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总日记(2013,6,24-27-28)/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2日 来稿)
    
    习总日记(2013,6,24)
    

    今天,应约与巴西总统罗塞夫通电话。双方就中巴关系、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和金砖国家合作交换了意见。
    
    今天发布我习近平的座右铭。
    
    先做个小广告:我的座右铭,寓意深刻,回味无穷;字字惊心,闻者转发。
    
    毛泽东时代,有“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说法。我呢,不提倡与天斗,欲与天和。所以,昨日给天拨了电话,告诉老天,“你们辛苦了。现在全国人民都在注视着、关心着你们。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代表全国各族人民,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慰问!”
    
    我呢,也不号召与地斗,欲与地谐。前几天,分别告诫党和军队,要走群众路线,要依靠群众,要服务群众,要让群众开心,让群众感受到党和军队是需要他们的,是感谢他们的,是重视他们的。
    
    只有与天地和谐,天地才不会与我们作对。如此显浅的道理,应该遵循。大道至浅嘛(改了个字)。
    
    那我们是谁?我们就是处于天地之间的 人,人是指党和军队。人民群众是啥?人民群众不是人,是地,是我们党和军队赖以生存的地。懂得了这个道理,党和军队,才能持久稳定地生存和发展。党和军队 来自人民出于人民,但高于人民领导人民。有句歌词唱道:我的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消灭了地富反坏右,当上了领导人。当了谁的领导人?当上了老百姓的领导 人。
    
    有人说美帝是天。我尊重说这话人的权利。但起码这几天,事实是聂晓平三位在天上。
    
    所以啊,请中南海,及各中央地方上的领导干部,要明确此项真谛:人,就是指我党和我军;地,是指人民群众;天,这几天是指聂晓平,通常是指美帝。
    
    好男儿,就要顶天立地站着,脚踩着地,头顶着天。
    
    “顶天立地,其乐无穷。”是我习近平的座右铭。
    补充说明:好男儿欲顶天立地,需要自身硬,因此在整骨中,即整党整军反四风中。整骨若成,则可顶天立地,若整骨失败,则面临被天地夹击,“啪”地一声,被压扁。
    
    习总日记(2013,6,27)
    
    今天,小惠来访。这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
    
    晚宴结束后,乘丽媛不在,给小惠使了个眼色。我俩就偷偷溜了出去。找到一家偏僻的豪华大酒店,去开房。
    
    前台服务员:“要开房?”
    
    我答:“嗯。”
    
    前台服务员:“什么标准?”
    
    我回答:“要最大最好的。”
    
    前台服务员:“一个人要这么大干嘛?”
    
    我把躲在身后的小惠拉出来:“我们俩。”
    
    前台服务员:“哦,情侣钟点房,每小时300元。”
    
    我问:“有总统套房吗?”
    
    前台服务员这才上下打量我,也仔细打量了娇羞的小惠,边打量边说道:“又一个暴发户。就想睡总统房,有钱也没用。至少要处级干部以上。”
    
    我有点急:“我这模样不像领导干部吗?”
    
    前台服务员:“猪头猪脑的,顶多一个乡镇干部。”
    
    我冷静地:“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像谁吗?”
    
    前台服务员冷笑一声:“亲,我们习总身边可是彭大美人,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哪会是这个黄脸婆,长得像来访的高丽棒子阿玛尼,眼睛眯眯小一条缝。”
    
    我只好用横肉堆砌起笑容:“姑娘,行行好,给我间总统套房吧。”
    
    前台服务员指着大堂墙上的三星大屏幕高清电视,电视里CCTV正播放我会见小惠的新闻,说:“我们习总有指示,压缩三公消费。你们偏远地区,难得就没有收到党中央习总的指示?”
    
    这时,走来一位秘书模样的人,径直对前台服务员说:“政治局委员要一间总统套房,赶快准备好,马上要。”
    
    前台服务员:“是,首长。”
    
    望着来人匆匆离去的身影,我心潮翻滚,浮想联翩。
    
    前台服务员可能有点小抱歉:“乡巴佬,给你一个大套间。什么时候当了政治局委员,再来睡总统套房吧。”
    
    交了钱,拿了钥匙,我带小惠上楼开了房。
    
    朝鲜女人真贤惠,怪不得袁世凯娶了几个韩国老婆。她一声不响地坐在我身边,脸上含着少女般羞涩的微笑,使我回想忆在陕西插队时的青葱岁月。
    
    “网上说,妳把第二次给了中国。”
    
    她笑盈盈。
    
    “那第一次是给谁啊?”
    
