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家:“东突”恐怖组织的目标是在新疆从事破坏活动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9日 转载)
    
    来源:《环球》杂志
    

    接连发生的严重暴力恐怖犯罪事件,把世人的目光再次引向新疆。
    
    残杀执法人员,残害无辜群众,放火焚烧警车……在这些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恐怖暴行背后,暴徒及其主子们反人类、反社会的面目,已经完全撕去了画皮。
    
    铁的事实反复证明:在新疆发生的历次重大暴力恐怖案件背后,几乎都能发现境外“三股势力”的罪恶合流;而活跃其间的,几乎总少不了“东突”恐怖组织的黑手。
    
    作为“东突”恐怖组织的一支重要力量,活跃在巴基斯坦、阿富汗部落地区的“东伊运”,长期派人向境内渗透,传播所谓“圣战”思想和暴力恐怖战术。而最新被披露的事实是,自叙利亚局势动荡以来,他们还派人到叙利亚参加“圣战”,一以“练兵”,二则寻求提升自己的“江湖地位”,以与国际恐怖势力进一步勾连、合流。尤须警惕的是,“东突”分子远赴叙利亚参战,其最终目的,意在我国新疆——通过将有实战经验的恐怖分子回流到出生地的方式,从事更具威胁的破坏性活动。
    
    新疆这个中国边疆省区,其5700多公里的漫长边境线上,分布着通往中亚、西亚、南亚等地区的众多山口和通道。随着边贸活动的日益频繁,新疆面临着更加复杂的反恐斗争形势。
    
    毫无疑问,如何斩断“东突”分子伸向境内的黑手,已经成为中国反恐斗争必须应对的严峻挑战。
    
    《环球》杂志记者/张月
    
    买买提·艾力,一个普通的新疆学生,在土耳其“留学”两年,最终竟成了一名“东突”恐怖分子。他被“组织”要求回新疆提升“斗争水平”,可惜“棋差一着”,甫入新疆,尚未“显身手”便被抓获。
    
    新疆是“东突”恐怖分子作案频繁的地方,买买提·艾力的出现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他,还有那些潜伏在暗处的“他们”,来自一个遥远的、似乎不相干的战场——叙利亚。
    
    又一桩恐怖血案
    
    买买提·艾力回国之前的6月26日,新疆鄯善县鲁克镇发生了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据新疆警方披露的信息,以艾合买提尼亚孜·斯迪克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袭击了当地派出所、巡警中队、政府、个体商店和美容院等地,造成24人死亡,其中维吾尔族16人,汉族8人,包括2名女性,另有21人受伤。警方当场击毙11名暴徒,抓获4人。
    
    这是今年4月以来,继喀什、吐鲁番等地发生多宗暴力事件之后的一桩血案。
    
    “以前(暴恐事件)一般都在南疆、伊犁,东疆吐鲁番地区是比较安全平静的地方,无论是“7·5”之前还是“7·5”之后。这次发生在东疆是有点意外。”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大正对《环球》杂志说。“不管生成的原因是什么,它毕竟发生在东疆了。”
    
    地缘的变化,也许提示着新疆反恐局势的节点性变化。
    
    “恐怖活动的频率一般是呈波浪型的。它在煽动蛊惑(阶段)都有一段时间的准备。准备一段时期后可能就会有一个集中的爆发期。集中爆发期经过打击以后,又处于一种相对蛰伏的状态。现在从频率来看,处在一个爆发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伟在接受《环球》杂志采访时说。
    
    恐怖分子制造的血案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6月28日晚就此事件主持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部署维护新疆社会稳定、维护各族人民利益工作。
    
    第二天清晨,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和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飞抵乌鲁木齐落实政治局常委会的要求。
    
    6月29日晚,驻新疆武警部队举行反恐维稳誓师大会。城市安保措施加大了强度。
    
    新疆警方的严阵以待,在于一些暴力恐怖分子更加狡猾凶残,其中部分人来自叙利亚交战前线。
    
    买买提·艾力就是其中的一个。
    
    从新疆到土耳其
    
    两年前,23岁的买买提·艾力从新疆乌鲁木齐去土耳其“留学”。后来,这个维吾尔族青年跳入了“东突”培养“精神领袖”和骨干分子的大本营。
    
    有些“东突”组织在土耳其正式注册并活动,比如“东突基金会”“东突移民协会”“东突互助协会”“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东突青年协会”“东突妇女联合会”“东突文化与团结协会”等。
    
    让人不解的是,这些组织为何被允许合法存在?
    
