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反右支左愧对父老乡亲/高新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31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图片:习仲勋(右二)晚年,右一为习近平。(网络资料)
    习近平反右支左愧对父老乡亲/高新


    自本专栏开设以来,陆续奉献给读者和听众的几十篇文章中,愚笔本人收到反馈最多的一篇是《昔日习仲勋比胡耀邦还右,今日习近平比胡锦涛还左》。目前仍效命中共中央级官媒的一位记者朋友说,去年十八大之前海内海外都期待着习近平上台之后能够大胆否定邓小平:唾弃“四项基本原则”,推动政治改革;重新评价“六四”,平反赵紫阳。如今看来,他习近平倒真是在否定邓小平了,但否定的不是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和“六四”镇压行动,而是邓小平对“文革”的彻底否定和对毛泽东错误的纠正。那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兼副院李慎明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自我定位为“党的宣传思想理论战线的重要阵地”的《红旗文稿》上发表,被中共‘人民网’等各大一级党媒竞相转载的重新肯定“文革”、为毛泽东大唱赞歌的文章,就是已经被中共党内认定为对“习近平总书记‘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重要指示的最权威解读”。
    
    三十二年前的六月份,曾经是由邓小平逐字逐句修订,意在全面否定“文革”,纠正毛泽东错误,彻底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之错误路线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正式出台。中共党内著名的开明派元老之一,曾经担任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先生认为 ,尽管这纸《决议》说毛泽东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但总是以“党的决议”形式,正式提出他毛泽东犯有严重错误这一问题了。
    
    中肯地评价,这位被李慎明一再上书要求开除他中共党籍、剥夺其部长级离休待遇的李锐先生三十年来在评价毛泽东方面虽然以大胆和毫无顾忌著称,但其基本前提绝对是不失理性并坚持实事求是之原则,所以他对毛泽东的评价被海内外人士,包括中共党内的开明派人士一向认为是最为权威,最有可信度的。李锐先生说,关于毛一生功罪,我说过三句话: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这当然是很笼统的说法。毛泽东说过不怕打核大战,说中国死了几亿,还有几亿。“大跃进”饿死四千万人。历次政治运动伤害了几千万人,被迫致死几百万人。叶剑英说过,“文化大革命”死了二千万人,整了一亿人。这些数字难道不可怕吗?这些数字意味着什幺,我们弄清楚了吗?
    
    李锐先生认为,毛泽东在青年时代就信奉斗争哲学,留下名言: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认为所言所行只对自己负责。从事革命后,他接受了中国农民革命传统中的“痞子精神”(这种精神贯穿到“文革”的“造反有理”,发动“红卫兵”运动)。与中国历代农民起义领袖有所不同的是,他毛泽东追求“君师合一”,又当秦始皇又做孔圣人。他的《沁园春》词道出其中深意:“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在中共执政史上,毛泽东自封“万岁爷”的内幕是李锐先生最先揭露出来的,他回顾说,毛泽东领导共产党用枪杆子夺得全国政权之后,1950年颁布的“五一节口号”,最后一个“毛主席万岁”是他自己加上去的。于是天下归心,君师合一,惟我独尊,一言九鼎。尤其斯大林问题出来之后,更是无所顾忌.“要让人家说话”,不过是恩赐而已。他晚年爱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这是对身边左右和掌权者们说的,殊不知正好讽刺了自己:过去受“三座大山”压迫时最聪明,一朝君临天下便愚蠢了。他觉得知识分子有点知识,有思考的习惯,难免遇事多嘴多舌,影响号令施行。于是“延安整风运动”得以变本加厉地发展,从批胡适,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一直折腾到“文化大革命”,以至说道“书读得愈多愈蠢”,“知识越多越反动”。于是,青年学生统统赶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愚民政策得以风行。终于使得人不成其为人,历史倒退下去,经济到达崩溃的边缘。李锐先生总结说,由此可见,不实行民主法治,权力不受制约,文采武功不亚于历代雄主明君的毛泽东,让其一意孤行,可以荒唐到何种程度!
    
    在评价毛泽东的相关文章和著述中,李锐先生曾几次援引中共党内的老中宣部长陆定一的说法,毛领导打江山,七分成绩,三分错误;领导坐江山,三分成绩,七分错误。我可以补充一句中国古人忌讳之言:马上得天下,马上治之。即以暴力夺得革命的胜利,仍以暴力(阶级斗争)执掌政权是决不可行的。
    
    其实陆定一先生的这番话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最先说给邓小平听的。因为一九六六年陆定一和杨尚昆等人一同成为“反党集团”的党内决议过程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主持的,所以邓小平在陆定一被解除管制回到北京家中的第一时间即亲自登门致歉,与陆定一相谈甚欢。
    
