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发生在荒地村的“二次土改”/艾蕾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9日 来稿)
    
    作者:艾蕾
       

    在百度搜荒地村,有许多与其同名的村庄。它们都是现实中的直实存在。不过,我们这里所说的荒地村却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个。本文提到的荒地村是董陆明长篇小说《荒地村》所虚构的一个地方。
       
    在这部小说里,荒地村是中国西部山区的一个小自然村。在中国的行政序列里,荒地村是某省某县黑虎山乡福地村下边的一个村民小组。前任组长三兴被野猪咬死后,新任组长马占山等人鼓动村民“反腐败”、“二次土改”,强行分掉了“新地主”刘发林的苹果园和大部分财产(几十万公斤苹果),在相当范围内引起旷日持久的社会动荡。小说对这一群体事件酝酿、爆发、平息过程的描述,在一定意义上预告着中国可能的末来。
       
    
      
    荒地村“二次土改”的由以下几个方面的合力促成的。第一,是上级逼交提留统筹费而村民交不起,乡里的小分队强行收取提留统筹费逼死了人;第二、“新地主”刘发林一方面勤劳能干,一方面又勾结官员多占扶贫款,确有为富不仁的一面;第三,确实有别有用的人在煸动;第四、一般群众对刘发林羡慕嫉妒恨,有吃大户的阴暗心理。四个方面又可以分为两个大方面,一是政策,二是人为。
       
    我们先从第一个方面说起。
      
    中国的农业税是几年前才取消前。在更早以前,中国农不不仅要交农业税、特产税和村提留、乡统筹。村提留包括公积金、公益金和管理费三项;乡统筹费包括乡村两级办学、计划生育、优抚、民兵训练、修建乡村道路、农村卫生事业等六项统筹费。国务院有关文件规定:征收村提留、乡统筹费总额,以村为单位计算,不得超过上一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的5%,并以1997年预算为基数,一定三年不变。其中村提留所占比例不得少于村提留乡统筹费总额的50%。
       
    虽然规定收缴总额不得超过农民上年人均收入的5%。但是,农民人均收入的统计不是由农民审报,而是由乡政府统计确认。小说里的工作队长胡长兴说向新来的县委书记这样汇报:“这些年各村每年的人均纯收入都是乡里以上年的数字为基数,每年增加百分之十,我在三年乡干了七八年,年年都是这样,钱书记(注:上任书记)来了以后曾想改变,可是如果按实际数字上报,不仅不能体现县里的政绩,还要影响全地区的政绩,而且人均收入报低了,统筹提留款也要少收,实行分税制后,乡一级地方财政全靠从农民手中收取统筹款发工资,县财政的收入有时候不能保证县里干部发工资,也要从乡里要。”在许多地方,这两项的数额往往要高出农业税。小说中,荒地村所在的黑虎山乡党委书记上任后最头痛的就是没钱发工资。乡里组织“夜袭队”(中心工作突击小分队),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收取统筹提留款。请看小说中的描写:“婆娘说家里没钱,男人出去借钱了。小分队的二百五们二话不说就抬东西,抬了电视机又抬缝纫机,那婆娘死拉活拽不让抬,说再抬我就喝药了,有人上去夺药瓶,那婆娘一仰脖子就把农药喝下去了,跟去的乡干部赶紧招呼着把人抬到汽车上往卫生院拉。要说,那村离乡里也不过二十来里路,要是半路上车不坏,到卫生院也能抢救过来,因为以前就有这样的例子。可是车到路上偏偏坏了,于是又叫人回去开拖拉机,这么一耽搁,赶到乡卫生院时,人就没救了。这家人在村里是大户,当天晚上一村人就浩浩荡荡赶到了乡里……石门村死人的事第二天就传遍了十里八村,附近村里的人都赶到乡里助威带看热闹,看着看着有些人也跟着闹腾起来。一出这种事,乡里的人就成了面窝窝,农民们都想借着这事出出气,就像一团火掉在干柴上,几千农民把乡政府围了个严严实实,只准进不准出,乡政府的人都成了瓮中之鳖。农民提出条件,要求逮捕逼死人命的‘夜袭队’员,解散‘夜袭队’,减免特产税,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条件……黄书记他们看出来,这事后边有人在指挥,这些人不打不砸不抢,光是围在院子里,开始还吵吵,后来连吵也不吵了,就那么干站干坐。黄书记盼望着他们打砸抢,一打砸抢就可以把他们定为暴徒,就可以采取果断措施。可这些人第二天把死人装进棺材后,除了吃饭时候烧纸钱大哭特哭,余下来的时间或站或坐,并无过激动作。虽然并无过激动作,男女老少却一脸悲愤,人人都像一坐沉默的小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农民们就这样围而不攻,把乡政府变成了‘灵堂’--在农民们把乡政府变成‘灵堂’的第二天,刘发林的果园被荒地村的人分掉了。”
      
