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4日 来稿)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4日
      
      
    一、因为柴玲再次阐述她对六四的宽恕论,所以我写此文,来指出她错在那里
      
      据报道,今年(2013年)“六四”前,柴玲再一次阐述了她的宽恕论。在去年(2012年)“六四”前,柴玲就提出了宽恕论。为此,一些人,尤其是某些个别的基督徒,某些个别的基督教教会领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如前曼哈顿华人浸信会主任牧师俞敬群就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世界上最美的一句话》。
      
      有一些基督徒,虽然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但是对此也给予一定的赞同,如作者一平在他的《承诺与责任——也谈柴玲的宽恕说》一文中写到:“从基督教信仰,柴玲的宽恕说是成立的”。“从柴玲的文字,可以看出,她的信是虔诚的”。“柴玲的宽恕说,不管对错,但对于中国的现实有一个积极的意义”。
      
      再如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拥抱神学》一书的作者——胡志伟,在他的《饶恕是否复和》一文中写到:“柴玲作为一位初信主(二00九年)基督徒,有善良之心拥抱邓小平与李鹏,值得肯定,不要责难”。
      
      在2013年“六四”临近的时候,中国大陆的一个基督教教会的杂志《橄榄枝》第12期上,有一个栏目“专题:宽恕、正义与中国社会转型”,其中共有30多篇文章,都是围绕“柴玲的宽恕论”不同作者所写的不同文章,其中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些文章。
      
      由于柴玲的宽恕论,和一些个别基督徒,个别教会领袖的正面评价,而使得不少非基督徒朋友,不少慕道友朋友,对基督信仰产生了反感与排斥。就像一个作者在他的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在纪念六四的特殊时候,不仅没有令人信服的诚意,更令非基督徒朋友对基督信仰产生反感和排斥,继而使主的名受损”。
      
      在89六四的当年,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就开始聚会。24年来,我们一直面向良心犯和他们的家人传福音,尤其是面向“六四”经历者传福音,不少的朋友在我们这里接受了耶稣,信主成了基督徒。在柴玲提出了宽恕论后,不少主内肢体和慕道友朋友提出了“柴玲的观点到底错在哪里”的问题。所以我写了此文。
      
    二、作为基督徒,我们首先要有爱心,要爱最小的肢体,否则我们就会到永刑里去
      
      我们首先看一段经文,《圣经•马太福音》,第25章第31节至46节,我们的主耶稣说到:“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把绵羊安置在右边,山羊在左边。于是王要向那右边的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王又要向那左边的说:‘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因为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他们也要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圣经》不像其他宗教的经书,说了很多天堂地狱的事情,在《圣经》里说的很少。但是在这里却用了不少的文字,并且是出于我们主耶稣的口,又多次用了“我实在告诉你们”的语句,来述说那些人要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那些人要下地狱——进入永刑里去。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因为这段文字告诉我们,我们应当如何做,才能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才能不下地狱——不到永刑里去。
      
      在这里说的明明白白,就是我们要爱那些最小的肢体,当他们处于苦难中时,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尤其当他们在监狱里为主、为公义在受苦时,我们更要关心他们、更要帮助他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
      
      否则,当他们处于苦难中时,我们不去帮助他们,尤其当他们在监狱里为主、为公义在受苦时,我们不去关心他们、不去帮助他们,结果只能是,我们将会为此下地狱——到永刑里去。
      
      今世的罪人,要上监狱去;后世、来世的罪人,要下地狱里去。如果,我们没有如此地去爱最小的肢体,我们就是罪人,我们就应当到地狱里去。可是,我们的主耶稣怜悯我们,只要我们认了这罪,只要我们悔改了,以后我们要尽自己的能力去爱那些最小的肢体,去关心、帮助那些为主、为公义坐牢的肢体了;我们的主耶稣就会原谅我们、赦免我们,使我们可以上天堂——进入永生里去,使我们可以不下地狱——不到永刑里去。
      
      今年是“六四”24周年,24年来,有如此多的人在经历着苦难。在“六四”当天就有一些市民学生被打死、打伤;在这24年中,有很多的人被抓到监狱里,出狱后生活十分的艰难。如“六四”中曾被判死刑(不是死缓)的王连僖,在坐牢期间,妻子离婚,他的房子在金融街拆迁中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出狱后的他,没有自己的地方住,缺吃少穿,身患疾病。这些朋友确实需要我们的关心、帮助,我们应当认“关心、帮助他们不够”的罪,否则我们就不能去天堂。
      
