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夜探薄熙来 /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5日 来稿)
    
    作者: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24)
    
    7月22日,网上出现了一个党和国家部分领导人的送花圈排名。这是按照花圈送达灵堂早晚时间顺序排的。希望大家不要太过悲伤。据调查研究,过份伤心会导致胡思乱想,还会影响判断能力。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了《美丽使者彭丽媛》的视频。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
    
    最近坊间有首儿歌挺有意思的,给大家唱一唱,歌名叫《习三经》。
    
    《习三经》
    
    习大大,下基层;
    
    下基层,接地气;
    
    接地气,冒大雨;
    
    冒大雨,打雨伞;
    
    打雨伞,卷裤头;
    
    卷裤头,趟积水;
    
    趟积水,说美女;
    
    说美女,湿了衣;
    
    湿了衣,作了秀;
    
    习大大,作了秀。
    
    他们说我作秀,哼,我才不是温家宝哩。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的名义,马上下达《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我来真的耶!
    昨 天(7月23日),在湖北省武汉市主持召开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征求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见和建议。我对他们强调,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 深化重要领域改革,攻克体制机制上的顽瘴痼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激发和凝聚社会创造力。
    
    听说薄熙来至今对党给予他的处理处罚不满,所以来武汉前去看望了薄熙来。因为审薄的日子快到了。
    
    薄熙来关押在北京西郊的一幢别墅里。除了方便探望,还有为医疗考量,最好的医院都在北京。人啊,其实是很脆弱的。强烈的精神打击下,人体内化学物质发生剧烈变化,对人体有害的化学递质增加,造成眩晕失眠纳呆,消化系统失常,精神恍惚,也可能失常甚至崩溃。因此,除中央警卫团的战士24小时守卫外,急救车也24小时待命。
    
    薄熙来脸色苍白,有点浮肿,精神颓废。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是这种感觉。
    
    我进门时,薄熙来斜躺在沙发上,在看电脑。他的这台电脑,比起真实世界,晚二十四个小时,而且只能看我们规定的几个网站。说白了就是党的媒体。
    
    薄熙来见我进去,起身,双方拉了拉手。一切尽在不言中。当然,既然来了,不言就没有意思了。
    
    我先开口。因为此刻,我是主人,是中国的主人,是薄熙来的主人,“熙来,我一是来看望你,二是与你商量,你的事情如何了结。”
    
    薄熙来还是那副腔调,双手一摊:“近平,谢谢你来看我。至于如何了结我,你们不是已经了结了我了吗?”
    
    我耐心地:“熙来,不是我们,是党作了决定,是政治局作了决议。”
    
    薄熙来耍起嘴皮子:“恶人由党来做,好人由你们来当。我们的党啊,也真够倒霉的,像个傀儡,有时像个屠夫,有时又像个婊子,任人摆布。”
    
    我耐着性子,让薄熙来把火气发泄完,这样才能谈正事。
    
    薄熙来继续发火:“江家,胡家,温家,吴家,汪家,中央委员以上,有哪家是干净的?”
    
    我嘲讽地:“我帮你骂。就连天安门广场华表上的石犼,也不干净。”
    
    薄熙来喘着气表示同意:“我说了也白说。我知道。”
    
    等了一会儿,看他不言语,知道可以谈正事了,“熙来,咱们不说那些没用的废话,兄弟只提醒你一句,‘为党国献身的时候到了。’”
    
    薄熙来闻此言,吓得从沙发上跳起来:“你,你,近平,你想杀了我?”
    
    看着薄熙来惊慌失措的样子,我镇定地,“熙来,你别着急。我想,党的历史你不是不了解,虽然今天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时代,也不是‘毛主席要打倒谁就打倒谁’的时代,但是,你作为政治局委员,要想明白,现在照样还是‘党要你死,你不得不死’时代。”
    
    看着薄熙来哆嗦,我继续施加压力:“只要是一党专政,在党的利益面前,没有任何个人和力量,能够翻天。”
    
    我的声音很严厉:“你薄熙来用党的名义,杀了多少人?”
    
    薄熙来眼中贼光一闪,嚎叫道:“你们敢杀我?来吧,真正的共产党员是不怕死的。”
    
    我冷笑一声:“党杀了无数真正的共产党员,连个正式的道歉也没有。再加上你一个薄熙来,政治局委员,就不敢吗?刘少奇、林彪、江青,你比得上其中哪一位?”
    
    薄熙来恼怒道:“你们凭什么杀我?”
    
    “老哥真健忘啊,去年你自己做了什么都忘记了?不服从中央,不服从政治局常委会的决定,就是造反,罪该当诛!”
    
    薄熙来继续为自己的行为狡辩:“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是联手为你习近平上任扫清障碍,担心我日后功高震主,威胁到你习总书记的地位,他们退下之后,也就是失去了保护伞。所以你们一起陷害于我,策反我的部下,设计阴谋,罗织罪名,目的是置我于死地。”
    
    我冷静地调侃回答道:“是啊,你这些话可是提醒了我,如果你现在是七常之一,你联合这个那个,一起给我出难题,与我唱反调,我这总书记是继续当下去呢,还是识相卷铺盖滚蛋,让给你薄熙来做?想想真是有点后怕啊!”
    
    薄熙来被激怒了:“你,你,近平啊,没想到,以前以为你老实巴交的,原来你也是毒蝎心肠啊!”
    
    “熙来哥,我从前一直以为你是个大男人,怎么现在像个婆娘一样,说一些如何受骗上当啦,如何被别人欺负啦的话。输就输了,愿赌服输嘛。”
    
    薄熙来似乎被点到不痛不痒处,辩解道:“谁跟你赌了?何时何地你我开赌过?”
    
