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云山掩耳盗铃/李宇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4日 来稿)
    
    作者:李宇
    

    习近平上台的一些讲话,中共文宣口(这是牛泪博常用的行话,主要指的中共的中央宣传机构)就先给习的关于宪法的讲话,定了框框。
    最近的中国梦,文宣口也又故伎重演,先给习的中国梦定了调子。告诉老百姓什么梦能做、什么梦不能做,问题是,如果是这样,习近平说要老百姓敢于做梦,不也成了白日说梦了吗?
    这加上较早的那个打车公案,更是有趣。
    
    是不是习近平真的没有能力直接掌控中共文宣口呢?其实有一个现象需要注意,就是中共的党媒,往往不是代表一个人说话。即使是毛泽东时代也是如此,所以中央文革和老干部派长期争夺宣传机构的掌控权。
    中宣部也是毛泽东文革早期重点要整肃的。1966年3月,毛就称中宣部为“阎王殿”,号召“革命群众”起来“打倒阎王、解放小鬼”。
    因此说,中共党媒如果出现和习的讲话、甚至政治理念不合的文章,倒也不多么奇怪。但前一段公开的反宪政,应该不是刘云山、刘奇葆能做的了主的,因为习本人也确实有类似的公开讲话。
    包括所谓的不否定两个三十年。当然,也要发现,其实习一直没有对党媒的反宪政反民主舆论公开他的态度。
    这倒是很有趣的。
    
    说明什么问题?中宣部还是阎王殿?习这个三位一体的领导人也无可奈何?或者刘云山(甚至李长春)、刘奇葆和习近平不着调?这方面的猜疑,倒是在南方报系新春贺词的事件后,有人这样认为。认为习近平和刘云山在这方面有一定的分歧。
    我综合有关的信息,也许有另外一种解释。
    就是习的政治理念,外交方针、甚至包括外交机构、中央办公机构,和刘云山的书记处、刘奇葆的中宣部,好像不太通气。
    并且,这也说明中共的中央官僚机构运作不良。目前还很难判断具体原因是什么,是体制必然性还是个人偶然性造成的。
    在一点,就是所谓的中共文宣系统工作方法陈旧,思维僵化的一个表现。因此往往给习近平帮倒忙,甚至出了习近平不少洋相。估计习近平本人也是颇有微词的。这一点,我认为是可以基本确定的,是肯定存在的。
    就是说,不能认为当局反宪政之类的言论是刘奇葆,刘云山的个人主使,肯定有习近平和整个常委班子的意思。
    但习近平一定有他个人的政治思路和策略,只不过因为这个倒霉催的文宣口的做法,把一些东西定的调子太保守陈旧,甚至倒退。反而是给习制造了些麻烦。这虽然主要是习的意识,但这种做法显然太露骨了,或者加入了文宣系统某些人的思路,给习造成了不少负面舆论效果。刘云山和刘奇葆是“党”的人,但显然不是习的人。他们不过是按部就班,公事公办。
    结合一些消息,包括政治局里的势力格局,包括常委班子,真正属于习的人马亲信的好像确实不多,习很难得到某些“默契”。这和邓小平时代采用胡耀邦、赵紫阳这些人,并用胡乔木、邓力群牵制的局面不同。
    中共文宣口看来不缺当代胡乔木和邓力群式的“笔杆子”,但习却缺乏赵紫阳、胡耀邦、甚至万里这样的“改革”左膀右臂,而且要知道胡耀邦和赵紫阳对中宣部都是掌控的很好的,“左”的笔杆子并无力真正牵制他们,但习近平的处境显然并不太理想。
    概而言之,习在党内并不具备(至少目前)一言九鼎的权力和威信。
    而中共一些事情是可以做,不可以说,可以说,不可以做的。因此习近平目前估计确实比较难办。
    
    说明习也好,刘云山也好还是刘奇葆也好,他们的合作并不默契,习的政治理念在文宣口那里也发挥的并不得心应手。
    因此简单的认为刘云山和习有分歧,或者认为没有分歧都是不全面的。而且甚至这个分歧是更微妙的,范围更广的,我在文章后面会提到这一点。
    
    因为习惯了胡锦涛时代的那种保守拘泥做法,因此往往就先入为主的对宪政和民主抡棒子,结果就没给习留下政治余地。这个工作方法和工作能力问题是肯定存在的。
    前一段习奥会,网上已经出现了中宣部的禁令,这反过来也就自己不打自招了,说明了对习的这次出访的下过,党内外是有“不同意见”的。
    这些,已经有意或无意的给习近平制造了不少政治被动,不但没有维护习的个人形象和政治威信,实质上是在不断给习制造难堪。
    
    从大的角度猜疑,那么,说明习在中共高层仍旧不具备绝对权力优势。而是被某些政治派系制约的,不排除是有人故意出难堪。而通过僵化的文宣口的做法给放大了。
    虽然没有了文明委的常委职位,但显然刘云山和刘奇葆的嫌疑要大一些。
    