      因此说,我们要爱最小的肢体,尤其是要去关心、帮助那些为主、为公义坐牢的肢体们。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我们就要为此认罪,悔改,这才是虔诚。
      
      《圣经•雅各书》第1章第27节说到:“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据我所知,柴玲对这些“六四”坐牢者,对“六四”受难者关心、帮助的很不够,而且她也没有为此——“爱的不够”——认过罪,来求主耶稣怜悯她。可是,一些基督徒,一些教会领袖,仅仅根据她说了“宽恕”,就说她很虔诚,你们的根据是什么。看来不仅仅是柴玲《圣经》读的很不够,就是那些教会领袖《圣经》读的也是很不够,都需要好好地去读《圣经》了。
      
    三、我们弟兄姊妹之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因为这是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
      
      我们的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这是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每一个基督徒的命令,我们必须遵守。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了”,从这句话中,我们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因为这是我们的主耶稣给我们的命令。
      
      “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彼此相爱的程度,要像我们的主耶稣爱我们那样,我们的主耶稣是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彼此相爱的心”,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的彼此相爱,不是给任何人看的,而应当是从我们内心发出来的。当弟兄姊妹在受苦时,我们的心是真在疼啊,我们不去帮助,我们就受不了啊。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就应当明明白白地知道,我们弟兄姊妹相互之间,我们必须具有相爱的心,来让众人、外人、其他的人来知道我们这些人是耶稣的门徒。
      
      从这句话中,我们每一个基督徒还应当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知道一个重要含义,就是“我们这些人”是个小范围,仅仅指的是“我们这些耶稣的门徒”,仅仅指的是“我们这些基督徒”。
      
      从这句话中,我们应当知道,耶稣的新命令是“让我们基督徒之间,相互彼此相爱”。
      
      1989年“六四”时,我就是基督徒。在89“六四”期间,我们缸瓦市教堂的一些青年的主内肢体,作为一个团体,我们曾多次走在游行的行列中。在6月3日那个夜晚,我就在天安门广场。在军队开枪时,我就在西长安街的六部口、四单之间。
      
      我是亲身经历着,亲眼见到着,不少的市民学生被打死、被打伤,我是随着抬送被打死、打伤者的人群,来到了附近的邮电医院。我作为一个医生,在邮电医院里,我参与了抢救治疗,给伤员伤口缝针。我亲身经历着,一些可爱的市民、学生在痛苦中死去,一些受伤的市民、学生在痛苦中煎熬。
      
      在我的身边,一个年轻人死去了,他的姐姐在撕心裂肺地痛哭、嚎啕,像疯了一样。我们无法用语言安慰他,我们用语言也安慰不了。当时,我内心就发誓,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我要用自己的一生来爱这些可爱的人,来关心、帮助这些可爱的人。他们就是我的弟兄,就是我的姊妹。为此多年来,我一直面向他们传福音,一直尽自己的能力去关心、帮助他们。
      
      当然,我知道我做的极少,我是极大地亏欠人,亏欠主,为此我是时常地认罪,求主怜悯我。虽然,我时常为此认罪,但我也绝对不敢认为,也一点不认为,我是虔诚了,反而是深深地感到“太亏欠人了,太亏欠主了”。因为自己的内疚,我是时常感到自己心在疼痛,想扇自己的大嘴巴。
      
      在去年“六四”23周年的时候,柴玲以“基督徒”的身份,发表的这两封关于“原谅”的公开信,今年(2013年)六四前,柴玲再一次阐述了她的宽恕论。通过她的言论,我们实在不能从“她的这些言论中”看出她对这些最小肢体的爱心来,所以也实在不能从“她的这些言论中”认出她是耶稣的门徒来。
      
    四、要真心的去爱仇敌,来督促他们尽快地认罪、悔改,这才是真心的爱
      
      耶稣说:“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5:29口)。“当人子在他荣耀里、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
      
      从上面的句子中,我们看到,在末日审判的时候,对那些作恶的,我们的主耶稣是一点不宽恕。我们的主耶稣是一点不宽容、不原谅、不饶恕那些作恶的,那些作恶的必须到永刑里去,去经历那万万年、亿亿年……、永恒的惩罚,永远的硫磺火湖。
      
      这永恒的惩罚,这永远的硫磺火湖,真是太可怕了。为此,我们真是感谢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如果没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恩,我们也必须去经历着这永恒的惩罚。“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我们本都不圣洁,我们本都应当下地狱、降阴间。
      
