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康素萍:命运多桀的康素萍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3年6月13日中午,我到辖区派出所西安市雁塔区小寨路派出所户籍大厅办理补办身份证业务,当康素萍的名字输进微机之后,办证女警员口呼康素萍从椅子上弹起飞奔而去把该所主管户籍的武副所长警号为016679叫来,在一番周折之后,才勉强给我办理了补办手续,原本可以5天左右取证,却要我等45—60天方可取证。而对于流浪上访的我而言,没有身份证是寸步难行。之后问我现在住在哪里?并让我到他办公室去谈话,我回答要谈就在大厅不去其办公室,我没有安全感,怕有去无回,因为我曾在该所有过多次痛苦的经历几乎丧命于该所。【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60955.shtml#.UbwxW82S1dg西安有去无回的派出所/康素萍】之后武所长告诉我有西安市雁塔分局的人要问话我。
    之后,在户籍大厅来了两位自称是西安市雁塔分局国宝大队的人(着便装),一个姓刘,另一个姓高,没有出示证件。来人以在大厅谈话影响正常办公为由带我去武所长的办公室谈话,内容如下:首先询问我的基本情况,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我的上访问题,因何上访,有无解决等。
     我回答如下: “我是于2010年9月27日被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厂长崔高汉无辜停薪停职且无任何法律文书而逐级上诉上访至今无果。

    首先,我于2010年11月8日去了雁塔区劳动仲裁委,该委不予受理并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
    其次,于2010年12月8日两案并举到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其一,携带劳动仲裁委不予受理通知书诉劳动争议案;其二,诉人身伤害案,两案至今均无判决。
    再次,自2010年10月9日起分别逐级向上级主管陕西省地质矿产局的局长、党委书记、局纪检委,西安市雁塔区政府、西安市政府、陕西省政府以及他们所属下的纪委、妇联、工会、信访办等部门上访上诉均无果。
    无奈,于2011年1月24日起我开始进京上访至今仍无果,并且于2012年5月24日被国家信访局告知我的案子已经三级终结,我不但毫不知情,且至今未见到终结文书。
    在我维权的过程中,遭受残酷的打压,无数次被抓被打被虐待;三进拘留所,六进黑监狱。开过瓢、服过毒、切过腕、跳过楼。多次进出马家楼、久敬庄,无数次进出大小派出所……”
    刘、高说“:康素萍,你的案子三级终结了,你的信访路已经走完,去北京没有用了,你就在当地走司法程序吧(这句话是武所长在谈话之前交代过的)。”
    我回答说:“走过了,不主持公道。”
    刘、高又说下一步你准备咋办?我回答不解决择日再进京。
    最后,刘、高问:“你会上网吗?去年你在反革命组织签过字吗?你去北京干啥?你参加了啥组织?”
    我回答:“一,您所谓的上网如何界定?我只会简单的操作,如打字、浏览网页。算不算会上网?二,您具体指的啥签字,您无法具体我则无法回答。三,去北京上访,要求解决问题。四,我一贯是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是个访,不知道啥是组织。”
    刘、高又说:“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
    我回答:“我反得了吗?是否又是探矿厂给我栽赃诬陷?2011年8月份我在西安探矿机械厂招待所210室的黑监狱里,曾被诬陷为法轮功(当时我还不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呢),说要对我劳教、判刑、开除等等,他们说因为我自2011年7月1日至7月20日之间搞了个市级、省级、中央三级通报,把陕西省在全国上访名次提到了全国第6名,并且把省长、省委书记招到北京责任倒查。让他们很被动,他们要出气、要解恨!”
    刘、高说:“也未必是探矿厂搞的。还说,康素萍你一,不要反党反社会主义,你还需要党给你解决问呢。二,不要参加任何社会事情和社会活动。三,不要上网,不要在网上签字。四,你再去北京之前给我打电话。”
    至此,刘、高与我的谈话结束,没有发生不愉快,我自行离开。我在思考,国宝跟我谈话是不是意味着我被他们从访民里摘出来了,从而被划进政治里了呢?