    但不妨在整理下思路,就是中共的顶层运作机制,确实还是所谓的集体领导。习可能并不能,或不便直接干涉负责文宣工作委员的工作。
    那么,就是各管一摊了。
    习的权力也许比胡锦涛时代没有集中多少。
    而也说明,中共这一届班子,目前在一些大政方针方面,还没有一个决议性的东西出来。基本还是延续胡时代的做法,包括18大的调子,同时是各负其责,各管一摊。就造成了目前的局面。
    就是说,目前是一个保守的防守姿态,特别是在所谓的意识形态领域,更是如此。没有人在目前愿意出格,薄熙来和汪洋在18大的遭遇历历在目。
    因此,是宁左勿右了的。没有人在“中央”的新的决议或方针制定出来之前,去冒政治错误甚至组织错误的风险。
    因此,习近平虽然叫嚷让人们敢于做梦,但却应者寥寥。
    显然,中共的这个官僚机器,也让习近平自己做了把冷板凳。大家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王岐山也因为一场大火而焦头烂额。不要说老百姓对什么中国梦有热情了,就是他们中共自己人也是在应景。
    
    习的中国梦,甚至常委级别的,目前也只有职务所需的刘云山,和副总理张高丽出来捧场过。更重要的是人大和政协居然还没有发声。这说明习的中国梦,还没有成为中共的官方理论。
    这也许都要等到中共的一次全会的决议通过,才可能局势明朗。
    
    习必须给他的中国梦的口号一些具体的内容和纲领。并且能在中共党内程序上通过。否则这台老旧的官僚马车就确实不那么听习使唤。
    目前不能讲他们这些人谁左谁右,或者谁是毛左还是什么改革派。
    但他们都有一定的政治势力和利益考虑,而且背后都有一定的政治阵营。
    张德江和俞正声、张高丽被认为有江泽民的背景、而别的一些常委和不少政治局委员,可能和胡温的关系比较密切。
    
    习无论是准备深入改革,还是逐步倒退到极左路线,首先在党内高层就有相当大的阻力。
    包括薄熙来案悬而未决,可能党内高层也都在关注习的表现。
    
    对习来说,如何处理好薄案,恐怕对他在党内的地位和势力平衡都是至关重要的。常委之外还有李源潮和汪洋这两个人,估计内心也是憋着一口气的。
    联想到传说中的江胡斗、包括太子党势力,而作为被看做是江泽民推荐的习近平,显然也要被所谓的团派人马所戒备。李源潮和汪洋在18大上被平衡掉了,那习目前就只能“再平衡”了。
    把李源潮和汪洋打入冷宫,而如果习得不到张德江和俞正声的足够支持的话,中共的所谓改革开放可能会进一步的搁浅。习目前陷入了18大后遗症里。
    目前与其说习要平衡左右,不如说仍旧要平衡他和太子党、团派(也包括江、胡、温之间)的关系。
    而那些体制外左右派,当局是不当回事的。
    
    陈元已经亮出江泽民的牌子对习近平喊话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太子党势力,三方仍旧在暗战,也都在观望习的表现。因此就有了习的所谓肯定两个三十年的做法,可以作为 上述判断的一个佐证。
    
    习至少目前来说,五年内,不可能如同毛泽东那样,把顶层基本都换上自己的亲信。
    他也不可能直接干预别的常委负责的那一摊子。
    当然,他主动要接手经济工作,估计李克强和张高丽这些人是乐意的。因为都知道目前是要出力不讨好的。
    但习近平可能已经在文宣系统、中组部等关键部门抓紧安插自己的人马。
    
    胡锦涛在18大已经咬牙切齿的讲了,老路和邪路都不能走,那习要闯出什么样的新路正路呢?怕确实很不好办。
    现在不但是国内老百姓和国际上,都在看习的笑话,而显然党内包括高层,不少人也在看习的笑话。
    习在左右两方面如果有散失,做华国锋第二并不是没可能,他如果僵持不前下去,也同样前景堪忧。局势不等人嘛。
    也许有人不怕拖,而习近平不敢拖。无论是改革还是薄案都不能在拖下去。否则他的政治威信就会逐日衰减。
    
    我以前也提过,要用民族的东西代替西方的东西(马列是不是西方的东西?),习近平的中国梦提法确实有一定柔性,弹性。
    但缺乏实质,缺乏保障,让老百姓敢于做梦,却对老百姓防范如对待敌寇,这能行吗?
    老百姓首先就不信任你。
    这一点,文宣口,包括过去李长春、刘云山这些人,他们的那些极权管制手法,对习的中国梦恐怕是一个制约。对民族文化,自然也是叶公好龙了,那么还如何实现民族复兴?
    说刘云山这方面和习是在唱反调,也不过分。
    