    陆定一比邓小平和彭真分别年轻两至三岁,比杨尚昆也只年长一岁,仅从陆定一比陈云去世时间还要晚一年的时空角度判断,早在中共政权抓捕了毛夫人,下决心对毛泽东执政期间的所做所为进行拨乱反正之初,也就是一九八二年十月的中共十二大召开之前,他陆定一的身体状况应该还是不错的,而且邓小平复出工作之后也曾经有过让陆定一重新回到党内理论和宣传工作的一线领导岗位“把把关、带带兵”的计划,但终于因为陆定一在否定毛泽东的问题上“走得太远”而放弃。一九八二年,之所以比他陆定一还要年长的彭真能够在十二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而陆定一则只能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虚职,幕后原因就是在讨论那纸决议的过程中陆定一坚持要使用两个“三七开”的定义评价建国前和建国后的两个时期的毛泽东,意思是对建国后的毛泽东应该持基本否定的态度,而邓小平在权衡利弊之后坚持认为如果过份否定毛泽东势必危及党继续执政的合法性。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虽然中共政权的组织体系中最被世人诟病的机构就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其历任部长中的王任重和邓力群更是臭名昭著,但中共执政史上最知名、最德高望重的几位开明派领导人也都是中宣部长出身,除了这里说的陆定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担任过中宣部长的朱厚泽去世之后被盖棺定论为“好人难得,中共党内的好人更难得”;而中共执政史上最开明的党总书记胡耀邦和曾经“比胡耀邦还右”的“当今圣上”习近平之父习仲勋也都曾经担任过中宣部长。
    
    中国大陆的著名军旅歌唱家彭丽缓说她从艺至今演唱过的所有歌曲中最令她自己动情的是那首《父老乡亲》,而她的丈夫、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一朝权在手,立刻对其父辈们致死未竞的党内右派事业反其道而行之,真真是愧对了自己的父老乡亲!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191970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克强压过习近平/杨子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陈破空
·习近平或自掘坟墓/ 杨子
·“党法”验明习近平正身/吉歌
·9号文件是习近平的政治灾难/梁京
·习近平免于恐惧的自由/孙晟君
·习近平宪而不政,不如放屁/冯亚文
· 习近平继续“重庆模式”?/江淳
·日本前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眼中的习近平 (图)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陈维健
·习近平过路访美,脑子担心?/卢荷
·“七不讲”与习近平的作为根本对不上号/张敬同
·习近平包庇三十年企图复辟封建专制/姜凤林
·习近平千万地方官员受什么激励/王志浩
·治不好的中国病 习近平反腐玩的是民粹
·习近平正在大步倒退/未普
·习近平是否开创了一个时代/ 吉歌
·刘小枫的尊毛与习近平的左转/网炎
·习近平为前苏联唱挽歌神经错乱了/姜凤林
·港媒:习近平打车消息属实
·习近平:依法打击破坏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言行
·如果再遇到六四,习近平可能扣不动扳机
·常委权力排行榜:王岐山居第一 习近平仅第四
·好消息为何变假新闻?习近平要压不住了
·习近平“人事总管”陈希上位 早在意料之中 (图)
·彭丽媛盛装陪同习近平迎接斯里兰卡总统 (图)
·信息异常混乱 习近平内部讲话全是编的
·官网刊出高官子女限期归国消息突遭删除 评论称如习近平“打的”风波重现
·美军方高层称习近平“非常理性”
·如何看习近平时代的中国
·由习近平亲批的三亿土地补偿哪里去了
·习近平近期的几个“内部讲话”为有组织的编造
·操控新闻 习近平打的司机神秘失踪 (图)
·习近平会见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纳雷什金
·左右两派争相“抬神” 习近平父亲成反左旗帜
·习近平斥中办一蠢再蠢 栗战书乱了阵脚 (图)
·金正恩提出望9月前访华 习近平不回应
·掌稳权力后,习近平完全有可能政改
·军转干部孙自卿起诉习近平李克强刑事罪 (图)
·北京:西城区7市民致信习近平诉求公平
·给习近平主席的公开信/李金霞
·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封公开信/刘占利
·西城访民张桂军向习近平主席发出的求助信
·两会访民呼声:拥护习近平,立即终结贾庆林/视频 (图)
·致全国二会主席习近平公开信/葛丽芳
·上海346名位访民致信代表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习近平
·向习近平借房、租屋、度日/葛丽芳 (图)
·浙江冤民钟亚芳年迈父母致习近平书记的呼救书 (图)
·写给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刘占利
·致习近平总书记的公开信/海南大学部分党员
·上海市民吴培民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请求函
·中国梦与中国民众之痛——向习近平总书记进言几句
·致习近平公开信:香港维权人士被拒绝进入大陆
·张建平与常州市委书记论:习近平的“亡党论”及论常州的李春诚们 (图)
·深圳企业家刘猛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建议信
· 执政为民需要背景 执政为民需要背景(向习近平推荐万文群)/吴长维
·上海被强拆户朱金娣 致习近平主席的一封公开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