新的社会发展道路来。人类根本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在弊端重重的资本剥 削的道路上走到头、直到死!
      
    当前政府持续错误经济政策的一个证明就是:在当前经济疲软,增长乏力,社会生产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依然要以强化投资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却并不出台任何可以真正解决问题的社会主义 经济政策。即使西方的经济学家们也早就指出中国经济增长的不可持续性。在社会生产严重过剩的情况下,继续以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无异于一种饮鸠止渴,只会让经济矛盾和问题更加突 出,让问题更加难以解决。最近,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在其《中国模式遇到了大麻烦》的文章;路透社7月30日报道《中国可能步日报后尘,陷入经济停滞局面》;英国《金 融时报》及美国《华尔街日报》同时头条刊登林毅夫在外交部媒体吹风会上回答记者的提问内容等,都充分表达了这一观点。
      
    这种不断饮鸠止渴的行为,无异于中国经济的一种慢性自杀。但也许这种自我灭亡正是政府某些人的目的所在。不进行这种经济上的“倒逼”,如何让共产党政府继续“改革”,以完成他们 的社会转型目标,让中国转化为一个纯粹资本主义国家?显然,为了少数权贵和资本家们的私利,这些人是不会顾忌中国是否会爆发“苏东剧变”的,不会顾忌在严重危机中,中国的国家和 人民会遭受怎样的灾难与不幸的。
      
    实际上,今日的中国经济已经与以往不同。现在的中国经济已经成为典型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之后,以往的廉价劳动力、廉价资源、低人权等特殊优势都已不再,面 临着一种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样的局面:无力促进经济增长,无力提高就业;一方面是消费不足;一方面是生产过剩。这实际上就是马克思所说的根源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经济危机的前 夜。
      
    对于这种生产过剩、消费不足的问题,西方经济学界公认的解决办法就是去杠杆化,“放缓信用扩张的步伐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只有通过经济危机的方式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显然,这种 认识是正确的。对于生产过剩、消费不足,解决问题的出路只有两条:一条是提高劳动者的收入,以提高社会消费。这只有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才能做到,否则劳动者的收入增加将提高私 有生产的人力成本,经济增长更加困难;另一条就是降低劳动者的收入,以降低企业生产的成本。这只有通过去杠杆化,以某种形式和程度的经济危机的方式才能做到。欧美国家执行的是第 二条策略,因此2008年的经济危机至今没有解决。中国呢?显然,中国只有走第一条路,否则老百姓不答应。
      
    如果政府拒绝执行以上两种政策之一,仍是以加大投资的方式来维持经济增长,其结果就是一种“滞胀”状态,就陷入一种“中等收入陷阱”。按路透社《中国可能步日本后尘 陷入经济停滞 局面》中的说法,这“可能导致问题产业苟延残喘,从而阻碍实现更加可持续成长的努力,并造成吸走日本经济元气的那类‘僵尸’银行和企业”。
      
    怎样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怎样解决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问题?真正正确的方式和道路在于在市场经济的前提和条件下,改变不平等的雇佣劳动生产方式,变雇佣劳动为联合劳动,从而化解资 本家与劳动者之间本不该存在的巨大收入差距。这就从根本上解决了生产相对过剩的问题,人类社会的一系列缺点弊端也将因此而解决,人和生产力都将获得巨大解放。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经 济学的基本原理。显然,这是正确的,也是现实可行的,我们只需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确立一种合理的劳动者自主联合生产方式,并逐步在社会上推行即可。这既简单、有效,又安稳、妥 当,我们的政府为什么不去实行呢?
      
    为了应对经济危机,采取增加投资的经济政策作为一种权宜之计是可以的,但却不去采取措施解决生产过剩问题,显然又是不可理解的。这突出体现了政府经济政策制定中人为、故意的错误 因素。在草根网,有一位网名“老二拐”的人在与我的大量辩论中,就突出表现出这种故作的无知。他们装出一副誓死维护共产党政权的样子,在宣称赞成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同时,却极力 宣传剥削有理的思想,把资本剥削与市场经济捆绑在一起,认为资本剥削可以促进社会进步,不能消灭,消灭资本剥削就是消灭市场经济,就是不现实的,就是阻碍社会进步,以此极力维护 当今中国的这种危险错误的经济发展政策。而对于由此带来的严重社会经济危机、贫富差距、政府与民众的尖锐对立、巨大的贫穷与失业、即将的社会灾难他们都不管不问,极力无视、否认 。他们把这种足以祸国殃民的经济政策硬塞给共产党政权,称之为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谁反对谁就是反对党的领导,就是反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会遭到共产党的秘密镇压。他们的思想 意志和逻辑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10亿劳动人民只能乖乖的接受国内外资本家们的统治、欺压和剥削,再怎么贫穷与失业,再怎么痛苦与无助都不能反对和反抗,并指出这是人类社会别 无选择的“进步”事业。奇怪的是,社会上类似老二拐这种思想和主张的人很多。显然,政府的这种方向性错误的经济政策已经让中国社会癌变、腐化、退步到一种严重程度,中国的未来极 其危险!
      