    她依旧笑盈盈地。
    
    “妳不说我也知道。是奥巴马吧?”
    
    她终于开口了:“不,是美国。”
    
    “哦,我问的是那一种的第一次。”
    
    她的国语很标准:“不告诉你。”
    
    “听说妳的初恋是冯友兰?”
    
    她的目光随着思绪回到学生时代,一字一句地:“我的初恋,是冯先生的《中国哲学史》。”
    
    我被感动了。眼睛湿润起来,但想起了此刻最不该想起的人:丽媛。我想到:唉--,如果丽媛是个读书人,该多好啊!
    
    “平哥,”她腼腆地,“倘若时光倒转,北洋时期,你会怎么做?”
    
    “北洋时期不好,最好是唐朝汉朝什么的。通过政治联姻,中国与韩国就可以统一,朝鲜半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她依偎在我身旁,仿佛涧水围绕着青山:“平哥哥,你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我没有家庭可以照顾,没有子女可以继承财富。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她咯咯地笑出声来:“爱我,就要记住我所说过的话。”
    
    “看见你脸上的伤疤,我心生怜悯。”
    
    她柔柔地说着:“自从3月20日你我通话起,我耳边久久回响着你的声音。”
    
    “还记得妳说要与我一起做中国梦。”
    
    她拉着我的手:“如果中国与朝鲜是兄弟般的友谊,那么从今天起—”
    
    “中国和韩国,就是牛郎织女的情谊。”
    
    她坏笑着:“奥巴马英俊潇洒,哪有我习郎敦厚好骗。”
    
    “保护韩国,就是保护妳。”
    
    她幽幽袅袅的声音:“奥巴马出武力,平哥出钱。韩国选我可是选对人了。”
    
    “说什么‘天下无一是男儿’,我看女人比男人强百倍。”
    
    她得意起来:“霸王见虞姬,柔肠寸断。”
    
    “妳5月见奥巴马6月又通电话,都说了些什么?”
    
    她淡淡地道:“奥巴马泡我。”
    
    习总日记(2013,6,28)
    
    “结果呢?”
    
    她哀怨地:“平哥,我的心是向着你的。”
    
    我心痛起来。没有办法,奥巴马有十一个航母,我们才搞了一个旧航母。老百姓娶老婆靠实力,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同样靠实力。“小惠,我们正在加紧造航母。请给我点时间。”
    
    她唉声叹气:“唉--,我们都是过六十的人了,能过一天就算一天吧。”
    
    “小惠,你要振作起来。我的中国梦,你的韩国梦,梦连着梦啊!”
    
    她讪讪地笑着:“我想起你对奥巴马说过‘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话来。三人一起做梦,这种场景,够重口味的。”
    
    我有点尴尬。她的三人梦,是加上奥巴马,我的三人梦,是加上丽媛。呵呵,她的确做到了她的誓言“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而我呢?联想就此打住,马上解释道:“嘿嘿,这个--,你我都是国家元首,自然口口声声当中,大庭广众之下,要把‘国家’二字挂嘴边。”
    
    她没有辜负韩国人民的期望:“平哥,我们私情国事两不误,如何?”
    
    我心领神会,开始亲她的耳根:“我高度重视中韩的关系,视韩国为重要战略合作伙伴,愿同妳一道,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推动你我关系向更高水平发展。”
    
    “轻点,你弄痛我了。” 她说:“我愿同你加强沟通合作,共同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维护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和繁荣。”
    
    “宝贝,对不起。”我体贴地:“中韩建交21年来,两国关系取得了历史性进展,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为维护本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
    
    “嗯-,啊-,”她闭目道:“韩中两国历史和文化相通。建交以来,双边关系突飞猛进。当前,你我关系正处在继往开来的重要时期。”
    
