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羽戈:宪政、爱国与宪政爱国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7日 来稿)
    
    作者:羽戈
    

    先说爱国,这两个字,对一些人而言是热血,对另一些人而言是鸡血,对一些人而言如蜜糖,对另一些人而言如砒霜。回顾这个词语的演化史,自诞生以来,恐怕从未像今天这样莫衷一是,饱受争议。好之者一如既往奉其为金科玉律,恶之者则将其与专制、洗脑等臭名昭著的概念画上了等号。
    
    我以前谈过爱国的四大误区。最严重的误区,莫过于混淆了国家与政府。爱国家不等于爱政府,批判政府,同样是爱国的表现,如托马斯·杰弗逊所云: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或如爱德华·艾比所云:一个爱国者总是时刻准备反对政府、捍卫国家。
    
    为什么说爱国家并不等于爱政府呢,国家与政府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必须承认,政府是国家的核心,若谓国家是机器,政府便是轴承,许多时候,许多地方,政府都可以代表国家——但是,这不等于说政府就是国家。《国家的常识》的作者迈克尔·罗斯金指出:“有时候,政府可能先于国家出现,比如大陆会议先于并建立了美国。”政府还有可能与国家分离,比如二战期间,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政府,一度处于流亡之中,远离法兰西的土地而存在。
    
    顾炎武辨析“亡国”与“亡天下”: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这里的国家,正对应我们所言的政府,或曰朝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里的天下,才是我们所言的国家。这一对照,国家与政府的形象随之泾渭分明。国家的分量,远远重于政府,国家是永恒的存在,政府是流动的存在,就像我们中国,数千年来,生生不息,这中间,经历了多少政府呢。政府的更迭,只道是寻常。
    
    说罢爱国,再说宪政。宪政与国家的关系,与我们的国家观,以及对爱国的认知一样,一直扑朔迷离。这里面,最致命的一个因素,还是没有处理好国家与政府的关系。
    
    传统的宪政观,对小政府的偏爱,常使人误会:宪政主义与一个强大的国家八字不合。的确,小政府这个概念,守夜人这个譬喻,给人的印象,更接近小国寡民,而远离泱泱大国。但是,我说过,小政府与大政府之分,并不能体现宪政之精神,与宪政主义对应的政府,是有限政府。其要点,在于有限,不分大小——大政府同样可以是有限政府。这便避免了我们所担心的误会,即以政府的规模,来推断国家的规模。
    
    重申一下,政府是国家的核心,却不等于国家。不是说,政府权力越大,国家就越强。一个国家的政府类型属于有限政府——或者继续使用传统的概念,小政府——它就一定是小国吗?奉行全能政府(全权政府)的国家,就一定是大国吗?反例实在太多了。美国、英国都是有限政府,朝鲜则是全能政府,其国界孰大孰小,其国力孰强孰弱?
    
    故此,斯蒂芬·霍尔姆斯总结道:“有限政府也许比无限政府更强有力。制约可能是力量之渊源,这并非自相矛盾,而是一种充满悖论的洞见。这一见解是自由主义宪政的核心。人们经常对民主政府无力解决国内或国际的重大问题而沮丧,批评者更倾向于将自由主义的制度,诸如分权制度,视为阻碍解决问题的过时的制度。但是,责备自由主义导致政治无能是一种缺乏历史感的表现。一部自由主义宪法通过限制政府官员的专断权力,可能在适当条件下增加国家解决特定问题以及为了解决共同目标而动员集体资源的能力。”
    
    我只是想提醒,我们恐惧政府权力的扩张,却不必殃及国家。只要是有限政府,国家的大小则在其次。甚至,在弱肉强食的国家环境与地缘政治当中,宪政与大国,生死相依,唇亡齿寒,唯有大国才能捍卫宪政,若是小国,早被强邻蚕食或鲸吞,政府沦为傀儡,国人沦为奴隶,哪有什么宪政可言?
    