    笔者援引老二拐的一段针对林毅夫主张的以强化投资来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评论,在论证林毅夫、老二拐的言论与主张的错误的同时,也中国经济与社会问题的出路在那里。在草根网文章《 论左派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之路》的评论中,老二拐有这样的一段评论:
      
    “林毅夫主张用投资带动经济的发展,他的理由也很简单,市场竞争是生产效率的竞争,只有投资才能有效地提高生产效率,消费不能提高生产效率。我之所以觉得林毅夫的理论有一定道理 ,确实是投资才能提高生产效率。中国的经济在世界市场中的地位处于中下游,生产效率比美国差得远。林毅夫所谓的投资一是提高技术创新的力度,二是改进基础设施和法制环境。只有如 此,中国才能在国际市场上摆脱陷入中等收入陷井的发展前景。
      
    主张由消费环节带动经济的人多数是从分配环节考虑问题的,即提高劳动者的分配比例。但如果生产效率跟不上,而劳动者分配多了,超过企业承受的能力,企业的竞争力必然受影响,不能 生存。消费水平如果不提升,也会加剧生产过剩。这里有个度的掌握,消费和投资的度如何掌握,我没有搞清楚,所以说在学习之中。
      
    消费不足和就业不足是市场经济的固有矛盾,它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以前的马克思主义者曾经认为这将导致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矛盾的尖锐化,导致资本主义总危机的暴发。后来这 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这是因为虽然过剩是导致危机的根源,但也是竞争的来源,竞争大大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不断地创造新的需求和就业。所以过剩所造成的危局和机遇相比,还是机遇更 大一点。这是资本主义老也不死的主要原因。
      
    现在许多经济学家总是从消费与生产的平衡作文章,企图达到完全的平衡。这是愚蠢的,市场经济下消费永远弱于生产,而这种不平衡正是市场经济活力的来源。黎亚彬也是这种想法,他想 着把雇佣劳动者劳动的一切,都归了劳动者,就没有了经济危机。可如是一来,经济的活力也就没有了,匮乏经济将替代过剩经济,这就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过的一切。过剩和匮乏,哪一 个更好一点,过剩更好一点”。
      
    以上是老二拐的发言。显然,在这段言论中,老二拐似乎忘记了这里指的投资与消费是针对经济危机而言的,而不是针对提高生产效率而言的。而且投资对生产效率的提高不可能短期见效, 因此对生产效率的作用不可能及时作用于经济危机的及时性改善。
      
    如果投资要能够及时抵挡一次经济危机,那投资额势必要远远大于实际生产的需要程度。因此,投资所带来的这点生产效率上的利好,远远小于投资对生产过剩的危机所造成的伤害。因此经 济危机时,增加投资实际上是得不偿失的,仅仅是在名义上改善了一下经济增长而已,对于生产过剩的危机不但未有任何好处,反而就像一个人以更多吸食鸦片的方式来缓解对于鸦片上瘾所 带来的痛苦一样。投资对经济危机的解决,实际上是依靠投资创造一定生产性消费的方式来暂时缓解消费不足的问题,从而达到缓解经济危机的作用。
      
    生产效率的提高,仅仅有利于经济增长,却不利于生产过剩危机的缓解。所谓生产过剩,是社会所生产的产品,相对于产品的需求而言严重过剩的局面。在此情况下,继续非理性地增加产品 生产的投资,提高生产效率,无疑只会增加生产过剩的严重性。即使仅仅增加基础建设和科学技术上的投资,显然也是无益于生产过剩危机的缓解的。
      
