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书金怎样才能立功?/杨支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5日 来稿)
    
    作者:杨支柱
    

    2013年6月25日,引人注目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王书金案引人注目的原因众所周知:王书金所供述的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的那起强奸杀人案的“凶手”聂树斌早就被枪毙了。
    
    王书金:被害人是我强奸并杀害的;检察官:你的供述与案件事实的某些细节有出入,不能证明是你作案的。网友戏说刘志军的辩护人钱列阳律师跟检察官拿错了讲稿,莫非这王书金和检察官又拿错了讲稿?神奇的国家,被告或其辩护人和检察官总是拿错讲稿,而且整个庭审期间都意识不到?这当然还是戏说。
    
    由于检察官和辩护律师、被告人的立场发生错位,王书金所供述的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的强奸杀害康某一事当然是无法定案的,因为被告人、辩护律师根本就没有相应的权力去取证。检察官反过来扮演辩护人的角色时要求适用“疑罪从无”的原则是极其荒谬的。
    
    聂树斌案严重证据不足,从重从快枪毙聂树斌本来就是草菅人命。如果中国真的步入了法治轨道,改判聂树斌案原本就无需王书金出来承认自己是真凶。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即使王书金供认自己是真凶8年之后,聂树斌案的改判仍然遥遥无期。可见在中国冤死一个人有多么容易,平反一个冤案有多难!
    
    不少人仍然怀疑王书金想通过假供述“立功”以求逃避死刑,但是按中国刑法这是不可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供述自己的罪行最多只能构成“自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年)第二条,承认自己多犯一桩罪不但不是立功,在所犯罪行中已经有此罪名的情形下甚至不构成“自首”,只能算“坦白”。王书金是否“自首”取决于他主动供述时侦查机关是否已经掌握了他所犯的一部分强奸、杀人案的事实,跟他是否多供认一起强奸、杀人案也没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把“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认定为重大立功,已经很难说是解释刑法第六十八条了,实际上是在补充立法。即便根据这一“解释”,由于聂树斌案本身证据严重不足,聂案的平反并非必须以认定王书金为真凶为前提,更重要的是聂树斌已经被枪毙了,所以即使王书金是聂案真凶,仅仅因为他主动供述而认定为“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也匪夷所思。如果王书金是聂案真凶,那么正相反,他不但强奸、杀害了康某,而且也构成聂树斌被冤死的必要条件。如果这被认定为“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聂树斌的家人心里是什么滋味?
    
    坦白的效果是所坦白的罪行可以(还不是必须)从轻处罚,没坦白的那些罪量刑不受影响。所以王书金肯定不能通过“坦白”更多的罪行获得总体上的轻判。当然这种坦白对于他也没危险,因为对一个死刑犯再判一次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都毫无意义。王书金给自己“栽赃”唯一可能的动机是拖延程序苟延残喘,上次开庭可能有,这次开庭也失效了。相反,检察院维护聂树斌冤案不翻案的动机明显得多。
    
    即使认定把王书金多供述一起自己所犯的强奸、杀人案认定为“对国家、社会有重大贡献”,从而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他也很难逃脱一死,因为“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不等于“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强奸并杀人三次被判死刑,强奸并杀人四次仅仅因为其中一次是警方未发现被告坦白交代的,反而可以构成“重大立功”并逃过一死?你作为立法者会这样立法吗?
    
    “承认自己多犯一桩罪不是立功,但如果其供述能帮助澄清一个冤案,还是属于立功吧?”说这话的人明白自己在主张什么吗?他在主张把强奸杀人当作一种奖励,只要选择适当的时机坦白!犯罪加交代不可能构成立功,无论这种交代起了多好的客观作用,因为认定这种情况为立功使犯罪成了立功的必要条件!如果只有强奸杀人的人才有这种立功机会,那就是间接奖励了强奸杀人!
    
    当然王书金可能因为不懂法律而认为这可以构成“立功”并逃过一死,但此案的事实认定可能构成聂树斌案翻案的铁证,检察官不会说服王书金编故事“立功”免死是不可能的吗?
    
    假如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害康某真是王书金编造的,王书金不但可以逃避因此这次作案而增加的刑罚(无论怎么从轻甚至减轻),而且还获得了立功的机会——揭发警察帮自己造假的犯罪行为。我对刑法不是很熟悉,但是警察的这种行为至少涉嫌滥用职权罪。
    
    检察官说王书金的供述与案件事实的某些细节有出入,这是可以用作案多年后记忆部分失真来解释的。相反,王书金头脑中关于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人的的许多细节与作案现场相符,倒是检察官必须解释的。“一位看到过公安卷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王书金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他交代当年杀害康某的一些细节,甚至是一串钥匙的摆放位置,都与现场勘查高度吻合。”(《“真凶”上诉求增其罪,聂树斌案 绝处逢生》,南方周末2007年10月31日)
    
    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巧合,与事实相符的观念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如果王书金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害康某是编故事,那就必有警察告诉王书金关于聂树斌案的许多案情。如果真有警察这么干过,因为此案涉及聂树斌案,他惹的麻烦可是够大的!河北公检法系统有多少人会痛恨他?检察官不会鼓励王书金揭发这位警察吗?这可是王书金真正的立功机会,还可以同时除去警察中的叛徒!由于羁押地点的转移,王书金揭发警察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尽管揭发警察的“立功”行为对于强奸4人、杀害3人的王书金来说免死的机会并不多,但现存的救命稻草都不用,最大的可能是并不存在这根救命稻草。另一种可能是王书金已经看透生死了,对这根救命稻草不屑一顾——但既然看透生死了,又何必编故事指望苟延残喘?故事又怎么编得那么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19501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老、小争食的时代已经来临/杨支柱
·请真假“毛粉”都来对号入座/杨支柱
·--6月21,郑州1女弃婴,满脸爬蚂蚁/杨支柱
·讲故事,说道理——读《人口危局》札记/杨支柱
·北京征兵优惠政策凸显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危机/杨支柱
·魔鬼常躲在“公平”公主美丽的面纱后面/杨支柱
·吸收存款不一定非法/杨支柱
·以道德名义干缺德事/杨支柱
·到底是谁把女人当“生育机器”?/杨支柱
·“改良派”的温柔是对谁的?/杨支柱
·雅安地震断想/杨支柱
·简评“储君”胡春华挺计生讲话/杨支柱
·论鼓吹“穷人没资格生孩子”的人应该自杀/杨支柱
·中国人口下降到5亿,你家准备贡献几个?/杨支柱
·奴隶的解放之路就是杀光自己的子孙吗?/杨支柱
·为了每年不多死2万个孕妇/杨支柱
·为什么房产登记不能随意查?/杨支柱
·杨支柱: 为什么说计划生育法是中国法学的耻辱
·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计生政策将女性作为支配物,猪狗不如
·杨支柱:吴良杰没犯法,是当地政府在犯罪
·杨支柱:农民“被上楼”对生育率下降影响巨大
·青岛法官真的不知道计生局在说谎吗?/杨支柱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五教师就杨支柱生二胎受处分致校领导的意见书
·著名学者杨支柱因挑战计划生育政策被解聘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