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吸收存款不一定非法/杨支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0日 转载)
    
    ——在“大午集团蒙难十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很感谢大午集团给了我这么一个演讲的机会,我很久没有面对这么多人讲话了。
    
    我和大午第一次见面,是大午出来以后。案发前,靳(凤羽)老师给我发了一个孙大午与李慎之、秦晖的对话,我还刁难她让她把版排一排。案发后,很快,赵月红就给我发了一个email。秦兵网上的文章,很可能是我贴的,我跟秦兵认识比跟大午认识还早,一直有交往。贴上赵月红给我的通讯稿之后,我就没再关注这个案子。直到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我那时和南方都市报的关系也比较密切),我才重新重视这件事,一口气写了三篇评论文章。知道一审判决结果后,我又写了一篇。总共是四篇。最后一篇我记得题目是《法律依然是狱卒的刑具》,主要观点是:法官仍然是个狱卒,法律也只是用来打人的东西,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这题目是比较恶毒的,我本来想说他们把中国当成大监狱、把人民都当成囚犯,没敢明说。
    
    我对大午案的判决是不满意的,茅于轼老师说这个判决有依据,合法律不合情理,这一点我是有不同看法的。我认为茅老师的小额扶贫贷款适用这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为他不仅吸收存款,而且放贷。但这个罪名放在大午身上是不合适的。
    
    我的文章主要是做法律分析。大午集团的行为确实不是借款,而是存款。如果是借款,是借贷关系的话,是有期限的。如果不到期限,被借钱的人是不能来要账的,不能挤兑。银行贷款就是这样的,银行不能提前收贷。但你在银行存钱就不一样,你随时可以拿回来。为什么?因为这是你的钱,只是暂时存在这里罢了。“存”是一种寄托关系,如果我存的东西是你可以用的,就是“消费寄托”。
    
    寄托关系和借贷关系是不一样的,消费寄托就是存款,但吸收存款不一定非法,更不一定能够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什么呢?法律判定一种行为是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其目的不能是保护银行的垄断利益,而是为了公众的财产安全。不能让一些人随便把公众财产吸收过来之后就去冒险。
    
    这种风险有两头,一头是挤兑风险,吸收存款确实可能发生挤兑风险,但这种风险只有和公众结合起来才会放大。为什么?我们一个企业的员工或者一个村甚至一个乡,人数是有限的,这和你对陌生人收储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没有范围限制的陌生人的存款,那你可能会拿到很多钱,拿的钱越多风险越大。但大午集团这种员工、乡里关系,不但人数有限,而且存款人了解企业的情况,了解你孙大午到底是什么人,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有的人就会选择谅解,给你机会,不来要账,因此不容易出现挤兑的情况。如果是陌生人存款,那么他们一听这个企业不行了,肯定会蜂拥而至,出现挤兑潮。
    
    第二种风险是钱的使用风险。茅老师会比较清楚,他是放贷的,放出贷款之后能不能收得回来?放贷人无法控制使用贷款者的经营,所以贷款到底能不能按期归还是个未知数。这个风险是很大的,因为不是放贷人自己谨慎就可以控制的。要是借款人拿着贷款去赌博或炒股,那贷款人就八成收不回来。这种风险与把钱用在自己企业的生产上,风险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大午集团并没有把员工和相邻存在大午集团的钱拿去放贷,而且大午集团所从事的还是低利润、低风险的农牧业和农牧产品加工业。
    
    还有一点,就是你给存款人的利息。如果你给存款人高利息,像吴英一样,这种高利息超出了你的正常盈利能力,或者同行业的平均利润率,那肯定意味着高风险。
    
    一旦吸收的存款存在高风险,那么就可能危害存款人或公众利益,进而影响社会稳定。
    
    大午集资的风险比茅老师的小,比吴英的风险更小,其性质是不一样的,套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不合适的。这件事就是政府把你抓起来了,想搞倒你,后来查来查去发现你没罪,但是政府抓了人下不来台了,所以法院要判你几年。我在稿子里写过这个观点,但是报纸不给发表。
    