    中国的生产效率的确不如美国。但在资本生产方式下,生产效率的提高只是让经济可以继续有利可图,从而经济可以继续增长一段时间,却无法也不会缓解社会生产过剩的危机与问题。经济 增长、生产效率的提高都不会减少资本家阶级的收入与劳动者消费收入之间的差距,无助于缓解生产过剩的问题。通过一种经济危机的形式,使过剩的生产破坏掉,也即经过西方所说的去杠 杆化过程,才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缓解生产过剩危机的有效途径。除此以外,就只有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变雇佣生产为联合生产了。
      
    因此,中国在生产过剩危机非常明显,已持续多年的情况下,仍然不去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只是一味的增加投资、提高生产率,显然是错误和危险的。调整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促进 产业升级,完善法律制度,加强科技研发,提高生产效率,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等的政策是正确的,但显然对解决生产过剩的问题和危机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而生产过 剩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不论我们的生产效率有多高,都会爆发严重经济危机的。即便如现在美国的那种经济发达程度,也逃脱不掉经济危机的宿命。
      
    老二拐在这里所表达的思想和言论,在中国具有一种明显的普遍性。很多人对中国面临的生产过剩问题与危机不以为然,仍把“中国崩溃论”当作一种笑料来看待,不能正确、认真地去看待 中国面临的经济问题及其严重性。岂不知在“狼来了”喊多了,不当一回事了的时候,“狼”可能真的就来了。并不指望政府一下子就能把生产过剩的问题解决,但政府却必须有一个解决问 题的认真、负责、具体的态度、认识,并切实实施具体有效的政策、手段才行。中国可以也必须保持一个最低的经济增长速度,但必须去采取措施控制生产过剩危机的程度,使其永远不会爆 发严重经济危机。否则,严重经济危机一旦爆发,中国将不仅仅是“苏东剧变”的问题,中国很可能会从此一蹶不振。
      
    老二拐在此评论中声称:只有通过投资来提高生产效率,“中国才能在国际市场上摆脱陷入中等收入陷井的发展前景”。事实上,资本主义国家的收入陷阱是不可避免的。不仅中等收入国家 存在这种陷阱,低收入、高收入国家都存在这种陷阱。这一点即使在中国主流经济学界也是被认可的。所谓陷阱的另一种表述方式就是一种长期性的经济危机。劳动者的收入以及生活水平持 续无法得到提升,就形成一种所谓陷阱。
      
    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前提条件下,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取决于劳动力的供给情况,劳动力的供给情况又取决于雇佣资本的利润率。只有当资本有利可图时,资本才会增加投资,从而才能增加 劳动者的雇佣,减少劳动力供给,提高劳动者的工资水平。然而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由于资本家与劳动者收入增长的不均衡,必然导致一种生产过剩的问题。在生产过剩的前提下,资 本利润率非常低迷,科技创新非常艰难,生产效率难以提高,而统治阶级又不敢大幅去“杠杆化”,不敢以可能“硬着路”的经济危机方式来大幅降低工人工资、福利,而只能以某种手段和 方式去勉强维持资本主义的生产,才导致一种长期经济危机,陷入增长陷阱现象的出现。
      
    在生产过剩的情况下,避免收入陷阱问题的途径只有两种,一是持续提高生产技术水平、生产效率,从而实现持续、长久、大幅的经济增长。实现这一点的关键在于政府掌握足够经济力量, 长期实施正确经济政策。中国改革开放的这30多年由于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的特殊性,才实现了这一点。其他国家和今后的中国已经再难以出现这种情况,无论资本经济的全球化发展,或是政 府控制经济的能力都已经使这一点根本做不到;二是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通过把资本的利润转交给企业劳动者的方式,从根本上有效、直接地解决问题。
      
    由于中国拥有13亿人口,即使做到全世界第一的科技水平和生产效率,也不可能让中国人民普遍富裕起来。况且,在资本主义经济的生产方式下,资本决定一切。在资本经济的全球化发展中 ,中国经济对外依赖已十分严重,拥有决定一切的资本力量的国际大资本不可能任由中国经济独霸一方。于危机中赚取大笔利润,善于火中取栗,是国家大资本发展壮大的秘密。因此,中国 经济一旦实现彻底的资本化、自由化,那中国经济顶多能在一种低速、恶质、勉强维持的状态下发展。进入一种收入陷阱之中还算好的,爆发严重经济危机,并从此一蹶不振,堕落至印度的 那种水平,到是有着非常大的可能性。
      
