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权•索赔/叶孝刚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30日 来稿)
    
    作者:叶孝刚
    

    1957年毛泽东发动、领导反右斗争。在中国大陆,地、富、反、坏是公、检、法根据国家法律查处的,而右派则是由中共各级党委按照毛泽东指令、党中央文件查处的。
    
    鉴于:
    
    1、任何政党不得踢开国家公、检、法职能部门直接查处公民,这是古今中外世界各国所有政党一致公认的准则,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公民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违背这一准则的;
    2、中共党章规定,党对党员的最高处分是开除党籍,党章并无书载中共具有直接查处公民的职能,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公民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无章可循、违背党章的;
    3、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不曾授予中共可直接查处公民的权力,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公民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无法可依、违背法律的;
    4、我国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以言定罪,是违背宪法的;
    5、中共和各民主党派都应当是政治上平等、组织上独立的政党,是兄弟党,不是父子党,中共各级党委直接给各民主党派成员以戴右派帽子的处分,是践踏统战政策、违背组织原则的;
    
    ……
    
    鉴此种种,不难作出“反右斗争全错、非法、违宪”的结论。
    
    反右斗争全错、非法、违宪,决不是像邓小平所说的“反右斗争本身没有错,问题仅只是‘扩大化’”而已,理由是:
    
    1、全国有552877人被打成右派,其中纠错改正的为55万多人,占总数的99.9%以上(引自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和事件的回顾》下卷,619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版),这是中共公开承认的。反右斗争出错率在99.9%以上,这是对“扩大化”最有力的驳斥和否定。
    2、办案必须实事求是,办案中有1%的扩大化,是错,有99.9%以上的“扩大化”,是错上加错,大错特错,反右斗争的错误性质决不是“扩大化”三个字所能文过饰非的。
    3、世界上只有百分之几、百分之十几的扩大化,是找不到99.9%以上的“扩大化”的。
    4、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据说,这是蒋介石的言论(可能虚);反右斗争出错率在99.9%以上,这是毛泽东的实践(完全实);99.9%以上大于千分之一,毛泽东比蒋介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取得赔偿的权利。党内走资派纠错平反后,就是根据宪法这一规定获得赔偿、工资全部补发的,而右派纠错改正后,却不按宪法这一规定、而是按中共“右派纠错改正,只予政治上恢复名誉,不予经济上赔偿”的政策规定处理,即工资分文不补、不予赔偿。以中共政策规定否定国家宪法规定,是违宪的。宪法至尊,上述违宪犯罪行为必须依法制裁、清算。
    
    最高人民法院口头表示:反右斗争是1957年搞的,国家赔偿法是1995年颁布的,并以此为由,一口咬定国家赔偿法对反右受害者不具溯及力。这是完全错误的,理由是:
    
    1、政治上的错案,从案发到纠错的过程是无法预测的,是需要时间的。德国纳粹制造的排犹案,赔偿至今尚在继续执行。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祸害人民,时至今日,德国总理勃籣特还真诚认错,下跪致歉。1885年加拿大通过《华人入境条例》,华人入境必须交纳人头税,时隔121年,加拿大政府就人头税向全加华人致歉,并予赔偿。按照国际惯例,政治上错案的赔偿是不设时限的,我国国家赔偿法应当跟世界接轨。
    2、1947年2月28日,台湾国民党武装镇压爱国民主运动,人民倍受迫害,惨遭巨大损失,当时国民党死不认错,拒不道歉,更不赔偿。时隔48年,国民党认错、道歉、赔偿,并做好善后工作。在如何善待反右受害者这个问题上,共产党应当好好向国民党学习。
    3、惩治反革命条例是解放后公布的,政府却对解放前犯有历史罪恶的反革命实施捕办。镇压敌人的法律具有回溯力,保护人民的法律更应具有回溯力。
    4、抗日战争已经过去70多年了,中国政府还是支持中国民众向日本政府索赔,这表明中国政府是承认回溯力的,那末,政府也应当承认国家赔偿法对反右受害者也是具有回溯力的。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溯及力和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受案范围问题的批复(1995年1月29日,法复[1995]1号)明确指出:“……;属于1994年12月31日以前应予赔偿的部分,适用当时的规定予以赔偿;当时没有规定的,参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予以赔偿。”最高人民法院这一书面批复,和“一口咬定国家赔偿法对反右受害者不具溯及力”是自相矛盾的。国家赔偿法到底对反右受害者有否具有溯及力的问题,当以最高人民法院这一书面批复为准,最高人民法院的口头解释,不得为准,也不足为凭。
    