    李强先生曾撰文“宪政自由主义与国家构建”,谈及宪政与国家的关系。他指出,“自由主义的倡导者与批评者通常都强调自由主义对国家的恐惧,把个人权利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关系视为一种此消彼长零和游戏”,这一观点相当片面。可惜,偏见的流行,导致宪政(自由主义)与国家的关系,化作“隐蔽的主题”。
    
    宪政主义并不刻意追求国家的规模,或者说国家的大小,与其并无必然关系。然而,宪政的建构却不能遗忘国家这一纬度,只有无政府主义才无视国家的存在(是否承认国家的必要性,正是自由主义与无政府主义的一大区别)。说起来,宪政主义者必须是一个深沉的爱国者。对国家的爱,而不是恨,有助于加固宪政主义的地基,捍卫宪政主义的边界。
    
    宪政与爱国,结合起来,便是所谓的“宪政爱国主义”(有时译作“宪法爱国主义”)。这个概念,由德国政治科学家多尔夫·施特恩贝格尔提出,经德国哲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之手发扬光大。其立意在于政治认同,以对宪政(宪法)的忠诚,弥合族群与文化的裂痕。这在一度分裂的德国,以及力求一体化的欧洲,大有用武之地,移植到中国,会长成什么模样呢?我想起它的表兄弟,一种名曰“大国宪政主义”的流派,前些年随纪录片《大国崛起》的风行而蔚为壮观,如今似乎杳无音信了。
    
    对于这些宪政流派的风云际会,潮起潮落,我的态度一以贯之:宪政就是宪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502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宪政国家必须要分权/ 羽戈
·县级领导该去哪种娱乐会所?/羽戈
·羽戈:“沉没的声音”如何浮出水面
·羽戈:民警说实话触动官场潜规则
·羽戈:“我爸是李刚”与衙内政治学
·从汉字整形说到“黑社会”之名/羽戈
·羽戈:中国式政审,时代没有质的进化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松岛枫与《中国不高兴》/羽戈
·李羽戈:“原则上不用警力”的真义何在?
·应对“自杀秀”,救助应高于制裁/羽戈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 陈泱潮10.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样板:英国、丹麦等國家
  • 李芳敏144000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 陈泱潮9.軍委主席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理應兼國家元首,兩職
  • 胡志伟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 谢选骏共产党有多少钱
  • 陈泱潮8.中國光榮革命所要建立的【聖君立憲民主共和憲政体制】六
  • 曾节明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疾病、健康
  •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 陈泱潮7.中国唯有【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才能为万世开太平
  • 曾节明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 姜维平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 谢选骏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 陈泱潮6.党天下和家天下一样寿命有限,不可能为万世开太平
  • 李芳敏144000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论坛最新文章:
  • 陈同佳案大翻转 台明派人押犯 港府称万不可行
  • 专家惊曝以色列谍战半世纪力阻朝鲜核武器武装中东
  • 续去宗教 四川凌云世界最长石刻卧佛遭毁
  • 法媒:中国间谍瞄准布列塔尼国防军事重地
  • 自由搏击74秒KO"花拳绣腿"引争议
  • 日本隆重举行天皇的“即位礼正殿之仪”
  • 港警蓝水射清真寺事件仍没了 基督教堂印度协会没摆平
  • 受制于墙 四分之一在华外媒有报道许可也被屏蔽
  • 中国拘留2美国人加剧在华美国人不安
  • 总统选举反对派或指控莫拉莱斯贿票
  • “华为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 日Av秽片或防盗版封面竟刻写“六四天安门事件”
  • 陈同佳案引发台湾眼泪战
  •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就业响警铃
  • 韩国人放飞50万张传单批金正恩 韩足球队平壤遭冷冻气难消
  • 中国一亿人民富拥百万美元惊了全世界
  • 四中全会会期仍秘 贪虎罕群状落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