    在生产过剩的条件下,政府以自身掌握的经济力量为基础,不断以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方式来追加投资,促进企业科技创新,提高资本有机构成,提高生产效率,这的确可以维持一定的经 济增长。但由于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生产过剩问题,而只是在生产过剩的前提下,继续维持一定经济增长,因此这种政策因政府经济力量的有限实际上只具有暂时、相对而言的作用。这种政策 在抵挡经济危机的同时,实际上也加剧了生产过剩问题的严重性。一旦政府的“子弹”打完,存在严重问题的经济社会就再难以维持下去,经济危机就会以一种更加猛烈的方式爆发。资本主 义经济整体资本利润率不断下降的规律早已为马克思所揭示,这一规律从根本上决定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不可避免性。
      
    显然,林毅夫、老二拐等人主张以继续投资的方式来实现经济增长,避免经济危机爆发的思路,只能是一种权宜之计。老二拐在这里所提的:“如果生产效率跟不上,而劳动者分配多了,超 过企业承受的能力,企业的竞争力必然受影响,不能生存”的现象,恰恰就体现出资本主义生产的困境所在。资本主义的问题在于:资本家与劳动者的收入不均衡。经济增长了,劳动者阶层 的收入相对于资本家阶层却是必然的减少。这种不均衡增长积累到一定程度,就是生产过剩的危机。在生产过剩的情况下,只有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企业技术水平,生产才能继续增长,却 也只能暂时性缓解这个问题。
      
    只有在没有实现经济全球化的年代,由于欧美在技术、世界货币、军事强权等方面的特殊优势所带来的经济增长才能惠及自己有限的普通劳动者,欧美才能走出收入陷阱,成为发达国家。而 现在的世界经济是全球化的,在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使生产一定产品所需雇佣的劳动力减少了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到处都存在更廉价的劳动力,因此欧美国家的生产由于劳动力成本过高 而失去竞争力,生产陷于停顿,工厂纷纷外移,劳动者的收入显著下降。这就是2008年以来欧美经济危机的实质。
      
    显然,“消费不足和就业不足”不是市场经济的固有矛盾,而是雇佣生产方式的固有矛盾。正是这种雇佣劳动的生产方式导致劳动者阶层和资本家阶层收入的不均衡增长,进而产生生产过剩 危机,导致阶级矛盾尖锐化,社会贫穷化、动荡化。资本主义经济因此而弊端重重,危机不断,之所以没有最终崩溃完全是因为世界经济以前不是全球化的经济,而且苏式社会主义因其自身 的错误而没有成功而已。
      
    为了替资本主义粉饰和辩护,老二拐说什么:“过剩是导致危机的根源,但也是竞争的来源,竞争大大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不断地创造新的需求和就业。所以过剩所造成的危局和机遇相比 ,还是机遇更大一点”。这显然是一种明显的胡说八道了。竞争就是人与人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只能是导致生产过剩危机的一个前提和因素,而不可能是生产过剩的结果。没有生 产过剩,竞争也一样激烈地进行和存在。生产过剩表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严重的不足与弊端,导致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而老二拐却说生产过剩可以“不断地创造新的需求和就业”,这 明显是一种胡说八道。
      
    老二拐又说:“现在许多经济学家总是从消费与生产的平衡作文章,企图达到完全的平衡。这是愚蠢的,市场经济下消费永远弱于生产,而这种不平衡正是市场经济活力的来源”。对此老二 拐未给出任何的论证与说明,显然又是一种胡说八道。如果消费永远弱于生产,那250年来的市场经济历史中积累的剩余产品都到了那里去了?市场经济就不存在因消费增加而导致社会产品供 不应求,物价上涨的时候吗?如果现有的储蓄全部去购买产品,那产品还会过剩吗?显然,老二拐纯粹就是在胡说八道而已。市场经济的活力来源于市场主体自由自主的经济活动,来源于他 们相互之间的生产竞争。而消费不足只能导致市场疲软、经济萧条、生产停顿等等。
      
    任何事物都是在发展变化之中的。因此,任何经济制度、社会生产方式上的弊端都并不就是天然的、永恒的、不可克服的。生产过剩危机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社会弊端的表现,经济危机、贫穷 与失业等等怎么看都是一种坏事。但这一切弊端、坏事在资本家、老二拐们看来却都变成了一种永恒的好事,不能消灭也不可消灭。显然,资本家、老二拐们实际上只是一种企图利用社会弊 端来发财致富的寄生虫。他们非常渴望这些弊端的存在,好借此机会充分剥削一下这些穷鬼,利用这些穷鬼们发大财,并“促进社会进步”。
      
