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救党,习刘不谋而合?(下)/未普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0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左红二代刘源、张木生和习近平有个重要的不谋而合之处,就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不可挑战性。刘源和张木生早在2011年提出重返新民主主义时,首先考虑的就是坚持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不能讨论的前提。独立学者陈子明今年2月28日在他的博客中写道:“2012年2月的座谈会上,我和秦晖、孙立平、李伟东等人反复叮问张木生,是否最终能够接受多党制?张木生含糊其辞,不肯给予明确答复。”
    
    张木生之所以含糊其辞,是因为他不可能说“Yes”,又不好当著自由派的面说“No”扫他们的兴。事实上,这个被称为太子党理论喉舌的张木生,曾屡次申明,共产党的领导是绝不可挑战的,在这个前提下,其他所有问题都可以讨论。现在我们知道,对习近平来说,共产党的领导也是绝不可挑战的,习在他主导的十八大和新南巡讲话中,已经屡次申明了这一点。
    
    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刘源张木生的新民主主义的核心。刘张相信,只有新民主主义才能救党救国。张木生在他的《改造我们的历史文化观》发布会上和后来记者的采访中,曾多次声称,只有新民主主义才能救共产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但是如果共产党不恢复以工人、农民为主的代表来领导,就一点儿出路都没有,一点儿合法性都没有。这其间的道理,刘源和张木生应当在习近平登基前就向他灌输了。
    
    就像当年火得发烫的薄熙来急需重庆模式的理论基础,而刘源和张木生向他提供了新民主主义一样,今天的习近平急需救党救国的理论自信,而刘张同样提供了新民主主义。不同的是,这是容纳了自由派思想的升级版的新民主主义。虽说“新民主主义2.0”增加了一些好的思想和好的建议,其两大支柱却并没有丝毫改变。一个支柱就是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另一个支柱是坚持工农联盟。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习近平执政不容置疑的底线。至于第二个支柱,习执政后几次访工问农,似乎在悄然显示他的态度。
    
    问题是,新民主主义能不能给习近平急需的救党救国理论一种自信呢?
    
    对新民主主义的可能前景,张木生很乐观,他说他相信形势比人强,“制衡会有的,宪政会有的,不同的派别在一个党内也会有的,舆论的公开和自由,包括思想的自由和独立,在一个党内最后也是能解决的。”张木生还一再表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应当扩大言论自由,组织真正的工会、农会、商会,实行社会自治。
    
    可是张木生说的这些好东西,似乎并不对习近平的心思。这些中左红二代们可能也没有料到,在短短的几个月中,习近平会跨越中左的界限,在舆论紧缩和社会控制方面,急速向极左迈去。更奇怪的是,越向左转,习近平似乎越显出一种自信。难道习相信,只有极左才能救党救国?或许站在习近平的位置上,习比刘源和张木生看得更清楚,任何制衡、宪政、言论自由、社会自治这些东西只要认真一点搞,每一样都会要了共产党的命。搞新民主主义,习肯定认同坚持共产党的领导,顺便兼顾给工农一点实惠,至于新民主主义中那些中左主张的好东西和自由派的新建议,那哪里是救党,分明是害党,习当然不会采纳。
    
    于是,我们看到一种滑稽现像,习近平领导的共产党用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办法来救党。这是一个奇怪的救党办法。这好比是,拒绝任何施救办法,相信让一个濒临死亡的病人继续活下去,他就不会死。实际上,只有植物人才能做到这点,虽死未死,未死已死。
    
    这种状况给中国政局带来几点现实的诡异。首先,明知中共面临亡党亡国的危险,可还要沿著造成这种状况的老路走下去;其二,面对社会紧张、官民冲突、贫富对立,非但不采取缓解的办法,反而用极端手段进一步增加社会紧张、官民冲突、贫富对立;其三,当局担心革命爆发,却在革命临界点选择走钢丝,走一步算一步,过一天算一天。
    
    这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治国思维,无疑给中国政治发展带来严重的不确定性。任何时候,任何一个来自高层的重大决策失误,或任何一件来自民间的突发事件,都可能成为这个社会激烈动荡的始作俑者。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91940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救党,习刘不谋而合?(上)/未普
·凡是党不喜欢的都不是好东西/未普
·习近平正在大步倒退/未普
·旧鞋子新鞋子,看穿在谁的脚上/未普
·政改基本无望——谈俞可平的香港演讲/未普
·习近平打左灯向右转?/未普
·中共元老为何谈“胡”色变?/未普
·从美国对排华法案道歉看习近平新政/未普
·未普评论:谈“改革改不动,革命革不成”
·未普:“国无宪政比一党专政更危险”
·“国师”孙立平的盛世危言/未普
·从薄熙来下台看中国政治发展的意外收获和未来走向/未普
·重提政改,中共当局为何突然转向?/未普
·2011年是胡锦涛最内外交困年/未普
·胡温要摊牌?温家宝的日子很不好过/未普
·未普:温家宝高处不胜寒
·多维的突变:海外中文媒体的渐变和突变/未普
·未普:谁的责任?─-三鹿毒奶粉
·俞可平负着胡锦涛的使命/未普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 民难当头,天怜屁民
  •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不要狂欺负武汉人后果很严重
  • 谢选骏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 毕汝谐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毕汝谐(纽约作家)
  • 台湾小小妮真實的恐怖災難片
  • 李芳敏144000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
  • 台湾小小妮我在北京大家都草木皆兵嚇得半死!
  • 少不丁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 苏明张健评论此次肺炎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习蠢货
  • 谢选骏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 毕汝谐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三)社会的文明结构(3)
  • 谢选骏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 金光鸿武汉人,再来个首义如何
  • 曾节明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8《『学部』文革初期景象》Oxford大学出
  • 谢选骏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拟包机接回滞留武汉台商大陆尚未同意
  • 德第一例真躺枪 中国同行到访传染得病确证人传人
  • 法国亚裔抗议新冠病毒引发的歧视
  • 英国决定不排除华为 华为高兴 美国失望
  • 武汉肺炎 武汉任职一前市长重症病毒死亡
  • 欧美都显松口 华为可能有戏了
  • 巴黎拆除大型露天难民营 近1500人被转移
  • 8人最早勇报武汉肺炎遭拘罚 律师促公布依据
  • 法国面临移民持续增长压力
  • 丹麦报纸漫画 北京盛怒哥本哈根大胆拒绝道歉
  • 法国国防部长呼吁美国维持在非洲的军事部署
  • 港将关闭体育场等公共场所以控制武汉疫情传播
  • 解放军谴责美国海军侵入南沙挑衅
  • 日本将新型肺炎定为“指定感染症”
  • 武汉肺炎疫情官方新报: 已4515例106死
  • 武汉悲情爆发 微信狂赞遭封城人齐唱国歌爱国 专家斥唾沫横
  • 大批湖北居民抵港机场被拒入境人数众多遣返缓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