    另外,最近以来有一个说法,有关方面要定康素萍为法轮功!正在秘密做材料……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宋将岳飞何等英雄,不也曾被13道金牌召回,以莫须有之罪而丢了性命,何况是我,一个捍卫自己无辜被侵权而有着利益诉求的小小访民(但我没有政治诉求),修理我岂不是易如反掌,就想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任人宰割而已。
    文王囚禁演周易,司马迁宫刑著史记,屈原流放乃赋离骚……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用行为和壮举写下了中华史上的一篇篇华彩乐章。牢笼从来就关不尽,铁链也锁不住,磨难更阻不断志士追求真理的执着信念和坚定意志!磨难让强者奋进,让弱者沉沦。多少无妄的冤狱和磨砺铸就了一个个钢铁汉子,造就了多少英雄人物,同时也结下了无法化解的死结,更欠下了一笔笔血债。哪一桩哪一件不令人痛心疾首。惨痛的教训不该记住吗?!不该思悔吗?不该改变吗?!
    自打我父母知道了我或许被获罪之后,就寝食难安。我告诉他们,不要怕,怕也没有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听天由命吧。也只能这样,当自己无力改变也无法回避的时候,就只能面对,别无选择,不是吗?
    想想好可笑,以康素萍的渺小、软弱、胆怯,在维权的路上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走得很辛苦,至今行差都不曾踏错半步,我不敢,怕获罪。
    我曾经差点被判刑、被劳教、被送精神病院……如今法轮功的头衔又要凭空落在我的头上了。
    假如我真的被无端定为法轮功或政治犯之类,那我到要感谢为我定罪的人,他抬高了我,成就了我,也解脱了我,我再也不用躲躲藏藏,闪闪烁烁,犹抱琵琶半遮面了,因为他们彻底把我推向了对立面,让我别无选择,帮我放下了所有的枷锁和不忍。不仅为我明确了方向和目标,而且为把我打造成一名钢铁战士而奠定了基础。
    当初是官逼民访民不得不访,如今又要官逼民……
    就像当初我在单位上班,因为怕失去工作而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从而纵容了他们的变本加厉和犯罪。而当崔高汉砸掉了我的饭碗之后,我只能使出背水一战的劲头,顽强的走到今天,我真心的感谢崔高汉挖掘了我的潜能,锻炼和磨砺了我的坚强和毅力。
    再比如,我刚进京上访的时候,连状纸都不敢拿给人看,根本不敢说我是上访的,觉得特丢人,可从拘留所出来,我放下了看开了,敢说了敢做了。因为他已经把我所有的尊严踩在了脚下,然后将其转化成我前进的动力,我感谢他让我迈过了心理这道坎。
    我拭目以待,康素萍一个小小的信访案非但久拖不结,却无端滋生出这许多事来,不断的利用手中的权力转化矛盾、激化矛盾,罗列莫须有之罪……还将被如何演绎,命运多桀的康素萍?
    2013年6月15日康素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1995118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康素萍向邵阳要说法 (图)
·康素萍:恐怖之夜
·陕西康素萍母亲节偶感
·康素萍征婚启事——孙林(孑木)推荐 (图)
·西安有去无回的派出所/康素萍 (图)
·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容侵犯!/康素萍
·孑木: 紧急关注康素萍!
·西安康素萍邵阳祭李旺阳遭绑架
·两会期间西安访民康素萍马家楼几进几出截回后被打伤
·访民康素萍在天安门欲放孔明灯遭带走
·康素萍:寻求法律援助
·访民康素萍在十八大第一天被送到马家楼
·被困京城的康素萍:不要逼我!
·康素萍:致进京维稳截访的人 (图)
·西安上访维权人士康素萍控诉屡遭侵权打压
·康素萍:告知单
·康素萍:告知单
·西安市访民康素萍讲述
·西安上访人士康素萍自21日从久敬庄失踪,生死不明
·曾到艾未未案庭审现场 西安访民康素萍被抓走 (图)
·康素萍鸿泰宾馆再次被绑架
·西安访民康素萍因上访被拘留的拘留证 (图)
·美丽的谎言/康素萍 (图)
·一封不知该发往何处的信/康素萍
·康素萍:强烈要求废除劳教制度 (图)
·西安访民康素萍在京的控诉
·西安访民康素萍对十八大的期待
·西安访民康素萍传单痛诉上访经历
·康素萍的报案材料
·康素萍:我的声明一
·康素萍的控告信
·康素萍:我的声明二
· 为维持维权西安市访民康素萍准备卖器官 (图)
·康素萍:关于行政拘留是错误的处罚
·西安访民康素萍获释后发声/视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