    据中国反恐权威部门官员向媒体透露,尽管中国与土耳其有人员引渡等反恐方面的合作,但事实上公安部通缉的多名重要“东突”分子,土耳其方面以“没有任何恐怖嫌疑活动”为由,没有将他们逮捕引渡。
    
    据相关媒体披露的信息,买买提·艾力刚到伊斯坦布尔不久,“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就找上门来,主动要为他提供“帮助”。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帮助新人”只是个迷人的幌子,这个组织实际上从事的是物色和训练“东突”恐怖分子的工作。
    
    买买提·艾力在接受了“背景审核”、“讲经”、“互帮活动”等“甄别”与“换脑”流程后,被接纳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的正式成员。
    
    “在听了‘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的人的鼓动和‘东伊运’教官们现身说法后,脑子热得一心只有‘圣战’了,学业和家人的叮嘱都抛到了一边。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像做梦。”买买提·艾力向问讯他的中国反恐官员坦陈。
    
    培训之后的买买提·艾力充满了“圣战”的“使命感”。他的机会很快来临,2012年年底,“东伊运”和“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通知他被“光荣”选中赴叙利亚参战。
    
    从土耳其到叙利亚
    
    叙利亚的战火已经燃烧了近两年。混乱的时局,为恐怖主义在这里“合流”提供了可乘之机。叙利亚新闻部长奥姆兰·祖阿比在2012年年初时说,在叙利亚作战的武装分子中,外国人超过80%,来自29个国家,包括也门、利比亚、沙特阿拉伯、土耳其、黎巴嫩,以及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
    
    这当中包括了极端分子、“圣战”分子和恐怖组织,“东突”是其中之一。
    
    叙利亚驻中国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专访时说,据他了解,大约有30名“东突”恐怖分子在土耳其受训后潜入叙利亚。
    
    当问及目前在叙作战的外国恐怖分子总数时,穆斯塔法这样回答:“我们并不掌握准确的人数,如果你们想了解的话,可以咨询土耳其驻华大使馆。”
    
    2012年10月,“基地”头目扎瓦赫里发布了一条录像,鼓动追随者“起来支持叙利亚的兄弟”。“东伊运”正是在“基地”组织发出指令后开始行动的。
    
    “东伊运”如此积极响应的原因除了“圣战”的理念之外,也有更现实的考虑。
    
    “9·11”事件之后,国际反恐力度空前,“东伊运”成了过街老鼠,一些“金主”不敢再明目张胆地捐助。它的活动资金只能从“基地”组织处获得。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基地”组织发出指令后,“东伊运”从阿富汗境内和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地区、土耳其等地抽调精干人员,分批从周边邻国潜入叙利亚,与已在叙利亚境内的“圣战”势力会合,然后组成独立小组参战。
    
    在李伟看来,“东突”分子试图通过对国际恐怖活动的支持,与国际恐怖势力的一些人员建立关系,寻求国际恐怖势力也对他们进行包括资金上、武器装备上的一些支持。
    
    “东伊运”有自己的考虑。“他们并不是真的要为国际恐怖势力而献身,而是从国际恐怖势力的组织策划,以及发动恐怖袭击的过程中,学习方法和手段,以提高自己在‘东突’势力中的地位。”李伟说。
    
    他说,一个很明显的证据就是在恐怖分子经常采取的自杀式恐怖袭击中,很少看到有“东突”成员参与。
    
    “他们最终的目标并不是在国际上,而是在我国的新疆。更主要的意愿是回流到出生地,从事更具威胁的破坏活动。”李伟指出。
    从叙利亚到新疆
    
    “他们明确要求我回新疆实施破坏活动,提升‘斗争水平’。但没想到,刚回来就被发现了。”买买提·艾力说。
    
    但这些恐怖分子是通过何种途径进入新疆的?
    
