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5日 来稿)
    关于1989年6月4日天安门事件,我与党内同志,特别是政治局常委同志,作了很多次讨论,包括个别和集体讨论,但都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我也征求了党内老同志的意见,也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按照新制定的党内民主原则,凡遇党和国家重大问题,必须在政治局常委会内达成一致,然后征求前政治局常委老同志们的意见,如果也获一致认可,方可以政治局党中央名义,作出最终决定。于是,八九六四的问题,就这样被耽搁下来,无法作出结论,无法给人民交代。
    
     看来,八九六四的天安门事件,在我的任期内,党中央是无法给出答案的。今年,是我任党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的第一年,我认为有必要,以我个人的身份,即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身份,向党和国家,向全国人民,交代我对八九六四的看法和立场。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党、请同志们,请全国人民给我提意见。

    
    文化大革命已经有结论了,是毛主席犯的错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1978年12月召开的,大会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阶级斗争路线。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明确表态,“文化大革命”是由领导者(毛泽东)错误发动,被反动集团(林彪集团和江青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指出毛泽东应为“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负主要责任。
    
    大家知道,文革结束于1976年10月。1978年,距文革结束才两年,我们伟大英明正确的党,就能够看到也能够指出毛主席的错误,及时作出了决议,一方面承认毛主席的错误,另一方面对十年文革作了盖棺定论。能够及时承认错误纠正错误,是我党的优良传统,是我党赖以生存的基本法则。我党自1921年成立以来,就是在不断犯错不断认识错误和纠正错误中,一步一步,从无到有,从地方武装割据到解放全中国,创建新中国。
    
    我党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带领全党,不断同党内犯错误的同志和错误路线作斗争。在人生的晚年,毛泽东同志自身也犯了错误。邓小平同志早在文革期间,就挺身而出,同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作斗争。最后,掌握真理的邓小平同志,在与毛泽东同志的斗争中,取得了最后胜利。十年文革,被党全面否定,毛泽东同志,被党的决议认为在文革中犯了错误。这些都是党的历史。回顾这些历史,我们应该向毛主席和邓小平同志学习,学习他们敢于同犯错误的同志,和敢于同错误路线作斗争。
    
    党内同志们,如果,邓小平同志,在八九六四中犯了错误,我们作为共产党员,要不要像毛主席邓小平当年那样,同犯了错误的邓小平同志作斗争呢?
    
    八九六四的天安门事件,错误是毋庸置疑的,否则,我们党为何不大声宣传八九六四的光荣历史,如同宣传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的新中国历史一样。否则,一些外国势力为何以此为借口,指责我们,干涉我们内政?还不是因为有把柄落在他人手上?从没听说外国政府借口文革干涉我们的内政,就是因为文革是内政,而八九六四事件是反人类的屠杀行为。
    
    所以,我认为,我们党应当如同党对待文革那样,来对待八九六四;要像党否定文革一样,来否定八九六四;要像十一届六中全会那样,把八九六四的责任,归咎于邓小平同志,就如同邓小平同志,把发动文革的责任,归咎于毛泽东同志一样。
    
    这有什么不可以?有什么为难的?既然党有先例,我们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作为红色革命事业接班人,为何不能继承党的优良传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纠正历史错误?
    
    以上谈的虽然很重要,但还不是重点。我要讲的重点是:八九六四的错误,是邓小平同志的错误,不是党的错误,要把八九六四与党割裂开来,不能让党替邓小平同志背负屠杀老百姓的千古骂名。
    
    文革,十年浩劫,毛泽东同志,对文革负有主要责任,林彪四人帮对文革负有次要责任。八九六四,我认为,邓小平同志,对八九六四负有主要责任,其他同志,如李鹏王震陈希同等同志,负有次要责任。
    
    我发表这篇八九六四红皮书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打倒谁,是为了维护党的形象,维护党的领导,挽救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曾经有过的崇高地位。在党的利益面前,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林彪同志、江青同志、李鹏同志等,个人名誉得失都算不了什么。中国共产党的每一个党员,都应该牢记这样一个党的组织原则:为了党的利益,即使粉身碎骨,即使牺牲个人生命和荣誉,都在所不惜。
    
    所以,政治局常委会迟迟不对八九六四屠杀北京学生市民的错误,以党中央名义,得出最终结论,作出最终决定,是严重违反了共产党员必须以党的利益为最高利益的组织原则,是陷党于不义,是至党于死地的愚蠢行为。
    
    我是党的总书记,但首先是一名党员,我遵守党的组织原则。如果党中央政治局一意孤行,为了维护明显犯了错误的同志的名誉,继续罔顾对党的名誉损害,以致动摇党的领导地位,危害党的政权,我只好与你们一起,做好遗臭万年的准备。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20112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日记(2013,6,2-3-4)/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0-31-01)/何岸泉
·邓小平:六四那天,我为何下令开枪/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27-28-29)/何岸泉
·爱党,中国人的唯一选择/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21-22-23)/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8-19-20)/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5-16-17)/何岸泉
·习仲勋前后婚姻衔接探究/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2-13-14)/何岸泉
·习近平:给毛主席的信(习总日记 5,11)/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8)/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7)/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6)/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4)/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2)/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30)/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4,29)/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10)/何岸泉
·日本最后一座核电站关闭了/何岸泉
·习总日记(2013,5,3)/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