      这永恒的惩罚,这永远的硫磺火湖,真是太可怕了。那些将要接受这永恒惩罚的坏人,实在是太可怜了,实在是太需要我们的怜爱了。我们实在是应当促使他们,也来尽快的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能和我们在一起,不下地狱,而进天堂。
      
      我们的主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4-45)。我们只有促使他们——“使他们尽快地去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能和我们在一起,不下地狱,而进天堂”——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爱,这才是对他们真心的爱。我们只有这样爱他们,我们才能成为天父的儿子,我们才能上天堂,才能不下地狱。
      
      “原谅”的后面,还应当有一句话,就是“我不再提那些痛苦的事情了”,因为已经原谅了吗,还提这些事情干什么。人做了坏事,需要不停的提,来督促做了坏事的人尽快地来认罪、悔改。因此说,我们对坏人的爱,对仇敌的爱,我们的虔诚,绝对不是表现在对坏人、对仇敌的原谅上,而是应当表现在督促坏人、仇敌去尽快地认罪、悔改上。这才是对他们真心的爱。
      
      “宽容”的前面,还应当有一句话,就是“我理解你了”,只有理解了人家的难处、苦衷,才能做到宽容。任何人做了坏事,都应当来认罪、悔改,而不是让人家去理解你的难处、你的苦衷。如果不认罪、不悔改,耶稣也不宽容,耶稣说“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5:29)。因此说,我们对坏人的爱,对仇敌的爱,我们的虔诚,绝对不是表现在对坏人、对仇敌的宽容上,而是应当表现在督促坏人、仇敌去尽快地认罪、悔改上。这才是对他们真心的爱。
      
      柴玲,一次一次地说“原谅、宽容”,就是没有督促——她原谅、宽容的对象——去尽快地认罪、悔改。而她原谅、宽容的对象,如果不去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必将在地狱中受到严厉的、永恒的惩罚——硫磺火湖。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都在发颤,我真不希望他们去受到这样的惩罚。我真的很焦虑,真的希望他们这些人来尽快地认罪、悔改。
      
      柴玲,一次一次地说“原谅、宽容”,就是没有督促——她原谅、宽容的对象——去尽快地认罪、悔改。由此,我实在看不出她——对这些人——所具有的耶稣那样的爱心来。
      
      我们希望柴玲真的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对“仇敌”来真的具有怜悯的心,来真的具有爱心。去督促他们尽快地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而不要再单单地高举“宽恕、原谅、宽容、赦免”。
      
    五、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是什么意思
      
      柴玲在她的《我原谅他们》、《再谈宽恕》两篇文章中,都引用了一段经文,就是《圣经•马太福音》第23章第34节:“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这是耶稣在被钉在十字架上,所说的七句话——十架七言——中的第一句。为什么我们的主耶稣要说这句话:
      
      因为,当时所有的人,是真的不晓得,他们所做的是什么事情。
      
      因为,当时很多的人,是真的认为,他们是在做一件好事,是在做一件维护他们信仰纯正的事情,是在做一件让上帝(父神)喜悦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是这样认为:
      
      在2千多年前,不仅仅是犹大人有一神论的思想;而且,由于哲学的发展,很多民族都有一神论的思想。如在我们中国,我们的祖先很早就认识到了,宇宙中存在着“道”,这“道”在掌管着宇宙中的一切。并且还逐渐认识到,这个“道”是“天”,是“上帝”,是“皇天上帝”,这个“天、上帝、皇天上帝”还掌管着天堂、地狱、审判。人们通过认识到“天、上帝、皇天上帝”,人们有了“敬畏的心”。
      
      在中国历史中,自夏商周就开始,最高统治者自称是“天的儿子”,是“天子”,他们自称是代表“天、上帝、皇天上帝”来管理人类。由于最高统治者自称是“天子”,他们可以任意地欺压老百姓(如用活人陪葬),他们可以任意地挥霍享受(豪华的宫殿皇陵,成千上万的宫女,等等)。老百姓只能认命,认自己的命苦,认这些都是“天、上帝、皇天上帝”安排的。
      
      而,在以色列历史中,作为被剥削、被压迫的民族,以色列人在埃及做了400多年的奴隶,受尽了剥削、压迫。由于他们是整个民族都在受剥削、受压迫,他们的知识分子——和普通老百姓一样——也在受剥削、受压迫,这些以色列知识分子所认识到的“天、上帝”,自然和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所认识的“天、上帝”不一样。
      