    老二拐们埋怨“经济学家总是从消费与生产的平衡作文章”,认为这是“愚蠢的”。其实老二拐不知道,在一定社会时期,有效需求与产品生产必须是大体均衡的。否则,市场经济就会出现 问题,就会出现波动。而这种需求与生产之间的关系又是相对存在的,产品多了,就是需求不足,产品少了就是需求增加。反过来说也是一样,需求增加了意味着产品少了,需求少了意味着 产品多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围绕着这种需求与产品生产之间的某种均衡上下波动的,其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
      
    由于生产中劳动者与资本家之间收入不均衡,加上资本追逐利润的竞争,使得资本主义生产总是不断的增加,相应产品的需求就不断减少,资本利润率也在降低。直到有一天,资本投资无利 可图了,资本主义经济就以一种经济危机的方式进行这种供给与需求均衡的调整。这一切都是围绕资本利润率来进行,以社会平均资本利润率为标准的。通过经济危机,社会的产品减少了, 相应产品的需求就相对多了,资本利润率提高了,从而资本主义经济才能走出危机,又开始一个新的周期和循环。老二拐们不可能不懂得这些早已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常识性的内容,纯粹的在 那里故意胡说八道而已。
      
    因此,经济学家们在生产与消费上做文章,其实是高明、正确的办法。欧美国家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的实质就是其国内产品与消费不均衡的结果。欧美国家生产的产品由于其成本过高而竞 争不过亚洲国家产品,从而导致其严重经济危机。因此,欧美国家采取的经济政策:紧缩财政开支、压低工人福利、降低企业生产成本、不以财政手段过分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是正确的。这 可通过降低工人工资成本的方式,使其重获生产竞争力,从而可以让其真正走出危机,迎来真正的增长。之所以至今5年仍没有走出危机,是因为一方面这非常难,一方面他们要维持社会稳定 ,不能用药太猛;再加上中国的优势还没有通过货币升值、通货膨胀、市场萎缩等方式被削弱到足够程度的结果。一旦中国的优势被消弱到一定程度,欧美国家的资本利润率恢复到一定程度 ,在适当的时机就是欧美经济走出低谷,而中国经济彻底陷于灾难式崩溃的时刻。这一点,其实中国政府已经有所警觉,并有相应措施。实际上,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全国经济都将趋于一 种平衡,世界经济将没有一个世外桃源,将全部陷于恶性竞争的环境与条件之下。唯一得利的只是那些跨国公司,全球大资本家们。
      
    因此,林毅夫的观点其实只是在故意误导中国政府和民众而已。而中国政府由于各种因素,也只能顺水推舟,不得不以加强投资的方式来暂时缓解经济的衰败速度和程度。长远来讲,中国在 经济上只有两条道路可走,一是减少生产;二是增加消费,从而让中国经济趋于合理健康。但是,在目前中国的社会生产方式下,中国那条路都走不通,只能暂时通过这种增加投资的饮鸠止 渴方式来维持一段时间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降低生产只能一步步的,提高消费也只能一步步的。但关键是,在今日经济全球化的前提下,在现有生产方式下,生产与消费的失衡状态只会越来越严重,老百姓的生活水平 将越来越贫穷,生产过剩越来越严重,更大规模的经济危机迟早有一天要爆发。届时,“苏东剧变”等大型灾难绝对不只是理论与想象而已。
      
    显然,中国除了改变生产方式外,绝对别无出路!马克思的断言是正确的,就是有一天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将要爆炸,最终会炸毁资本主义的外壳,实现一种新的人类社会生产与生活方式。 就看这种生产方式的变化是积极主动、和谐稳定的,还是消极被动、动荡不安的。显然,老二拐等要么是不明就里;要么就是主观故意,世界资本家们说什么,他就跟着鼓噪什么。显然,老 二拐就是块擦皮鞋的料,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给人擦擦皮鞋而已。
      
    一种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和思想,只是为这种主动积极的过渡做理论铺垫而已。老二拐说:“把雇佣劳动者劳动的一切,都归了劳动者,就没有了经济危机。可如是一来,经 济的活力也就没有了,匮乏经济将替代过剩经济,这就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过的一切”。显然,他承认把生产的所有权归生产者自己所有可以克服和解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但出于某种故 意的无知,他仍然把过去苏式社会主义的那种错误的全民所有制计划经济当作让劳动者成为自己和自己劳动的主人的基本方式。
      
