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总日记(2013,7,15-16-17)/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8日 来稿)
    
    习总日记(2013,7,15)
    

    唐慧诉湖南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一案,今天上午九点十五分湖南省高级人民做出终审判决,唐慧胜诉。判决永州市劳教委赔偿唐慧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64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唐慧要求书面赔礼道歉的请求法院没有支持。
    
    唐慧案发生经过
    
    2006年10月,永州发生"11岁女孩被逼卖淫"案,受害者之母唐慧要求法院判处嫌犯死刑,处理渎职民警;2012年6月5日,湖南省高院终审裁定判处两被告死刑,四名被告无期;同年8月2日,永州市劳教委以唐慧闹访、缠访为由,决定对其劳动教养1年零6个月。5天后唐慧向湖南省劳教委提出书面复议申请。8月10日,湖南省劳教委撤销永州劳教委决定。随后,唐慧就被劳教一事要求国家赔偿,但申请被驳回;2013年1月22日,唐慧在永州市中院起诉永州市劳教委,要求赔偿、书面道歉、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4月12日,永州法院一审判唐慧败诉;4月30日,败诉的唐慧邮寄出行政上诉状,向湖南省高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之前判决。
    
    劳教是什么
    
    劳教就是劳动、教育和培养。这种由前苏联发明的行政处罚不是刑法,公安机关无须经法院审讯定罪,即可将疑犯投入劳教场所,实行最高期限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动、思想教育等措施。劳动教养制度是在1950年代中共中央发动的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运动中逐步建立起来的。
    
    劳教方式,已经不适应今天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所以,党已经在今年1月召开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表示决定废除劳教。此后,多地政法部门表示,将在年底适时停止劳教审批,不再新增劳教人员,现有劳教场所也在逐步实现职能转型,逐渐以强制戒毒为主。
    
    劳教所改成强制戒毒所
    
    近期多地劳教所举行“二次挂牌”仪式,悬挂“强制戒毒所”的牌子。根据规定,劳动教养和强制戒毒场所都由司法行政部门管理,在很多地方,劳教所和强制戒毒所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广 东省司法厅劳动教养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该省劳教场所主要接收强制戒毒人员,现有的劳教人员将在劳教期满后解除劳教。今年五六月份,河北秦皇岛、山东 枣庄、江苏无锡、湖南常德、辽宁朝阳等一批原本没有悬挂强制戒毒牌子的劳教场所,举行了挂牌仪式,劳教场所开始接收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主要职能将逐步转向 强制戒毒。江苏省劳教场所全部实现了工作职能向强制隔离戒毒的转型。
    
    违法行为矫治法可以代替劳教
    劳教不是刑法,而是一种行政处罚。所以,六十多年的劳教执行中,产生了很多问题,老百姓对劳教很有意见,党和政府也很被动。为了实行社会主义法制,实现依法治国的方针政策,用违法行为矫治法来代替劳教,已经到了迫切的时刻,人大要早点通过这项法律。
    
     习总日记(2013,7,16)
    
    夜深人静,丽媛早已入睡。望着她的房间,往事历历在目。
    
    我与丽媛相识相爱,是我在厦门市常务副市长的任上。厦门市常务副市长,这官说小不算小,说大不算大。而那时的丽媛,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
    
    丽媛漂亮、纯朴、执著、善良,她相信婚姻是一种缘分。所以,她对丈夫和家庭,表现出一种传统的热爱和忠诚。
    
    我和丽媛是在一位朋友家里相识的。我第一次见到她,就对自己说:“她就是我心中向往已久的白雪公主!”当时,我还不知道丽媛已经是个大明星。记得我当时傻傻地问她:“小 彭,你唱过什么歌?”丽媛诧异地回答道:“《在希望的田野上》。”我才恍然大悟,“哦---,妳就是唱《在希望的田野上》的那个歌手啊!”为了弥补我的有眼不识泰山,我马上恭维道:“这歌我听过,很好听!好听极了!”
    