    江泽民时代的三个代表,他是在私营企业家入党等方面有实质的落实。而习的中国梦呢?目前带来了什么实质的改变?
    何况,今天的局面和江泽民时代不同,过去的发展模式的潜力已经耗尽,而且负面后果越来越显露。
    要实现民族复兴,就首先要尊重自己的民族,包括我们民族的文化和精神、信仰。
    但这方面刘云山这些人还是在打压,防范,用马列毛教条强行代替民族文化和精神。
    那么,智囊给习近平提出的口号,自然也就没有多少人买账。
    习近平只能自弹自唱。而经济改革,这些也算不上习的中国梦的结果。从理论范畴讲,习的中国梦最大的敌人,不是左右派,而是刘云山这些意识形态官僚和机构。
    
    中共要改革,首先就是也要在文化领域开放。但习的做法说是要超越左右,实质上是强化了党的官僚对文化和思想的桎梏。这反过来对习的形象,对习的口号都是严重的破坏。
    胡锦涛时代提过要搞文化改革,但实质上也是变相的强化了这方面的极权管制。
    
    就让习近平说要老百姓敢于做梦,那么,如果做的梦不是马列这些西方的东西,能不能行?
    因此,习近平就陷入了自相矛盾里。
    要让老百姓做中国梦,就首先要放开对老百姓思想的束缚,不能中共这些官员去规定老百姓做什么梦,更不能去替老百姓做梦。
    何况,他们真的能管的了老百姓心里做什么梦吗?那除非能够把老百姓的脑页都切除,让老百姓变成行尸走肉,老老实实做一辈子奴隶。但就算这样,中共权贵当局就能永久统治,社会和民族缺乏了生命活力,那外部的竞争面前就会照样土崩瓦解。如同当年满清一样。
    这也同样谈不上什么民族伟大复兴了。
    
    目前中共刘云山这些人,仍旧是在试图垄断思想、压制文化的自然发展。中共和过去一样,和那些义和团,太平天国运动一样,仍旧是反智识的。
    精神文化有它自己的生命力和发展能量,如同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而且必然会反作用于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如同洪流,逆者亡顺者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能因势利导,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能有助于自身的存在和发展。否则就一定会被历史淘汰。
    中共如果继续敌视智识,特别是用马列去取代民族的精神文化,那必然会是要失败的。
    西方中世纪那么残酷黑暗的宗教法庭,不也挡不住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科学发展的力量嘛?
    中共刘云山这些人其实是在掩耳盗铃,螳臂当车。
    
    而习近平如果闯不过思想解放,文化松绑这道关,首先是破除不了他自己的思想理念框框的话,那他的中国梦也同样会失败,成为世人的笑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1919803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必然地要踏上宪政之路的/李宇
·难寄厚望于王岐山的“无牙钦差”/李宇
·大梦元年癸巳夏/李宇
·党卫军!你还能走多远?/李宇
·李宇晖:改良vs革命
·社会失控与中国特色之公民社会/李宇 (图)
·“角马”李宇:“饭醉”展现公民力量
·李旺阳、李宇宙/李方
·李宇:秦永敏婚宴惊魂 (图)
·李宇:中共你们是黑帮还是政党?
·李宇:还不政改!你们想毒死所有中国人吗?
·李宇:永远站在弱势者一边
·角马俱乐部的严正申明/李宇
·我们克服了恐惧,有人就会恐惧/李宇
·角马俱乐部2010新年贺词/李宇
·沦陷60年惊恐无极限/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
·红顶黑帮——专制制度的登峰造极之作/李宇
·简述儒道自由——李宇宙狱中文
·新青年学会案与李宇宙案的相似点——华浮世、卢峰
·李宇、陈云飞等为“6.4”遇难者肖杰、吴国锋扫墓
·李宇明:北语将继续做好“语言”这篇文章
·李宇:不厚的黑打与全民非法生存状态
·温州维权人士李盛彬因去厦门了解李宇失踪一事被警察带走
·李宇失踪 预感不祥
·角马俱乐部李宇在厦门调查“私人建房冻结令”失踪
·李宇圆满来沪之行,维权人士汪建华、许国治饯行 (图)
·李宇与上海访民在上海共度元宵节/视频 (图)
·广西民主党人士李宇抵达上海 访民为他接风 (图)
·四川李宇因关注陈光诚被行政拘留
·四川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被拘留
·李宇:山东临沂的“法制空白区”已经扩展到全市! (图)
·李宇:我愤怒——【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图)
·角马抢渡马拉河——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刘萍被沂南双堠派出所警察殴打 李宇仍下落不明 (图)
·探陈光诚被打昏迷的李宇失去联系 刘萍、单亚娟被释放(附多图) (图)
·关于李宇被殴打被关押的声明
·角马俱乐部要求山东沂南双堠派出所释放李宇和所有探访者
·四川德阳爆发反日游行 李宇被“旅游”(图)
· 李宇:饭醉也是抗争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李宇宙冤案第三次开庭---中国使馆官员当庭咆哮,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