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真假“毛粉”都来对号入座/杨支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7日 来稿)
    
    来源:杨支柱凤凰博客 作者:杨支柱
    

    “毛粉”集团是由四类人组成的——
    
    第一类以当时的党内“走资派”及其子孙为主体,他们在毛时代就属于特权阶级的中层、上层,现在正在当大官、发大财。没有毛泽东,就没有他们祖孙三代的特权。第一类毛粉并不想回到毛时代去当“走资派”,但他们是在毛泽东神话中成长起来的,毛已经通过他们幼年时期的家庭教育和青少年时期的社会氛围成为他们心中的上帝,他们也需要继续编织毛泽东神话来为自己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统治提供“道统”。
    
    第二类毛粉是并非出身当年“走资派”家庭的部分成功商人(通常所谓“民营企业家”),是成功学的信徒。第二类毛粉崇拜毛,仅仅是因为毛在跟其他党内外势力的斗争中完胜。他们把毛泽东思想当作一种企业文化,倡导企业职工学习。他们努力学习毛的“战术”,以期能在自己的企业里建立毛在当年中国那样的威信。但是他们不赞同毛泽东时代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不赞同阶级斗争和运动治国,不主张回到毛时代,更无闲心把毛泽东当棍子拿到社会上或互联网上去打人。
    
    这两类毛粉属于情感型毛粉,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不想回到毛时代去。
    
    第三类是毛时代的产业工人及其子孙为主体,他们当时属于特权阶级的底层,现在差不多成了全社会的底层。第三类毛粉作为党的养子,早已被党的嫡子赶出家门,但是他们不甘心,他们疯狂地撕咬当时处于社会底层、现在处于社会中间层的非毛粉,以为这样就可以重新回到党的温暖的怀抱。
    
    第四类毛粉是当年的部分贫雇农及其子女,虽然毛时代他们并无特权,但当时社会的封闭性使得他们对于特权的存在几乎没有感觉,相反可以不时踢上“地富反坏右”这个贱民阶级的人几脚而获得相对的优越感。第四类毛粉本身就具有闭目塞听和落井下石的传统,他们是天生的打手。
    
    这两类毛粉是纲领型毛粉,他们才是真正梦想回到毛泽东时代去的人。
    
    不过也有许多假毛粉。第一类假毛粉是当年的贫下中农及其子女,在斗争“地富反坏右”时是沉默的大多数,后来成了计划生育、收容遣送、强制拆迁、冤案或环境污染的受害人。他们抬举毛主要是为了表达对现实的不满。假毛粉中比较年轻的一部分对毛泽东时代印象很模糊;比较年长的那部分其实是痛恨毛泽东的,你让他讲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悲惨生活他就会情不自禁地描述1959-1961年大饥荒,你让他讲日本人当年怎么在中国怎么屠戮妇婴他会情不自禁地给你描述强制计划生育。但是出于视野的局限和恐惧心理,他们不敢拿蒋介石统治时期当作批判现实的标准。假毛粉的共同特征是:粉饰毛泽东时代;但对现实的否定远远超过对毛时代的粉饰,对现实的痛恨也超过非毛粉。
    
    第二类假毛粉散布在各种不同出身、社会地位各不相同的人群中。他们崇拜毛泽东,但同时也崇拜孔夫子、孙中山、马英九、华盛顿等一切没有被大陆教科书和媒体刻意摸黑的中外政治家。他们肯定毛泽东的“丰功伟绩”,但同时又赞成限制政府权力和对政府进行民主化改革。你要是对他们否定毛泽东的“丰功伟绩”,他们会跟你争辩,俨然毛粉。不过你要是说马英九或华盛顿不好,他们同样可能跟你争辩。
    
    非毛粉则主要出自当年的知识分子家庭、“地富反坏右”家庭和现在的假毛粉家庭,也有极少数出自当年的“走资派”家庭。所谓“去毛化”,在意识形态层面只能是针对假毛粉做工作,真毛粉几乎是无法“去毛化”的。
    
    由于情感型毛粉和纲领型毛粉的共鸣,乃至真假毛粉的共鸣,毛粉在意识形态领域显得势力很大,大有要将中国变回毛时代之势。但是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就不难发现,真正想回到毛泽东时代的只有第三、第四类毛粉,而他们影响立法和政府决策的能力其实很差。
    
    第一、第二类毛粉的能量显然远远大于第二、第三类毛粉。第一类毛粉会欣然接受第三类、第四类毛粉给自己当看门狗,乐得他们免费替自己撕咬敌人或潜在的敌人;但是却不会把他们作为自己的养兄弟迎进家门分享家产,他们还后悔把自己的养兄弟赶出家门太晚呢!所以只要共产党执政,也就是第一类毛粉执政,回到“文革”是不可能的。
    
    将来党玩完了,回到“文革”就更不可能了,但爆发法国大革命那样的事情是有相当可能的。
    
    本文来源:杨支柱凤凰博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191900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6月21,郑州1女弃婴,满脸爬蚂蚁/杨支柱
·讲故事,说道理——读《人口危局》札记/杨支柱
·北京征兵优惠政策凸显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危机/杨支柱
·魔鬼常躲在“公平”公主美丽的面纱后面/杨支柱
·吸收存款不一定非法/杨支柱
·以道德名义干缺德事/杨支柱
·到底是谁把女人当“生育机器”?/杨支柱
·“改良派”的温柔是对谁的?/杨支柱
·雅安地震断想/杨支柱
·简评“储君”胡春华挺计生讲话/杨支柱
·论鼓吹“穷人没资格生孩子”的人应该自杀/杨支柱
·中国人口下降到5亿,你家准备贡献几个?/杨支柱
·奴隶的解放之路就是杀光自己的子孙吗?/杨支柱
·为了每年不多死2万个孕妇/杨支柱
·为什么房产登记不能随意查?/杨支柱
·杨支柱: 为什么说计划生育法是中国法学的耻辱
·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杨支柱
·关于撤销国家统计局的公民建议书/杨支柱
·让“超生”家庭补偿独生家庭的道理何在?/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计生政策将女性作为支配物,猪狗不如
·杨支柱:吴良杰没犯法,是当地政府在犯罪
·杨支柱:农民“被上楼”对生育率下降影响巨大
·青岛法官真的不知道计生局在说谎吗?/杨支柱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五教师就杨支柱生二胎受处分致校领导的意见书
·著名学者杨支柱因挑战计划生育政策被解聘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