    这种集体所有制市场经济制度,是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之上,对资本主义经济进行的一种科学的扬弃与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根本缺点就是雇佣劳动。这种集体所有制市场经济的方式就是在最 根本、最微观、最基础的企业生产单位上,变雇佣劳动为劳动者的自由联合劳动,从而有效避免了资本主义最根本的生产过剩的危机和弊病。由于这种企业生产没有资本家的存在,因此在社 会收入分配上,不存在资本家阶级与劳动者阶级之间的不均衡增长。企业所有成员全是平等、一样的劳动者,不分彼此,一律公平、平等的按劳分配。因此,资本主义经济中的那种生产过剩 危机是不可能出现的。由于这仍是一种市场经济,坚持私有财产和按劳分配的原则,所谓“经济的活力也就没有了,匮乏经济将替代过剩经济”的现象是完全不可能出现的。这同传统计划经 济有着根本性的区别,不能把传统计划经济的缺点,算在崭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头上。
      
    显然,在当前中国,政府只需在原有的经济政策的基础上,再增加一种政策:推广发展这种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生产方式即可。正如笔者在文章《当前中国走出改革与发展困境的有效选择》 中证明的,这不但有利于化解中共政权的政治危机,也有利于现实社会矛盾、问题与危机的解决,是当前中国最好的改革与发展政策选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191970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镕基懂经济是真的,李克强懂经济是假的/冼岩
·李克强彻底打败温家宝 /穆岸
·权力榜第一名:李克强/ 吉歌 (图)
·李克强“钱荒”究竟靠什么才能解决?/孙立坚
·李克强成太子党白手套/盖戈
·李克强胆小不敢出击/ 吉歌
·李克强这次金融危机的导火索很诡异/周彦武
·欧阳德:李克强为何坐视信贷紧缩加剧?
·许小年:李克强经济或3次探底,须反省
·信力建:李克强能否取回甘地的真经?
·李克强的行政改革困难重重/胡少江
·习近平与李克强吵架了/ 何岸泉
·请李克强总理批示北京政法单位释放被抓的安徽人/周家平
·李克强欧盟铩羽 习近平美洲旷荡/盖戈
·李克强陷入人民币升值恶性死循环?/许一力
·李克强所讲的治世“大道”不会是康庄大道/郑酋午
·李克强压过习近平/杨子
·大量“热钱”隐藏在加工贸易当中 李克强大危机/钮文新
·货币战争味道愈浓, 李克强装傻充愣?/王德培
·北戴河会议矛盾激化 传习近平李克强公开决裂 (图)
·疯传李克强昨日开微博 取名聆听民声 (图)
·李克强:营改增推进中国产业层次从低端走向中高端 (图)
·李克强不承认也不行 中国经济难免硬着陆
·李克强摸家底 痛下杀手效仿朱镕基
·李克强新举措:从实处着手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
·李克强经济学发威 商品大不妙
·李克强补经济短处 曝管理底线
·发改委已向李克强上报稳增长方案 决定下半年经济调控
·唱衰中国 西方机构不懂李克强经济学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李克强:在稳中求进中营造我国转型升级良好环境
·前高官追责李克强:不认错,就下台 (图)
·李克强:不能因经济指标一时变化而改变政策取向
·李克强:坚持稳中有进、稳中有为、稳中提质
·李克强:有效稳增长着力调结构 持续稳中有为
·媒体曝光:李克强新秘书不是“身边人”
·李克强对防汛抗灾提五点要求
·李克强任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 张高丽任副主任
·请求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严查胆比法大集体渎职行为
·至李克强总理的一封信(二)/徐卫星
·军转干部孙自卿起诉习近平李克强刑事罪 (图)
·向李克强总理发出的第一封邀请函/吴田丽
·李克强在两会就职约法三章不是鹦鹉学舌 /吴生
·李克强总理,实话实说我恼火的问题(二) (图)
·鲍润蒲:李克强总理,实话实说我恼火的问题(一) (图)
·深圳企业家刘猛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建议信
·联合国前上海访民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维权记—李克强总理加油!! (图)
·李克强总理——是否这样办 (图)
·大连市冤民仇杰:李克强、辽宁、民意如天
·安徽访民凌德柱在香港向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请愿
·请河南省长李克强珍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