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隋牧青:连州案第一次开庭纪实—律师团的抗争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6日 来稿)
    
    接连州市法院通知,范舜辉、范万成、范水河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一案,5月28日早九点半开庭。作为其三人辩护律师,刘正清、刘浩(范舜辉辩护人)、闻宇、葛永喜(范万成辩护人)、庞锟、隋牧青(范水河辩护人)共六位律师将出庭为之辩护,还有后援律师陈科云也同赴连州(另一位后援律师吴魁明因事无暇分身)。连州地属清远,距广州需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我们6位律师(庞锟律师自行乘车从深圳出发)与知名网友江湖秀才等三位网友开两部车,于27日上午开赴连州。
     七位律师在连州汇合后,当天进行了案情研讨,一致认为:此案系权贵势力构陷三位当事人所致,目的在于通过打击农民维权带头人,震慑大洞村民,以达致顺利侵吞大洞村民合法权益的目的,律师团应进行无罪辩护。

    第二天早上9时许,部分大洞村民闻讯赶来旁听。6位律师进入法庭后,发现这是一个可容纳近百人旁听的大法庭,但辩护席却只有三套桌椅,便要求法庭再增加三套桌椅。起初法庭推托,我找到一位法官交涉,旁边却上来一位法警蛮横地插话说无法安排,我闻言不悦,训斥他多嘴,告诉他这里轮不到法警发话。我欠周详的率性之言就此得罪了这位法警。
    经一番交涉,法庭为我们增加了三套桌椅。
    这时我发现三位当事人范舜辉、范万成、范水河出现在法庭旁的边羁押室,均身穿囚服,枷戴手铐、脚镣。我和庞锟律师的委托人范水河已年近七旬,因曾遭酷刑,瘦小、佝偻的身躯枷戴着手铐、脚镣显得格外刺眼。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和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嫌疑人上庭受审不应枷戴戒具,何况此三人被控罪名均为轻罪,从现实防范角度出发也无需枷戴戒具。不但身穿囚服,还加戴手铐、脚镣于轻罪嫌疑人,明显有惩罚示众的违法之嫌,尤其对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也施以如此戒具,不但违法,更是人伦尽丧,令人愤慨!
    虽然我国法治不彰,但在我印象中,即使如杀人重罪嫌疑人,扎脚镣上庭的现象也极其罕见。薄谷开来和王立军作为杀人、叛国等重罪嫌疑人,上庭受审时均无需穿囚服、戴戒具,难道法律在公侯、庶民之间就不能平等适用吗?
     我们立即向一位法官指出,当事人在法庭宣布罪名成立之前只是嫌疑人,不是罪犯,不应枷戴戒具。该法官却回答说要按照法警的规定来办。“法庭上,法官最大,法警应听从法官指挥,法官怎么会遵从法警的规定?”面对我们的质问,该法官不置可否。
    初次交涉无果,律师团准备等开庭再正式提出要求。私下里,律师团还是乐观地认为,法院会接受我们的要求,因为无论是根据法律、现实还是文明潮流,我们的要求都是合理、适宜的。
    连州法院的开庭仪式颇有讲究,书记员要求律师先从法庭退出,然后宣布律师入庭,再宣布全体起立,合议庭三位法官入庭后宣布落坐,然后带三位当事人入庭。开庭不久,刘浩律师率先发言要求审判长下令解除当事人的手铐、脚镣,没想到审判长与先前那位法官是一样的回答:要遵守法警的规定,不能解除戒具。瞬间沉默之后,又有律师大声要求审判长回避本案审理,同时质问审判长:你是法官还是法盲?法庭顿时出现小小骚动。审判长可能没想到律师们敢于如此与之抗争,愣怔了一下,宣布暂时休庭。
    休庭仅几分钟,审判长率两位法官返回法庭。我们以为他会宣布驳回律师的申请,因为这是目前多数法院的惯常做法。没想到审判长宣布:按照上级领导指示,中止庭审,下次开庭时间另行通知。不依法宣布本院院长是否接纳审判长回避的申请及理由,却根据所谓上级领导指示宣布中止庭审,那么这个上级领导是指院长还是行政当局首长呢?审判长不回答任何质问,径自率审判员走出法庭。我们明白,中止庭审是报复、惩罚律师团,增大我们的时间和费用成本。不过对此我们早有心理准备,这种与地方当局直接冲突的案件必定一波三折,除非律师在法盲官面前唯唯诺诺、低眉顺眼。任何一位律师都不愿增大办案的时间和费用成本,但是,法官们怎会让我们如意吗?