    根据中国社科院“当代新疆治理研究”项目披露,在对新疆进行渗透和影响的线路上,境外恐怖组织已形成南线、西南线和北线三条线路。
    
    南线是从南面巴基斯坦向新疆喀什、和田地区辐射;西南线是从西南面中亚的费尔干纳谷地向新疆喀什及克州渗透;北线则是从西北面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向北疆的伊犁地区施加影响。
    
    这些线路都是繁忙的商业线路,都有通往境外的道路和开放口岸。南面通往巴基斯坦的红其拉甫口岸,可以顺利前往阿富汗。西南面通往吉尔吉斯斯坦的土尔尕特口岸,由此可进入费尔干纳谷地,到达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中亚国家,西北面则通往哈萨克斯坦的霍尔果斯口岸。
    
    这三条线路在境外所连接的南亚和中亚,在20世纪90年代后不但是境外“东突”分裂组织的老巢,而且也是境外“三股势力”的猖獗之地,对恐怖分子来说可谓“后顾无忧”。
    
    随着新疆边贸的开展,新疆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往来日益频繁,“东突”分子钻了出入境便利的空子。
    
    比非法越境难防的,是一些像买买提·艾力这样以“合法身份”入境的恐怖分子。
    
    新疆反恐之道
    
    早在去年10月,有媒体披露,“东突”组织成员潜入叙利亚参战。对于相关的询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中方注意到相关报道。
    
    “以‘东伊运’为首的‘东突’恐怖势力与国际恐怖组织不断加强勾联,不仅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也对其他国家的和平与稳定造成威胁。国际社会应对此保持高度警惕,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打击包括‘东突’恐怖势力在内的恐怖组织。”他指出。
    
    这种国际恐怖主义的合流,给中国的反恐提出了一个新挑战:如何应对新一轮“东突”恐怖活动的“活跃期”?
    
    提前防范、掌握主动,依法严厉打击,无疑是重要的策略。
    
    在6月29日的全区党政干部大会,俞正声说,要保持对暴力恐怖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形成强大威慑力。他强调,要毫不动摇坚持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活动,一旦发生打砸抢烧等犯罪活动,要依法严惩。要继续深入开展打击暴力恐怖团伙和极端组织专项行动,加大追逃力度。
    
    在当日晚在乌鲁木齐出席新疆武警部队反恐维稳誓师大会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指出,近期暴力恐怖犯罪分子接连制造暴力恐怖袭击案件,冲击基层政权机关,杀害无辜群众,性质恶劣、手段凶残,给各族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新疆社会稳定带来严重危害,武警官兵“要与公安机关密切配合、通力合作,进一步强化社会面整体防控,实行24小时全天候执勤巡逻,提高见警率,保持威慑力,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
    
    6月30日,新疆警方发布消息:鄯善县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告破,经群众举报,最后一名逃犯伊布拉音·艾力于当天被抓获。
    
    7月2日,新疆警方又发布通缉令,公开通缉涉及暴力恐怖犯罪活动案件的11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新疆警方还公告:“对提供暴力恐怖犯罪线索,在公安机关破获暴力恐怖犯罪案件、抓获暴力恐怖犯罪分子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给予5~10万元的奖励。”
    
    对于新疆的反恐斗争,马大正谈到他的三点看法:
    
