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不是普京/胡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3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今年3月习近平访问俄国,在和普京会谈时,习近平对普京说:“我觉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
    
    习近平讲这话,明显是自相矛盾。因为就在此前不久,习近平还批评包括普京这位前苏共党员在内的所有苏共党员们,在苏共宣布解散的时候都不站出来保卫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怎么现在又和这位不是男儿的普京套起近乎来了呢?
    
    撇开这一矛盾不提,我要讲的是,习近平讲这话,不只是和普京套近乎,更重要的是,普京是政治强人,习近平讲这话是表明他想成为中国的普京,并且希望别人也把他看作中国的普京。
    
    但问题是,习近平不是普京。因为普京不是列宁斯大林的继承者,普京的政府早就和苏共专制政权做了明确的切割,而习近平却是毛泽东的继承者,习近平的政府和中共专制政权没有切割,而是一脉相承。
    
    今日俄国,在多大程度上是威权主义,在多大程度上是民主,人们是有争议的;今日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是威权主义,在多大程度上是极权主义,人们也是有争议的。对于这个问题,眼下我不打算讨论;但有一点是明显,即便说今日俄国是威权主义,今日中国也是威权主义,那么,我必须强调,这两种威权主义有本质的差别。
    
    最重要的差别就是,今日俄国的威权主义是在否定了先前的苏共专制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因此可以称作新威权主义,普京可以算作新威权主义者或新权威主义者,而今日中国的威权主义却是继承先前的中共专制,因此是老威权主义,习近平则是老威权主义者,或曰老权威主义者。
    
    我们知道,早在八九民运爆发之前,国内就有人鼓吹所谓新权威主义。六四屠杀后,新权威主义一度销声匿迹,但不久又死灰复燃。直到今天,仍然有不少人主张新权威主义。
    
    无独有偶,可能很多中国的新权威主义者都不知道,早先的苏联也有过新权威主义。在苏联解体之前,有一位当时颇有名气的苏联学者克里亚姆金的学者就说,在从共产极权制度过渡到民主制时,一个“后共产主义的权威主义统治”将是不可避免的。
    
    我把新权威主义的根据归纳为以下两条:一是对秩序的要求,二是经济改革本身的要求。由于在共产制度之下建设民主政治,借用沙哈洛夫的比喻,是“从天花板开始修房子”,也就是缺乏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作为基础,因此很容易产生社会动荡,乃至出现无政府状态。为了确立秩序,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的政府便势在必行。其次,把公有制计划经济改造为私有制市场经济,借用另一个著名的比喻,好比是“把鱼汤重新变回鱼”,不大可能采取纯粹的放任主义,政府的集中指导将是事半功倍。因此,新权威主义便应运而生。在新权威主义者看来,亚洲四小龙、智利等地的发展经验乃是新权威主义的成功榜样。
    
    我从一开始就反对新权威主义。首先,我不认为,在从共产极权主义转变为自由民主之前必须要经历一段威权主义。我认为,从共产极权主义完全可以直接转变为自由民主。
    
    其次,就算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出现某种威权主义,那也必定是在共产极权主义崩溃,新的自由民主制度建立起来之后,由于新生的自由民主制度自身不稳定而使社会陷入某种混乱甚至动荡,新权威主义才可能产生。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权威主义,因为它早已和原来的共产极权主义彻底切割,因此才称得上新权威主义。
    
    在俄国,从戈尔巴乔夫时代,叶利钦时代到普京时代的演变大体上就是如此。因此,要说新权威主义,普京才是新权威主义。
    
    中国的情况又是如何呢?如前所说,习近平是毛泽东的继承者,习近平政府和先前的中共极权专制没有切割。习近平为什么要维护毛泽东的地位?为什么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去否定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前三十年被否定了,他现在的政权也就立不住了,如果毛泽东被否定了,中共也就立不住了。
    
    由此可见,如果习近平成了政治强人,那只可能是老权威主义,不可能是新权威主义。如果你希望中共领导人启动政治改革推进民主转型,那么在当下,你就该希望中共领导人学戈尔巴乔夫,而不是学普京,因为他们不可能是普京。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919403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美国政府也在侵犯人民的隐私吗?/胡平
·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为什么要说钓鱼岛问题留给后人解决?/胡平
·“平反六四”这个口号错了吗/胡平
·为什么中间道路?为什么非暴力?/胡平
·四五英雄今何在?/胡平
·我为什么不认同强国梦/胡平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胡平
·为什么说邓小平这个改革家独一无二?(下)/胡平 (图)
·为什么说邓小平这个改革家独一无二?(上)/胡平
·吴邦国不打自招,供认不讳/胡平
·既是金刚罩,又是保护伞:推荐沈良庆著《双规——中共检察官的调查报告》/胡平
·两会=二会/胡平
·胡平:从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谈起
·为何薄熙来案还不开审?(胡平) (图)
·胡平:改与不改之间没有“灰色地带”
·为何薄熙来案还不开审?/胡平
·也谈“认真对待权利”(胡平)
·也谈“认真对待权利”/胡平
·那个共产党与这个共产党是不是一个共产党?/胡平
·纪念胡赵基金会"中国宪政改革"研讨会:胡平、洪朝晖的讲话/视频
·如何解读日本《富士晚报》对薄熙来的专访报道/胡平
·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胡平:支持习近平的人多过李克强?
·中国民主如何实现?芦笛对话胡平 针锋相对
·胡平:谁能整垮共产党?
·法广采访胡平;六四与中国经济崛起的关系 (图)
·胡平:這些年刘晓波個性有了重要轉變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