    荒地村的人们就这样趁支持新地主刘发林的乡领导自顾不暇,起来分了“新地主”刘发林的果园和苹果,成功地搞了“二次土改。”
       
    
      
    接下来谈二方面。
      
    刘发林是四川人,是个外来户。刘发林懂技术、有眼光,靠给人挖矿致富以后,承包了荒地村一处荒山。因为他及时调整产品结构,所以当村民们的老品种苹果卖不出去的时候,他的新品种苹果却供不应求。他勤劳节俭,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昏天黑地干不成活才收工”,自己一家吃山韭菜,却叫民工们吃肉。刘发林属于在改革开放中先富起来的人,但他骄傲自满,讽刺挖苦向他借钱的村民;他采用不正当手段占有本该发给其他村民的扶贫款。在刘发林身上确有为富不仁的一面。果园被分以后,刘发林很受触动。他意识到,如果大家都穷得过不下去,他的富日子也过不安宁……在小说的结尾,刘发林被村民们选为村委主任,成为带领村民致富的带头人。刘发林这个艺术形象极具典型意义,他的经历发人深省,他的反思和觉悟更值得人们--龙其是一些先富起来的人们借鉴。
       
    二次土改的主谋是马占山。此人是个乡村阴谋政治家。马占山在村文书位上因贪污扶贫款被免职,二度出山当上村民小组长后,却摆出一副大公无私的架势:刘发林送给他500元钱,他收下后又主动告诉村民,作为组里的公款;贷款交了统筹款后,乡里奖给村组干部的钱,他全部分给了村民(村民每人分到6.8元奖金),以至于村民说:“新组长就是比老组长强。”听说乡里拨给刘发林一批扶贫款,大家很气愤,马占山却让大家眼下暂别声张,悄悄串联人,乡里收统筹提留款的时候,大家顶住不交;乡里硬要叫交统筹提留款,大家就分刘发林的果园。乡里敢帮着刘发林说话,大家就集体到县市上访。捎带着把乡里将国家给的扶贫款不给穷人给富人、把乡里夜袭队抢粮、抢牛的事逼人们贷款交统筹款的事,也都说出来。在抢分刘发林果园的过程中,马占山暗中“恶恶吃了一嘴”,并以此为资本到城里开酒店。刘发林媳妇气病而死以后,他又假惺惺到刘发林家慰问、帮忙。由于他路子野,进到局子里后也没伤元气。马占山善于利用政府工作中的缺点,操纵群众,制造混乱,乱中取利。他一边“反腐败”,一边自己也在搞“腐败”。马占山之流的反腐败其实只是为了将别人从能够腐败的位置上拉下来,好让自己上去搞腐败。马占山这个艺术形象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文化内涵值得人们细细品味。
       