    首先,大政方针不能变,而且要加大力度。一切可以促进发展的政策不能变,改善民生的步伐要加大。这样才能够团结大多数。
    
    其次,打击的力度只能加强,不能有丝毫松懈。反恐特种力量需要分布到受恐怖分子威胁较大的县镇,同时培训基层派出所的反恐能力。
    
    第三,作为反恐第一线的干部,还有处于反恐第一线的普通老百姓,要加大对恐怖袭击事件的各种预防能力。
    
    在他看来,预防能力包括遇到恐怖袭击事件后怎么保护自己的意识和能力。有关部门应该编发这种碰到恐怖袭击事件的时候怎么预防、保护自己的文件,让每个人学会在碰到特殊情况的时候怎么保护自己。
    
    这个保护既要有形的又要无形的。有形的就是具体的保护手段。无形的就是要有心理承受能力。“不能因为发生一件事情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从目前来看,新疆稳定的大局是任何恐怖分子撼动不了的。”马大正对《环球》杂志说。
    原标题:境外“三股势力”是破坏新疆稳定的重要根源
    
    傅小强
    
    长期以来,境外的分裂势力、恐怖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都在想方设法破坏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稳定和发展,每次新疆发生的重大暴恐案件和分裂事件,几乎都能找到境外“三股势力”的因素。
    
    早在抗战时期,所谓“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主要人物麦斯武德、伊敏、艾沙·玉素浦等就回到中国,创办刊物,宣传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思想,成为二十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武装叛乱建立短暂地方政权的重要原因。伊敏30年代流亡印度时写成的宣扬新疆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史》一直被奉为“东突独运动”的经典。
    
    解放军入疆后,麦斯武德虽被关押,但伊敏、艾沙等再次逃到土耳其等地继续从事“东突独运动”,在土耳其建立了“东突厥斯坦侨民联合会”。他们死后,在国外的年轻一代“东突独”分子还在继续活动,“东伊运”和“世界维吾尔大会”就是新一代“东突独”分子的代表,分别代表了“暴力恐怖派”和“表面温和派”。
    
    “东伊运”长期在巴基斯坦、阿富汗部落地区活动,叙利亚局势动荡以来还派人到叙利亚参加“圣战”,多次发布暴恐视频,一方面煽动中国穆斯林到境外参加“圣战”,另一方面也派人向境内渗透,传播“圣战”思想和暴恐战术。
    
    与“东伊运”这一极端恐怖团伙所不同,“世维会”一直把自己打扮成非暴力组织,标榜它是“一个非暴力、以和平民主方式推动维吾尔民族的民族自决权的团体,与恐怖主义毫无牵连”。但该组织是地地道道的分裂势力,与暴恐势力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分裂目标上完全一致。该组织正在朝分裂活动总代表的方向发展,近年来出现以下新的发展趋势。
    
    首先,活动范围扩大,分裂组织结构完整,逐步朝建立流亡政府的方向迈进。“世维会”自称“由世界各地维吾尔组织组成的国际上唯一合法的最高领导机构”,已经建立了完整的体制,从上至下分别设置了名誉主席、总顾问、主席、副主席、检察长、副检察长、秘书长、副秘书长、基金会主席、法律顾问等职位。
    
    该组织还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吉尔吉斯斯坦、瑞典、日本、丹麦、法国、英国、比利时等国设置了全权代表,并且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及首都安卡拉、德国慕尼黑、美国首都华盛顿等城市安插了下属组织。许多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疆独”组织都摇身一变,成了“世维会”在全球的分支机构。去年,该分裂组织进一步在日本召开所谓“四大”,提出建国纲领,有仿效藏独在境外建立流亡政府以推动新疆分裂活动的态势。
    
    其次,积极插手境内煽动暴恐活动,制造新疆不稳的舆论以推进其分裂企图。
    
    在热比娅等分裂头目看来,境内大闹大干,境外才好生存发展,才能得到更多的西方支持。2005年以来,“世维会”不断向境内输入鼓吹分裂思想的诗歌录音带,探听境内政策信息,拉拢出境维吾尔人,并选派人员入境到内地大城市打探情况。
    
    2008年初,“世维会”还成立“破坏北京奥运会行动领导小组,要求“东伊运”和“东突解”派人入境开展圣战,破坏北京奥运会。新疆接连发生的暴恐案件和“7·5”事件,都有世维会的幕后黑手。
    