    老实讲,我看中丽媛的不是因为她是明星歌唱家,而是看中丽媛的清纯。专注事业的我,对丽媛的名气并不是很清楚。
    
    丽媛曾经坦诚地对我说:“婚姻这个事儿,我相信的是缘份和直觉,我们之间就是有缘份嘛!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另一半。事实也证明了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特别理解她,深知她在人生的大舞台上能够洁身自爱,能够出污泥而不染。记得我曾经对她说:“你要在艺术的领域里发奋图强、精益求精。”
    
    1987年9月1日,我和彭丽嫒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记 得当时,我在厦门工作,日夜思念远在北京的丽媛。某一天深夜,我忽然决定,要向已经占据我整个心灵的姑娘求婚。于是,打电话给丽媛:“丽媛,我们相识的时 间已经不短了,我真心诚意地喜欢妳,不知道妳是否愿意与我白头偕老,同甘共苦,共度一生?”电话的另一头,忽然沉默,我不由得紧张起来。接着,轻微的抽泣 声传来,丽媛哭着说:“近平,我等你这句话等得好苦啊!”我这才知道,丽媛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我。
    
    几句话商定后,她便坐飞机直飞厦门。一下飞机, 我边献花边悄悄告诉她:“我已咨询好了,我们来个‘流水作业’。”两人先是到照相馆去忙着拍结婚快照,后到发证部门领取结婚证书,接着给市长汇报,市长立即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发出电话邀请:“晚上7点钟,集合吃饭。”“吃什么饭?”“保密!”
    
    7时许,新娘新郎准时恭候,迎接客人。市政府秘书长先到,他是山东人,认识彭丽嫒。秘书长与我握手时不解地问:“她怎么来了?”我说:“你可以不来,她可是不可缺少的两者之一。”“你们办喜事啊!准备好了吗?”“准备了个‘习(喜)’和‘媛(圆)’字贴在墙上。”
    
    同事们陆续来了,望望墙上的大红“习”和“媛”字,再相互瞧瞧,都有些纳闷。分管文化的副市长认出了眼前的彭丽嫒,也惊诧地问。我忙着介绍说:“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爱人彭丽嫒。”分管文化的副市长对文化方面的事知多见广,向大家补充介绍:“很有名气,唱过很多的歌。”这下热闹了:“好你个老习,搞什么名堂!”“你应该去当保密局长。”’
    
    我们俩没有时间度蜜月。婚后第四天,丽媛飞回北京参加全国艺术节,接着又出访加拿大、美国,新婚后的第一次小别就是三个月。
    
    婚后,彭丽媛在北京,而我先是从厦门市副市长岗位上调任闵东宁德地委书记,后调任福州市委书记,再是福建省省长,再任浙江省委书记,最后上海市委书记,“牛郎”和“织女”总是这么一南一北地生活。丽媛虽然希望夫妻团圆,但并不抱怨,因为她明白丈夫的事业比什么都重要。丽嫒还说:“我 们团大大小小的干部,基本上都是两地分居,每逢探亲与团里的演出任务发生冲突,我总是把探亲的时间让位于团里的任务。有时我好不容易回去一趟,近平又下乡 了,或开紧急会议去了,而我回去的时间又往往只有几天,常常是回去也是我一人在家。生女儿的那段日子,近平也不能陪我。那段时间宁德地区遇到强大台风袭 击,近平去了抗洪抢险第一线,整整三天三夜都没回家,更不用说来医院探望我和孩子了。我能说什么?我不能让他放下五百万父老乡亲的重托而为我一个人啊!我看中的就是他工作的勤奋劲儿。”
    
    “我们相互理解,家庭气氛非常和谐。我很看重家庭。假如有那么一天我们的家庭不存在了,我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说起自己的婚姻生活,丽媛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美满:“我们俩虽从事的事业不同,但在思想、向往、追求上都是一致的,我认为这才是幸福家庭的基础。我虽不懂从政之事,但我从思想上理解他的事业;他虽不是搞艺术的,可他知识面广,很懂艺术,又支持我的事业。结婚十多年来,虽然两人不在一起的时间居多,但生活始终美满幸福。”
    
