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京论美国海军战略转换:Go Navy!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30日 来稿)
    
    我在2013年5月24日发表的[美国“军事革命”的转换方向][1]一文简述了美国军事战略的裁减陆军的政策转换的大致特征,“就是在以海军(其60%将配置到亚太)为主体的战略主导下,如何重新调整、配合美国政治、经济、外交等的利益政策,使之不违背从宪法到各种条约(如北约、美日安保条约等)都声称的自由、人权、民主的价值和理念。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事业,”美国的相关政府部门、利益团体和think tank(所谓“智库”)等虽然开始议论,谁也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方案。连冷战后期以来美国军事战略的最主要立案者拉姆斯菲尔德[2]被赶下台后想到斯坦福大学的胡弗研究所谋一个体面的退休位子也因为“不称职”未果,谁也不知道美国今天还有没有军事战略家了。Wall Street Journal英文印刷版[3]在相关报道中,不时介绍我在上文中顺便提到的外界不太知道的地处安娜玻黎斯的美国海军校U.S. Naval Academy的动态和教官的观点(但没有介绍西点陆军校)。为此,我决定再次实地考察海军校动态,并顺便走访附近华盛顿的海战军团Marine Corp(中文译为海军陆战队,可能译为海陆两栖作战军团更为准确)纪念馆和美国海军大院Navy Yard,以及附近巴尔地摩的McHenry海口要塞[4]。
    

    正如我在上文中指出的那样,以海军校的师资、设备、课程等水准衡量,它大概是世界上在“德智体”(morally, mentally-intellectually, physically)三方面培养学生最昂贵、最全面的学校。6月27日正是海军校的2017年级Midshipman(相当于陆军士官生cadet)新生Induction Day就任日,大概是安娜玻黎斯最拥挤的一天,1千2百多名军校生在他们的来自全美[5]的大家族祝福下,经过第一天“洗脑”[6],晚上全体宣誓奉献祖国就任[7]。如果意识到美国海军能够打败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组建的联合舰队,而唯一的对手美国陆军[8]已经自行衰落,这些将要担负世界秩序的青年男女[9]可谓任重道远。他们在从此开始的头6个周的Plebe[10] Summer将完成相当于军校体验的1/3,大概10%会转换人生跑道(离开军校,不能说“被淘汰”)。虽然学生在4年期间要选择科学、工程、人文三大部门中的一个专业[11],但其实最主要的专业只有一个:leadership领导能力,这正是海军校培养的宗旨:leaders to serve the nation服务国家的领导者。正如卡特那样,在这里学会了“以自己的榜样领导部下”的能力[12],再经过5年的服役实践,或者留下来,或者去从政服务[13]、情报外交、传道任教、经商打工,都很容易了。
    
    除了专业性很强的各传统海军职位、“海豹”特种兵、航空兵、宇航员等,最能体现出领导能力的职位是毕业后去指挥海战军团的一个排[14],因为这是直接领导人的性命的职务。我在日本经历冷战的结束,参与反战运动,特别感受到日本民众对在日美军的海战军团的反感和恐惧,曾经联名要求撤走、解散海战军团。因此,我第二天再次独自开车到海战军团纪念馆,到达海战军团在硫磺岛升旗的巨大雕像前,正好遇到闪电雷鸣,但我还是冒着倾盆大雨环绕雕像一圈,感受海战军团的历史荣光和威严力量。作为世界上最能战斗的队伍,只有美国才拥有作为独立兵种的海战军团。联系到目前朝鲜半岛危机、台湾的前途地位、钓鱼岛/尖阁诸岛乃至冲绳/琉球纠纷[15],海战军团的功能更为引人注目。韩国大概现有一个旅规模的海陆两栖作战部队,中国和日本都在加紧成立类似功能的部队[16]。无独有偶,在奥巴马与习近平举行G2会谈期间,日本自卫队首次派出1千名士兵到美国本土来与海战军团“联合演习”(实际上是来受训)。看到那个20岁刚出头的联合演习的美国海战军团发言人,正是我在海军校见到的类似面孔。消除了过去的反感和恐惧,我更意识到作为世界公民有责任帮助他们懂得到自己的义务和责任,而不是被小布什、切尼、拉姆斯菲尔德、Armitage[17]等利用,更不用说为安倍、桥下之流流血[18]。
    
    我们随后又赶到一般人不造访的海军部大院。每当世界各地发生武装冲突紧急事态,这里就要回应来自白宫或国会的“我们的航母在哪里?”的询问,因为世界的秩序在很大程度上依然靠这里的指令维持。这里可以感受到过去的荣光和繁华,在失修的空旷停车场还看到两辆长长的豪华轿车,静候主人的紧急调遣。进了大门的第一个招牌是海军部军乐队,那些陈旧的建筑楼群不由得使我对比起硅谷的新兴帝国谷歌、思科等公司的豪华总部大楼。大院尽头水中停泊的战舰不算大,但岸边的一个足有二、三十米长的炮膛引起人们对冷战时代帝国舰队的回忆。我们到达纪念馆门口时正好过了5点闭馆时间,但馆员看到不远万里赶到的稀客,热情地欢迎我们参观,让我们不虚此行。与海军校内的侧重教育的博物馆对照,这里原来是建造军舰的船坞,馆内那些丰富多彩的展示装备仿佛马上就要出征似的。
    