    二次土改的急先锋是马老六。马老六以前是村里的贫农代表和政治队长,整死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生产队长,摧残迫害下放到村里的大学教授。马老六对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怀着刻骨仇恨,天天盼望天下大乱。他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不管分和合,都得先乱一阵。你看出来没有?现在人心有多躁?娘那脚,这世道非乱不可。要是哪一天天下大乱,咱弄杆人马到城里抢他一家伙,一辈子吃喝不愁。真到了那一天,刘发林他小子也跑不脱。共产党,共产党,不共产还叫什么共产党。别看这些年放开叫他们发财,那是等他们发了财好共他们的产,这就像养猪,等养肥了再宰它们。”马老六的口头禅是:“娘那脚,要是毛主席在世的话--” “娘那脚!告刘发林就得连黄书记、叶局长那些贪官一起告。毛主席早就说过,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如今,党内的资产阶级和刘发林这种新生的地主分子勾连到一起了。娘那脚!要是毛主席活着,早就领导人民闹革命,搞二次土改了。”
       
    无疑,马老六是一个时代的代表人物。但我们在鄙视这类历史渣滓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为什么一度曾被人们所不齿的马老六在振臂一呼时竟然应者云集?为什么一段时间以来,马老六心态已隐约成为一种思潮?个中原因,值得人们深思。
       
    参与其中的众村民有的是不满于刘发林与贪腐官员勾结,侵占公共资源;有的是则仅仅是眼红刘发林的先富,内心有占有他人财富的冲动,明知分果园不对,但在由人领头的情况下,也乐以参与其中分上一份。全村只有张拴学和刘老师两家没有参与,也没有要马占山、马老六等抢分给他们的果园。张拴学是因为刘发林曾借钱给他交女儿上大学的学费,张拴学在良心上不愿参与,但对他人抢分刘发林的果园也不敢公开反对。而张拴学的爱人却在同意抢分刘发林果园的万人书上按了手印。张拴学媳妇的理由是:当初刘发林说了难听话却只借三千元,如果刘发林多借两千元,后来他们也不会又做恁大难。进而得出结论,人一富就坏良心。分他的果园不亏。这时张拴学上大学的女儿已毕业在法院实习,张拴学两口听从女儿的劝告。才最终没有要刘发林的果园。为此,张拴学还请马占山、马老六等人喝了一回酒。后来,当工作组调查此事时,张拴学一家也没有在马占山起草的第二份万人书按指印。第二份万人书的内容是说当年刘发林承包荒山没有通过村民大会(事实上通过了),是由原组长三兴和刘发林私下签的。刘老师是个退休后义务在村小学教书的老教师,刘老师家土改时曾被马老六的爹错划为地主成份。刘老师挺身而出坚决反对抢分刘发林的果园。在刘发林的果园被抢分后,又主动向上级写信反映真实情况,支持刘发林相信政府,依法上访,通过合法途径解决问题。
       
    在抢分刘发林果园的村民中还有一个人叫成山。成山家土改时被划为富农成份,成山家的果园也被别人分过。当工作组问成山分刘发林家果园对不对时,成山这样回答:“对不对,都是你们说的。你们说对就对,说不对就不对。非要叫我说。我就说,不对,当年咋分我家的果园?当年能分我家的果园,如今咋不能分他家的果园?”成山因此为工作组长训斥为“糊涂蛋”!然而,仔细想想,成山之问真是糊涂吗?
       