    丽媛时常在外人面前夸自己的老公:“我 真有福气。近平是个很好的人,在任何人面前不摆架子,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有事业心,肯吃苦。他的同学有的出国挣了钱,成了富翁。他有条件出去,但他却选择 了做人民公仆的路,所以,我不仅爱他,还可以说是崇拜他。有时候我想,我应该时时刻刻在他身边,给予关怀。但他不愿意我这样,更不愿意我放 弃音乐事业,他希望我在艺术的山峰上继续攀登。”
    
    丽嫒说话时那迷蒙的眼神,仿佛陶醉在与自己丈夫相濡以沫的美妙光阴中,卿卿我我,一寸光阴一片情。“说句心里话,我不愿离开他半步,每次外出演出,无疑减少了这一生与他相聚相亲的时间。”丽媛在外奔波劳顿,归心似箭,常常盼望演出早点结束,回到丈夫身边,回到女儿身边。
    
    丽嫒对人生的态度是平常的,怀着平常心过非常平凡的生活。我们俩也像每个普通家庭一样为柴米油盐“吵架”。 结婚以来,我从未要求过丽媛做家务,有次她问我,“你怎么不要我在家伺候你”。我说:“我没有为你的事业操过心,过问不上也帮不上忙。我怎么能反过来要求你做这做那呢?只要你一切都好,我就高兴。”
    
    丽嫒来福州时,经常骑自行车上街买菜,而且也会讨价还价。 经常有小贩对丽媛说,“你很像一个人”。丽媛问像谁呀?小贩就说像彭丽嫒,丽媛会调皮地说:“你看是吗?”小贩说:“肯定不是,彭丽嫒不可能上街买菜”。每当丽媛回家后告诉我这些,我俩都会哈哈大笑,笑过之后,丽媛很认真地补充道:“其实没什么稀奇的,老百姓的日子都这么过。”
    
    一年冬天,丽媛来福建看望我,发现南方过冬没有暖气。回到北京,她就一直惦记给我做床棉被,因为街上卖的尺寸小,我个儿高,捂不住脚丫。她特地托母亲用新棉花弹了一床6斤重的大棉絮,又去布店扯了被面被里,自己一针一线缝起了一床新被子。
    
    正巧那段时间丽媛要外出演出,先去东北,最后才能到福建。于是,她就背上鼓鼓囊囊的大被子上路了,途经沈阳、长春、鞍山等地,走一路背一路。路上,彭丽媛还遇到两个旅客,一个说:“这人像彭丽媛。”一个说:“笑话!彭丽媛能背着被子到外地演出吗?不信咱俩打赌!”丽媛听了,哭笑不得。
    
    一路颠簸将新被子送到远在福建的我的手中,看着我盖上说好,彭丽媛才放心。
    
    我比丽媛大几岁,总是心疼她,把她当小妹妹待。每逢外出,我的旅行袋里总带着一个小录音机和几盒丽媛演唱的录音带。我虽然不太会唱歌,但特别喜欢听妻子的歌声。
    
    我 们有一个独生女儿,小名叫木子,大名叫习明泽。习明泽的名字是父亲习仲勋给起的,希望她将来清清白白地做人,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当初,丽媛希望生个儿 子,而我却希望生个女儿,结果我如愿了。女儿很像我,也和我最亲。丽媛带她时,她老是调皮捣蛋,可是一跟她爸爸,就乖得像只听话的小猫。
    
    但即便我这么喜欢女儿,也没有时间陪伴她,甚至没能亲眼见到她的出生。1992年彭丽媛临产时,福建刚好遇上强台风袭击,我赶到抢险的第一线指挥工作,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回家,更不用说去医院陪着丽媛了。木子曾经就读于杭州外国语学校,我希望她不要因为父亲的身份而受到困扰。
    
    丽媛最看重家庭,她曾坦言道: “若叫我为事业,不要家庭、不要孩子,我会觉得不可理解。家庭是女人的靠山,是平静的港湾。我的家庭同所有老百姓一样,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晃,我们结婚快26年了。
    