      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只会维护统治者的“天子”地位,认为天子有权利做各种事情,可以欺压人民。以色列知识分子所认识到的“天、上帝”(耶和华)自然是“公义的”,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他们所认识的上帝(耶和华)自然“不会帮助君王(如法老)去欺压老百姓,不会允许人(包括君王)以‘上帝儿子’的身份来管理老百姓”。
      
      因此,当耶稣说“我是上帝的儿子”的时候,以色列人愤怒了,他们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当时很多的人,是真的认为,他们是在做一件好事,在做一件维护他们信仰纯正的事情,是在做一件让上帝(父神)喜悦的事情。因此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柴玲用这段经文,来作为她的“宽恕论”的依据,实在是用的不合适。一些教会领袖用这段经文来高度评价柴玲的“宽恕论”,实在是对《圣经》不了解。都应当好好地去读《圣经》了,即使是那些教会领袖,即使是那些号称很懂“神学教义、神学理论”的人。
      
    六、让我们一起来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使我们只有爱拿去恨
      
      我们的主耶稣,不是来做“天子”的,因为像中国那些“天子”,不论是明君,还是昏君、暴君,他们都不能拯救我们人类,不能改变我们的心灵。
      
      我们的主耶稣,是来走十字架道路的,是要通过他的十字架道路,来使我们也来具有他那样的大爱的心,也来使我们具有他那样的大爱的情感,来爱人,来爱所有的人,包括来爱那些坏人、仇敌。
      
      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约13:15);“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约14:12)。
      
      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与主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情感——连坏人都爱(只恨撒旦)的情感。对于整个世界,对于人类社会,对于我们周围的人,我们的心中就会充满爱,而拿去恨。
      
      “恨、恨心、恨人的心”、“仇恨的心、嫉恨的心”、“恨的情感”带来的多是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会带来各种心身疾病,也会给社会带来分裂、战争、痛苦。
      
      “爱、爱心、爱人的心”、“感恩的心、怜悯的心”、“爱的情感”带来的多是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可以使心身疾病得到好转,也会给社会带来统一、和平、幸福。
      
      我们只有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才能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才能使我们只有爱,而拿去恨。像柴玲那样,没有对主内肢体的爱,没有对最小肢体的爱,(也许是我们不知道,如果她有关心、帮助六四受难者的事情,为什么她不让我们知道呢),没有对仇敌、坏人真心的爱,只是单单地高举“宽恕、原谅、宽容、赦免”,是不能拿去恨的。
      
      在我没有坐牢前,我就是基督徒,我就立志一生追随主耶稣。可是,每次(共三次)被关到监狱里,我的心中,都是充满了恨。只有在漫长的过程中,不断地思想主耶稣。来感受到,当我们是罪人的时候,我们的主耶稣就为我们钉十字架,降阴间,我们理应像主耶稣那样,来爱我们的仇敌。当想想那些仇敌将来要为此受到地狱中永恒的惩罚,我们是真的应该去怜悯他们,去怜爱他们。虽然我在坐牢,在受苦,但可怜的不是我,而是他们,因此我就时常为他们祈祷,来主求感动他们,来使他们尽快地去认罪、悔改。
      
      我是真心爱他们,希望他们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将来也能与我们一起上天堂,而不下地狱。我从来没有过分、过度地高举过“宽恕、原谅、宽容、赦免”,因为这些字眼里的“爱”,离我们主耶稣的大爱还差的很远很远。因为这些字眼,除了使我们自己骄傲外,在使“仇敌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上,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作用并不很大。
      
    七、让我们一起来好好读圣经吧,让我们一起来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祈祷吧
      
      很多人在信主前,没有很好地读《圣经》;而且,在信主后,也没有好好地去读《圣经》。他们仅仅是接受了某些所谓的“神学教义、神学理论”,而没有很好地接受耶稣。
      
      让我们一起来好好读《圣经》吧,让我们通过学习《圣经》,来更好地认识耶稣,来更好地与主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来爱人,来爱所有的人。
      
      但是,在我们中国的书店里还不能卖《圣经》,很多的人还买不到《圣经》,让我们一起来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祈祷吧!
      