    小说中的黑虎山乡原党委书记黄建功虽然有贪腐的一面,但也曾为命请命,黄书记曾亲自到县里向领导汇报实情,恳请减免特产税和统筹提留款。请看小说的描写:“黄书记看领导都在兴头上,就把要求减免特产税的事说了说。黄书记说着说着就觉得不对头,俩领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黄书记说不顺溜了,结结巴巴说完。刘县长把桌子一拍忽地站了起来说:“好人都叫你们当了,你们都是为民请命的彭德怀,就我和钱书记不顾老百姓死活!我们是收租院里的刘文彩!你就不想想,县里的工厂亏得连工人都养不住,农村的特产税收不上来,县城里干部、教师工资从哪发?学校还办不办?特产税的问题不是我们现在收得多了,而是以前收得少了。你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真是一个糊涂蛋!”刘县长骂过了,钱书记又说:“毛主席早就说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现在农民的思想很成问题,集体主义、爱国主义都不如以前--你们完不成,为什么别的乡就能完成?我们是看政绩用干部的,完不成任务就写辞职报告。”领导一顿骂,黄书记立马改变了态度。当场检讨自己只知道在山里干具体事,没有大局观念,并向领导报证一定要按期完统筹提留款收缴任务。为了树立政府的权威,也为了震慑那些不法之徒,黄书记从当地实际出发成立了“中心工作突击队”,又叫“小分队”(就是老百姓说的“夜袭队”)。这一招很管用,既树立了政府的权威,又推进了各项工作,很快就在全县推广开了。刮宫流产,催粮派款,全靠“夜袭队”。
       
    这种“夜袭队”其实和当下一些地方的拆迁公司是一路货色!正是夜袭队逼死人命的野蛮行径激起众怒,导致乡政府一度被围困。马占山、马老六、李铁山等人利用这短暂的无政府时空,煽动村民抢分了刘发林的苹果和苹果园。
       
    从中可以看出,荒地村的“二次土改”有着实实在在的制度性原因,矛盾的第一个层面是官逼民反,再进一步,则是制度将官员逼成恶官。简而言之,就是:恶政出恶官,恶官逼民反。
     
    首先,政府向农民收取统筹提留款本身就不合理、不公平。小说里的报社记
       
    者年官说:“城里人月工资过了八百元(注:当时的税负)才交税,农民一年种粮种果,不管收成好坏,不管赔挣,却都得交税。城里建学校、修马路,架电线、通水管都不叫市民拿钱?为什么农村不管办啥事都叫农民拿钱?”中国当下的制度安排,政府管理从中央、省、市、县、乡五级。越往下,承担的事务越多,而财权却越少。九十年代中期实行分税制后,县乡财政根本不足维持日常行政。许多县乡机关人员工资主要靠向农民收取各种税费。这种情况直到2006年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农业税后才得以根本改变。其次,由上级委任产生的各级官员将对上级负责放在第一位,黄书记为命请命碰了钉子后,转而成为强行收取统筹提留款的组织者,直到酿出人命,引发群体事件。即使酿出人命,引发群体事件后,如果不是被记者者捅出去,黄书记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平安无事。形象永远大于思想。荒地村“二次土改”事件的制度性原因还能找出一些。但仅这两条就足以引起人们的沉思和反省。
       
    
      
    果园被抢分,苹果被抢走以后,刘发林首先去找了乡里的黄书记。“黄书记心想,马占山这个人就是刁钻,他若只是把果园收归村里,这事纠正起来还好办,可他狗日发动人们把果园分到各家各户,把刘发林的苹果卖了交了统筹提留款,这事就不好办了。”黄书记感到这事不好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屁股不干净。县里拨给乡里的二十万扶贫款,乡里表面上全部给了刘发林,而实际情况是:刘发林将其中的“十万元返还给了乡里。另外他又悄悄给了黄书记四万元,悄悄给了吴乡长两万元。刘发林实得四万元。”
       
    乡里解决不了,刘发林就跑县里,在报社记者年官等人的帮助下,法院终于立了案。法院缺席审判判决荒地村赔偿刘发林。可是,荒地村村民当场把判决书撕碎了。马老六等人组织村民打着横幅来法院上访了,横幅上写的是“刘发林行贿受贿”、“打倒贪官,我们怀念毛主席”。 “那天是腊月初八,县委门口还有两只上访的队伍,县委和法院是斜对门,不知怎么一来,几只队伍就混合在一起。事情一闹大,有领导(有人说是钱书记,有人说是刘县长)就说:法院是怎么搞的,为了一个人的事,弄出这么大的乱子?领导们一说出这种话,谁还敢再管这案子?”“几个月跑下来,刘发林跑了县里的信访办开发办扶贫办农业局林业局公安局法院检察院政法委纪检委政府县委人大政协,又跑了市里的信访办开发办扶贫办农业局林业局公安局法院检察院政法委纪检委政府县委人大政协,又跑了省里的信访办开发办扶贫办农业局林业局公安局法院检察院政法委纪检委政府县委人大政协。先从下往上跑,后从上往下跑,再从下往上跑,再从上往下跑。刘发林就像犁地的老牛,来回跑,来回跑。除了极个别的人,绝大部分领导都很同情刘发林,没有人说刘发林说的不在理,没有人说荒地村村民做得对,可是--可是后面就没有下文了。”
       