     习总日记(2013,7,17)
    
    毛式大跃进,发生于1958年至1960年上半年,是在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下,试图利用充裕的劳动力和蓬勃的群众热情,在工业和农业上“跃进”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毛式大跃进的结果是导致3400万人死亡。有人说,政府的强迫、恐怖,和系统性暴力,是毛式大跃进的根本原因。更有人说,大跃进是人类历史上有动机最致命的大屠杀之一。
    
    有人有说话的自由,而我们党有再搞一次新式大跃进的自由。
    
    我们搞的新式大跃进,就是计划在未来12-15年里,将2.5亿人口从农村迁移到城市里去。如何实现这个新式大跃进?别无他法。当然也是如同毛主席的大跃进一样,通过政府强有力的权力。可能又有人跳出来指责我们通过“强迫、恐怖,和系统性暴力”,来实现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迁移。
    
    我们不怕,因为迁移不会死人,或者是迁移不会死那么多人。
    
    听说外国 人已经怕了。很奇怪耶,外国人,管你们屁事。我们一不输出贫穷,二不输出革命,三不输出女人,你们怕什么?等我们按照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指示,向世界输出女 人时,你们再害怕还来得及。因为,我们会在全世界的饭桌上,都摆上麻婆豆腐,和青椒肉丝。不止这些,我们还会让你们的小孩,都变成中国外甥。
    
    自然而然地,美国总统和英国女皇,都由中国人来担任。这种烂职务,谁稀罕?切!
    
    臭名昭著的美国《纽约时报》,在上个月发表了一个视频,题目是:《In China, a Staggering Migration,在中国,一次惊人的迁移》
    
    美国人挑拨离间说,中国政府计划将2.5亿人从农村迁移到城市。政府计划在未来12到15年里实现此事。
    
    2.5亿农民,将非自然地从农村迁徙到城市,在12到15年间。
    
    什么叫自然迁徙?
    
    自然迁徙,就是农民进城打工,找到工作,在城市里安居乐业,然后作出永久迁徙进城市的决定,成为城市中普通一员的过程。而中国政府的2.5亿人口迁徙计划,是不管农民是否同意,是否已经在城市找到合适的工作,是否与城市人一样享有各种社会保障之前,强迫农民放弃祖屋,迁移进城。
    
    2.5亿人,是个什么概念?2.5亿,就是现今世界上,所有大城市里人口的总和。
    
    为了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为了实现中国梦想,我们的新式大跃进,一定要搞。不但要搞,而且要比毛主席的大跃进搞得好。
    
    至于有人说我准备尊毛反邓,说我搞倒退,搞文革复辟,我的回答是:你们没看见我们中央其他常委都与我保持一致,分头跑地方,走群众路线?无论我搞什么,只要党内不反对,党外反对算个什么?
    
    看见党内有谁反对我了吗?如果发现,请麻烦通知我一声,我这里有奖赏,送你一张《血染的风采》原版唱片。谁唱的还用问吗,你这笨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920815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日记(2013,7,10-11-13)/何岸泉
·共产党总书记的命运/何岸泉
·邓小平赵紫阳的“赶考”已经结束,要给个评分 /何岸泉
·习近平全面接班第二天奇遇 /何岸泉
·关于《习总日记》的说明/何岸泉
·刘志军倒台真相解密:只因坏了习总春梦/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7, 6-7-8)/何岸泉
·习近平谈为何判刘志军死缓/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7,3-4-5)/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30,7-1-2)/何岸泉
· 习总日记(2013,6,24-27-28)/何岸泉
·习总指示:要党治,要人治,不要法治/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20-21-22)/何岸泉
·何岸泉:习近平思想,啼声初试
·习总日记(2013,6,25)《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须知》/何岸泉
·中俄政府拯救美奸斯诺登秘密计划/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17-18-19)/何岸泉
·王亚平太空授课直播可能事先录像/何岸泉
·习近平:关于创建新型奴隶制国家的意见/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