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的回忆/阎骥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编者按:此稿发于6月3日,因为博讯编辑未及时看到而厌恶,特向作者致歉)
     尽管二十四年过去,这个日子依然历历在目!
     89年我住在北京。从胡耀邦去世到学潮的兴起和发展,我都一直在关注着。不记得一共去参加过几次游行,只记得经常去天安门广场,虽然只是看看,也觉得心里有一种满足。这种满足来自对学生们的同情和支持。

     最初,广场上人很多,经过近一个半月的考验,到六月初,广场上的学生其实已经很少。很多从香港捐来的帐篷竖在广场上,里面是学生们活动的场所。广场上一片狼藉。天安门广场本来被颂为雄伟庄严的地方,愣让学生霸占掉,搭上这许多疲惫的棚子,看上去既不雅观,也不协调。帐篷里即使没有学生,这个场面也已经让当政者丢尽颜面。
     6月2号早晨我出去办事,看到大的路口到处是路障。出租车很难找,价格要的得很贵,因为公共交通全部瘫痪。据传说,夜里有军车要进城,2名市民被压死,气氛有些紧张。但当时人们不会想到,人民解放军接下来会用坦克压人,更不会想到会开枪。
     6月3号凌晨,我被激烈的枪声惊醒。当时我在朝阳区的左家庄,离长安街有几公里的距离。出到阳台上,可以听到高音喇叭发出的声嘶力竭的呼叫,警告市民留在家里。那声音很恐怖,充满杀气。持续没有多久,便慢慢地安静下来。周围依然是黑暗。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朋友过来告诉,军人开枪了,死了很多人。我骑自行车往长安街方向走,沿途看到几辆被遗弃的军车,车上依然有大兵缩在车篷底下。据说这些大兵有枪没有子弹,所以被市民堵在这里。
     到了长安街,我看到的是被坦克压平的隔离栏杆和许多自行车,满目疮痍。 天安门方向继续有零星的枪声,可以嗅到硝烟的气味。一个亲戚刚从海淀经西单到了东单,他讲沿途到处是血。看到了死尸。另一位朋友在协和医院当护士,神情阴郁地说,医院有很多死者。他不停地摇头。一个很老实的人,绝对不会撒谎。
     事后我想起,这场枪杀其实很早就已经预谋了。早在两周前北京站曾安排免费送学生回返原籍,通告这种服务的时限就是六月初。反革命暴乱如果说是暴徒引起的,倒不如说是当权者事先安排的。杀人之后,那个袁木在公众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称解放军没有开枪,没有杀一个人。这样的新闻至少不应该在北京播放。
     24年过去,中国的情况发生巨大变化。但是,六四问题依然是当政者挥之不去的恶梦。有几点我觉得:
    1. 道义的力量是无穷的,不可抗拒的。无论一个人多么坏,干什么样的丑行,总会找借口为自己辩护,太脱,粉饰。六四杀人之后,当权者自己也觉得理亏。用坦克枪炮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百姓,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迄今为止,没有哪个人敢站出来说,这样杀人和杀这样的人是应该的。他们必须讲是因为发生了暴乱,才杀人,杀的是暴徒。既然是暴乱,镇压也就理所当然了。可是,不久之后,他们把反革命暴乱换口说成是一场风波。明显是心虚,明显是抵赖。动用大量坦克军车去参与一场风波,在祖国的心脏屠杀自己的同胞,从而保卫共和国,这就是那段历史。其实,当年如果动用警察强行把学生拖走,也不是办不到。李鹏等人为了报复,为了竖威,利用老糊涂了的邓小平上演了这场中国人的大悲剧。当年圆滑的袁木也好,今天木讷的洪磊也好,他们在事实面前都理屈词穷,却赖着脸胡说八道。我想他们每晚睡觉总是不得安稳的。
    2. 习近平现在不可能平反六四。他不想平反六四,这不仅仅是因为江泽民李鹏等人还在,最主要是中国社会有那么多问题, 总得找个方式稳住阵脚。六四运动刚开始的时候,学生们曾强调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自从六四枪响之后,要求平反六四的呼声首先对共产党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和挑战。习近平是共产党的总书记,怎可能在这个时候为六四平反呢?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导致苏联解体,他这个苏联总统自然就不能继续当了。共产党倒了台,习近平还怎么坐这把交椅?
    3. 六四对很多人来讲是一场梦。现在,习近平提出让中国人重新来一场梦,作一场几千年来没有人作过的梦。这场梦当然是美梦,不是黄粱梦,更不能是恶梦。再细细琢磨,觉得怪怪的,越琢磨越不解其中的味道。似乎在忽悠什么,感觉不到号召的力量。中国的根本出路在于民主和法治。六四的事件从任何角度讲都不应再发生。大梦谁先觉?但愿长眠不愿醒。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623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建元:一切从平反和道歉开始——六四24周年纪念
· “六四”24周年回顾当年党内斗争/淳于雁
·张炜:“六四”事件与中国经济增长
·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曹长青
·六四和当前毛粉遍地,有着天然的联系/杨子
·雷鸣声:风声鹤唳的“六四”二十四周年
·封从德:紀念六四、回歸憲政
·六四年年祭,年年祭什么?/同城之声
·盘点:酿成六四悲剧的6大罪人/润涛阎
·从广场到红墙 有些六四亲历者已跻身政治局 (图)
·彭涛:今年『六四』纪念不一般:社会撕裂,人民绝望!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徐永海 (图)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纪念六四英烈/葛志慧 (图)
·六四是中国政治文化弊端的镜子/梁京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谢选骏:我对1989年“六四屠杀”的预感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愛國”之爭,六四的飛躍/林保華
·申请六四游行人士被捕 罪名:颠覆国家
·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夫妇“六四”后继续受严控 (图)
·一个“六四”受害者的自述/陈习科
· 华神清:“六四”老人悼爱女 (图)
·博讯镜头:六四已过,红袖标至今不撤 (图)
·2013年“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
·2013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简介
·民主党全联总美东党部参加六四纪念活动 (图)
·广东民主人士王爱忠:六四被维稳经历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六四”期间,湖南邵阳市有20余名维权民主人士被软禁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发生的几件事/李红卫 (图)
·吕耿松:上苍叫我祭奠六四英烈 (图)
·社会问题久拖不决 中共警惕六四重演
·朱德孙子朱援朝去世 六四遗体告别 (图)
·刘沙沙六四下午在广西玉林市失踪/王宁 (图)
·六四逐年淡化 中共以时间换时机
·当局严控“六四”24周年纪念,民众黑衣悼念 (图)
·太陽報:今年六四草木皆兵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