    冷战早已终结,大国之间大规模武装冲突的危险大为减少,目前美国军事力量的大幅裁减、军事战略“化矛为犁”的客观条件和美国民众普遍厌战的情绪,本来是世界和平的福音。可惜,人类社会还没有找到和平维持秩序的组织形态,在中国、阿拉伯世界还没有确立自身社会的正统合法统治秩序(自由、民主、人权的保障)、本来已经被解除武装的日本重新回归军国主义方向、巴基斯坦、朝鲜北方等不具备近代国家形态的地域突入核武装冒险的国际局势下,美国军事,特别是美国海军的引发亚洲军备竞争的“再平衡”战略转换,令人担忧,值得关注。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3年7月28日]
    
    
    [1] http://cpri.tripod.com/cpr2013/rma.pdf
    
    [2] 他从海军航空兵起家,1975年出任最年轻的国防部长,2001年再出任最年长的国防部长,其间也掌管过国防部的“智库”兰德公司。
    
    [3] 而不是网络版,因为美国政策的制定者们(例如加州的长期掌管情报委员会的参议员菲因斯坦已经80岁了)还习惯读打印出来的媒体。所以研究美国政治经济动态的人,还必须坚持阅读Wall Street Journal,而自由派的New York Times对于了解美国社会很有帮助。《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络版主要是财经消息,《纽约时报》的中文网络版信息不多,几乎没有翻译美国国内的政治军事动态。
    
    [4] 1814年9月13-14日美国成功打败英国舰队对McHenry的进犯,激发美国国歌的诞生,扭转了英国攻占华盛顿、纽约的攻势,确立了美国不再被占领。这里的防卫也是对美国新生海军的考验。
    
    [5] 一个议员只能在选区内提名5个候选人。最多人口的加州参议员每年都收到1千多名申请。
    
    [6] 除了清一色白服装外,男生全部剃成光头。
    
    [7] 海军校网站http://www.usna.edu有很多图片。学员中也包括少数为外国海军培养的军官,台湾每年也派人来学习。
    
    [8] 每次集会,都以Go Navy! Beat Army!口号告终。本文不涉及陆军,所以取前部分为标题。
    
    [9] 女生现在占1/4,而且会逐渐增多。今后,包括潜水艇上的任何职位,都对女性开放。这对至今为止以白人男性为传统的海军军官阶级,也是一场革命。我在华盛顿里根机场降落时,正好看见五角大楼降下半旗,那是为刚去世的一位前海军上将致哀。作为海军最高职业军人Chief of Operation(海军部长是文职),他因为对海军内部发生的性丑闻处理不当,差点被革职。那样的话,五角大楼就不会为他的死降半旗了。
    
    [10] 原意为罗马平民,是由公民组成的罗马军团里最低阶士兵,这里指最低阶军校生。从这一词汇以及教程、校风可略感西方古代文明的遗传。
    
    [11] 外语只有两个专业:中文和阿拉伯语,反映美国军事战略的两个主要对手。网络安全去年被新设为一个专业。
    
    [12] 作为比较,耶鲁大学毕业的那个美国总统大概在“常春藤”贵族院校学会了撒谎和命令而不是以身作则。Do what I tell you to do, not what I do.
    
    [13] 卡特在他的Living Faith (Three Rivers Press, 2001) 一书中对海军校受到的教育,特别是“不说谎”,很感激。他也提到海军中对政治的反感。他服役期间唯一感到没法忍受的羞辱是:有一次,他在舰艇上谈论政治,受到舰长的单独训斥,最后命令他在海军和政治之间选择一个。
    
    [14] 大约10辆由4个士兵操作的两栖坦克。
    
    [15] 海军校操场前的Japan Bell实际上是琉球国在佩里舰队到访时送的钟鼎,是琉球独立的见证。
    
    [16]日本防卫省2013年7月26日公布的《新防卫计划大纲》的中期报告除了要日本自卫队具备“综合应对能力”(进攻能力)外, 特别要组建海陆两栖作战部队,以及引进无人侦察机。
    
    [17] 海战军团出身的Armitage被布什任命为副国务卿掌管东亚事务,推动日本的再军事化,他最著名的亲日言论是:“你们不是想与美国对等吗?我只想看到战场上日本士兵的军靴!”。
    
    [18] Wall Street Journal前不久发表一个海军校毕业的前官员的文章,要美国向二十几年来经济不振下依然扩军的安倍学习,反映出普通美国军界对日本的无知。二十四年前,现在的安倍三世的父亲作为日本外交协会的会长,至少还能听得进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忠告,送给我关于日本外交政策转换的论文“优胜奖”。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20412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赵京: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前景展望
·替天行道的安那祺主义者斯诺登/赵京
·赵京:“G2格局”与facebook股东大会
·赵京:美国“军事革命”的转换方向
·回忆与吴方城的点滴交谊/赵京
·惠普2013年股东大会观感/赵京
·为穷人、真为穷人、全心全意为穷人/赵京
·Apple, 难啃的苹果/赵京
·赵京:推动惠普人权政策改善的阿基米德杠杆
·赵京:东亚战略枢纽冲绳/琉球的未来
·安倍政权再次登场/赵京
·改进Goldman Sachs高盛集团的社会政策的尝试/赵京
·中国共产党与社会主义/赵京
·企业社会责任指标CSRI/赵京
·再次占领Oracle甲骨文股东大会/赵京
·朴正熙独裁开发体制的起源:满洲国统制计划经济/赵京
·占领股东大会的艺术之三: Symantec / 赵京
·美利坚合众国2012年总统竞选宣言/赵京
·为中日关系的转折奠基/赵京
·回忆1980年的清华学生会选举/赵京
·中国无政府主义资料(赵京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