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革死难同胞,45年祭/彭祖龙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3日 来稿)

文革死难同胞,四十五年祭/彭祖龙
    
     一群鲜活的生命,一群优秀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工人阶级,忠实的老百姓,无家可归的弱势人群,被亲人解放军暗中指使的另一群优秀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强势人群在光天化日下杀死,至今没有谁敢去恁治凶手,没有人敢去记述这段历史。

    
    这就是我们称之为“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在大陆中国所发生的往事。

往事不堪回首:
    
    偏偏还有那几位“跳梁高手”还在高叫“文化大革命好”“还要来几次”。有人说:“乌有之纟好”说了我们不敢说的话。“薄希来好”,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只要人们冷静一想,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不防从文化大革命“好与不好”来看一下,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在“扫四旧时”,他们肯定是急先锋,“红色恐怖”的冲锋队。联动份子,整黑材料高手。(毛说是“白色恐怖)
    
    在“二月逆流时”他们若不是那个军代表,就是二月逆流中的杀人凶手,当权派的亲信。工人红卫兵。。
    
    
    “在清队时”他们肯定是专案组保皇派骨干,日批夜审,刑讯逼供专家,多少人被逼得家破人亡。
    
    在“揭批查时”他们肯定是栽赃污蔑的能手,日夜逼供的行家。外调名义到大好河山游山玩水的旅游家,
    
    他们在文革十一年中。和军方联手九年当权,除了“一月夺权‘和”九大”之外,其它时间都有是他们当道。文革太快乐了,所以他们还希望来个文革,至于什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共产主义,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他们的本事就只会“喊中号,骂街,砸烂狗头“。除这三样之外,他们有共人之妻的爱好。。
    
    本来他们功劳大大的,但在解革开放中他们分成二派,一派当了大官,或发了大财,成了台上派,由于他们慢了一步,结果桃子叫同伙摘了不少走了,他们只捞到一点点,成了台下派。所以他们成天要和摘桃子多的台上派较量。算账,这就是《乌有之纟》《毛泽东旗帜》一伙的来历。
    
    为了反攻,他们打起毛的旗帜,用来吓虎对手。其实他们真正追求的是权力和财富。共分胜利果实。没谁去为老百姓讲公道。他们无所谓谁对谁错,谁上台都有会一样。
    
    现在,中国台上的官们大多是当年“扫四旧”时的“红五类红卫兵”,跑慢了的“红五类红卫兵”没有位子,只好搞个“乌有之纟”“毛泽东旗帜”来发发怨气,为了扩充队伍,他们把被他们整过的造反派中想当官的人也拉进去,许他们“招安”的愿望,这一伙人就自称“毛派”和台上的真“毛派”争权夺利。
    
    但有一点必记。就是不准为“江青”为“四人帮”翻案,不准动摇“走资派党”的地位,不准亲近美国,谁说美国好就是“汉奸”,不准提及文革中走资派和专案组保皇派逼死人,制造大量冤案真象,不准为被整过的人翻案,不准揭发军政府时期军代表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或说:“不要给文革抹黑”。
    
    薄希来就是当年红卫兵,就是扫四旧的急先锋,二月逆流的吹鼓手,清队的拥护者,打倒四人帮的急先锋,他们会为毛泽东去卖命吗。
    
    他们二派的斗争是他们内部的事,我们有血的教训,我们要远离是非之地。他们成者我们沾点光,败者我们看点笑话。
    
    毛泽东时代已经远去,不可能再回,因为再没有毛泽当东这样有能力的领导者。我们要走我们自已的路,这条路就是希望有一个,“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多党的新中国。
    
    我死难的难友呀!。四十六年来。我们生活在苦难之中,一言难尽,现我年近八旬,行将就木,《乌有之纟》不准我讲述你们的故事,所以从来没人祭扫过难友们的冤魂,现在。《乌有之纟》被他的同党撂倒了,一切都有在变化之中。
    
    当年,你们这些受压人群,在那个伟人的支持下,向骑在人们头上的压迫者发起反抗,最后倒在血压泊中,结果那位伟人失败了,你们成了祭品,凶手们成了英雄,加官进爵。封妻荫子,仅菅他们双手沾满鲜血,却成天叫苦说自已在文革中如何受到造反派迫害,由于他们控制了话语权,历史被完全颠倒,加上他们的打手《乌有之纟》的内外配合,使年青一代对文革历史一无所知,
    
    你们就是见证,青山遮不住。历史总会有清日。
    
    6月24日,是受难者的祭日。
    
    我们一无所有,仅向苍天呼喊!何是才能见到青天!讨还一个公道!
    
    春天不会太远!血不会白流!
    
    往事已隋寒风去,春回大地花自开。
    
    安息吧!我的难友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2231723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孟非追忆爷爷:文革时被迫烧掉金条存单
·反腐不靠“文革”靠什么?/杨恒均
·昨日重现,中国文革回潮 (图)
·“文革”四十周年祭/ 傅国涌
·北京上演的一齣“文革”死灰复燃丑剧/淳于雁
·中共从未真正走出文革/佚名
·小平头:中共为文革屠夫韦国清树碑立传 (图)
·余秋雨咒骂沙叶新是文革老左
·民主政改必须摒弃文革思想/任照
·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陈子明 (图)
·文革中高干子弟与北岛打赌:20年后谁家天下
·章诒和:中国文人的别样文字——张伯驹的文革交代 (图)
·文革的潜意识/何岸泉
·琴台书院:对追诉文革遗案的慎思
·胡温10年经济文革/李苏滨
·太子党要“文革”重来吗/吴金圣
·何清涟: “文革”杀人案开审与追索国家之罪
·我们该如何反思文革?/孙立平 (图)
·文革去插队时习近平不哭,反而笑/彭小明
·红卫兵为文革劣行登报道歉 宋永毅肯定刘伯勤良知未泯
·红卫兵登广告悔文革恶行 排队打老师吐口水
·中国梦光芒不再 恐陷文革式癫狂漩涡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图)
·文革后首批高考生活跃政坛,演绎"中国梦"
·文革红卫兵报纸登道歉启事 “沉痛反思”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图)
·鉄流:清除“文革”三堆“垃圾”,中共才有可能“依法治国”
·薄案将启?党媒称薄下场证文革是死路 (图)
·华尔街日报:中国知名学者遭遇文革式攻击 (图)
·崇拜毛泽东的京剧大师,文革难挡迫害 (图)
·上海文革造反派司令潘国平病逝
·郝斌:老来忆文革时期的“牛棚”
·澳媒:维基解密文革期间的毛泽东
·王沪宁:着手政改,必须对“文革”有深刻反思
·文革博物馆离奇失窃 断了财路 (图)
·“文革”期间杀人八旬老翁获刑三年半 (图)
·文革时期杀人凶手被判刑引发争议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