    合议庭法官退庭后,我们6位出庭律师收拾案卷电脑间隙,一个便装红衣男子手持摄像机在远处对着我们拍录,我发现后马上要求法警制止,法警置之不理。而葛永喜律师把我们身后风扇挪动一下,便马上招来那位曾被我训斥过的法警的呵斥,命令他不许动风扇,很明显是在找茬挑衅。我斥责他几句,他竟然几番跃跃欲试想向我扑来,嘴里还不停的大声嚷嚷:法警怎么了?律师算什么东西,法警就不能教训你?
    这位法警曾被我训斥,肯定一直心里搓火,之前已经时时寻机挑衅了。我内心略微感慨:这样一个粗鄙之人,只因身穿警服,不知平日在连州这个小地方该有多么威风!今天被一个在他眼里没什么社会地位的律师训斥,那颗蒙昧的脆弱心灵如何能够承受?如果不寻机报复,也许他会抑郁成疾的。
    一番争吵后,一位法警(估计是法警负责人)出面打圆场,结束了争吵。走出法庭,我们7位律师准备在法庭前合影留念,那位打圆场的法警跑出来干涉,不许我们拍照。我们又走出法院大门,准备在“连州市人民法院”牌匾前合影,再次遭到干预。围观众人笑嚷道:人民法院,不许人民拍照。这位法警请我们理解:上头有命,他必须执行。虽然对方要求无理,但我们无意为拍照留念这种小事再起冲突,耗费精力、时间,于是拍照作罢,启程返穗。
    一个号称“人民民主”的国家,人民却毫无地位;标语、文件中“人民”字样频频出现,现实中却只有长官意志,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一个法纪荡然、唯余长官意志的地方,会出现公正的司法判决吗?
    此次连州之行,再次领教了某些公权机构之颟顸、蛮横。当地已拍录了我们律师团,是否在做威胁、报复律师团的准备?最近,据知情人私下透露,作为农民维权代表,我们的三位当事人之所以受到权贵势力处心积虑的迫害,且其能量之大可以从清远一直延伸到广州,是因为本案背后牵涉数位高官的巨大个人利益。下次连州之行,等待律师团的或将是严峻的考验!
    隋牧青律师2013/6/6于广州
    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1371112495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995923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合肥会见民主人士孙林纪行/隋牧青
·隋牧青律师:会见抗议北韩核爆义士徐琳、袁奉初的曲折经历
·隋牧青:会见抗议朝核爆义士的曲折经历
·隋牧青律师:为抗议北韩核爆义士提供紧急法律援助纪行
·黄文勋:我和王全平、隋牧青律师与深圳警方的初次交涉
·隋牧青:与警察的亲密接触
·隋牧青律师:阳历除夕夜遭遇第一次喝茶
·隋牧青律师:郭伙佳诉广东省国土资源厅非法补批征地案二审代理词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
  •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高洪明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谢选骏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曾节明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谢选骏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陈泱潮ZT制度转型的前提是改变信仰/罗慰年
  • 谢选骏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紫电灭绝人性的抽象劳动理论
  • 谢选骏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申有连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十一
  • 谢选骏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 少不丁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 张成觉八秩感懷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七)
  • 陈泱潮10.中國民主墻組黨等五大事件,是推倒蘇中東歐共產政權的
  • 谢选骏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 胡志伟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论坛最新文章:
  • 亲北京家族候选人赢得斯里兰卡总统大选
  • 教宗方济各即将走访泰国与日本
  • 陆新招抗击台独港独「融一」思维提供国民待遇
  • 63% 的法国人已经不去治病了
  • 香港再爆警民冲突,一名警员腿部中箭
  • 陆航母过台海 美日紧跟 专家研判尚未形成战力
  • 港民坐满遮打花园祈祷 不同意警方过分使用武力
  • 威尼斯水患持续:新海潮来袭 水高1.6米
  • 黄背心周年抗议 巴黎中国银行被涂撑香港标语
  • 伊朗逮捕40多名参加反政府游行的示威者
  • 区选可能如期举行 建制吁投白票 泛民促投票
  • 理工大成新战场 警散 军戒备 全港学校明续停课
  • 驻港解放军自动清路障 外媒及美议员忧有后着
  •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穿越台湾海峡
  • 斯里兰卡:拉贾帕克萨宣布赢得总统大选胜利
  • 德国有计划派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和南海以示反对中国的领土主
  • 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议聚焦南海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