    “世维会”还利用一些社会问题、宗教问题和经济问题大肆炒作。今年5月,“世维会”下属的“美国维吾尔协会”还发表所谓的题为《神圣权利被亵渎:中国对维族宗教自由的铁拳镇压》的报告,捏造曲解,妄称中国政府不断以各种方式“限制维族宗教自由”,呼吁相关国家及国际社会联合向中国政府施压,以维护“维族宗教自由权利”。
    
    再次,变化策略推动新疆议题的国际化进程。
    
    “世维会”已开始调整分裂活动策略,反复强调自己是一个非暴力、以和平民主方式“推动民族自决权”的团体,以此争取西方国家的支持。“世维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在2010年“三大”工作报告中以吹嘘口吻总结了该组织所取得的所谓十项“成绩”,其实总结起来都离不开一个核心:即以“民主”、“人权”作为装饰,推进“新疆议题”的国际化。
    
    “世维会”一直在游说美国、加拿大、日本、德国、荷兰、瑞典、挪威、瑞士、澳大利亚、土耳其、比利时和英国的政府和议会,以及联合国和欧洲议会等国际组织,挑动它们以“人权”为由向中国施压。
    
    这种策略调整已开始取得效果,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世维会”的资金支持逐步增加,西方国家还企图包装热比娅,将其打造为达赖式的所谓领袖人物。
    
    “世维会”成员还包括被中国公安部门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东突信息中心”。“东突信息中心”擅长利用互联网进行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宣传,教唆以暴力恐怖手段进行“圣战”。
    
    近年来,“三股势力”向新疆境内的暴恐渗透日益频繁。新疆暴恐案件频发高发,既与“世维会”的煽动有关,也与“东伊运”的长期恐怖和极端渗透有关。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2295119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Ithoughttheymightkillme’
  •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 CambridgeForum911
  • 中共或採取化整為零的屠殺方式嚇退香港抗爭者
  •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 四从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 资本主义
  •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對大陸有主權,目前沒有治權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2)
  • 谢选骏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群分类
  • 谢选骏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 张杰博闻邓朴方、刘源独服叶选宁叶选平去世与叶剑英家族红楼梦
  • 谢选骏美国喂肥了中共
  • 徐文立贺信彤一位中國大陸的國軍後人對海外藍營僑胞的幾句建言
  •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 陈泱潮10、《特權論》【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必然崛起的論斷】,被鄧
  • 万沐加拿大应打破经济社会的托拉斯体系
  • 谢选骏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 移民秘笈BIA上诉成功的案例分析
  • 谢选骏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
  • 李芳敏14400019耶和華啊!你為敬畏你的人所珍藏的好處
  • 陈泱潮9、《特權論》發掘、恢復、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正面成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论坛最新文章:
  • 专访:旅法艺术家马仲怡的情怀
  • 法国再次拒绝给予斯诺登政治避难
  • 拯救蓝鹰 法航和都柏林集团放弃收购
  • 联合政府可组 但甘茨要做以色列总理
  • 寸步不让 法外交部长再拒法籍圣战者回流
  • 对港法案: 中国要求美国四个停止
  • 无法预知海啸 福岛核灾东电前高管被无罪释放
  • 广大兴渔船致死案 开枪8菲国海防队员均重判
  • 首批不受豁免的华为智能机今日亮相
  • 美国料会通过香港人权法案 美拒表态 陆续骂
  • 官媒亦促港府立例禁蒙面 港建制重提旧议
  • 陈茂波:港第三季经济负增长 技术踏入衰退
  • 日天皇即位正殿之仪10月22日举行190国参加
  • 马克龙访意 欧盟不让约翰逊继续假装谈判有进展
  • 反送中风波未平 港取消“十一”国庆烟花汇演
  • 韩国外交部派代表到美国谈朝美工作层磋商
  • 香港马会破天荒因示威而取消赛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