    “我对我们俩关系发展充满信心。我愿同你一道,规划好中韩关系长远发展,全面推进各领域互利合作。”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噢-,噢-,”她陶醉着:“我正致力于开启“国民幸福之门”,你正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韩方愿同中方愿同你加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分享梦想,共同发展,携手促进东北亚地区和平与繁荣。”
    
    热吻转移到玉颈。她身上散发着与丽媛全然不同的味道:“中方致力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的立场是坚定的,态度是严肃和认真的。小惠,我欣赏妳提出的“半岛信任进程”构想,支持南北改善关系,实现和解合作,最终实现自主和平统一。”
    
    她身体开始颤抖:“韩方致力于维护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坚持半岛必须实现无核化的立 场,赞同通过六方会谈解决有关问题。平哥,我感谢妳为促进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发挥的重要作用,愿同你加强战略沟通与合作,为重启六方会谈创造条件。”
    
    正要进一步攻城掠地之际,有人敲门。不,是砸门。
    
    警察把我俩带到了公安局,告我嫖娼。
    
    公安干警:“只要你承认嫖娼,就放你出去。”
    
    我争辩道:“我没有啊。你们刚一敲门,我用我每天游泳一千米锻炼出来的肌肉力量,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开了门,你们随警记者也惊呼道:这是抓卖淫嫖娼以来,最快的开门速度。”
    
    公安干警:“开门速度快,不能说明就没有卖淫嫖娼;开门速度慢,也不能说明就有卖淫嫖娼。”
    
    “不管你的结论是否正确,你的逻辑思辨还是值得表扬的。请问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
    
    公安干警:“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咱们习总的学弟。你拒不承认的话,我们就把你的照片上报,看你还要不要脸。”
    
    我思忖,只要能脱身,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他们稿子取消:“可以,那你放了我俩吧!”
    
    公安干警:“这年头,不要脸的人可真多啊。干了些什么,说吧。”
    
    “谈国际大事。”
    
    公安干警:“哟嗬!”他转向他的同事们,嚷道:“你们听听,卖淫嫖娼成了谈国际大事,那我们抓卖淫嫖娼,不就成了破坏世界和平了?好哇,轮奸成轮流发生性关系,卖淫嫖娼成国际大事。我靠!”干警继续问:“谈了些啥国际大事啊?”
    
    “中韩情谊,和朝鲜半岛无核化。”
    
    公安干警:“狗屁情谊,还不是拿中国老百姓的钱去讨好人家。讨好美帝也就算了,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见谁都给钱,是不是有病啊。”
    
    我看了小惠一眼,对干警说:“警察同志,我们真没干什么。”
    
    公安干警想了想,同情地说:“看你这把年纪,怎么不找个年轻一点的。省钱省的不是地方。”
    
    我那个囧得:“???”
    公安干警:“好啦,放你,但你要把罚金交了。”
    
    正是匪夷所思,这不是抢钱吗?我质问道:“请问警察同志,你让我交罚金的理由是?”
    
    公安干警:“我们干警晚上出动费用,深夜加班费用,连带随警记者费用,拍照费用,明天上报登稿费要,都需要钱的。”
    
    我气愤起来,心想出去之后,一定开除你这个小兔崽子:“我交!”
    
    交钱签字之后,我顺利地带着小惠脱离了险境。
    
    回到中南海,安顿好小惠之后,我让秘书把中宣部部长找来。
    
    一会儿,秘书汇报说:“今天是周末,刘部长去海南会小情人去了,手机关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19201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指示:要党治,要人治,不要法治/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20-21-22)/何岸泉
·何岸泉:习近平思想,啼声初试
·习总日记(2013,6,25)《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须知》/何岸泉
·中俄政府拯救美奸斯诺登秘密计划/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17-18-19)/何岸泉
·王亚平太空授课直播可能事先录像/何岸泉
·习近平:关于创建新型奴隶制国家的意见/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14-15-16)/何岸泉
·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11-12-13)
·习近平与李克强吵架了/ 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8-9-10)/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5-6-7)/何岸泉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6,2-3-4)/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0-31-01)/何岸泉
·邓小平:六四那天,我为何下令开枪/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27-28-29)/何岸泉
·爱党,中国人的唯一选择/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