      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美国负有重大的责任,让我们一起祈祷,求主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来使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为什么说美国负有重大的责任,请看我今天写的文章《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6月4日
      
    1、在中国的书店里不卖圣经,美国负有重大责任,美国的某些教会负有重大责任
      
      据说,在80年代,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可是“三自”又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
      
      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三自”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如同当年“反右”是用来打压知识分子的一样,只是现在不敢再用“反右”来管理知识分子了,可是现在依旧还再用“三自”来管理基督徒,实在是太欺负人。“三自”曾是用来打压基督徒的,“三自”不愿意在书店里卖《圣经》,是不奇怪的。可是美国却在配合着“三自”这样做,这就很奇怪了。
      
      也许,美国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可是他们的做法,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那么美国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其实《圣经》又没有版税,一般人应当都买得起,基督徒更应当舍得买。
      
    2、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在中国的书店里就可以卖圣经,人们就可以在书店里买到圣经
      
      据,自有“三自”就在三自管理的教会(缸瓦市教堂)工作,现在唯一能说能写健康健在,90多岁的李克老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经销《圣经》。可是“三自”不干,全国“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注解的和合本《圣经》早就没有版权了,有版权也应当属于上帝)。
      
      对于其他宗教来说,虽然它们没有自己的“三自”,虽然它们没有外国的资助,反而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它们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如佛教的《坛经》等等。我们中国这个国家应当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只许在书店里出售其它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许在书店里出售基督教的经典”,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法律法规的。
      
      因此说,只要美国改变原有做法;即,或者不再给“三自”提供帮助“出版”《圣经》的费用(这些费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来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而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或者要求“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并要求“三自”将来出版的《圣经》可以在书店里出售。
      
    3、只要美国改变做法,在中国的书店里就可以卖圣经,我们就可以更好地传福音
      
      由于在书店里可以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可以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等,而只是单单地不可以买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基督教是受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也是这样认为,从而使得他们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逼迫基督徒;如作为基督徒,因为信仰,我曾先后两次坐牢。
      
      如果美国改变做法,如果人们可以在书店里买到《圣经》了;这样我们很多中国人就可以公开地、理直气壮地在一起学习《圣经》了,(其实,我们中国的很多家庭教会就仅仅是个《圣经》学习小组);并且专家学者还可以公开地研究、讲解《圣经》了,就可以帮助我们很多中国人(包括基督徒)来正确地了解《圣经》,认识《圣经》了。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圣经》只是让我们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果没有这样的心,人口众多、资源匮乏所带来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因此说我们中国最需要耶稣,最需要《圣经》。为了从科学角度来论述这一观点,我还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附)。
      
    4、求主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来改变做法,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美国负有重大责任。可是我们又去不了美国,就是去了美国,可能我们也说服不了美国人,可能美国人也不听我们的述说。为此在2013年5月,我曾先后2次,来到美国大使馆前,来默默地祈祷,来求主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来使美国改变原有做法,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由于在中国书店里不能卖《圣经》,于是海外一些基督徒曾秘密地给中国送《圣经》,提供金钱来印《圣经》,结果使一些基督徒被抓。其实,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美国负有重大责任。因此,我们请求全世界弟兄姊妹,来与我们一起祈祷,来求主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来使美国改变原有做法,来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卖《圣经》。
      
      《圣经》是全球范围内发行量最大,翻译成语言种类最多的书,也是第一本被带进太空的书。因此美国实在没有必要配合“三自”,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不能卖《圣经》,使得《圣经》在中国成了非法书籍。我们的信仰是高尚的,并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为此我曾写过《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见附)。
      
    附:
    1、《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4/xuyonghai/2_1.shtml
      
    2、《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228
      
    3、我来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地祈祷,求主来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徐永海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的照片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223112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美使馆前祈祷:中国书店可买圣经/徐永海 (图)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徐永海 (图)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高洪明、徐永海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徐永海 (图)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徐永海 (图)
·徐永海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违法吗?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徐永海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图)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徐永海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徐永海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徐永海 (图)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徐永海 (图)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徐永海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徐永海 (图)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需长期服药治疗/徐永海 (图)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徐永海 (图)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徐永海 (图)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徐永海
·徐永海庆生:严正学、高洪明等祝福 (图)
·徐永海: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徐永海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徐永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徐永海 (图)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徐永海、杨靖 (图)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 基督徒被带走/徐永海
·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徐永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见他/徐永海
·部分异议人士就天安门树立孔子像举办研讨会/徐永海
·圣诞节,家庭教会胡石根、徐永海、王学勤等向路人传福音(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徐永海(图)
·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徐永海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徐永海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流落街头/徐永海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徐永海 (图)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徐永海 (图)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徐永海 (图)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徐永海(图)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徐永海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