    鉴于:
    
    1、右派的定性、戴帽、处分和摘帽、改正、工作,都是中共各级党委查处的;2、送劳动教养和扣发工资都是反右受害者原服务单位代表党和国家经办的,因此,中共各级党委和反右受害者原服务单位应当是反右受害者的赔偿义务机关。反右受害者监禁、专政、改造22年,损失惨重,必须依法给予经济赔偿和精神赔偿。反右受害者及其子孙后代坚持“法理否定反右,遵宪维权索赔” ,这是理所当然、天經地义的。
    
    工人要求“仍做老大哥”。农民要求“耕者有其田”。军人要求“军队国家化”。知识界要求“言论自由”。丁子霖要求“还我孩子”。宗教界要求“信仰自由”。所有冤者都要求“平反昭雪”。 全国人民要求真真当家作主人。建设民主、法治新中国集中体现了大家的共同要求。武装夺取政权,早已过时。我们反对暴力,更不会使用暴力。监督党和政府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们,大家团结起来,有效监督党和政府建设民主、法治新中国。民主、法治一旦实现,专制独裁势必倒台,人权无疑得到保障。大家的生活就会一天一天好起来。
    
    前排:蔣彥明、李逸群、叶光庭、叶孝刚、王葆琛、顾永欣、张博君、陆 琦
    中排:杨世元、洪維政、戴传熹、丁振海、徐 颐、洪根迏、李民辉、董则恭
    后排:叶天和、沈敏骅、顾炳荣、周锦昌、沈家龙、高少成、杨光琦、孟绣涛。
    (博讯编辑按:来稿没有附图片)
    
    (作者为杭州师范大学退休教师、中国民主促会会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701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对劳教及其整改的意见/叶孝刚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王老师的悲惨人生
  • 王老师的悲惨人生
  •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 徐文立:習近平因皇位而趨保守,無知而繼續冒險蠻動
  •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 牟传珩:就70周年大阅兵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 独裁者是废垃的救星
  • 瀛欎腑灞辩殑姹夊ジ璇綍
  • 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9-13
  • 少不丁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五)
  • 陈泱潮4、《特權論》從政治經濟學角度,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 曾节明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台湾小小妮233
  •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起源
  • 谢选骏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张杰博闻香港首富成了教唆犯为什么中共要拿李嘉诚开刀?
  • 谢选骏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高洪明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曾节明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
  • 谢选骏“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陈泱潮3、《特權論》對“修正主義國家”的定義
  • 谢选骏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论坛最新文章:
  • “间谍常在总统身边”
  • 传马云或要隐居美国
  • 斯诺登希望法国政府提供庇护
  • 突尼斯胜负不明确的总统大选开跑
  • 法偶像强尼才陨落 遗孀标新爱网上一片骂声
  • 香港动乱100天经济衰退陷入险境
  • 沙特油厂油田遇袭产量大减 伊朗驳美袭击指控
  • 疑百年雪耻中国或再议修建圆明园
  • 三峡疯传尼斯湖水怪 神回答说巨型黑塑料袋
  • 编造辱华事件? 曾批孙杨澳篮明星成中国爱国球迷公敌
  • 当局或低估冲击力 猪肉价飙涨高层凭添忧烦
  • 日韩续撕 首尔也要踢东京出白名单
  • 无视警民关系恶劣央视褒奖用枪指吓示威者的“光头刘Sir”
  • 香港多区五星旗暴徒打黑衣人警察“放生”只抓年轻人
  • 香港反送中英领馆前示威抗议中英协议成废纸
  • 7.1攻入立法会真面目示人哥大演说与大陆生交流
  • 香港发生多起亲中群体围殴反送中民众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