    我口气缓和了一些,“我父亲对我说过,近平,既然当了干部,既然选择了从政,那就是上了赌台,每走一步,每押一注,都关系到输赢。有些输,是小输,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如刘邦,一连串小输,连绵不绝,最后以全吃通赢作收。可有些输,是大输,甚至是导致全盘皆输的结果。如项羽。所以,不到最后的关头,别下大赌注。”
    
    我看着他说:“薄熙来,你为了挽回王立军叛逃美领馆的大输,算计不周,危急关头不够冷静,做了置你自己于死地的决定。你死得一点也不冤,你死得非常活该,那是你自寻死路。熙来,你怪不得别人啊!”
    
    薄熙来默默无语。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到重庆后,唱红打黑,惊天动地。何必呢?这国家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干吗这么拼命呢?动作一大,一定会得罪人。动作过大,得罪的人就更多。得罪人多了之后,人家就等着你犯错。你犯错之后,大家一起落井下石。你薄熙来就这么玩完了。不是吗?”
    
    薄熙来无言以对。
    
    “你自幼聪明,大院里的叔叔阿姨都夸奖你。现在你可知道,都是他们害了你。你飞扬跋扈,刚愎自用,心狠手辣,自以为是。结果呢,听不了旁人劝,以为只有你自己最聪明,你还能听得进谁的意见,谁还能为你献计献策,谁还敢为你出谋划策?”
    
    薄熙来开始反击:“我看你近平现在的整党整军,反四风什么的,不也是得罪人的勾当。”
    
    我有备而来:“如果这任总书记是你当的话,我估计整个中国已经血流成河了。”
    
    薄熙来苦笑道:“是啊,杀贪官清官场,平权贵救黎民,建立中华帝国,是我的理想。可如今身为阶下囚,不去作无谓的梦想了。”
    
    待心态平复之后,薄熙来故作平静地问:“你准备如何处置我?”
    
    我赶紧纠正:“熙来,你应该知道,不是我,是他们要如何处置你。”
    
    薄熙来不满道:“近平,你现在集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于一身,九五至尊,你跟我玩文字游戏,有意思吗?”
    
    我开始绕他:“熙来,你想想,如果你当了总书记,谁最害怕?难道是我吗?”
    
    薄熙来又开始慌了:“难道他们一定要我死?”
    
    我这句话说得阴险恶毒:“熙来,你活着别人不放心啊!”
    
    薄熙来沉重地问:“近平,你不愿意放我一条生路?”
    
    我故作玄虚:“当然,看在我们两家的关系上,我愿意顶住他们的压力,为你争得一条生路,可是,还有一帮人,也要你死。”
    
    薄熙来惊诧地问:“谁,是谁?”
    
    “薄粉。”我看到薄熙来的面部在抽搐,痛苦中夹杂着得意。“你不死,薄粉不散。薄粉不散,对党中央而言,就是你薄熙来还在跟中央作对。”
    
    薄熙来腾地站起来,作勇敢状,“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死吧,光荣牺牲,为了理想,为了祖国。”
    
    我又说了一句卑鄙的话,把薄熙来从英雄变成狗熊:“薄熙来你他妈的真是条汉子,老婆已经搭进去了,难道还要陪上你儿子?”
    
    薄熙来惊讶地张大嘴巴,痛苦地对我喊着:“你们这帮卑鄙无耻的小人,要我死,还不放过我儿子。”
    
    薄熙来痛苦地倒在沙发上,哭泣着。他为自己的失败而哭泣,为他作为丈夫和父亲,不能给家人孩子带来保护而哭泣。
    
    哭泣吧,薄熙来,哭泣吧,千千万万的 薄熙来,当你们大权在握作威作福,当你们杀人放火欺男霸女的时候,想必你们也做好了准备,因为你明知党随时会出现在你们面前,虚构一个理由,甚至连虚构也省略,把你们从人生的顶峰扔下去,让你 们粉身碎骨。所以,你们的眼泪,是对党对人民的再一次欺骗,你们的悔过,是对党对人民智商的蔑视。勇敢一些,贪官污吏们,高昂起你们的狗头,引颈就戮吧!
    
    薄熙来哭了良久,突然朝我跪下,“近平,求求你,救救你的瓜瓜侄儿。”
    
    我草,大名鼎鼎的薄熙来朝我跪下了。如果有实况转播该多好啊。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薄熙来朝我跪下的一瞬间,我除了震撼,也产生了怜悯。这种怜悯,与其是对薄熙来,不如说是对我自己。我仿佛,从薄熙来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将来,看到了党的将来。
    
    我不敢想下去了。
    
    “熙来,你若是听从我的安排,我可以保瓜瓜侄儿无恙。”
    
    (未完待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002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习总日记(2013,7,18-19-21)/何岸泉
·独家揭密:薄熙来被扳倒的经过/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5-16-1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10-11-13)/何岸泉
·共产党总书记的命运/何岸泉
·邓小平赵紫阳的“赶考”已经结束,要给个评分 /何岸泉
·习近平全面接班第二天奇遇 /何岸泉
·关于《习总日记》的说明/何岸泉
·刘志军倒台真相解密:只因坏了习总春梦/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 6-7-8)/何岸泉
·习近平谈为何判刘志军死缓/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3-4-5)/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30,7-1-2)/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6,24-27-28)/何岸泉
·习总指示:要党治,要人治,不要法治/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20-21-22)/何岸泉
·何岸泉:习近平思想,啼声初试
·习总日记(2013,6,25)《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须知》/何岸泉
·中俄政府拯救美奸斯诺登秘密计划/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