    见过大午之后,我几乎每年都要来大午庄园,有几年还不止来一次。记得那次大午跟李草根的冲突,网上有人骂我是独裁者孙大午的走狗,这不符合事实。我不认为孙大午像某些人诋毁的那样是个小毛泽东,他脑子里从孔夫子到孙中山到毛泽东谁的观念都有那么一些,西方的君主立宪观念也不少,是个大杂烩,当然这个大杂烩是融为一体的。我也不是总认同他的观点。譬如他搞的私企立宪制,破天荒地要把适用于一定地域的制度用来打造一个企业或企业集团,虽然现在看来是取得了初步成功,但是毕竟没有公司法上的依据,一旦子孙后代跟他的想法不同,这个制度就很难得到国家法律层面的保护。这个企业制度是全新的,全新的东西当然意味着一旦成功有更大的价值,但是另一方面,全新的其实也同时意味着还没有足够的实践来检验。
    
    我对大午集团目前的产业结构非常看好,比过去更看好。过去大午集团奉行乌龟哲学,发展不求快而求稳。这一面现在也还坚持着,就是饲料业、畜牧业、食品加工业。但是现在大午集团的旅游业、酒业也开始赢利了,这是有可能赚大钱的。现在大午集团的产业结构,可以说是攻守兼备。
    
    但也不是没有隐忧,这个隐忧甚至不是来自国家的经济形势,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的确堪忧。我的这个隐忧主要来自中国的人口结构。欧洲的许多村庄如今已经让给野兽了。中国的生育率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已经维持二十多年了,1996年以后基本上处于低于1. 5的超低生育率水平。同时中国的城市化进城还远未完成。一方面中国农村的生育率已经很低,另一方面还有大量的年轻人不断往城市跑,在这样一个农村人口急剧萎缩的背景下要建一个大午城有多难!大午集团需要有多大的吸引力才能留得住人才、留得住人口!
    
    我希望大午的干部员工继续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克服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争取更大的胜利。
    
    2013年5月27日
    
    来源:杨支柱网易博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614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宇宽《开放力》对当今中国的价值高于”执行力”/孙大午
·中国城镇化要走怎样的道路?/孙大午
·张钢:孙大午何罪之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 詩五首
  • 追寻高智晟
  •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 香港下一步 可能從打人變成打死人
  •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 徐文立:首罵五毛,長沙JingshengChang
  •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和平、理性、非暴力
  • 谢选骏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 台湾小小妮哈:俄國共產黨上街爭取公平選舉
  • 张杰博闻大变局到来谁是海外民运新领袖?
  • 台湾小小妮AIT已正式歡迎韓國瑜訪美:韓提三目的
  • 徐永海近日看望了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混沌浑沌
  • 谢选骏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 台湾小小妮花蓮很遠、美國很近
  • 谢选骏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 台湾小小妮農家院
  • 谢选骏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为钟闻兄《审判毛泽东》代序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 台湾小小妮遙橋古堡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黑警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要求扣押伊朗油船 直布罗陀:做不到
  • 不是中国人 喀麦隆被绑架海员大部分是菲律宾人
  • 土耳其数十律师协会威胁抵制总统
  • 昂山素姬与绿巨怪之间费力周旋
  • 剥夺英籍只能做加拿大人 英国处理双国籍圣战者惹加愤怒
  • 埃及曾出现中国官员调查维吾尔族人的案例
  • 喀布尔发生恐怖爆炸事件 造成63人死亡
  • 印巴克什米尔再度交火1人死亡
  • 默克尔要求国家营救地中海移民
  • 金正恩试射“新型”武器 朝中社谴责美韩军演
  • 部分反无协议脱欧英国议员不支持工党领袖
  • 被宽容的反对派: 俄共加入游行要求俄选举自由
  • 同意不再反华 哈萨克斯坦人权运动者被释放
  • 朝鲜再次试射新型武器 金正恩现场指导
  • 美国推动对台军售 北京称将强烈回应
  • 特朗普想要美国买下格陵兰岛
  • 中国勘探船重返争议海域 越南抗议促中方船只撤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