    小说的结局是:新来的县委王书记以全新的工作思路,派工作组卧底荒地村,彻底了解荒地村“土改”内幕,法办了马占山、马老六等人,退还了刘发林的荒山。刘发林在这一过程中受到触动,主动提出原来分给谁的园子还由谁包,在政府扶持下,刘发林联合村民成立了苹果合作社,生猪合作社,带领村民走上共同致富之路。
       
    县委书记王运通是小说着力塑造的又一个艺术典型。王运通上任后,热情接待上访群众,亲自协调有关部门解决最为复杂棘手的重大信访案件。在他的提议下,县委将新提拔的干部和将要提拔的后备干部组成“进村入户工作队”,变群众上访为干部下访。驻荒地村工作队在解决信访案件的同时,将退耕还林、减免税费、扶贫开发的好政策一一落到实处。王运通这个艺术形象的典型意义不言而喻。事在人为。国家的长治久安和人民的安居乐业不仅需要有好的政策,还需要有亲民爱民的执政者。
       
    然而,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好的政策,好的制度永远是第一位的。
       
    近年来,中国各级政府对三农的重视程度较之以前有了明显提高,对三农的投入也有大幅度增加,但与对城市的重视和投入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中国的广大农民至今尚未得到与城市居民一样的国民待遇。没有了统筹提留农业税,却又来了大圈地、大拆迁。中国的城乡差别在进一步拉大,中国的贫富差别在进一步拉大。穷人越来越难以改变命运,富人越来越感到不安全。近一个时期以来,一些人公开否定改革开放,鼓吹再来一次文革,复兴毛泽东式的社会主义。种种迹象显示,类似于荒地村“二次土改”性质的革命正在酝酿中。这理应引起人们的敬觉!
       
    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并不排除历史发展的多种可能性。实现最好可能,避免最坏可能,是人类代代相传的历史使命。长篇小说《荒地村》,体现着当代中国人对这一永恒课题的思考探索,启发人们破解一个像历史一样古老的难题:灾难沉重的中华民族怎样才能走出治乱交替的梦魇,实现永久太平和可持续发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919603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谢选骏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 徐永海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
  • 胡志伟《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养生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论坛最新文章:
  • 廖天琪谈比尔曼自传中文版新书:《唱跨柏林墙的传奇诗人》
  • 对两位开明老者的纪念
  • 陈同佳案:台湾法务部指中国媒体掩饰推卸港方责任
  • 一篇安葬文网上流传 透露赵紫阳埋葬地点
  • 布鲁塞尔的奇迹会在英国国会再现吗?
  • 土耳其指责库尔德人破坏停火协议
  • 香港法庭否决禁同性婚姻违宪 但促港府检讨
  • 林郑叫停为记者注册构思 不排除日后改组班子
  • 中大校长促正视 德国大律师会开腔 港府设独立调查压力续增
  • IMF、世银秋季年会共同呼吁成员国解决贸易分歧
  • 加泰罗尼亚52万人抗议独派领袖被囚 警民发冲突
  • 香港民阵20日游行申请遭禁 多区示威者筑人链戴面具抗议
  • 前国际货币基金前总裁拉加德再成欧洲央行首位女总裁
  • 涉杀害女友案犯要求赴台自首 港台对后续处理均不积极
  • 香港:中国异见人士要求欧洲给予更多的支持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